【名家專欄】2020大選須解答的嚴重問題

人氣 1118

【大紀元2020年11月13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ason D. Meister、Stephen B. Meister撰文/原泉編譯)在憲政共和國,我們政府的權力來自被管理者的授權。美國人民只在每四年的選舉日做出一次這樣的表態。如果他們對選舉的公正性有合理的疑問(有充分的理由嚴重關注2020年選舉的公正性),在尚未獲得他們同意的情況下,那麼新政府的合法性仍然是一個問題,直到這些問題得到滿意的答案。而且沒有理由不回答這些問題。

有關選舉舞弊的指控紛至沓來。事實上,選民舞弊和非法計票的確鑿證據已在所有戰場州浮出水面。喬‧拜登和民主黨應該與總統川普攜手合作,調查有關指控。畢竟,拜登政府的合法性(如果他獲勝的話),取決於能否給出令人滿意的答案。

如果拜登確信自己贏了,他為什麼要抵制任何審計、調查或重新計票?

拜登和民主黨在選舉結果被調整之前要求提供證據是合理的;但他們在這樣做的同時堅持不要任何調查或法庭訴訟,他們甚至隱瞞選票和證據,而這些東西可用來證實他們提出的選舉結果,這就不合理了。

當聽到喬‧拜登和民主黨要求(川普的支持者)提供「系統性」舞弊的證據時,請記住,舞弊不一定是系統性的,只需要影響到總票數的一小部分就可以改變結果。選民舞弊並不是唯一的問題,選票必須是合法的才可以被計算。各州的投票法必須得到遵守,這意味著遲到的選票或填寫錯誤的選票不應被計算。

2000年,艾爾‧戈爾(Al Gore)從未說過「懸孔票」(hanging chad)(即選票打孔不徹底,還有殘留孔屑,需要人工核查)是「欺詐」,只是說不應該被計算在內。當他把官司一路打到最高法院時,共和黨人沒有抱怨。

選民應該敏銳地意識到,拜登在他的主流媒體的不誠實朋友的幫助下,對川普的支持者進行無情的心理戰。這就是假民調的目的;這就是為什麼媒體稱很多搖擺州早期投票的支持拜登,晚投票的支持川普;這就是為什麼推特、臉書和谷歌刪掉了對拜登不利的新聞(如亨特‧拜登筆記本電腦事件)和對總統有利的新聞。

現在,他們又玩起了老把戲,試圖自行「宣布」喬‧拜登獲勝,而點票仍在進行中,重新計票也正在進行,法律訴訟尚未裁定。不要讓他們欺騙你,我們美國人有權享受公平和誠實的選舉,所有合法的選票,只有合法的選票,才會被計算在內。

共和黨律師和選票監督員被系統性地排除在關鍵州的計票過程之外。在民主黨人控制的城市,選舉官員直接違反州法律,將門窗遮住,不讓共和黨人接近計票的地方。

他們在隱藏什麼?這可能是美國歷史上最厚顏無恥的選舉盜竊案。

死人「投」了成千上萬張票,外州居民成群結隊地在內華達州投票。

在賓州,民主黨籍州長湯姆‧沃爾夫(Tom Wolf)建議,選舉日後幾天內寄達的郵寄選票有效,共和黨控制的州議會拒絕採納,堅持選票應提前寄出,在選舉日晚上8點之前收到才會納入計票,沃爾夫隨後告到賓州最高法院。自由派的賓州最高法院以4-3否決了州議會的決定,允許在大選日後3天(11月6日)下午5點前寄達的選票有效。

《美國憲法》明確規定,州的立法機構決定選舉人的投票方式,這就是為什麼美國最高法院強烈表示,這些遲交的選票是非法的,不應計算在內。這也是為什麼賓州的投票工作人員拒絕總統的監票者接近計票地方的原因。

此外,賓州民主黨籍的州務卿在民主黨把持的州最高法院的默許下,直接違反了州選舉法,在最後一刻允許投票站工作人員幫助選民糾正錯誤的選票,這對都市選民造成了不成比例的影響,因為農村地區缺乏基礎設施,無法充分利用這種福利。

在威斯康星州,選舉委員會發布了一項指示,要求投票站工作人員「更正」缺少證人地址的郵寄選票,儘管州法律明確規定此類選票應不予計票。無論是威斯康辛州選舉委員會還是賓州最高法院,都不能推翻本州立法機構的決定。

在許多司法管轄區,民主黨選舉工作人員被允許「解決」因技術問題而無法被機器讀取的選票,例如選民在選擇上打勾,而不是填滿橢圓。這種情況在每次選舉中都會發生,但州法律要求兩黨的觀察員能夠監督這一過程並批准「更正」的選票。黨派投票工作人員除了「更正」這些選票外,還可能會修改選票,這有充分的理由。

在包括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在內的一些戰場州,在選舉日之後的凌晨,記錄了非常多的選票,全部投給了喬‧拜登。

由著名的民主黨人擁有的公司提供的投票機出現「故障」,如果不是被警惕的官員發現,數千張選票將從川普手中轉到拜登。這些機器在大約30個州使用,包括每個搖擺州。我們沒聽說過任何對川普有利的「故障」。

我們還了解到,德克薩斯州拒絕使用這些機器和軟件,擔心影響計票。

最後,我們了解到﹐其中一些機器是在實時互聯網連接的情況下運行的,這使黑客攻擊成為可能,包括外國特工。美國人民有權對使用這些機器的州的選舉結果進行審計(人工重新計票),以了解這些機器是否準確地清點了選票。

我們知道,像Facebook(臉書)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這樣富有的自由派人士資助了選民投票工作,這些努力不成比例地使傾向於民主黨的地區受益,包括安裝投票箱,這給選舉安全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的漏洞。

所有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沒有一個是正常的。民主黨人會回應說,我們不是生活在「正常」時期,但這不能成為統計死者或州外居民選票、無視法治、允許黨派官員更改選票、讓黨派人員收割郵寄選票、閉門遮窗進行祕密計票的藉口。

包括威斯康星州和佐治亞州在內的幾個州將重新計票。賓州、密歇根州、內華達州和亞利桑那州最終也可能走同樣的程序。當這種情況發生時,至關重要的是,計票要與以第一次完全相同的方式進行,但不能出現困擾最初計票的違規行為。換句話說我們需要完整的原始數據,包括原始選票的複印件,這些選票在沒有共和黨觀察員的有意義的監督下被做了手腳。

隱瞞和不確定性是選舉合法性的敵人。如果不真心實意地對選舉官員提出的結果進行核實和驗證,2020年總統選舉的結果將永遠蒙上一層陰影。沒有被管理者的同意,下一屆政府就沒有合法性。

喬‧拜登和不誠實媒體阻礙核實結果的努力有一個原因,而且只有一個,那就是他們擔心選舉結果會改變。美國人應該得到更清楚的答案。如果我們任由這次選舉被偷走,我們就不會再有公平和誠實的選舉。

原文Serious Questions Concerning the 2020 Election Must and Can Be Answered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傑森‧D‧梅斯特(Jason D. Meister)是唐納德‧川普競選總統公司(Donald J. Trump for President Inc)的顧問委員會成員,經常出現在全國性的電視和廣播節目中,包括在以下節目中接受各種採訪:福克斯新聞網(Fox News)、福克斯商業網(Fox Business Network)、《華爾街日報》直播(Wall Street Journal Live)、彭博社、「一個美國新聞網」(One America News)、天空新聞(Sky News)、Newsmax電視(Newsmax TV)、Huff Post Live和Sirius XM。

斯蒂芬‧B‧梅斯特(Stephen B. Meister)是一名律師和評論家。可以在Twitter@StephenMeister關注他。此文表達的是他自己的觀點,不代表律師事務所。

本文表達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2020大選極不尋常 堪比政變
【名家專欄】民主黨人和媒體勾結 竊總統大選
【名家專欄】憲法指明了擺脫選舉亂局之路
【名家專欄】美國已忘記公平選舉的必要條件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殲20數量之謎 竟然只有30餘架?
【十字路口】月球上有外星人?掀開明月千古謎
【秦鵬直播】習拜聯大首次過招 美兩手應對中共
【新聞看點】恆大危機有解?美打造「鐵盟」
【直播】拜登聯大首場演說:美中非新冷戰
【時事縱橫】施暴者上台?留美港人憶太子站驚魂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