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習近平年關忙拆彈 北京爆百億大雷

人氣 2481

【大紀元2020年12月01日訊】11月27日,中共銀保監會官員劉福壽在當天一場財經年會上表示,在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上獲實質性進展,截止11月中旬,全國實際運營的P2P網貸機構已完全歸零,「互聯網金融風險大幅壓降」。但此伏彼起,北京地區的長租公寓市場爆雷正在連鎖發酵。

11月30日據陸媒報導,繼總部位於北京的蛋殼公寓爆雷並蔓延深圳、上海、成都等多個城市後,自如公寓的北京總部也因「違約門」遭到業主房東群聚維權。

長租公寓按說是個單純的仲介平台,為什麼會爆雷?答案可借用這兩個新聞標題:《揭祕自如「槓桿擴張術」:租房貸款,借ABS「跑馬圈地」》,以及《「信貸+長租」暗藏金融風險!租戶莫名其妙背上貸款》。

再簡單總結一下長租公寓的這個經營模式:租客的信用被長租公寓平台利用,房租變貸款,而資本遊戲並不止於此,長租公寓平台再將這部分租房貸款做成ABS資產證券化產品(即螞蟻花唄、借唄的無限加槓桿)反覆融資。以報導過的為例,如果公寓有12萬間,按照3000元╱間╱月計算,一個月就是3.6億元,一年租金40多億。拿出3年到5年的未到期租金證券化,一次性就能套現150億元到220億元。

當長租公寓變成了金融遊戲,官方數據,蛋殼公寓共有40萬間左右的房源,自如公寓房源規模全國突破100萬間,原本仲介屬性的長租公司搖身一變就成了金融公司,生生把租房生意做成了金融生意,也埋下了金融隱患。換句話說,就算沒有疫情的影響,長租公寓行業──像是罩在房地產外殼下的資本遊戲,遲早還是會出事。

而長租公寓也如同P2P等互聯網金融,從野蠻生長到頻頻爆雷的重要原因,首先都是地方政府支持發展甚至背書,並在監管層面上給予了極其寬鬆的環境。例如2007年首家P2P在上海成立,2013年左右開始大規模興起,2014年進入行業「爆雷年」,直到2016年才是P2P的「監管元年」。現在P2P平臺清零,誰來為全國受害者8000億壞賬買單?

公開信息顯示,幾年前習近平「房住不炒」的總方針推出以後,不少大資本便開始盯上了原先分散經營的城市租房市場,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各種長租公寓品牌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出來。

2018年8月,北京市住建委會同市公安局、市工商局、市非緊急救助服務中心等部門,開通了12345打擊「黑仲介」投訴舉報熱線,開通第一天接到投訴舉報達50多條,主要反映都是長租公寓平台的欺詐糾紛,租客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簽署協議,簽完協議之後才知道背上了貸款,「報了警最後還是不了了之」。

這一次蛋殼正式爆雷,微博禁搜「蛋殼」,還有消息傳出,一些地方中院已經下發關於蛋殼相關的不立案通知。

曾有資深業者表示,「長租公寓爆倉,一定比P2P爆雷更厲害。」是因為一旦大規模的長租公寓資金鏈出現斷裂,將會出現房東驅趕承租人的情況,這些租戶將處於無房可住的窘境中。更大的窘境是,原以為只是租個房,沒想到背上了「貸款」,該項業務會與個人信用掛鉤,如有違約,會記入到失信記錄中。這是對市場消費者而言。

在金融系統方面,租客如果沒有能力繼續支付貸款,那就觸發ABS等金融衍生產品風險,最終傳導到金融機構。而長租公寓發行ABS,這在一定程度上也「助推」了高房價,「房住不炒」就是個高級口號。

中國金融難民有一句話說:「黨管一切,如果想要監管,那是分分鐘鐘的事」。在一個毫無誠信,又監管腐敗的金融環境,所謂系統風險都是民眾的血本無歸。P2P詐騙全國中產民眾傾家蕩產。北京長租公寓爆雷事件顯示,租客大多是初入社會的年輕人,工作已經夠難找,最難的還是在北京找不到一個可以安睡的地方。

而業界估計,或高達100 億資金缺口的蛋殼公寓恐怕無人能救。諷刺的是,近來同樣陷「違約門」而自顧不暇的自如公寓,卻受北京市住建委邀約,成為蛋殼的接盤者之一。這也可見北京金融監管水平。北京自如還是全國長租公寓行業老大,一旦爆雷,災情規模將是十數個北京蛋殼,是滅頂之災。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陳思敏:北戴河無波 官媒風滿樓
陳思敏:習近平與互聯網大會
鼎家長租公寓爆倉 外界懼中國長租公寓爆倉潮
大陸互聯網金融平台今年五千多家爆雷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川普特赦名單?佩洛西彈劾受挫
【拍案驚奇】拜登就職禮三反常 FBI查DC美軍
【重播】川普總統發表告別演說
【重播】布林肯參議院聽證:誓言戰勝中共
【新聞大家談】拜登提名5人闖關 揭中共抗美計劃
【西岸觀察】移民大軍壓境 拜登會開放國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