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中國經濟回顧之十二          

王赫:中共當局稱擴大金融開放 愚弄國際社會         

人氣 372

【大紀元2020年12月18日訊】在中美貿易戰背景下,中共自2018年起推行新一輪金融對外開放。在2020年,金融開放成為中共對外開放的中心環節。

最突出的一件事是,4月1日,根據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議,中國金融服務業全面開放,證券、基金、保險、期貨、評級等無限制進入中國。尤其引人關注的是,5月14日,美國惠譽評級公司(Fitch Ratings)的獨資公司被予以備案、註冊,這是時隔14個月後,美國三大信用評級機構中的第二家獲准進入中國評級市場。

中共央行副行長陳雨露,在9月6日召開的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2020中國國際金融年度論壇」上稱,「在今年發布的外商投資准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之中,金融業准入的負面清單已經正式清零。」

而10月21日,中共副總理劉鶴在2020金融街論壇年會開幕式上說,金融系統將認真落實「十四五」規劃建議,推動新一輪發展和改革開放。這又勾起了外界的更多期望。

國際社會對中共這一輪金融開放多持讚賞態度,如全球知名諮詢公司麥肯錫在《中國金融開放新機遇》報告中,稱「與2001年加入WTO後的開放相比,此輪始於2018年的金融對外開放,無論在金融牌照開放廣度、業務資質開放深度、還是開放速度上都超過了上一輪。」

而中共通過金融開放,力誘國際金融機構和金融資本進入中國,在2020年也頗有所收穫,這突出體現在如下兩件事上。

其一,中國債市「集齊」全球三大國際債券指數。

2019年4月1日,彭博宣布,人民幣計價的356隻中國國債和政策性銀行債券正式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總市值占比達到6.06%,並將以每月遞增5%的比例在20個月內分步完成。這是中國債券首次納入國際主流債券指數。

摩根大通公司則從今年2月28日起,10個月內分步將中國國債納入摩根大通旗艦全球新興市場政府債券指數(GBI-EM Global Diversified Index),完全納入後中國國債所占權重將達10%的權重上限。

今年9月25日,富時羅素宣布,中國國債將會被納入富時世界國債指數,預期2021年10月開始納入。

2020年初,中國債券市場債券餘額突破100萬億元人民幣,為全球第二大債券市場。2020年10月,國際投資者持債規模首次突破3萬億元,近3年年均增長40%。其中,持有中國國債超2萬億元,占國債餘額比重超過12%(財政部國庫支付中心副主任許京花語)。

其二,三大國際股指從2018年開始的首輪「納A」收官。

其中,富時羅素方面將A股的納入因子比例於2019年6月、9月、2020年6月分別提升至5%、15%、25%;MSCI於2018年6月至9月、2019年5月、8月、11月將A股大盤股納入比例逐步提升至5%、10%、15%、20%;標普道瓊斯新興市場指數於2019年9月以25%的比例納入A股。

在2020年,中國股票市場總市值突破70萬億元人民幣(僅次於美國股市,其總市值2020年10月約為50萬億美元)。數據顯示,截至今年11月底,外資持有A股流通市值近3萬億元,占A股流通市值的4.63%。截至12月17日,年內北向資金淨流入1880.99億元人民幣,而2019年北向資金淨流入更高達3517.43億元。

但是,本文以為,中共這一輪金融開放,實質上對國際社會的愚弄。理由有三。

第一,這一輪金融開放的主要內容,是履行中共2001年加入WTO的承諾,早該實施。國際社會不僅不追究中共故意多年推遲而應付的「滯納金」,反而感激、讚揚,實屬不智。

事實上,中共加入WTO後,逐步放寬外資金融機構設立形式限制、地域限制和業務範圍限制,但另一方面在准入、股權、產品、範圍、監管等多方面還是設置了很多的實質性障礙條款,導致金融業仍是一個不完全充分競爭的市場。例如,以外資銀行占比數據來看,從2001年占比2%降到了2017年的1.26%。從橫向數據比較來看,根據美國傳統基金會2015年經濟自由度指標,中國金融自由度指數為30,不但遠低於香港和澳大利亞的90、新加坡和韓國的80,甚至低於馬來西亞、台灣和泰國的60,在全球排名第136位,中國金融的開放程度在全球屬於最低水平。

第二,金融歷來被中共視為禁臠,要絕對控制的。中共這一輪金融開放,迫不得已,是種利誘計謀,目的是拉攏華爾街和國際金融勢力,來應對美國川普政府開打的美中貿易戰和中美脫鉤。在某種程度上,這也是一種介入美國政治的方式。

中共的這個意圖,讓自己人給捅出來了。這個視頻網上火爆(在中國已被全網刪除),川普總統都轉推了,就是11月28日,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翟東升,在圍繞《中國金融開放會引來華爾街之狼嗎?》的主題而發表的演講。這真是中共對美超限戰的活教材!在視頻裡,翟東升講,2020年為什麼金融開放在加速?中共有政治和戰術的考量(華爾街搞不定川普);現在拜登上台了,我們需表示善意;開放金融市場,讓世界都到我們這玩,免被別人卡脖子。

如果沒有川普政府對中共盜竊美國科技、利用和扭曲國際經濟秩序、全球擴張的反制,恐怕就沒有中共這一輪金融開放。全世界實在應該感謝川普總統。

第三,中共包藏禍心,中國經濟暗藏陷阱,如果國際資本貿然進入,必冒難以全身而退的風險。

麥肯錫《中國金融開放新機遇》報告認為,「對外開放對中國金融市場和金融機構有重大價值」,宏觀上助力中國金融體系的發展(促進金融監管與法治體系健全發展及金融基礎設施建設;引入海外領先金融機構在業務、運營及管理模式上的先進經驗,如風險管控、處置能力等;引入國際資金,尤其是成熟的海外機構資金),微觀上促進金融機構同業高質量發展。筆者對此表示贊同。

但筆者不同意它的這一判斷——「全球已就中國金融市場的地位與增長前景達成共識,中國金融行業的結構性變化已經成為吸引全球領先金融機構的關鍵因素。」要知道,多年來「中國經濟崩潰論」並不是空穴來風,中國經濟危機重重;2020年中國抗疫成功、經濟率先恢復——這都是假象。沒有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根據中共官方任意編造出的各種數字來研究,不僅徒勞無功,反而走入歧途。

事實上,就在這一輪金融開放中,出現了一個矛盾現象:一邊是中共政策開放力度的不斷加大,一邊是外資機構不滿意的增加。在10月24日的第二屆外灘金融峰會上(馬雲「硬扛」王岐山就在這次會上),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CF40)發布了《2020外灘金融開放報告:感知政策的溫度》。其根據中國美國商會、中國歐盟商會、日本貿易振興機構等從2018年至2020年的年度報告進行文本分析,發現外資商會對於中國金融改革、開放政策的訴求不但沒有減少,甚至穩中有升。

訴求主要集中在兩方面:第一,「事實上仍然面臨不公平」(在全部數量中占比31%);「第二,「東道國的監管體系不成熟」,包括資本金融項目沒有完全開放,外匯衍生品交易的實需原則,會計制度、審計制度與國際準則不對接,監管政策的窗口指導,合規成本高,網絡安全和數據管理規則等等。

此外,「東道國金融市場環境的不成熟」問題也很突出(例如,中國國內投資者投資的價值投資邏輯尚未建立,資產價格波動幅度較大;同時安全資產規模相對較小;衍生品市場發育程度不夠,股票、債券、外匯市場的風險對沖工具不足,難以對風險敞口進行有效的管理等等)。

結語

一些機構對進入中國表現出一定的審慎態度。例如,富時羅素在宣布中國國債將會被納入富時世界國債指數時,稱具體納入時間還需在2021年3月評估,將根據對中共最近宣布的改革措施是否已對市場可投資性做出實際改善而做最後確認。

又如,三大股指第一階段納入A股已結束,下一階段何時開啟卻無下文。A股要想100%納入各大國際指數,來日尚常。MSCI屢次提出,目前A股在MSCI的納入比例繼續提高主要面臨四個方面的約束,即對沖工具不足、股票資金結算周期短、互聯互通中的假期風險、逐漸向綜合交易帳戶機制過渡。

這些做法都是明智的,但還不夠,還要更好的洞察中共,改進與中共打交道的方式,例如,借鑑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所稱的「不信任和核查」策略。

金融機構逐利是正常的,但要預防掉進別人設置的陷阱裡。如何預防?這就不能局限於經濟分析、技術分析,而要培養建立在道德、常識、歷史之上的洞察力。對想看清中共的人,筆者推薦一本必讀書——《九評共產黨》。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中美貿易協議九大重點 中共讓步多於美國
【熱點互動】第一階段協議改變中美貿易模式
中美貿易簽約 美經濟學家:協議有利兩國
川普:100個中美貿易協議也換不回已逝生命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習近平站十字路口 清華人要他下台
【菁英論壇】江澤民死促分裂 白紙革命巨變在即
【遠見快評】多地防疫放開 富士康事件謎底在這?
【全球新聞】方艙利益鏈曝光 各界聲討江澤民罪行不絕
【環球直擊】中共大規模建方艙 江澤民死留血債
【晚間新聞】西安住宅起火 消防車被擋 五人罹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