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曉輝: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來源之謎

【大紀元2020年02月01日訊】

前言

關於武漢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1]的來源,由於中共官方輿論的導向,人們普遍認為源頭在武漢市的華南海鮮市場。有人懷疑,因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是中國唯一的P4生物實驗室[2],在那裡可以進行相關病毒人工基因變異干預,可能是出現意外導致病毒泄露或者是有人故意泄露,成為「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爆發的重要線索。本文就這些疑問進行了一些分析和探索,希望給讀者提供一點客觀的認識。

一、官方的病毒來源之說

2020年1月20日,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接受央視採訪時稱,基本上還不清楚的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源頭是來自什麼動物,只是從各方面的流行病學調查的話,是來自野生動物。

22日,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國務院發布會上表示,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來源是武漢一家海鮮市場非法銷售的野生動物

同日,北京大學、廣西中醫藥大學、寧波大學及武漢生物工程學院學者聯合攻關,指出蛇是最可能攜帶2019-nCoV病毒的野生動物

中共網絡上把此番疫病稱為武漢肺炎(中共肺炎),並且沒有根據地說這是武漢人吃蝙蝠造成,引起大量網友跟風。由此又有大量的武漢人不服氣,出來澄清:武漢人並不喜歡吃野味,比起廣東或有些地區的人來說,武漢人幾乎可以說是「不懂吃野味」。

二、專家認為可能來源於武漢P4實驗室

1、權威學者普遍質疑

《自然》是全球最具權威的學術期刊之一。其文章披露過,SARS病毒已經多次從北京一個實驗室「逃脫」。

武漢P4實驗室距離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肺炎爆發地「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大約20英里(約32公里)遠。《華盛頓時報》稱,一些報導認為,病毒有可能是從實驗室中傳出。

武漢P4實驗室研究全球最危險的病原體。此外,實驗室還進行動物研究。但和西方國家相比,在中國,動物研究的規則要寬鬆得多。這也是專家所擔心的地方。

比如研究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的行為,要想研發治療和疫苗,就要求在給人做測試之前,讓研究用的猴子感染上這些病毒。但問題是猴子是不可預測的。它們可以跑、它們可以抓撓、它們可以咬,它們所攜帶的病毒會散布在腳、指甲和牙齒上。

美國警告過中共毒素研發項目可能會帶來生物威脅。

去年,美國國務院年度武器條約遵守情況報告指出,中共在從事一些可能支持生物戰的活動。

報告說:「信息表明,在報告期內,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從事了可能具有雙重用途的生物活動,這引起外界對其是否遵守《生物武器公約》的擔憂。」

英國和美國專家則指出,這是一種新型實驗病毒。而中國最大的中科院病毒中心,恰恰就在武漢。

而且這個病毒中心的重要股東,是中共解放軍。所以外界猜測,這個病毒中心還是中共生物戰、病毒戰的研究中心和實驗基地。

中共為了稱霸世界,在導彈、核武器、海空軍裝備都極端落後的情況下,長期在化學武器生物武器研究中投入鉅額資金。

肖漢姆:肖漢姆擁有醫學微生物學博士學位。從1970年到1991年,他是以色列軍事情報部門高級分析師,負責中東和世界範圍內的生物和化學戰研究。

去年7月在《國防研究與分析研究所》上發表的一篇文章中說,武漢研究所是從事生物武器某些方面開發的四個中國實驗室之一。

該研究所的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簡稱P4實驗室)從事SARS、埃博拉(Ebola),尼帕(Nipah,又譯立百)和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Crimean-Congo hemorrhagic fever)病毒的研究。

「冠狀病毒(特別是SARS)已在該研究所進行了研究,並可能保存在裡面。」 肖漢姆說。

他還表示,SARS總體上被納入中共的生物武器項目,且在幾個相關設施內處理。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這個研究所的各種冠狀病毒都被特別納入生物武器項目,但這很有可能。

2、武漢疫情毒源不止一處

英國著名醫學期刊《柳葉刀》,幾天前(在1月24日)發表了一篇研究論文。這篇論文的作者,都是來自中國的研究者,還有在武漢工作的醫生。其中包括金銀潭醫院的副院長黃朝林,還有中日友好醫院的醫師曹彬等。

在論文調研的41名最早病例中,僅有27人接觸過華南海鮮市場,反過來講,就是有14人不是因為華南海鮮市場而感染。

而在官方數據中記錄的第一個感染者,就沒有在華南海鮮市場暴露過,而且發病日期早在12月1日。論文說:第一個感染者和後來的感染者,沒有發現在流行病學上的連繫。這更加令人懷疑,病源地並非只有華南海鮮市場。那病毒到底來自哪裡,這第一個病人是怎麼感染的,目前沒有人知道。

另外,根據1月26日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數據,在華南海鮮市場的585份環境樣本中,有33份含有新肺炎病毒,而且源頭是華南海鮮市場的野生動物。這些確認含病毒的樣本,分別來自市場上的22個攤位,還有1個垃圾車。

華南海鮮市場的病毒呈現多點的分布狀態,香港中文大學流行病學教授唐金陵,有一個相關的分析推理,他認為:這說明攜帶這種病毒的野生動物,不是偶然間進入了該市場的某個攤位,而是短期內同時進入多個門店,這才有可能同時引發這麼多人發病。

唐金陵分析說:這是這種病毒在有關野生動物間傳播已經比較普遍,所以不排除這類野生動物進入其它市場的可能性,他形容範圍可能是「一大片」。所以他建議,也要檢查武漢其它市場是否存在這種病毒。

此外,美國喬治城大學醫學中心專家Daniel Lucey接受媒體VOX採訪時說:攜帶新肺炎病毒的野生動物,可能把病毒,留在了人類暴露過的,相應食品供應鏈的多個地方。

近日(1月26日),《科學》雜誌發表的一篇題為:「病毒起源地可能另有他處,最早感染或在11月」,研究者通過追蹤發現,第一批中最早的4個病例中,有3人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論文通訊作者表示,「現在看起來很明確,華南海鮮市場不是唯一的疫源地。」

美國喬治敦大學傳染病專家丹尼爾·盧西(Daniel Lucey)表示:「14個人和這個市場沒有任何聯繫。這不是個小數字」,如果數據真實準確,那麼最早的感染可能發生在2019年11月。因為在感染和症狀出現之間有一段潛伏期。他表示如果是這種情況,新型冠狀病毒最初可能源自其它地方,在更早的時候就已經在人群中消無聲息地傳播,隨著傳播到海鮮市場後,才在12月下旬出現華南海鮮批發市場的大量病例。

3、80後掌控著P4實驗室,卻三次拒絕美國派遣專家團隊進入疫區幫助

美國聯邦公共衛生部長阿扎爾(Alex Azar)在1月28日的新聞發布會上透露,中共三次拒絕了美國提出的援助。

「我們早在1月6日由美國國家疾控中心CDC向中共當局提出派遣專家團隊進入疫區幫助。這週一(1月27日)我在與中共衛生部長通話時再次提出,今天又通過世界衛生組織提出。」

中共屢屢拒絕世界一流的最具權威的專家團隊,而中國的國家P4實驗室卻是由一個年僅39歲的王延軼掌控。

網絡帖文指出,王延軼的先生名為舒紅兵,生於1967年,53歲,比王延軼大14歲。

據悉,舒紅兵,1998至2005年曾任職於美國猶太醫學研究中心及科羅拉多大學健康科學中心免疫學系。目前,舒紅兵是中共政協委員、國家科學院院士,同時擔任武漢大學副校長、醫學研究院院長。主要從事免疫相關的細胞信號轉導研究,發現多個抗病毒天然免疫與炎症反應的關鍵信號和調節蛋白。

有網民驚呼:「真的假的?國家級的病毒研究所居然一個80後掌控?國家進步了,不論資排輩了。」

亦有評論指:「所以說中國哪有什麼能力去研發病毒。國外偷回樣本然後不會弄,加上管理混亂泄漏了」;「這才是病毒的真正來源!恐怖國家知道,核武器不如人、常規武器不如人,它一定會偷偷發展生物化學武器。事實:朝鮮金三胖殺兄,用生化武器;敘利亞殺平民,用生化武器……」

4、武漢中共肺炎病毒疑為「人工干預基因」的產物

有人懷疑,因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是中國唯一的P4生物實驗室,在那裡可以進行相關病毒人工基因變異干預,可能是出現意外導致病毒泄露或者是有人故意泄露,成為「中共肺炎」疫情爆發的重要線索。

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是中國唯一的P4生物實驗室,可以進行相關病毒人工基因變異干預,成為「中共肺炎」疫情爆發的重要線索。

中共肺炎疫症的新型冠狀病毒又名為2019-nCoV,這是一種具有包膜的正鏈單股RNA冠狀病毒。

近日,發表在《SCIENCE CHINA Life Sciences》(《中國科學:生命科學》英文版)上的題為「Evolution of the novel coronavirus from the ongoing Wuhan outbreak and modeling of its spike protein for risk of human transmission」的論文指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與SARS極為相似,具很強的對人感染的能力,但該病毒換掉了4個關鍵蛋白![1]這是與SARS最大的不同!

病毒的變異只有兩種渠道:第一,自然變異;第二,人工干預。如果是自然變異,這種病毒精確換掉4個蛋白至少要經歷1萬次以上的變異才能實現,機遇極小。

假如不是自然變異,那就只有一種可能——人工干預基因改變。從專業角度得出的結論就是:武漢中共肺炎,人工干預基因改變的可能性很大。那麼是誰精準地改變了病毒的4個蛋白呢?問題已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

加拿大媒體CBC之前報導,去年3月,加拿大溫尼伯國家微生物實驗室(NML)曾通過加航,向中國發送活體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帕病毒(Henipah)。當年7月,該實驗室特殊病毒項目組——疫苗開發和抗病毒治療小組組長邱香果和其丈夫及幾名身分不名的中國留學生,一併被強制帶離實驗室。

三、中共是當代人類的最大威脅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週四(1月30日)在與英國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共同出席新聞會時說:「全世界仍存在挑戰,儘管我們仍然必須對恐怖活動保持高度警惕,但中國共產黨則是我們時代的主要威脅。」

去年6月,蓬佩奧在荷蘭海牙對記者說:「中國(中共)希望成為世界上占主導地位的經濟和軍事強國,在世界範圍內傳播其對社會的威權視野和腐敗行為。」

由於武漢新型冠狀病毒對人類造成的災難還在呈爆髮式的發展,人們在生死關頭都會開始反思並清晰的意識到:最近幾十年來,由於中共有錢了,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出於中共的邪惡和流氓本性,這個魔鬼就一直都在暗地裡研製新型而對人類具有特大殺傷力,甚至毀滅人類的生化武器。

[1] 「武漢冠狀病毒S-蛋白與人ACE2互作也存在很大困難-已經證明的SARS病毒S-蛋白與ACE2互作的5個關鍵胺基酸,在武漢冠狀病毒中有4個發生了改變。……雖然武漢冠狀病毒S-蛋白中與ACE2蛋白結合的5個關鍵胺基酸有4個發生了變化,但變化後的胺基酸,卻整體性上非常完美的維持了SARS病毒S-蛋白與ACE2蛋白互作的原結構構像。儘管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新結構與ACE2蛋白互作能力,由於丟失的少數氫鍵有所下降(相比SARS病毒S-蛋白與ACE2的作用有下降),但仍然達到很強的結合自由能(-50.6 kcal/mol)。這一結果說明武漢冠狀病毒是通過S-蛋白與人ACE2互作的分子機制,來感染人的呼吸道上皮細胞。」

[2] 病毒(英語:virus)是由一個核酸分子(DNA–脫氧核糖核酸,或RNA–核糖核酸)與蛋白質構成的非細胞形態,為類生物,無法自行表現出生命現象,靠寄生生活的介於生命體及非生命體之間的有機物種,它既不是生物亦不是非生物。病毒顆粒大約是細菌大小的千分之一。

冠狀病毒:形狀像皇冠。

危害:會刺激患者免疫系統大量釋放細胞因子。導致全身血管更為脆弱,引發急性呼吸窘迫症和多器官衰竭。

[3] 最高防護實驗室 —— 四級生物安全水平:處理危險且未知的病原體,且該病原體可能造成經由氣溶膠傳播之病原體或造成高度個人風險,且該病原體至今仍無任何已知的疫苗或治療方式,如阿根廷出血熱與剛果出血熱、埃博拉病毒,馬爾堡病毒,拉薩熱,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天花,以及其他各種出血性疾病。當處理這類生物危害病原體時,實驗人員需強制性地穿戴獨立供氧的正壓防護衣。生物實驗室的四個出入口將配置多個淋浴設備。同時有真空室與紫外線光室,及其他旨在摧毀所有的生物危害的痕跡之安全防範措施。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新型冠狀病毒惡化 武漢17例死亡病例細節
張林:武漢瘟疫 天滅中共?
程曉容:武漢變死城 鼠年噩夢凸顯中共危害
王友群:中共大禍臨頭 國人當自救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傳武漢P4人員外逃 東北嚴防炭疽
【羅廚尋味】臘味煲仔飯
【十字路口】一場萬人上訪震驚世界 牽動中共政局
【直播回放】4.25疫情追蹤:北京瀋陽吿急
【珍言真語】劉慧卿:22條爭議荒誕 準備公民抗命
【直播】4.25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確診逾27.7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