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二月

作者:沙山懷若

當初撿了二月來飼養的時候,我想將牠教養成可以看守門戶的家犬,像一般看家的狗那樣,既可以當好夥伴,又可以守護家園。(Piqsels)
人氣: 90
【字號】    
   標籤: tags:

在睡夢中,忽然聽見從樓梯口傳來二月的叫聲,伸手推了推身旁的妻:「二月在叫,去開個門。」妻子起身,呆坐半晌,才下床去。

不曉得哪時起,睡在樓下的二月,清晨五、六點會在樓梯口叫醒我們,我們以為牠是尿急,便下樓開了鐵門讓牠出去。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然後是習慣了,每天的清晨就會來樓梯口叫門,可是也不是每次都尿急,有時候開了鐵門,牠跑出去一下子又折回進了屋裡,我看得火大,有種受欺騙的感覺。

告訴妻:「牠可能只想出去透透氣,以後就別理會牠了。」

妻一副不以為然:「如果牠真的憋尿,那是很難受的。」既然妻如此說,我們只好每天趕清早起來開門讓牠出去。

當初撿了二月來飼養的時候,我想將牠教養成可以看守門戶的家犬,像一般看家的狗那樣,既可以當好夥伴,又可以守護家園。

可是要成為家犬的條件是膽子要大,還要有相當的敏覺性,結果二月非常怕生,膽量特小,這可能是先天遺傳的特質,難以訓練,妻一直質疑我的相狗能力,應該就是衝著這一點。

在店裡養狗不像老家三合院方便,可以讓狗兒自在的睡在埕上,警戒房門,像小黑那樣趴著,越夜越清醒。小黑也是我撿回來飼養的,結果養成像獒犬那樣的大狗,牠從小在老家三合院的埕上守著,是隻可以隨時保持警戒的家犬。可是弱小的二月無法如此,況且也沒有那樣的環境,反而我們為了不讓牠受到外界的干擾,只好讓牠睡在屋內。

睡在屋內的二月,很容易熟悉環境,晚間總是安然入睡,睡得四腳朝天,不理會週遭聲響,可說警覺心完全喪失,靈敏度迅速退化,無法保護房舍,出門時還得依賴主人的看護,沒能成為家犬,卻成了依賴性的寵物狗。

第一次豢養寵物狗,我是完全沒這經驗,倒是看到妻那樣地溺愛二月,不是抱抱,就是摸摸,而二月也陶然地被抱著、摸著,沒有一絲反抗,不像小黑那樣獨立的性格,甚至不想被碰一下下,我想養寵物狗就該是這樣吧!

當陌生人從家門而過時,二月還是會狂吠著,上一個吠聲未完,緊接著吠下一聲,非常急促而失調,妻對我說:「你看二月還是有領域觀念的。」

我指給她看:「妳看牠,越吠身體越倒退,顯然是非常害怕。」

妻不以為然地回說:「當初也不曉得誰說很會相狗的!說二月到處走動,很有獨立性格;說二月眼神靈活,非常機敏。」

然後不理會我,又去喚著二月:「二月,來,摸摸。」◇

責任編輯:王愉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