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探源系列報導之一

【病毒探源】中共不公布病毒關鍵數據內幕

人氣 33551

【大紀元2020年02月10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XIANG ZHANG分析報導/吳英編譯)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自從兩個月前爆發以來,在中國的傳播沒有放緩跡象。中共當局已經封鎖了至少35個城市,隔離確診和疑似病例。隨著該病毒在中國以及國際上的進一步傳播,全球數百萬人的生命處於危險之中。

為了遏制中共病毒武漢肺炎),首先必須了解這個被(中共)聲稱源於動物的病毒,從動物傳播給人類的途徑。然而,官方有關中共病毒起源的調查存在很大落差,中共當局有必要公布其動物測試數據和樣本。從武漢的病毒發源地收集的動物樣本的測試結果,將有助於外界對哪些動物可以充​​當中共病毒的中間宿主,提出重要的見解。

這對於控制流行病是至關重要的步驟。例如,如果老鼠是該病毒的中間宿主,那麼在受感染的老鼠仍可以自由移動的情況下,大規模封鎖城市以及限制人們的行動是徒勞的。動物樣本的檢驗結果也可以給決策者做出正確判斷,進而減少再次爆發的風險。

中共病毒的動物起源

基於系統進化分析(phylogenetic analysis)的科學研究已經分析了中共病毒的序列,並將其與其它冠狀病毒序列進行了比較,得出的結果是它可能起源於蝙蝠。根據《自然》(Nature)期刊的一篇論文,武漢病毒研究所(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的研究人員發現,在患者體內發現的中共病毒的基因組,與現有蝙蝠冠狀病毒的基因組相似度達96%。但是,其它研究對中共病毒的起源提出不同的見解。例如,一項中國研究表明,蛇是將冠狀病毒傳播給人類的來源。然而,許多科學家認為,爬行動物不太可能是病毒來源,而諸如老鼠、豬和一些鳥類之類的哺乳動物,才是冠狀病毒的主要儲存庫。

基於這些研究,有必要進行更深入的動物研究,才能支持此前相關病毒基因序列進化研究的結果,以確認中共病毒的起源,並確定是否存在中間宿主。

建立人畜共通病的病毒傳播途徑並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況且冠狀病毒很少會以高傳播率從動物轉移到人類,而冠狀病毒直接從蝙蝠跳到人類的機率微乎其微。為了感染新宿主,病毒的表面蛋白和/或包膜以及結構基因需要發生突變,以使突變的病毒可以結合併進入新物種的細胞,並且在新宿主中有效地產生複製周期。

一些科學家認為,冠狀病毒可以直接從動物跳到人類,不需要突變或通過中間物種。但是,從此前爆發的數次冠狀病毒疫情的實際狀況來看,顯然需要中間宿主來建立人畜共通病的傳播。許多研究表明,在2003年SARS爆發期間,蝙蝠身上的冠狀病毒從其天然寄主蝙蝠跳躍到麝香貓(又稱果子狸),然後又到人類。在MERS爆發時,蝙蝠身上的冠狀病毒先到駱駝,然後影響人類。因此,麝香貓和駱駝都是傳播人畜共通病的中間宿主。

遭中共當局指稱是中共病毒來源的華南海鮮市場,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的時間點並未出售蝙蝠,因此這表明了可能存在另一種中間動物宿主,該宿主將中共病毒轉移給人類。

最令人困惑的是,截至目前為止,沒有任何為了追查中共病毒來源或中間宿主,所進行的動物檢測報告,特別是華南海鮮市場動物樣本的檢測報告。

中國科學家最近在《柳葉刀》(The Lancet)期刊發表的一份報告中說:「據報導,大多數的早期病例曾接觸過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患者有可能是通過人畜共通病或暴露環境而感染。」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科學家在《柳葉刀》發表的另一份報告稱,「根據當前數據,造成武漢爆發的2019-nCoV(中共病毒)最開始似乎可能來自蝙蝠宿主,並且可能已經通過在華南海鮮市場出售的、目前仍然不明的野生動物傳播給人類。」

但是,對於華南海鮮市場在2020年1月1日被關閉時,市場內現有的野生動物數量和種類等相關信息,以及武漢當局在關閉該市場時,如何管理或處置這些動物等信息,目前外界仍是一無所知。此外,任何有關通過病毒核酸檢測方法檢測出SARS冠狀病毒或者武漢中共病毒的動物樣本的信息,都沒有被公布出來。

中共官媒新華社1月26日報導,從華南海鮮市場採集的585個環境樣本中,有33個樣本的中共病毒核酸呈陽性反應,並依此推論中共病毒源自在該市場出售或儲存的野生動物。然而,這些樣本來自環境,並不是動物。

如果在關閉華南海鮮市場之前或當時,沒有收集和測試動物樣本,那麼武漢市衛健委和中共CDC的行動是失敗旳。這就像在調查起源於食物的疾病,沒有取得及測試爆發該疾病的相關飯店內的食物樣本,僅對餐桌上的棉籤進行測試,獲得的任何測試結果都是徒勞的。

華南海鮮市場被關閉的背景

中共病毒在中國快速傳播,並且蔓延到中國以外的其它國家,從而引發了全球健康危機。

眾所周知,華南海鮮市場是收集和分送活與死的野生動物的主要渠道,包括在該市場東邊出售的活狼、刺猬、鹿、鳥、蛇、山羊、野兔,以及野豬。

武漢市衛健委於2019年12月31日宣布多例與華南海鮮市場有關的肺炎病例,隔天,武漢市政府關閉了該市場。

中國醫學記者於2019年12月31日傍晚到該市場採訪,發現那裡的衛生狀況差,野生動物的屍體和器官被隨意地處置。這意味著武漢市於2020年1月1日關閉該市場時,市場內應該還有相當多的野生動物。

海鮮市場上野生動物的信息沒有被公開

然而,截至目前為止,華南海鮮市場內到底有多少動物及其種類、多少動物被測試有無冠狀病毒,以及武漢市在1月1日關閉該市場後,如何管理或處置這些動物等等信息都沒有被公布出來。中共官媒《第一財經》(Yicai)曾詢問了有關華南海鮮市場內的野生動物的下落,並確認武漢市政府沒有披露任何信息。

香港大學新興傳染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中國事務)管軼(Guan Yi)於1月21日訪問武漢,目的是確定中共病毒的動物來源。事後,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提到,武漢當地人拒絕與他合作。他指出,由於華南海鮮市場被關閉了,現在很難調查該病毒的來源。

「關閉後,華南海鮮市場被打掃得一乾二淨了,『犯罪現場』消失了,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如何解決案件?」管軼說。

中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Gao Fu)說:「很明顯,感染源是野生動物,但由於海鮮市場被關閉,我們不知道是哪種物種。」

無法識別原始或中間動物宿主帶來巨大風險

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說:「目前對於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2019-nCoV)如何傳播尚不清楚。」到目前為止,人們的理解是,2019-nCoV感染的主要途徑是呼吸道飛沫傳播和人與人之間的接觸。

2003年,管軼及香港大學醫學院微生物學講座教授袁國勇(Kwok-yung Yuen)等從中國活體動物市場的果子狸身上鑑定出嚴重急性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SARS-CoV)。他們的這個研究導致中共禁止出售麝香貓,以及關閉廣東省的所有野生動物市場,有助於抑制SARS疫情。

通常,如果某種動物被確定為疾病的傳播者或傳播源,主管部門和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會採取預防和控制措施,例如展開宣傳教育活動、對病畜進行適當的檢疫和處置屍體的措施,以及監測該疾病如何形成人畜共通的疾病。

眾所周知,囓齒動物會入侵海鮮市場。例如,日本如果關閉一個大型魚市場,預計將釋放成千上萬的囓齒動物。

華南海鮮市場的動物也可能被囓齒動物感染

如果囓齒類動物是冠狀病毒的潛在宿主,那麼老鼠在當前隔離區之外出沒的危險性仍然存在。由於從深圳患者的糞便中檢測到冠狀病毒,以及從蝙蝠糞便中分離出類似蝙蝠SARS的病毒株,因此除了呼吸道飛沫傳播外,2019-nCoV也有可能通過糞便到口的途徑傳播。基於這個理由,呼籲人們避免與老鼠等動物接觸,是合理的警告。如果囓齒動物確實是2019-NCoV感染的來源或宿主,那麼,囓齒動物對食物或水的污染是該疾病傳播的潛在途徑,國際社會應予以重視。

同樣的道理,如果鳥類或其它物種是海鮮市場中2019-nCoV的宿主,有必要進一步識別或報告有關物種的種類、數量、病毒類型、生物反應以及潛在傳播途徑等信息,以採取適當的預防措施。

如果中共當局不試圖採集及分析在該海鮮市場上出售的動物和鳥類的鼻黏膜、糞便和血液樣本,那將是嚴重的無能和瀆職行為。對動物樣本進行測試將揭示有關人畜共通病的傳播途徑、此次爆發的中共病毒的突變趨勢,以及當前對策中的漏洞等非常重要的信息。

除了華南海鮮市場 還有其它來源嗎?

中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確實採集、分析及發布華南海鮮市場的環境樣本數據,並稱「該病毒起源於不明物種」。

2020年1月29日,中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馮博士(Dr. Feng)及其研究團隊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發表了《中國武漢新冠病毒肺炎(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早期傳播動態》(Early Transmission Dynamics in Wuhan, China, of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的研究報告,指出:「儘管大多數早期病例與華南海鮮市場有關,並且患者可能是通過人畜共通病或環境暴露而感染的……雖然大多數早期病例據稱曾去過華南海鮮批發市場,但是自12月下旬開始,與華南市場無關聯的病例數呈指數級增長。」

2019-nCoV起源於類蝙蝠SARS病毒(Bat-SL-CoV)的可能性

《柳葉刀》期刊於2020年1月29日刊登的最新報告《2019年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基因組表徵和流行病學:對病毒起源和受體結合的涵義》(Genomic characterisation and epidemiology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mplications for virus origins and receptor binding)說:「運用基本局部比對工具(Basic Local Alignment Search Tool,BLAST)搜尋2019-nCoV完整基因組的結果顯示,在基因庫(GenBank)中與其最近似的病毒是蝙蝠病毒bat-SL-CoV-ZC45(序列同一性達87.99%;查詢覆蓋率99%),以及另一種類似SARSβ冠狀病毒的蝙蝠病毒bat-SL-CoV-ZXC21(登錄號MG772934;23 87.23%)」,「值得注意的是,2019-nCoV毒株在遺傳上與SARS-CoV(約79%)和MERS-CoV(約50%)相似。」

該等信息可能被解釋為2019-nCoV在生物學上與來自蝙蝠的SARSβ冠狀病毒密切相關,而蝙蝠可能是該病毒的原始宿主。但是,作者並未做出結論說, 2019-nCoV的唯一宿主是蝙蝠。

該論文發現至少四項事實,指向中共病毒可能有蝙蝠以外的中間宿主:

一、中共病毒肺炎爆發於2019年12月下旬,當時武漢的大多數蝙蝠物種正在冬眠。

二、華南海鮮市場內並沒有人出售蝙蝠,或有蝙蝠出沒的蹤跡,反而是可以從該市場購買到各種非水生動物(包括哺乳動物)。

三、2019-nCoV與其近親bat-SL-CoVZC45和bat-SL-CoVZXC21之間,在相對較長的分支上的序列同一性小於90%。因此,bat-SL-CoVZC45和bat-SL-CoVZXC21並不是2019-nCoV的「直接祖先」。

四、在SARS-CoV和MERS-CoV中,蝙蝠都是天然的儲存庫,另一種動物(SARS-CoV35的麝香貓和MERS-CoV的單峰駱駝)則作為中間宿主,人類是末端宿主。

「因此,根據目前的數據,在武漢爆發的2019-nCoV病毒似乎有可能最初來自蝙蝠,並且通過在華南海鮮市場出售的目前未知的野生動物傳播給了人類。」該論文寫道。

研究團隊提到,爆發之時武漢的大多數蝙蝠正在冬眠,在華南海鮮市場上沒有出售蝙蝠。因此,在武漢,蝙蝠通過與人類身體接觸,將中共病毒傳播給人類或動物的可能性極小。

武漢病毒研究所對類似蝙蝠SARS冠狀病毒的研究

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石正麗和其他幾位研究人員於2013年在《自然》雜誌上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為「使用ACE2受體的類似蝙蝠SARS冠狀病毒的分離和鑑定」(Isola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a bat SARS-like coronavirus that uses the ACE2 receptor)。

在該研究中,研究團隊從蝙蝠的肛門或糞便採集的樣本中,發現了類似蝙蝠SARS冠狀病毒中的2個序列菌株,分別稱為RsSHC014和Rs3367,與人類的SARS-CoV Tor2菌株具有95%核苷酸序列同一性。

2015年12月30日發表在《病毒學雜誌》(Journal of Virology)題為「與SARS冠狀病毒直接祖先密切相關的新型蝙蝠冠狀病毒的分離和鑑定」(Isola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a Novel Bat Coronavirus Closely Related to the Direct Progenitor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的研究報告,發現了一種新的蝙蝠病毒SL-CoV-WIV1,其基因與Rs3367幾乎相同,具有99.9%基因組序列同一性。

研究人員確定,WIV1可以使用人類的ACE2進入受體,並且有可能感染人類細胞。隨後,同一研究小組分離出來的另一種蝙蝠病毒,其可以使用ACE2進入人體並感染在2015年實驗室培養出來的人類細胞株(cell lines)。

此外,石正麗的研究小組在2018年進行了另一項研究,目的是解決一些蝙蝠病毒是否可以不需要中間宿主,直接使用人體的ACE2感染人類的問題。當時的結論是:「類似SARS的冠狀病毒尚無法從蝙蝠直接傳給人類。」

他們從居住在(對照下文,蝙蝠洞是否在雲南?文中沒有說)蝙蝠洞附近的218名居民中收集了血清,這些蝙蝠洞內的蝙蝠攜帶病毒。石正麗的研究小組成員在那些洞穴收集病毒樣本。研究人員進行ELISA分析,檢測是否存在對抗蝙蝠SARS-CoV的抗體,因為如果存在抗體,意味著居民曾接觸過蝙蝠冠狀病毒。

研究結果發現,在218名受試者中,只有6名(2.7%)顯示出血清陽性,這表明可能感染了蝙蝠SARS-CoV或相關病毒。這6名受試者在過去的12個月中,並沒有出現臨床症狀。

研究人員從距離雲南1,000公里的武漢市,隨機採集240名獻血者的樣本,比對的結果是武漢市的血液樣本均未顯示出對蝙蝠SARS病毒的陽性反應。

該等數據顯示,蝙蝠病毒感染人類的機率非常低,如果有的話,機率低於2.9%,而且生活在蝙蝠洞附近的居民並沒有出現明顯症狀。截至2018年,武漢市尚無蝙蝠病毒感染人類的報告。

追蹤武漢病毒學研究所類似蝙蝠SARS冠狀病毒「獲得功能」(Gain-of-Function)工程

石正麗的研究小組成功地從蝙蝠中分離出兩個具類似蝙蝠SARS傳染性的克隆(clones),即SL-CoV-WIV1和WIV16。他們在進一步研究中發現,這些SL-CoV的棘突蛋白(S蛋白)「無法使用人類三種ACE2分子中的任何一種作為其進入人體的受體。其次,SL-CoV無法進入接受蝙蝠的ACE2細胞。第三,覆蓋先前定義的結合受體結構域的嵌合S,獲得了通過人體ACE2進入細胞的能力,不過不同的構建體的效率各有不同。第四,發現足以將SL-CoV S從非ACE2結合轉化為ACE2結合的最小的插入區(氨基酸310至518)。」

因此,石正麗研究小組在2008年2月發表在《病毒學雜誌》的一項研究中發現,天然蝙蝠冠狀病毒無法利用人類ACE2受體感染人類。但是,當插入蝙蝠冠狀病毒(CoV)的S蛋白序列中位在310到518的氨基酸時,該嵌合的蝙蝠CoV就可以使用人類的ACE2受體。

同時,由李博士(Dr. Li)領導的另一個研究小組,於2013年發表了他們的研究成果,發現冠狀病毒的棘突蛋白上的5個氨基酸位點,對SARS病毒與人體ACE2的結合至關重要(位置分別為Y442,L472,N479,D480,T487)。

值得注意的是,這5個位點出現在上述石正麗研究小組發現的重要區域內。

隨後,李博士和石正麗於2015年9月在《病毒學雜誌》聯合發表了一項有關MERS病毒和一種蝙蝠病毒(HKU4株)的功能性研究報告。MERS的冠狀病毒可以進入人類細胞,但是HKU4不行,因此研究團隊在HKU4的S蛋白中引入了2個突變基因,並發現突變後的S蛋白可以幫助HKU4進入人體細胞。如果他們在MERS的S蛋白的2個位點加入突變基因,產生的MERS偽病毒(即實驗性質的病毒)無法再進入人類細胞。

此外,一個國際小組加入了石正麗的研究團隊,採集雲南蝙蝠的SHC014病毒,並使之產生嵌合病毒。由於已知SHC014不太可能與人體的ACE2結合,所以研究人員「在能夠適應SARS-CoV主鏈以及具有複製能力的小老鼠骨架,合成了SHC014的S蛋白」。

因此,這是一種適應SARS-CoV小老鼠骨架(MA15)但帶有S蛋白的「實驗室工程病毒」。

令研究人員驚訝的是,該嵌合病毒(SHC014-MA15)可以使用SHC014的棘突結合人體的ACE2受體,並進入人類細胞。該SHC014-MA15也可以造成小老鼠發病及死亡。現有的SARS疫苗不能保護動物免受SHC014-MA15感染。因此,這些嵌合病毒研究對哺乳動物可以造成更多致病性疾病,以及更致命的冠狀病毒株。

由於美國政府強制暫停「功能獲得」(GOF)研究,因此該國際小組當時並未進行進一步研究。但是,沒有證據顯示石正麗的研究小組是否停止了在CoV中引入GOF突變的任何進一步研究。很顯然,石正麗的研究小組已經掌握了逆向工程技術,該技術足以使該小組在SARS-CoV或SARS-Like CoV中引入突變基因,以產生突變型的傳染性冠狀病毒。

有趣的是,石正麗的研究小組於2020年1月23日在bioRxiv上發表的研究報告中說,他們在雲南發現了一種新的蝙蝠冠狀病毒BatCov RaTG13,與2019-nCoV的整體基因組序列同一性達96.2%。但是,他們從未在任何研究中提到這種病毒,也從未發表過相關論文。

研究人員在該研究報告的補充材料和方法章節中所提供的序列信息,包括他們收集到的2019-nCoV與RATG13病毒之間共享的3個序列,但是在其它SARS或類似蝙蝠的SARS冠狀病毒(Bat SARS-Like CoV)家族中都沒有出現共享序列。這3個序列位於棘突蛋白的N末端附近,分別是GTNGTKR、NNKSWM、RSYLTPGD。

華南海鮮市場出現2019-nCoV動物宿主的可能性

《柳葉刀》最近發表的《2019年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基因組特徵和流行病學:對病毒起源和受體結合的影響》的論文寫道:「作為典型的RNA病毒,冠狀病毒的平均進化速率約為每個位點每年10⁴個核苷酸取代(nucleotide substitutions),在每個複製周期中產生的突變。令人驚訝的是,在此描述的來自不同患者的2019-nCoV序列幾乎相同,具有超過99.9%的序列同一性。這一發現表明,2019-nCoV是在很短時間內自一個起源地產生,而且相對較快地被檢測到。」

由於每個周期都有突變,因此不同蝙蝠的病毒出現在宿主上的序列,具有同一性的可能性極低。如果蝙蝠並不是唯一的病毒傳播源,需要另一種動物作為中間宿主,那麼病毒序列同一性的機率將更小。由於華南海鮮市場並非爆發的唯一來源,因此可以合理假設另一種動物是該病毒的中間宿主,那麼該動物需要與蝙蝠接觸,允許蝙蝠冠狀病毒在其體內繁殖,並且最終,該動物需要具備將病毒傳播給可能與華南海產品市場接觸的人的能力。

因此,對於武漢中共病毒的爆發是否起源於在冠狀病毒研究中,所使用的實驗動物的洩漏或處理不當,這個問題引發了國際社會嚴重的關注。這是對疫源的合理公開質疑,值得中共當局、外國疾病控制和實驗室操作專家進行透明調查。這不僅與醫學倫理或實驗室安全操作的責任制有關,還與遏制病毒爆發的當前努力直接相關。

儘管尚待確定2019-nCoV的動物宿主,但是國際社會進行大規模的預防和控制疾病行動仍是勢在必行。

華南海鮮市場存在巨大的動物寄主,中共當局必須立即披露該市場的動物數據和分析結果,即使結果為陰性也應該公布。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和世界衛生組織官員必須要求中共當局發布有關動物試驗數據的信息。

如果中共當局拒絕透露動物樣本的檢測數據,可能意味著其有意掩蓋2019-nCoV爆發的真實起源。

本文英文大紀元報導請點擊這裡。#◇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誰在研發中共病毒疫苗 何時問市 一文看懂
武漢醫護院內染中共病毒 研究曝1月就出現
英名校教授:中國日增5萬例中共肺炎病例
中共病毒入侵法國滑雪勝地 五英國人被確診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內幕:中共女軍醫掩蓋身分在美被捕
【紀元播報】習被指是中共滅亡「總加速師」
【一線採訪視頻版】孫春蘭急赴大連的背後
【有冇搞錯】北斗三號開通 中美軍事仍差一代
【珍言真語】桑普:美封TikTok 或掀全面脫鉤戰
新唐人最新紀錄片《大疫襲來》即將播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