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德國疫情趨緩的必然之因

人氣 553

【大紀元2020年04月19日訊】自4月以來,德國疫情趨緩的消息一直頻現報端。4月1日,有消息稱,「德國的新增確診感染病例數已連續數天走低;隨著治癒病例的增加,現存感染人數甚至已開始出現下降趨勢」。

更權威的數據來自德國聯邦疾控機構羅伯特·科赫研究所。該所4月12日公布的數據顯示,德國現存確診病例57606人、累計治癒60200人,「治癒人數首次超過現存確診病例」;4月13日,新感染者人數已連續三天下降。4月15日,病毒傳染率降到0.9;4月17日,降到0.7。也就是說,中共病毒在德國的傳染率「已經下降到1個人以下了」。

要知道,英美研究團隊在疫情爆發初期曾預測,中共病毒的RO值為3.8,而當RO小於1時,就可趨於消失。如今,德國民間似乎也減少了對感染病毒的擔心。根據調查,「把可能感染病毒視為最大問題」的受訪者比例從一個月前的46%降到了現在的37%。

此時的德國頗有點初戰告捷之勢了。疫情趨緩、病毒漸散,德國形勢好轉必然與其社會各界所做出的努力密切相關。

首先當提的就是該國的「科學防疫」,即所有的防疫策略都遵照科學,而非出於政治需要。有文章介紹,「德國人對於疫情的態度分為兩個階段:意大利淪陷之前和意大利淪陷之後」;「在意大利淪陷之前,德國的策略跟中國的措施有點像,嚴正以待,密切追蹤」。但由於德國的專家認為,「密切追蹤,只有在感染人數很少的時候,才會有效」,因此「在出現意大利輸入病例後」,德國人「就調整了他們的抗疫策略」,「變成了『開閘泄洪,降低傷害』」。

與最認真抄中國作業的意大利相比,德國一直都堅持自己的「科學路線」,把「降低傷害」放在第一位。因此,「從德國比其他國家低很多的死亡率來看,這個策略目前還是比較有效的」。此外,德國北威州Heinsberg縣最開始爆發疫情、並一度成為「震中」,但如今「曲線已經在變平」。可見,那個曾遭中共炮轟的「群體免疫」策略也在德國初見成效。

正所謂「科學防疫」,其精髓恰在於尊重事實,因此了解真實的染疫人數顯得十分重要。在病毒感染係數頗高的情況下,進行大範圍的檢測也就成了當務之急。早在3月底、4月初,德國聯邦衛生部長就曾表示,「德國目前每週檢測量在30萬到50萬次之間」。政府的策略性文件中還提到,專家建議,德國應該快速增加檢測量,例如從4月6日起,每日檢測量達到5萬,從4月13日起,達到10萬,4月底達到20萬。

不難看出,德國最先進的科技手段往往都是用來獲取真實訊息,服務大眾的。而這與利用高科技來監視、防控民眾的中共國是截然不同的。

如果說,科學能給德國人帶來一份安心;那麼在困境中施善於他人,就會給德國人帶來更多的福氣。這裡只說兩件事:其一、儘管疫情「給德國經濟造成重創,大量企業停工、停產,很多人不得不從事短時工來維持生計」,但十分難得是,災難「並沒有泯滅德國人的善心」。據媒體報導,「三月份德國人針對疫情的捐款額近300萬歐元」。一家網絡捐款平台的董事會發言人也說,「疫情期間,平台上捐款行善事的人並沒有改變:他們普遍的年齡在30歲左右,捐款的額度大約70歐元」。

其二、德國一直在盡力援助被疫情衝擊的鄰國,「從接收重症患者到捐助物資,從政府組織到民間自發救助,做得無聲無息」;截止到4月14日,「德國部分州接收了179位鄰國病人」;並「提供重症監護病房床位」;還提供專業的醫療援助,將醫生和護士團隊派往疫情危急的國家和地區。據海外媒體報導,「聯邦政府在3月份向意大利捐贈了7.5噸救援物資,特別是急需的呼吸機和醫用口罩」。

儘管「德國人認為在別人危難之時伸出援手,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但德國人的善心也依然得到了上天的眷顧,不僅死亡率低,疫情也開始出現好轉。因為善良、慷慨、正義、無私等美德正是源於「對神的敬仰和對神的誡命的忠貞不渝(選自《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

於是我們看到,關閉的教堂裡仍有很多神職人員在舉行復活節禮拜儀式。他們在教堂裡架起攝像機,將禮拜活動通過直播發送出去,讓教徒們可以在家裡做禮拜。有神職人員來到戶外,開著車、放著廣播在社區慢慢行駛,還有人走街串巷、給信徒們發信或在他們的門上、花園籬笆上掛上祝福袋。

在所有的美德中,正義是最不可或缺的。尤其在這樣一個邪惡橫行的時代,抵制邪惡、弘揚正義,則更顯得緊要、迫切。

3月20日,美國白宮請願網站上有請願書寫道,「在中國執政的共產黨(CCP)先讓中國人染病,然後再讓病毒蔓延到世界,是中國共產黨的極權主義性質和其殘忍的不誠實,造成了這場公共衛生災難」;「讓我們開始叫『新冠病毒』為『中共病毒』」。因此,與邪惡之源、之首中共劃清界限,並對這場人禍的始作俑者中共進行追責、討伐,就成了最正義的善舉。

3月下旬,德國新聞頻道NTV就針對中共說的「病毒是美軍在2019年10月的武漢軍運會上帶入中國」的謠言而撰文斥責「北京的無恥宣傳」。文章指出,中共「新的宣傳攻勢」是「無恥又可笑」的,其目的是「轉移中國國內可能出現的追責的問題」。

4月12日,有德國媒體披露,「中共要改寫中共病毒的歷史,而且也想在德國推進。中共聯繫了德國公務員、官員和部長,希望他們對中共抗疫發表正面看法」,但「德國外交部明確建議官員不要配合中共」。

與此同時,有不少官員公開「批評中共故意隱瞞數據,對德國應對疫情造成了嚴重影響」。德國駐美國大使埃米莉·哈伯表示,「我們不能接受的是,故意性的數據操控」;「中共利用當前危機,來分化歐洲,謊報實情」。自民黨國會黨團副主席托梅表示,「(中共)他們是否真的成功控制住了疫情,還值得懷疑」。

4月15日,歐洲發行量最大的報紙德國《圖片報》發表了一篇題為「病毒帳單:中共欠了我們什麼」的文章。該文指出,「病毒從武漢傳播到了全世界,原因是中國(中共)領導人壓制重要信息長達數周之久」。於是,「病毒帳單」上列出了中共3月、4月應對德國各行業做出的賠償。在這些賠償中,其實還未包括「人命」帳。

隨後,中共駐柏林大使立即致函施壓。但《圖片報》總編賴希爾特卻並不屈從。4月16日,他當即發表了一封致中共首腦習近平的公開信,指責他「危害整個世界」。信中說道,「您的權力正在崩潰。您創建了一個難理解、不透明的中國,它曾是不人道的監視國的代表,現在又是致命瘟疫蔓延的代表。這是您的政治遺產」;「(中共病毒)或早或晚都將成為您的政治終結」。緊接著,德國一些政客也開始對聯邦政府和歐盟施加壓力,呼籲調查中共,並要求北京承擔後果。

上至官方,下至民間,德國對中共的質疑和憤怒似乎已越發直白、明顯了。比如,德國西南部的特里爾市民眾已給中共2018年送來的一座馬克思塑像帶上了中共病毒的頭冠,披上了帶有中共病毒的血旗。這意味著,德國部分民眾已逐漸看清了中共的真臉,認識到共產主義已給全世界帶來了猶如最毒的中共病毒那樣的危害。

疫情爆發初期,網上已有文章指出,「截止2020年3月18日,維基百科公開的數據清晰地顯示:中共肺炎疫情在國際上沿著『親共路線』傳播」。而此前較為親共的德國也不例外的出現在這條「路線」上。然而,善惡皆在人的一念。每個人出於善的選擇都可以為自己迎來一線生機。只要棄惡從善,就會有擺脫厄運、走出困境的可能。

近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已將全人類推到了毀滅的邊緣。集其邪惡之大成的中共更是壞事做絕,罪惡滔天。因此,早就被西方世界視為流氓政權、東方納粹、恐怖組織等邪惡力量。如今,中共病毒肆虐全球,西方各國更應該及時站出來,用正義的力量戰勝邪惡、討伐中共。只有涇渭分明的站在善的一邊、與惡對峙,才是真正的至善所在。

中共氣數已盡,「滅共」乃天意、也是神的安排。遵循天意、順從神的安排,就可成為神所眷顧的幸運兒。德國如是,世界各國亦如是。跟隨神的召喚,領悟神的啟示,與邪惡決裂,才能驅散共產主義陰霾、將中共病毒清除殆盡。屆時,各國民眾才能重獲生機與希望。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德國圖片報:中共掩蓋疫情 必須給出解釋
疫情期間 德國民眾捐款翻倍增長
企圖遊說德國讚中共防疫 中共外交官碰壁
【德國疫情4.17】德國傳染率再次下降
最熱視頻
【橫河直播】鮑威爾為何離隊 她為誰而戰
【新聞看點】拜登宣布「內閣」?川普兩線包抄
【遠見快評】史詩級訴訟開打 鮑威爾為何單挑?
【拍案驚奇】過渡開始未言敗 川普有祕密武器?
【十字路口】川普重磅訴訟啟動 中共3經濟風險
【西岸觀察】川普同意交接 以退為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