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領館操控CSSA的事實與危害(下)

【內幕】中領館操控CSSA 長臂威脅世界

人氣 8602

【大紀元2020年08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唐薇綜合報導)接上篇「六四」後,中共通過中領館逐步加強了對國外留學生的管控;上世紀90年代末以後,這種管控愈加明顯和收緊,分布在各國的「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SSA)逐漸成為中共的政治工具。表面上,學聯會以服務和聯誼為主;實質上,它已經不同程度淪為中共在海外的黨支部。

三、中共控制CSSA的手段

1. 層級管控

2018年1月16日,澳洲廣播公司ABC報導,在2017年10月的一次晚宴上,時任中共駐澳公使(前中共駐休斯頓總領事)蔡偉對在場的工黨議員稱,「大使館只有三名教育官員,我們怎麼能控制數以萬計在大學的中國學生?」

蔡偉迴避了兩點事實。第一,除大使館外,中共在澳洲的5個總領事館也都設有教育處,所以教育官員總數遠不止三人。第二,中領館對各州「學聯會」實行層級式管理,形成了嚴密的指揮網絡。

前中共駐悉尼總領事館一等祕書陳用林曾經指出:「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學聯)是直接由中共駐澳使領館控制的團體」,「為了方便操縱,除了在各大學設立學聯,還設立了『澳大利亞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下設『新南威爾士州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澳大利亞首都地區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等金字塔結構的組織。」

表二:澳大利亞學聯總會及部分分會成立時間表

CSSA所在地區 成立時間 CSSA與中領館的關係
澳大利亞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 2009年11月22日 「在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教育處指導下註冊的……」(來源:新華網)
澳大利亞首都地區中國學生學者聯誼總會(ACT-CSSA) 2012年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教育處指導下」(來源:ACT-CSSA官網)
新南威爾士州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 2007年6月12日 中共駐悉尼總領事館教育組參贊及兩名領事參加了成立活動(來源:總領事館官網)
西澳大利亞中國學生學者聯合總會 2006年8月8日 「得到中國駐澳大使館和領事館的支持」(來源:澳群網)
維多利亞州學生學者聯誼總會 2005年11月26日 成立於中共駐墨爾本總領事館,總領事館教育組「通過較長期與留學生個別交流和集體座談」,終促成總會成立(來源:中國僑網)

這種金字塔組織模式也被用於其它國家,如「全法學聯」、「全英學聯」、「全丹學聯」、「全瑞典學聯」、「全日本中國學生學者友好聯誼會」、「美西南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等等。這些總會並不隸屬於某個大學,卻管理著全國或某個片區的多個學聯會。

美西南CSSA成立於2003年2月8日,負責監督加利福尼亞州、亞利桑那州、新墨西哥州和夏威夷地區大學裡的25個CSSA。

2018年5月12日晚,美西南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主席聯席會(SWCSSA)舉行了年會,三十多所大學的CSSA主席和代表參加活動,中共駐洛杉磯總領事館教育領事曹乾也到會。(網路截圖)

百度百科條目顯示,全日本中國留學人員友好聯誼會(ACSSJ)成立於1992年,下轄二級地區分會和三級大學分會二百多個。

2019年9月7日,在中共駐札幌總領事館內,北日本中國學生學者友好聯誼會舉行了成立儀式,這是CSSA在日本的新增二級機構,說明中共不滿足於原有狀況,還要進一步加強對在日留學生的控制。

2019年9月7日,在中共駐札幌總領事館內,北日本中國學生學者友好聯誼會舉行了成立儀式。(網路截圖)

2. 召集會議

中領館教育處經常面向學聯會幹部舉辦培訓會、座談會、交流會、聯誼會,由中共總領事、參贊、一祕等人強化中共意識形態,布置如何開展活動等,內容甚至包括閱讀習近平書信。此類會議分明是海外黨支部例會,各個學聯會就是中共的基層支部。

3. 誤導和欺騙

混淆黨與國的概念是中共的愚民伎倆之一。中共領館反覆向學聯會和留學生們宣揚所謂「維護祖國利益」,「把個人理想與國家需要結合起來」,「宣傳中國文化」、「中國夢」等。中共打著「祖國」的幌子,在海外散播政治宣傳,打擊異議,從事不軌行為,維護的是黨的利益。

據中國留學網報導,2007年5月26日下午,中共駐休斯頓總領館教育組召開德克薩斯州和路易斯安娜州學聯主席座談會,學聯負責人匯報的內容包括「打壓敵對勢力活動空間」的「傑作」。

中共定義的「敵對勢力」,主要指反抗中共暴政、倡導自由人權的黨派、團體、個人。學聯會的「打壓」站到了普世價值的對立面。

4. 名利誘惑

中領館經常對學聯會表示感謝,營造跟黨走的榮譽感,並以就業前途為誘餌,驅使和脅迫留學生為其效力。

2003年,中共開設了國家級的優秀自費留學生獎學金,每年頒發給全球500名中國留學博士,候選人由中領館教育處推薦,獎金最初是5,000美元,後提高到6,000美元。不少學聯會主席和積極分子都是該獎項的得主。

明尼蘇達大學2002年CSSA主席尤雲慶告訴大紀元,在任期一年裡,他的個人帳戶收到使館寄來的三千美元。他說:「領館給的所謂活動經費,主要不是給學生會,而是祕密給學生會主席個人,這本身對學生會主席是很大的利誘。」

2007年7月,昆士蘭大學的一些中國留學生在電郵裡質疑該校CSSA的性質。在網上流傳的一封公開信中,寫信人質問幾名學聯會前主席,這些年來昆大CSSA是否收受了中領館的經濟資助,如果有,他們應當公布具體數額和開銷情況。昆士蘭大學學聯會「前主席徐斌」在回郵中稱「中國政府給予我個人以及這個組織一定的經濟資助,是為了在日常生活之餘向各種錯誤及反動思想做鬥爭。」

2013年11月22日,中共駐澳大利亞大使向26人頒發了2013年優秀學聯幹部獎

2013年11月22日,在中共駐澳大利亞大使館內,中共大使馬朝旭向26人頒發了「澳大利亞2013年優秀學聯幹部獎」。(網路截圖)
2019年5月4日,中共駐休斯敦總領事館舉行「國家優秀自費留學生獎學金」頒獎儀式,圖為時任總領事李強民、副總領事王昱、教育參贊龍傑在活動上。(網絡截圖)

5. 利用社媒

2017年3月5日,時任中共駐紐約總領事館教育參贊徐永吉對大紐約地區學聯會骨幹提出的一項建議是,關注總領館微信公號,及時獲取相關信息並通過學聯會各自平台宣傳到每位留學生。

2019年10月27日,在倫敦區學聯培訓會上,全英學聯組織部部長介紹,「求是社區」網站正式上線,「領館信息」是主要板塊之一。據稱,這是為了加強全英學聯、駐英使館和地方學聯之間的溝通與交流。

2018年3月7日,《外交政策》發表了文章《中共長臂伸向美國校園》,作者易卜拉希米寫道:「學生組織和領事館之間的密切聯繫讓中國留學生們意識到,政府官員與他們之間只有一個微信訊息的距離。」

四、中共操控CSSA 危及言論自由與信息安全

2018年1月底,兩位澳大利亞學者向澳洲聯邦國會議會提交了一份意見書,指出中共統戰對澳大利亞的多方面影響,而CSSA就是一個關鍵的統戰部門。作者指出,其主要目的是「監視全澳13萬中國留學生的思想和行為」,並且限制大學的學術自由。

2018年8月24日,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發布一份報告,題為「中國(中共)海外統戰:背景及對美國的啟示」,其中一小節專門描述CSSA受中共操控的情況及其危害。報告引用記者和活動家們的論述指出,CSSA經常與中共政府協調,並參與壓制言論自由的行動以及騷擾、恐嚇和監視中國學生維權者。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先生分析說,CSSA還有一個「對內」的重要任務,就是監視中國留學生,確保他們不離開中共規定的軌道。一旦發現有人受到民主自由的思想影響而「越軌」,學聯會幹部就立刻向領館匯報,同時組織其他學生對其圍剿。這樣,CSSA製造出一種令人人自危的紅色恐怖,逼迫留學生成為中共的工具,至少被迫自我審查。

1. 美國事例

2007年4月20日,哥倫比亞大學國際特赦組織哥大分部和法輪大法協會一起主辦了中共活摘器官論壇。4月19日晚,哥大學聯會(CUCSSA)發出電郵煽動中國學生抗議和干擾這次討論會。在研討會上,學聯會的人前去攪場。主講者之一、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律師當場抨擊了學聯會對法輪功的敵意和囂張,他說:「在這樣一個社會環境下,中共是多麼容易地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器官」,「你們手中的標語在加拿大足以構成仇恨犯罪。」

中共從1999年7月開始迫害法輪功,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一事自2006年3月被曝光後已得到多位獨立調查員的證實,國際社會普遍譴責中共的迫害行徑。哥大學聯會的表現與中共當局保持一致,顯然是受到了中領館的指使。

2007年4月20日,一名中國學生在哥大研討會發言人之一楊景端醫生的發言過程中,將手中握著的一張詆毀性標牌對著楊景端晃動,然後走出會場。(大紀元)

2008年4月9日,杜克大學的中國女留學生王千源試圖在校內支持藏獨和親共的兩方示威者之間調停,結果被部分中國留學生和網民指為「漢奸」,她的個人資訊被公布在杜克大學CSSA的網站上,王千源旋即遭遇網絡霸凌,一度需要警方保護,她在國內的父母也受到騷擾和威脅。

杜克大學內多個社團一同譴責CSSA恐嚇王千源的行為,他們要求調查並廢除CSSA。2008年4月22日,CSSA主席與杜克大學校方學生事務副主席、杜克大學共和黨等學生組織交涉時,承認他們接受了中領館的資助。

2017年5月,馬里蘭大學的中國學生楊舒平在畢業演講中讚揚了美國的民主和言論自由,大學CSSA在微信群呼籲學生們採取行動,學聯會前主席也發言抨擊。之後,中共官媒展開批評,一些大陸網民也加入網絡霸凌。美國副總統彭斯在2018年的演講中特別提到此事。

2019年9月,中國盲人律師陳光誠應邀到印第安納州普渡大學演講,該校CSSA曾要求校方取消陳的演講,並以「否則將在校園裡遊行抗議」相威脅,但未成功。陳光誠如期演講,過程中受到警察貼身保護。

USCC的報告提到,2008年奧運聖火在舊金山傳遞時,中共動員了數千名學生用人海戰術壓過抗議一方的聲浪。美國「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研究員馬提斯(Peter Mattis)指出,這種壓制美國本土抗議活動的行為已經越線,構成如「共謀侵權罪」的犯罪行為。

2008年4月9日,奧運火炬傳遞到達美國舊金山,中領館調集數千名學生,與當地抗議人群對峙。圖為親共者包圍了一輛西藏抗議者乘坐的計程車。(ROBYN BECK/AFP via Getty Images)

2. 澳洲事例

2019年9月23日,《澳大利亞人報》報導,澳洲首都地區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ACT-CSSA)要求參加慶祝中共建政70年活動的賓客提供護照號碼、家庭住址、學生證號碼和社交媒體詳細信息。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分析員周安瀾(Alex Joske)評論說,這是「非常不恰當和令人擔憂的」,「護照和社交媒體帳戶的詳細信息應該與參加文化活動無關」,「該聯誼會與中國大使館的明文關聯意味著我們應該詢問這些信息是否會提供給中國政府」。

2017年7月,堪培拉大學CSSA主席對澳媒表示,如果有中國留學生組織維護人權的抗議活動,她會向中領館報告。

2014年4月21日,《悉尼晨鋒報》刊登了Fairfax Media亞太事務編輯約翰·加諾特(John Garnaut)的報導,該文披露中共正在澳洲主要大學內部建立龐大的祕密線人網絡。前中共駐悉尼外交官陳用林對加諾特說,中共駐外機構內部或外部的國安官員指使學生特工滲透異議團體,特別是與西藏和法輪功有關的團體。

2007年,網帖顯示,昆士蘭大學CSSA「前主席徐斌」在電郵裡威脅質疑學聯會財務狀況的學生說:「不要跟我們偉大祖國的國家機器作對。你在澳洲,你就沒有親屬在國內?我們已經在第一時間掌握了你的IP地址,國安部門正在追查此事。」

周安瀾對ABC表示:「我認為澳洲大學面臨著很嚴重的問題。他們讓像中國學生會這樣的組織在校園裡擴張,製造影響力,挖掘他們的資源,這實際上為中共政府打開了介入中國留學生生活的通道,即使這時他們已經在中國境外。」

3. 加拿大事例

2019年2月11日,維吾爾族女活動家托度希(Rukiye Turdush)到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McMaster University)演講,談及新疆「再教育營」和人權問題。該校CSSA先向校方發出反對邀請托度希的公開信,然後向中共駐多倫多領事館舉報。在托度希女士演講時,一名中國留學生對她辱罵後離席。事後,CSSA在中共官員要求下,向中領館提交了這次演講的錄像。

托度希向德國之聲表示,她認為這一事件不單單是學生與講者之間的衝突,而是對加拿大校園言論自由以及加拿大政府來說一個相當大的警訊。

9月22日,麥克馬斯特大學學生會的管理機構——學生代表大會經過調查後確認,CSSA的行為違反了學生會的規定,大會決定撤銷CSSA的俱樂部資格。一名麥大中國留學生向學生代表大會提供的匿名證詞中說:「看到加拿大校園裡的組織,一個被批准的學生會組織,利用自己的權利將校園裡的活動匯報給中共政府官員,真是極度可怕。」

2001年12月21日,加拿大的一份法庭文件披露了有關CSSA的信息。一名Qu姓中國學生於1991年進入加拿大康考迪亞大學(Concordia University)攻讀碩士學位,在校期間,他是學聯會的活躍成員,經常與渥太華中共大使館的官員見面,向他們匯報學會其他成員的情況。1994年,他申請成為加拿大永久居民,之後幾年裡,加拿大移民官及安全和情報部門官員三次與他面談,最後拒絕了他的申請,理由是,他在CSSA的活動以及他與中使館官員的會面和信息溝通讓人相信,他從事了加拿大移民法界定的間諜和顛覆行徑。

4. 歐洲

法國《世界報》消息,2005年7月,在比利時的一名中共特工投誠後,指證「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實質就是「歐洲戰略情報暨安全中心」監控兩年多的間諜組織的「掩護性組織」。這名特工曾是比利時魯汶大學CSSA的成員,他表示,以CSSA為掩護的中共間諜網遍布歐洲,蒐集工業經濟方面和異議人士的情報,然後上報到北京和中共安全部。

五、結語

中共對CSSA的操控是其全球滲透、顛覆自由世界的部署之一,也是無視普世價值、無視他國法紀、踐踏民主和人權的超限戰實踐。

在外媒關於CSSA的報導中,「恐懼」、「壓力」、「令人不安」這幾個詞時常出現。感到壓力和恐懼的包括自知被監控的中國留學生,也有奉命監控他人的學聯會幹部,還有受到CSSA「戰狼」式騷擾的多國校園師生,以及與他們發生種種關聯的其他人。一名CSSA主席說,領事館官員常常要求他出示其遵守領館命令的證據,比如活動照片或會議紀要,「我感到他們背後有一隻無形的手……」

審視中共通過CSSA帶來的威脅,可以更好地理解蓬佩奧的呼籲:「如果我們現在不行動,最終,中國共產黨將侵蝕我們的自由,顛覆我們各國社會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基於規則的秩序。如果我們現在屈膝,我們的子孫後代可能會受中國共產黨的擺布。」

英國布里斯托大學(University of Bristol)的國際發展教授亨德森(Jeffrey Henderson)的觀點是:「基本上,我認為任何一個由政府控制的學生組織都不該出現在外國的大學校園裡。」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先生提出了解決之道:「鑒於CSSA的特殊性,應該要求其以某種形式註冊為外國代理人。一旦消除或減少了中共的威懾,多數中國學生可能會對西方社會和不同的觀點持更開放的態度。這對維護校園言論信仰自由的環境和社會正氣以致國家主權也是有益的。」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中共長臂伸向美校園 中國留學生感到不安
美報告揭祕涉足中共統戰的海外各組織
加國名校撤銷中國學生會CSSA俱樂部資格
【內幕】中領館操控海外學生會證據曝光
最熱視頻
【新唐人晚間新聞】嫌犯被釋後性侵老婦 紐約保釋法惹議
【重播】川普北卡集會演講 數萬人參加熱情高漲
【薇羽看世間】美議員:全方位強化對台關係
【新聞看點】拜登家再曝涉重罪 川普勝選率大增
【拍案驚奇】五中前習換將 共和黨提滅共目標
【遠見快評】亨特電腦門新一輪風暴 谷歌被起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