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國民調誤導總統選舉

人氣 1937

【大紀元2020年09月02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Conrad Black撰文/原泉編譯)雖然我沒有民意調查員資格,但我是一個非常有經驗的民意調查讀者,也曾與人共同擁有過美國30個州的報紙。現在和最近的民調都顯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超過總統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但我認為民調不準確。

其它民調顯示,大多數美國人在與陌生人談論政治時不會坦然回答。而其它民調顯示,大多數美國人預計他們的鄰居會投票給川普。

在總統的支持者與反對者之間極端分裂和敵對的政治氣候下,人們保持沉默是不足為奇的。

由於一些民調機構存有偏見,他們實際上支持民主黨。它們可能會認真地進行民意調查,但是被徵詢的公眾肯定會產生對他們所青睞的候選人有利的結果。這類民調包括沃克斯(Vox)、Politico、昆尼皮亞克(Quinnipiac)和孟莫斯(Monmouth)等。

美國民意調查機構拉斯穆森(Rasmussen)的調查結果顯示,目前川普有51%的支持率,該機構是四年前為數不多的相當準確的民意測驗組織之一。這一結果與親民主黨的民調機構有10%~12%的差距,由於所有民調的權重相同,所以民調的混合平均數是傾斜的,而且本身也是傾斜的,這一結果導致大多數民調更加不準確。

政綱

雖然民主黨及其媒體支持者試圖將該黨的候選人從他們掩藏的政策綱領中分離出來,但是共和黨人可以提醒選民,無論拜登如何拒絕被視為極端主義者,拜登已經承諾全面推行綠色恐怖(Green Terror)、大幅增稅、在病毒被完全消除(如果沒有非常有效的疫苗是不可能的)之前全面關閉經濟、反對除了州公立學校以外的所有學校,並將全部權力給予懶惰和腐敗的教師工會,恢復伊朗在五年內成為核軍事強國的能力,以及公眾不支持但民主黨內部激進左派支持的大量其它項目。

民主黨人在其全國代表大會上並沒有提到來自中共的挑戰,而所有民調都顯示整個國家都認識到了這一挑戰,民眾黨人也沒有提到今年夏天摧殘美國城市的大規模暴力事件,這表明拜登在民調中的表面領先優勢是多麼脆弱。

絕大多數美國人,包括非裔美國人,強烈反對今年夏天大部分時間裡許多城市發生的街頭暴力事件。所有這些城市都由民主黨市長治理,其中許多是非裔美國市長,許多警察局長也是非裔。

大多數人並不真正相信「系統性種族主義」這種陳詞濫調,也不值得相信。這是非裔美國極端分子的默認立場,而那些沒有精力與他們爭論的人也默許了這種立場。然而,這一切都將落到民主黨候選人的身上,因為民主黨在其全國代表大會上表明,該黨無法與種族政治劃清界限,民主黨人還沒有真正譴責暴民的暴力。

選民滿意

在經歷了一個世紀以來最危險的公共衛生挑戰的6個月,接著是這一挑戰帶來的經濟後果,然後在美國五十多年來最嚴重和最持久的城市暴力事件爆發後,對總統工作支持率問題的民調不可避免地是對選民滿意度的測試。

在這種情況下,總統的支持率必然成為選民目前滿意度的公投,這不會是其它結果,也不可能產生一個特別積極的結果。

但隨著公共衛生危機和由此引發的失業率下降,共和黨的競選活動要求民主黨人解決如何應對中國的問題以及他們對騷亂者的態度。騷亂者們已經普遍撕下了追求種族平等與和平抗議的偽裝,而暴露出他們作為暴力反白人的馬克思主義城市遊擊隊的真面目,民主黨維持這種騎牆態度的能力將受到嚴峻考驗。

在任何情況下,民調都將迅速從對總統表現的公投演變為對兩位角逐最高職位的候選人的選擇。

誹謗將適得其反

正如在政治上經常發生的情況一樣,預測在很大程度上必須建立在直覺基礎上。根據這一標準,我懷疑對總統的無情和過分的誹謗可能會適得其反。

在上週舉行的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上,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前總統巴拉克‧奧巴馬建議支持者們將川普趕下台,以防止某些人在美國獲得成功,而前幾代美國軍人為打敗這些人而犧牲。這是將美國憲法選出的領導人間接類比成納粹和其他不受歡迎的外來分子。

儘管仇視川普的人很多,但大多數美國人現在一定已經厭倦了把他們的總統描述成一個撒旦式的邪惡和原始人。這似乎是民主黨的唯一手段來分散人們對他們計劃中的社會主義威權主義的注意力。

他們對國外的中共和國內的城市遊擊隊恐怖分子的邪惡裝聾作啞,並要求選民相信他們是將國家從現任者的邪惡中解救出來的唯一途徑。

這些都沒用。公眾想知道民主黨在主要問題上會做什麼,他們已經厭倦了關於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報導,儘管他死得很慘,但人們已經厭倦了。礦井中的金絲雀(早期的礦工們用金絲雀來預警礦井的一氧化碳,如果一氧化碳濃度過高會先毒死金絲雀)為了給大家報警而死,其實金絲雀們才是「永不要川普者」(Never Trumpers)。

參議員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參加「黑人命也是命」的示威遊行,前俄亥俄州州長約翰‧卡西奇(John Kasich)傻站在草叢中的十字路口,試圖為自己因政黨領袖的不義而叛黨進行辯護,他們都是死了的金絲雀,被自己的背叛之毒窒息而死。

一直以來,民主黨人的策略之一,就是聲稱拜登正帶著巨大的領先優勢走向幾乎不可避免的勝利。這是合理的選舉策略,但卻毫無用處。不喜歡川普的方式很多,但不要像奧巴馬夫婦和桑德斯那樣狂熱齷齪。

這種歇斯底里的詆毀運動無法長久地轉移美國人的視線,因為拜登和哈里斯(Harris)的政策模稜兩可、毫無說服力,是對大多數美國人的智力和利益的侮辱。

原文Polling of the Presidential Race Mislead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康拉德‧布萊克(Conrad Black)40年來一直是加拿大最著名的金融家之一,也是世界上主要的報紙出版商之一。他是權威傳記的作者,著有富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和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的傳記,最近還出版了《唐納德· 川普:一位無與倫比的總統》(Donald J. Trump: A President Like No Other)﹐該書即將以更新的形式再版。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全民醫保不解決醫療保健問題
【名家專欄】美大選 同情高雅vs政策績效
【名家專欄】破產在資金流動的海洋中激增
【名家專欄】選舉欺詐威脅美國的國家基礎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內循環陷死循環 習急喊加入CPTPP
【有冇搞錯】民主黨意圖竄改美國體制
【新聞大家談】拜登過渡 川普勝算幾何?
【重播】川普和夫人舉行感恩節火雞赦免儀式
【欺世大觀】「奇襲白虎團」翻轉 陳屍10萬主演打臉
【重播】專訪《蠶食美國》製作人鮑爾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