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冤比竇娥 行善積德的「黃世仁」

說到中共大肆宣傳的「惡霸地主」,可能很多人都會想到兩個「黃世仁」和「劉文彩」。 其實後人評價「黃世仁」,說他比竇娥還冤。(「百年真相」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240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家好,歡迎收看《百年真相》。

說到中共大肆宣傳的「惡霸地主」,可能很多人都會想到兩個名字:「黃世仁」和「劉文彩」。他們一個被塑造成「霸佔佃戶女兒 ,逼死佃戶」的惡人,一個被描繪成「將欠租者關入水牢,吃人血,喝人奶」的惡棍。然而,後人評價「黃世仁」,說他比竇娥還冤。而劉文彩的孫子則悔恨自己的爺爺「引狼入室」,「自掘墳墓」。歷史的真相到底是什麼樣的呢?

相信觀衆朋友們大多都聽過《白毛女》的故事。故事中,黃世仁一心想霸佔佃戶楊白勞的女兒喜兒。除夕之夜,黃世仁強迫楊白勞賣女頂債,逼得楊白勞喝鹵水自殺。喜兒逃入深山,過著非人的生活,頭髮全白,最後被八路軍解救。

中共將此故事編成了諸如歌劇、電影、芭蕾舞……用各種藝術形式加以宣傳。很多不明真相的百姓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看完《白毛女》,並信以為真。就這樣,人們不知不覺中接受了,中共刻意灌輸的所謂「舊社會把人變成鬼,新社會把鬼變成人」的說法,儘管他們在自己身邊並沒有看到什麼「黃世仁」和「喜兒」。

白毛女》故事的起源

據大陸作家流沙河考證,晉察冀地區幾百年來一直流傳著「白毛仙姑」的故事。民間傳說,在河北省平山縣的一個山洞裡,住著一個渾身長滿白毛的仙姑。仙姑法力無邊,能懲惡揚善,扶正祛邪,主宰人間的一切禍福,因此人們都前去上供。抗戰期間,在中共晉察冀根據地,晚上的「鬥爭大會」常常開不起來。爲什麼呢?人們都去奶奶廟給仙姑進貢了,沒人來開會。

西北戰地服務團的作家邵子南,首先註意到了這個題材,他尋思,沒人這怎麼「鬥爭」?得想個法把村民們從奶奶廟裡拉回來呀。於是,他就編了一個戲曲劇本,主題呢就是「破除迷信、發動群眾」,這就是《白毛女》的鄒形。

可以說,這個版本的《白毛女》其中還包含了一些傳統的「俠義」情懷和「善惡」觀。後來,政治嗅覺高度靈敏的中共御用文人、「魯迅藝術學院」院長周揚看到了這個劇本,覺得故事不錯,主題不行,要宣揚以鬥爭思想確立的「善惡觀」。於是,劇本幾經修改,並從魯迅藝術學院文學系調來賀敬之、丁毅重新創作,才將行俠仗義的「白毛仙姑」變成了苦大仇深的「白毛女」。

不過,說到《白毛女》的原型,中共在1957年「反右運動」中還曾推出過一個真實存在的人,就是居住在四川一座荒山上,因自小有病而長着一頭白髮的羅昌秀。大家看,「白髮」、「窮苦」、「住山上」,看上去還真是《白毛女》喜兒苦大仇深的形象。

可是,這個喜兒的原型,似乎頗不被認可,包括創作者之一賀敬之都對此質疑。爲什麼呢?因爲1945年《白毛女》完成時,羅昌秀還在四川的荒山上住着,根本就沒多少人知道她是誰呢。她的事又怎麼可能傳到河北,並被編成劇本呢?所以,後來這個說法也就不了了之了。

真實的「黃世仁」

說完「白毛女」,我們再來看看,被塑造成惡霸的「黃世仁」。時政評論員林輝曾講過這樣一件事,一位大陸記者親自去河北考察,結果發現黃世仁不僅確有其人,而且「比竇娥還冤」。這是怎麼回事呢?

要說黃世仁的故事,還得先從他爺爺輩說起。黃世仁的爺爺叫黃運全,本是河北省平山縣一個老實、清貧的農民,經過一輩子的省吃儉用,艱苦創業,在四十歲的時候買下了15畝薄田,之後辛勤勞動、慢慢積累家業,臨終時,將105畝地傳給了他的獨生子黃起龍,也就是黃世仁的父親。

念過私塾的黃起龍頗會經營。幾十年來,將家產擴大成千畝良田,並且有了名字為仁、義、禮、智、信的五個兒子。這黃家五兄弟在當地名聲相當好。作爲長子,黃世仁自然就繼承了父業。他為人善良,經常賙濟鄰裡,行善積德,在當地是有名的黃大善人。

而這個「楊白勞」呢,也是真實存在的。他的父親楊洪業是當地有名的豆腐大王,人稱「楊豆腐」。楊家豆腐以質量好,價格便宜著稱。楊白勞和黃世仁自小就是結拜兄弟。楊洪業41歲去世後,楊白勞繼承父業賣豆腐。

可能大家也都聽說過,中國民間有句俗語:「人生有三苦,撐船打鐵賣豆腐」。所以做賣豆腐這一行得耐得住辛苦,然而楊白勞吃不得苦,經營不善,又染上吃喝嫖賭,吸毒等各種惡習,不幾年便將家業敗光。當地老百姓都很看不起他。

後來,楊白勞欠下巨額賭債無力償還,黃世仁看在與楊白勞是「發小」的份上,便答應借給他一千元大洋,希望他能還債並重振家業。這筆錢,也根本不是什麼高利貸,因爲黃世仁幾乎就沒要什麼利息。

然而,人一旦沾染了賭博和毒品,那是很難改的。拿到黃世仁借的大洋不久,楊白勞便將錢花光了,結果一事無成,更無力還債。不過,楊伯勞不像當今社會中的「老賴」那樣,覺得欠錢的是大爺,他還是知道廉恥的。因無法還債,楊白勞羞於見人,東躲西藏,最後誤喝鹵水不治身亡,丟下個孤苦伶仃的女兒。善良的黃世仁不計前嫌,不僅安葬了楊白勞,還收養了他的女兒。

大家是不是都挺吃驚的,這本是一件在當地廣為稱道的大善事,結果,在政治需要下,這麼藝術一加工,就變得面目皆非了。

《白毛女》經過多次改編

說到藝術加工,看過《白毛女》的人,是不是覺得裏面的音樂挺好聽的,聽幾遍就不知不覺得隨着哼起來了?那是因爲這些音樂大多取自河北、山西流傳很久的民間小調,比如《北風吹》和《紮紅頭繩》便是原調抄襲。這些朗朗上口的小調,加上刻意注入仇恨的歌詞,使得《白毛女》的洗腦能力更強了。

而爲了給民眾洗腦,中共可沒少費心思。大家知道嗎?現在的這個《白毛女》的版本,和中共1945年第一次推出時,又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為了適應其更加殘酷的政治鬥爭的需要,中共對《白毛女》進行多次改編,把原來有點「人情味」的東西都刪除了,變成了純粹的煽動仇恨的一出鬥爭戲。

舉個例子來說,歌劇和電影《白毛女》中楊白勞之死的情節就被改了好幾次,從原來楊白勞欠下巨債再無臉見人,最終喝鹵水自盡;改成楊白勞被黃世仁迫債賣女,悲憤下喝鹽鹵身亡;到芭蕾舞劇《白毛女》改成楊白勞拿起扁擔三次奮力追打「惡霸地主」黃世仁,最後終因體力不支後被打死的情節。單單從這一情節的改動,大家就可以感受到,中共編造謊言,刻意煽動仇恨的用心。

而且,黃世仁的結局一開始也不是被槍斃的,只是被帶走而已。因爲中共要發動「土地革命」與「打倒地主階級」,於是中央表示:「抗戰勝利後民族矛盾將退為次要矛盾,階級矛盾必然尖銳起來上升為主要矛盾。黃世仁如此作惡多端還不槍斃了他?說明作者還不敢發動群眾……」。從此,《白毛女》的演出,黃世仁就被當場槍斃了。

這還差點造成一樁慘案。因爲《白毛女》太能煽動仇恨了,什麼「千年的仇要報,萬年的冤要伸」,一點也不講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忠恕之道」。據說當年在中共統治下的「解放區」,就有士兵被戲中的故事激怒,差點開槍打死飾演黃世仁的演員。大家知道這個演員是誰嗎?他就是著名小品演員陳佩斯的父親陳強。大家可以想想,這《白毛女》有多大的煽動力。

到了文革時期,芭蕾舞劇《白毛女》又成為中共八個所謂樣板戲之一,在中國大陸城鄉影院裡反覆上映,給億萬觀眾洗腦。當時,幾乎每年除夕時,當人們排著長隊去領取嚴格按人頭配給的一點年貨時,都會從無處不在的喇叭裡聽到《白毛女》的旋律--那是中共在提醒人們不要忘了「憶苦思甜」,感激由他們帶來的所謂「新社會」。

一位演奏家的懺悔

一位曾在1949年後參加部隊文工團的師級幹部,化名爲「郝忠良」的演奏家,曾感慨地說,他爲歌劇《白毛女》伴奏了一輩子,最後才知道《白毛女》是謊言,黃世仁是大善人。那麼多「地主」被批鬥、被打死,被剝奪家產,地主的子弟,世世代代都沒好果子吃,在連番的運動中挨整,都和這個《白毛女》有關係!

他說自己,當時被《白毛女》的故事欺騙,認真下苦功夫要把樂器給拉好,讓《白毛女》更有感染力。現在發現,這是大錯特錯啊。他們演奏得越好,越煽動人的仇恨去殺人,對人毒害就越大,他們這些文藝工作者都被中共蒙蔽了。

郝忠良說道:「它太惡毒了。我們這些被騙的人,還把人家這個苦難又推了一把!過去還覺得自己挺光榮呢!其實是恥辱啊!我們對不起老百姓啊!欺騙了一代又一代中國人。知道真相後,我真感到自己太可憐了!」

看到這兒,大家可能都明白了,原來《白毛女》是這麼來的,這「黃世仁」真是夠冤屈的了。其實,中共塑造的四大「惡霸地主」中的另一位,「劉文彩」,他和他家族的經歷和故事可就更加曲折了。據劉文彩的孫子劉小飛介紹,真實的劉文彩不但與中共描述的有天壤之別,他們家族還曾經在中共的哄騙下,幫助過中共,本來他們家族是有機會逃出大陸的,然而卻因爲錯信一句話而「萬劫不復」。回憶當初,劉小飛帶着悔恨說,簡直是「引狼入室」、「自掘墳墓」啊。

好了觀眾朋友,今天的節目就先到這兒了。我們將在下一期爲您揭秘真實的劉文彩

謝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訂閱telegram群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百年真相》節目。今天,我跟大家談一談百年中共是如何在江澤民的領導下變成全世界最腐敗的黨的。1989年至2012年,是江澤民當政或當「太上皇」時期。這23年,是中共的貪官污吏「悶聲發大財」的「黃金時期」。
  • 中共獨裁者毛澤東選定的兩個接班人劉少奇、林彪,一個被活活整死,一個墜機身亡。1973年,毛選了他的第三個接班人王洪文。王洪文的最終結局是:被判無期徒刑。
  • 在中共宣揚的各類「英雄模範」中,江姐江竹筠可謂是大名鼎鼎。她被寫進小說,還不斷地出現在電影、歌劇和學生的課本裡。今天,我們就來和大家聊聊她。
  • 中央軍委總後勤部原副部長谷俊山,為升官發財,不惜把親生女兒「獻給」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玩弄的荒唐事。
  • 比較文學家、西洋文學家吳宓,博古通今、學貫中西,被譽為「清華的一個精神力量」;他一生赤忱,得意門生錢鍾書評價他「為人誠慤,胸無城府」。然而,他在中共篡權之前、之後,經歷了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文革期間慘遭迫害,不僅被遊街示眾,還被皮帶猛抽,被從高台推下摔斷腿。
  • 2014年3月15日,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被查。徐才厚是百年中共歷史上被查辦的最高級別的軍官和將領之一。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大家收看《百年真相》節目。我是賈島,今天,跟大家談一談原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到底有多麼腐敗這個話題。
  • 有一首歌,對中共來說似乎神聖不可侵犯。近年來,我們時不時聽到這樣的消息:某某因篡改這首歌的歌詞,被拘留了;某某因「侮辱」這首歌,又被抓了;2020年,香港甚至通過法律,誰要不小心以任何方式「貶損」了這首歌,最高判處3年監禁。到底是什麼歌,讓中共如此大動干戈?不少朋友已經猜到了,就是它的國歌《義勇軍進行曲》。歌被保護到如此地步,那麼它的原創者,是否也被捧上了天呢?今天,我們就來聊聊這首歌的詞作者田漢,看看他在中共體制中,都經歷了些什麼。
  • 上世紀30-40年代,延安曾是中共大本營。中共「理想主義」的宣傳,吸引眾多青年男女投奔延安。但是,據後來擔任過毛澤東祕書的李銳講,在毛發動的延安整風運動中,有多達15,000人被打成特務。而其中,一個真的特務都沒有。
  • 十年文革中,雲南發生一起特大冤案,直接受迫害的人達138萬多人。其中被打死、逼死1萬7千多人,被打傷致殘6萬1千多人。而這起冤案最重要的受害者之一,竟是當時的雲南省委書記趙健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