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祕中共如何利用留學生和美國學者竊技術

人氣 2620

【大紀元2021年02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吳畏綜合報導)美國聯邦調查局上個月逮捕了麻省理工學院著名納米技術專家陳剛,指控他在申請聯邦研究經費時,隱瞞為謀取利益而與中共科技機構之間的密切關係。陳剛是在中國出生的美籍華人。

陳先生拒不認罪,他並不是唯一一個因沒有披露與中國研究機構關係而被捕並被指控的著名學者。在過去一年多時間裡,至少有六七個美國學者被捕,其中包括哈佛大學化學系主任查爾斯‧利伯(Charles Lieber),他被指控隱瞞參與一項由中共國家贊助的招聘全球頂尖科學家和工程師到中國工作的計劃。

聽新聞: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這些起訴說明美國對中共技術盜竊的警惕性越來越高,這是中共試圖取代美國成為亞洲軍事強國和世界科技領導者的重要努力之一。

川普政府司法部在2018年啟動的「中國倡議」(China Initiative)行動特別工作組,在它的領導下,聯邦調查局和美國檢察官在全美各地進行了數百起調查,並逮捕了數十名在美從事技術盜竊、簽證欺詐、網絡間諜和其它非法活動的人。

美國司法部這些起訴行動揭示了「中共滲透的多樣性」,正如司法部負責國家安全的助理檢察長約翰‧德默斯(John C. Demers)在一次電話採訪中所說的那樣,有一個由中共政府贊助的滲透方式,也是更具威脅性的一種,即向美國派遣中共高級研究人員,同時掩蓋他們的真實身分。

中共派遣軍人隱瞞身分前往美國學習

去年7月,聯邦調查局逮捕了四名冒充普通研究生的中國公民,他們實際上是中共軍隊軍官。其中一個叫王鑫的人在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一個由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資助的醫學實驗室工作,後來王鑫承認自己是中共軍方一名少校,受僱於一個中共軍事實驗室,最終他被驅逐出境。

另一名被捕的中國人趙凱凱在印第安納大學盧迪信息學、計算機和工程學院學習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

這四人被捕後發生的事情,更暴露了中共在美國的祕密滲透活動。估計有1000名美國各高校研究生院的中國研究人員逃離美國,回到中國。在美國官員看來,顯然是因為這些中國研究人員隱瞞了與中共軍方的關係,害怕被捕。

不過,1000名研究人員還只是代表了在美國高校就讀的36萬名中國留學生中一小部分,他們中的許多人,也許是絕大多數人,都在從事著無可非議的正常活動。

美國納稅人正在為許多在全美各地實驗室和研究機構工作的中國留學研究生提供教育補貼。僅在麻省理工學院,在一般情況下都有700到800名中國留學研究生,此外還有一百多名交流學者和訪問學者。這些技術領域的高級研究生通過所在實驗室工作的酬勞來支付學習費用,這是大多數重點大學的標準程序,而這些工資通常由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美國宇航局、能源部、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等聯邦機構的撥款支付的。

「誰為頂級研究機構的研究付費並不神祕。」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資深教授在電話採訪中說,「它來自美國國內的資金,而不是來自國外。」

「如果你有36萬名本科生,那威脅不大。」德默斯說,「如果他們都是研究生,你看他們所處的研究領域,越是尖端的領域,潛在的威脅越大。中共想獲得最尖端5%的前沿科學研究,只有最頂級的研究人員才能做到這一點。」

中共相信不獲得外國先進技術 科技突圍不可能

許多學者和中國問題專家表示,這種對華裔留學生的投資對美國有幫助。例如,麻省理工學院校長拉斐爾-雷夫(L.Rafael Reif)在演講和文章中認為,國際交流對美國具有不可估量的價值,相當數量的中國高材生選擇留在美國,他們為美國科技的進步做出了貢獻。

雷夫引用的一項研究表明,在美國獲得博士學位的中國人中,約有80%的人在獲得學位10年後仍在美國。雷夫和其他許多人認為,即使他們中的一些人與中國的同事和研究機構保持聯繫,但科學霸權的關鍵不是阻礙別人的進步,而是增加美國自己的研究、開發和人才方面的投資。

吸引外國學生到美國來可以促使競爭國家的人才流失。中共在一定程度上為了防止這種情況發生,迅速擴大了自己的研究生教育項目。 2000年至2016年期間,中國國內獲得各領域博士學位的人數從約1萬人增加到3.4萬人。中共現在授予自然科學和工程領域的博士人數比美國還多。

不過,中國現代化進程的主要部分還是依賴於從科學先進的西方國家獲取技術,無論是通過合法、透明的手段,還是通過間諜和其它非法行為。

「中國(中共)及其領導層仍然相信,如果不從美國獲取大量的技術,他們的科技突圍就不可能會成功。」川普政府前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 )在Zoom採訪中說,「你聽說他們已經科技突圍了,不需要我們(的科技了),有一些領域確實如此,但他們仍然不相信,在沒有獲取大量美國研究成果的情況下,他們可以實現和維持技術領先。」

博明:一些中國學生到美國是為了竊取技術

川普政府採取了一些前官員所建議的「有針對性方法」來應對那些被送到美國卻被中共政府控制的中國留學生。例如,去年,它取消了隸屬中共軍方的那些留學生的簽證,以及拿著中共政府獎學金來美國的留學生的簽證,這些學生需要與中共政府分享他們所學到的任何東西。

估計有2000名中國留學生被驅逐或禁止來美,這還不包括自行逃亡的1000名學生,這個數字占在美中國留學生的不到1%,儘管如此,取締他們,正如博明所說的,起到了「警示作用,我們有證據顯示,這些人在那裡基本上就是為了竊取技術」。

「在一些情況下,我們發現申請得到美國政府項目撥款的人主要是美國人,但大部分背後的工作是由中國人完成的。」博明說,「這種跡象表明國防部合同的篩選程序是多麼表面化,有時那個項目研究的是真正敏感的技術。」

「在外國採花,在中國釀蜜」

軍事現代化是中共主要戰略目標之一,其中包括捍衛其對有高度爭議的南中國海主張,並企圖在太平洋爆發戰爭時戰勝美國。

中共軍方建立了自己的技術和科技大學的關係網絡,這也是為從其它國家獲取技術而建立的。一項對中共軍隊活動的深入研究揭示了這項竊取技術工作的規模和全球範圍的廣度。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中國問題專家亞歷克斯‧喬斯克(Alex Joske)發現,截至2018年,中共軍隊已經贊助了超過2500名軍事科學家和工程師,「作為學生或訪問學者前往澳大利亞等技術先進國家學習」。

「這種合作……往往是由納稅人的資金無意中支持的。」喬斯克寫道,他舉例說,在澳大利亞和英國,一些大學仍然在西方的「綏靖政策」的理念下運作,特意與中共軍事機構發展技術合作。 「幾乎所有被派往西方的中共軍事科學家都是按時回國的中共黨員。」喬斯克總結道。

喬斯克指出,中共的軍事刊物裡有一個說法,「在外國採花,在中國釀蜜」, 這些派出來的訪問學者大都隸屬於中國國防科技大學,而國防科技大學是推動中共在高超音速導彈、密碼學、網絡戰和太空武器等領域發展的主要機構,但他們也可能是隸屬於其它中共軍方機構,比如西北核技術研究所或中國人民武裝警察工程大學。

在喬斯克發現的一些案例中,在國外工作的中共軍官聲稱自己隸屬於「民間機構」,大概是為了避免在簽證申請中引起注意。至少有五名來自軍方火箭軍工程大學的科學家以訪問學者身分出國,他們給自己的母校起的名字是西安研究院,喬斯克說,這個機構 「只存在於書面上」。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MIT教授陳剛涉電信詐騙 大陪審團起訴(下)
美兒童醫院華裔夫婦為中共竊密 妻被判2年半
隱瞞加入千人計劃 美前華裔教授被控罪
美議員重新提案 對中共高官拒發簽證
最熱視頻
【重播】拜登菅義偉記者會:應對中共挑戰
【新聞大家談】拜登大動作習不安?港9人獲刑
【遠見快評】美日峰會台海變局?日本隱藏軍力
【秦鵬直播】美日峰會瞄準中共 或簽祕密協議
【財商天下】註冊制失敗 中國資本市場改革遇阻
【未解之謎】三星堆文明究竟源自哪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