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白兵:「大重構」欲掌控世界

封城封區背後是為奪取民眾的自由

人氣 438

【大紀元2021年02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李一舒、梁珍香港報導)中共病毒疫情採取的封城等措施,讓很多民眾被迫困在家中,失去了人們擁有的基本自由。緊接著今年(2021年)初,俗稱「達沃斯論壇」世界經濟論壇在線上會議上,提出「大重構」(The Great Reset)議題,它的實質是什麼?而為什麼有人說「大重構」是全球精英策劃的一個陰謀?它背後的目的是什麼呢?

大重構」企圖掌控這個世界

香港時事評論員、YouTuber白兵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大重構」這個概念存在已超過10年了,現在背後隱藏的一幫精英以疫情為由,企圖掌控民眾的自由、掌控這個世界,「無論是民主的國家,還是極權的國家都好,政府都是會想用一些方法去控制人民的」,若「我們自願放棄自由,這個才是最恐怖的東西!」以致「深層政府、中共這樣的極權就可從中剝削了我們的自由。它剝奪了之後是不會再還給我們的」。

「大重構」的背後隱藏著什麼

世界經濟論壇創始人及執行主席克勞斯.施瓦布(Klaus Schwab),早在去年(2020年)10月,他和法國人蒂埃里.馬勒雷(Thierry Malleret)合作出版了一本新書,書名叫《後疫情時代:大重構》,封面上是一個正在被扭動「重塑」的魔方,似乎暗示了他們的構思。

施瓦布在書中談到的「大重構」,涉及到這個世界的經濟、社會、地緣政治、環境、技術及企業等各個方面,並無論是在宏觀層面還是微觀層面,甚至是在人性層面,他都提出了重構的構思。而書上這些內容恰恰被融入年初這次會議上「大重構」提出的七大方面,包括駕馭第四次工業革命、加強區域發展、振興全球合作等。

「大重構」的構思來自西方 和共產主義全球革命相吻合

「大重構」的構思來自西方和共產主義全球革命相吻合,正如《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這本書,幾年前就預見了今天。白兵說:「其實無論是民主的國家,還是極權的國家都好,政府都是會想用一些方法去控制人民的,因為可以令到人民(臣服)。」

封城背後是為奪取民眾的自由

疫情下,中共的封城做法成為各國精英們效仿的做法。白兵說,封城的措施,即使在美國也好,其實不是用來抗疫的,「其實都是背後,大家知道拜登的團隊也好、深層國家也好,它們都是用盡了所有的方法,去奪取我們的自由和奴化我們,這個大家可能覺得,有沒有這樣的陰謀論,有沒有這麼恐怖呢?」

自願的「放棄」自由是最恐怖的

封城如果不是為了防疫,是為了什麼呢?白兵分析說,在政府以疫情為由的管控下,「更加在政府的規劃底下,慢慢就可以做到,我們越來越放棄我們的自由,我們是沒有不戴口罩的自由的,我們是沒有上街的自由,因為它要封城、封區,我是沒有做生意的自由的,這樣就逐步地剝奪了我們的自由。」

但比言論自由受到控制更嚴重的是,「最恐怖的是那個是什麼呢?很多人都是自願的,這才是最恐怖的,今天那個人硬要你坐牢,判你冤獄,你一定是很不憤的,一定要報仇,一定是很反抗這件事情的,但是如果你是自願的話就沒有辦法了。」

「如果我們今天真的是為了一個所謂的瘟疫,都不知道算不算瘟疫的一個病,而我們主動放棄自由的話,這個就是所謂的深層國家或者是所謂的邪惡的勢力,它們是贏了那個位置。」白兵強調,被剝奪了的自由是不會再還給民眾的。

民主要靠人民自己去爭取

現在美國選舉舞弊,總統拜登一個月內接連簽署四十多項行政命令,是不是民主已經不可信了呢?白兵說,這個制度不管有多好,都需要人民去執行的,這才是民主的重點,即主權在民。「那你有沒有盡到你作為人民的職責,有沒有盡到作為人民應有的責任,去監察這個政府,去為自己的利益去謀取,或者你只是投票那天(才行使民主)?」

白兵斥責政府的「封殺令」,讓人失去了自由,違反了人權。他說,「不自由,毋寧死」。如前兩年的街頭抗爭,如果政府將港人「送中」,就剝奪了港人在香港應有的法治審訊。「你當時為什麼要遊行?只是因為警察暴力?那大家就是要再重新思考過,根本這個核心的問題是在哪裡?就是自由才是最重要的。」

「大重構」實質是發展社會主義

今天的美國,明顯是向社會主義發展。美國公共政策前沿中心的研究助理費格斯.霍奇森(Fergus Hodgson),在給英文大紀元所寫的專欄文章中指出,大重構其實就是藉環保主義和全球主義,在全世界大搞社會主義。白兵說,列根曾說過,如果這個共產主義會回來的話,它是一定以社會主義的方式來重臨美國。

「比如今天你在家裡開party,你管得了我在裡面做什麼呢,我又不是做犯法的事情,是吧,我真的不是犯法嘛。我只是和一幫朋友在吃飯而已,你就進來說我違反了『限聚令』,這就是破壞了私有產權。這個東西一旦破壞了的話,基本上就已經不是在走資本主義道路,已經是違反了人權違反了自由。」

極權是有極限的 不互相告發 它的效率會很低

在世界極權及精英們推動「大重構」之時,人民如何覺醒?白兵說,其實我們每個人在社會上都有自己的一個價值。「極權是有極限的。極權不管它多厲害,它都有一個極限。它不能夠操控着每一個人,它沒有那麼多人手,即使現在有很多的科技監控,它都需要執法的人員的。」

「極權的極限就是,如果沒有人告發的話,它的效率是很低的,如果極權的效率很低,人民就有喘息的空間,就有休息的空間,就有儲存力量的時間」。白兵舉例說,為什麼當年會搞到人民鬥人民呢?要開批鬥大會啊,讓那些紅衛兵都出來,「哎,有些紅衛兵是受到中共的支援,有很多是自願的,它為什麼要塑造這麼一個意識形態,你是毛澤東那一派就是正確的,總之社會是要進步的,不進步的那些右派就是錯誤的,它塑造的這種社會對立就是要你做免費勞工,幫它告發」。他希望港人不要如當年被洗腦的大陸人一樣,互相告發。

港人永不放棄

疫情封區在香港不時出現,但港人不放棄追求民主自由的信念。白兵說,香港人是全球最聰明的人,IQ是最高,「那你會找一些什麼人做實驗呢?我就會找最聰明的人做實驗,如果最聰明的那幫人都會因為這個疫症而放棄自由的話,全球的人都會這麼做」。@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林曉旭:世衛背書中共 調查真相難
【珍言真語】黃浩華:港人為何拒「安心出行」
【珍言真語】湯偉雄:拒「安心出行」結束健身室
【珍言真語】鍾劍華:年輕港人絕望 移民創新高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美國制裁才知中國超級電腦有假
【新聞看點】美對台新規猛踩紅線 中共詭異沒聲
【時事軍事】美海軍驚人計劃 快速打擊劍指中共
【探索時分】美軍隱形航母殺手AGM-158C
【預告】專訪程曉農:經濟全球化告別中國版(6)
專訪新書作家:成功亞裔與種族歧視的背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