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美天津會談帶來四大特別效果

人氣 17068

【大紀元2021年07月29日訊】一波三折的中美天津會談終於落幕。各方評論,見仁見智,都有一定道理。有人對美國政府再次受到中共戰狼外交官的痛罵而心潮難平。筆者認為,如果換一個角度看,此次中美天津會談或許有四大好處。

第一,有助全球進一步看清中共對國際大勢的誤判。

1月11日,習近平在中央黨校發表講話稱,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但時與勢在我們一邊。習還作出了「東升西降」、「美國是我國發展和安全最大的威脅」等判斷。

既然時與勢在中共一邊,世界正「東升西降」,美國是中共的頭號敵人,那麼,再來看一看中共在此次天津會談中的表現,就不難理解了。

會談前、會談中、會談後,中共一直擺出一幅「教師爺」的樣子,不停地「教訓」美國。

7月24日,中共外長王毅稱:「如果美國到今天還沒有學會如何以平等的態度同其它國家相處,我們有責任和國際社會一道,好好給美國補上這一課。」

7月25至26日,中共副外長謝鋒與美國副國務卿舍曼在天津會談時,謝的整個表演,就像文革時紅衛兵痛斥「美帝野心狼」一樣,火力全開。

然後,中共黨媒對謝鋒一片喝彩。7月26日,新華社接連發表《謝鋒:中美關係陷入僵局 根本原因在於美國一些人把中國當作「假想敵」》,《謝鋒:美方「競爭、合作、對抗」三分法 就是打壓遏制中國的「障眼法」》,《謝鋒:美方所謂「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就是想損人利己,規鎖他國,施行「叢林法則」》,《謝鋒:美方應該改弦易轍,選擇與中方相向而行,相互尊重,公平競爭,和平共處》,《謝鋒:美國憑什麼以全球民主人權代言人自居?》,《謝鋒:脅迫外交的發明權、專利權、知識產權都非美國人莫屬》。

會談結束,中共呈現給14億中國人民的是,此次中美天津會談,中共完勝,美國大敗。

為什麼會這樣呢?

就在此次中美會談前夕,7月21至23日,習近平去了西藏。7月25日,新華社是這樣報導的:「此行,習近平總書記儘可能地多看一些地方,多接觸一些當地幹部群眾。從林芝到拉薩,此起彼伏的『扎西德勒』,載歌載舞的各族群眾,哈達、熱巴鼓、切瑪、青稞酒,幸福的日子宛如綻放的格桑花。」

但是,習近平看到的這一切是真相嗎?凡是了解中共體制及其運作的人都知道,這是假相,是中共官員為「討好」習刻意安排的。

習對國際大勢「東升西降」的判斷,是基於真相還是假相?毫無疑問,是假相,是習的意識形態總管、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及其手下的「吹鼓手們」提供的假相。

習上一次出國訪問是去年1月17日訪問緬甸。到2021年7月28日的今天,習已經18個月沒出國訪問了。但是,世界各國領袖的互訪卻很頻繁。

其中,以6月9日至16日美國總統拜登到歐洲,與世界各國領袖大聚會最引人注目。G7峰會上,除美、英、法、德、加、意、日首腦外,還邀請了澳洲、印度、韓國和南非的首腦,還有歐盟領導人和聯合國祕書長。G7峰會後,是美歐峰會、美俄峰會。跨越美、歐、亞、澳、非五大洲的大國領袖基本到齊了,習近平卻被排除在外。這是「東升西降」?

2019年10月1日,中共「國慶」70周年,居然沒有一位外國元首或政府首腦出席。2021年7月1日,中共百年慶典,同樣沒有一位外國元首或政府首腦出席。這是「東升西降」?

6月30日,皮尤研究中心公布的民調顯示,17個發達經濟體平均近七成民眾對中共持負面看法。其中,以日本的88%為最高,其次是瑞典80%、澳洲78%、韓國77%、美國76%。16個經濟體超八成受訪者認為,中共不尊重基本人權。在被問及「是否相信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會在全球事務上作出正確的決定」時,平均77%的民眾表示不相信。這是「東升西降」?

2018年中美貿易戰,2019年中共鎮壓香港反送中運動,2020年中共聽任「中共病毒」從武漢蔓延全球,2021年中共打壓香港、台灣,中共戰狼外交官全球出擊,這一連串重大事件,將中共對內禍國殃民,對外毀滅人類的邪惡本質,已經充分暴露出來了。

放眼全世界,根本不存在什麼「東升西降」;中共在國際上已經成了孤家寡人;中共正在「自由落體式」下降。

中美天津會談,將中共「一葉障目,不見青山」,在對世界大勢認知的幻覺中自高自大,再一次在全世界面前曝了光。

第二,有助全球進一步看清中共「戰狼外交」本色。

美國副國務卿舍曼抵達天津前夕,7月23日,中共宣布對7名美國人和1個實體實施制裁,包括前美國商務部長羅斯,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主席巴塞洛繆,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前辦公室主任斯迪沃斯,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成員金度允,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在港授權代表金,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裡查森,以及香港民主委員會。

就中美關係而言,中共有求於美國,遠甚於美國有求於中共。如果中共真心想改善中美關係,就不會在中美天津會談前做出上述舉動來。

中美會談中,中共副外長謝鋒說,中美關係目前困境的根本原因在於,「美國一些人把中國當做『假想敵』」。一言以蔽之,中美關係惡化到建交四十多年來最嚴重的程度,「錯的都是美國,對的都是中共」。

內因是萬事萬物發展變化的根本原因。中共自身的原因,即內因,是中美關係惡化的根本原因。但是,至今中共沒有一絲一毫反省自己在中美關係上有什麼錯,而是一如既往地一味地指責美國。這是想改善中美關係嗎?這樣能改善中美關係嗎?

7月26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記者會上表示,中方在天津會談中提出了「四個停止」,分別是「立即停止干涉中國內政,停止損害中國利益,停止踩紅線和玩火挑釁,停止打著價值觀幌子搞集團對抗」。

這「四個停止」,都是陳詞濫調。其中被中共用得最濫的一句話,就是所謂「干涉中國內政」。現在是互聯網時代,地球早已變成「地球村」。村裡有人殺人放火,村裡另一個人出面制止,就是「干涉中國內政」?

以高智晟律師為例,一個中國公民,一個父親,一個丈夫,一個基督徒,一個大活人,「被中共失蹤」3年多,活不見人,死不見屍,中共沒有給高智晟的家人,給全世界所有關心高智晨的人以任何說法。

美國譴責中共踐踏人權何錯之有?美國關心高智晟律師的死活,是損害中國人民的利益還是維護中國人民的利益?是所謂「踩紅線」還是捍衛做人最基本的良知?是「玩火挑釁」還是仗義執言?是「惡意對抗」還是捍衛普世價值?

中共常用「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痛斥對手。這句話用在中共身上更合適。不僅如此,結果可能更嚴重。

第三,有助全球進一步看清中共如何「代表」中國人民。

此次中美會談中,中共在一番叫罵之後,向美方提出兩份清單:一為「糾錯清單」,一為「重點個案」。

「糾錯清單」排在最前面的兩項是:撤銷對中共黨員及其家屬的簽證限制,撤銷對中共領導人、官員、政府部門的制裁。

這兩項涉及的是中共黨員、官員、黨官及其家屬的簽證與制裁。說白了,就是要求美國政府給中共權貴家族自由到美國旅行,自由到美國留學、工作,自由將財產轉移到美國,自由利用美國的金融系統發大財,自由移民美國等,開綠燈。

1978年中共實行「改革開放」以來,鄧小平提出「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這「一部分人」主要是中共權貴家族,或是紅二代、紅三代,或是官二代、官三代。他們利用父輩、祖輩的權勢「先富起來」之後,成為中共赴美人員的「先頭部隊」,在占盡中國人民的便宜後,占盡美國人民的便宜。

比如,中共首席戰狼外交官楊潔篪之妻樂愛妹,自2001年起至今,居住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地址為2301 S ST NW Washington DC 。這座房產的所有者是中共政府,評估價值為812萬多美元。楊潔篪之女楊家樂自2010年9月至今,居住在紐約市河濱大道60號大樓1912公寓。此公寓業主是Yan Jingbo,購買日期是2011年9月1日,購買價格為177萬多美元。據專門揭露中共高官個人信息的網站「孤兒展覽館」的信息,Yan Jingbo是楊家樂的丈夫。

但是,上任美國總統和現任美國總統,對某些中共高官及其家屬子女的簽證等做了一些限制,對一些中共高官實施制裁,開始阻斷中共權貴家族的財路與退路。此舉打到了中共的七寸,讓中共有了切膚之痛。於是,中共把這兩項放在了「糾錯清單」的最前面。

一方面,中共要求美國聽任中共鎮壓香港人民、新疆人民、西藏人民、新聞記者等,說這是「中共內政」;另一方面,中共要求美國給中共權貴家族「開綠燈」。中共就是這樣代表14億中國人民的嗎?

中共的「糾錯清單」中還有一條是,撤銷對華為創辦人任正非女兒孟晚舟的引渡要求。

據美國司法部的證詞,孟晚舟到美國旅行時使用了在中國大陸和香港兩地取得的至少7本不同號碼的護照,包括4本中國護照(號碼首字母為G)和3本香港護照(號碼首字母為K)。另據香港《明報》報導,孟晚舟2004年在華為公司的周年申報表上,申報持有首字母為P的中國護照。

根據中共法律,每個公民只允許持有一個戶籍,如持有香港永久居民身分,就被視為放棄中國大陸戶籍。根據香港法例,若持有香港護照,就不允許同時持有中國大陸護照。孟晚舟居然有8本分別從中國大陸和香港獲得的護照!

孟晚舟是享有超級特權的中共權貴子女。如果孟晚舟是月收入僅1000元的6億中國人民中的一員,中共會將她列入「糾錯清單」嗎?

第四,有助拜登政府調整競爭、合作、對抗戰略。

拜登政府上台後,提出的對中共的政策是「競爭、合作、對抗」。這給中共改善中美關係預留了空間。但是,如何與中共競爭、合作、對抗?拜登政府一直在觀察和研判,沒有最後拿定主意。

此次中美天津會談,中共把底牌全亮出來了。中共副外長謝鋒說:「美方的『競爭、合作、對抗』三分法,就是遏制打壓中國的『障眼法』。對抗遏制是本質,合作是權宜之計,競爭是話語陷阱,有求於中方時就要求合作;在有優勢的領域就脫鉤斷供封鎖制裁;為了遏制中國,不惜衝突對抗。只想解決美方關切的問題,只想得到美方想要的結果,單方面受益,既要壞事做絕,還想好處占盡,天下哪有這樣的道理?」

也就是說,對於拜登政府的「競爭、合作、對抗」,中共「不吃這一套」。按中共意圖,拜登政府只有跟中共合作這一條道可走。

如何跟中共合作呢?

美國副國務卿舍曼在與中共外長王毅會談時,再次提出:中方應遵守「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王毅反問道:美方所謂的「規則」指的是什麼?如果是指聯合國憲章和國際法,中共早就明示,各國都應遵守。如果是指美方自己和少數國家制定的所謂「規則」,有什麼道理強加給中共?中共沒有參與制定,為什麼要遵守?

王毅此言等於把拜登政府外交政策最根本的一條給否定了。如果中共不遵守「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中美怎麼合作?

王毅給拜登政府劃了三條紅線:第一,不得挑戰、詆毀甚至試圖顛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和制度;第二,不得試圖阻撓甚至打斷中國的發展進程;第三,不得侵犯中國國家主權,更不能破壞中國領土完整。

也就是說,拜登政府只能按照中共的「規則」進行合作。

美國副國務卿舍曼此次出訪中國,本來沒有打算解決具體問題,只是去摸一摸底。現在,中共交底了。

中共留給拜登政府的路,實際上,只有一條,就是對抗。面對這樣一個「壞事做絕、占盡美國便宜、還反咬一口」的中共「惡狼」,拜登政府想不對抗都難了。

結語

此次中美天津會談,中共的表現確實讓人大跌眼鏡。但是,中共外長王毅、副外長謝鋒、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不過是前台演員而已。這場戰狼表演的背後,隱藏著中共最大的一個憂患,那就是:中共聽任「中共病毒」蔓延全世界導致四百多萬人死亡;中共擔心美國乃至國際社會找中共算帳。

從去年疫情爆發初至今,中共一直堅持不讓美國和國際社會對病毒源頭進行全面、深入、細緻的調查,因為中共深知,一旦謊言被戳穿,真相大白於天下,可能就是中共滅亡時。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真相曝光,中共越來越膽戰心驚。比如,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主任袁志明,2019年在《生物安全與生物安保》雜誌上發文承認:「實驗室生物安全處於危險之中」。

7月15日,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說:「我認為,真正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是我們必須為數百萬受苦難的人和數百萬死去的人做的事。」

2019年以來,中共為保政權,寧可毀掉香港這顆「東方之珠」。2021年的今天,中共為防止美國和國際社會為四百多萬死去的人找中共算帳,保住中共政權,寧可走上跟美國對抗之路,也不願意按美國所說的「規則」行事。

中美天津會談,中共已向美國攤牌。接下來,只能是,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聯合起來,圍剿中共,直至中共滅亡。

如果美國不這麼幹,中共一定會想辦法迫使美國這麼幹,此即「不作不死」。且看中共如何繼續「作」下去吧。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王友群:中共拽著俄羅斯 圓不了中共夢
王友群:財政吃緊?中共仍瘋狂揮霍百姓血汗錢
王友群:中共外部環境更惡化的九大表現
王赫:中共為何敢與美國扳手腕?
最熱視頻
【未解之謎】穿越時空 二戰飛行員的奇遇
【新聞大家談】專訪廖天琪:六四和中共決裂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