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美認定星島日報為外國代理人 這遠不夠

人氣 784

【大紀元2021年08月27日訊】8月23日,《星島日報》美國版(Sing Tao US)根據美國《外國代理人註冊法》(FARA),不得不於註冊文件上,在「由外國政府、外國政黨或其他外國委託人所有」一欄內打勾;並且承認,星島的美國內容有一半以上是從一家名為Star Production (Shenzhen) Limited的中國公司購買的;儘管《星島日報》和中共都否認其為中共代理人。

星島日報》是第一家「被迫」在美國登記為外國代理人的港媒。外界注意到:美國司法部此舉,正值中共鎮壓香港媒體之際。

例如:5月28日,香港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刑期累計增至20個月;6月17日,香港警方以涉嫌「串謀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的罪名拘捕壹傳媒和蘋果日報5名高管,並凍結了三家相關公司總計1800萬港幣的資產;6月24日,報齡長達26年的香港蘋果日報出版最後一期報紙。

「一個時代結束了」——《紐約時報》如是報導。這是香港的悲劇,更是中國的悲劇;中共在徹底封殺了中國大陸的思想自由、言論自由、出版自由的基礎上,又在摧毀香港的新聞自由。

但是,中共的罪行、圖謀並非就此打住,而是長期、持續的滲透美國、西方社會和全世界。中共不僅想對美國人和國際社會看到的新聞進行控制,還欲影響美國人和國際社會的思想。為此,多年來中共耗費巨資打造「大外宣」,美其名曰為「國家戰略傳播體系」。

美國對此的警覺,集中體現在「銳實力」(sharp power)這個概念上。銳實力是指一個國家為分化/誤導目標國家的公眾意見,或遮蓋/轉移目標國家公眾對其負面資訊的注意,而操縱目標國家新聞媒體與教育系統中的資訊的一種能力。銳實力不同於軟實力,軟實力是具有吸引力的政策(如交換學生、贊助文化體育活動),投射出對本國正面的形象;銳實力也不同於硬實力,硬實力是一國家強制要求目標國家改變其決策的能力,諸如戰爭、經濟制裁及外交威脅等。銳實力被視為極權政府採用的一種侵略性和顛覆性外交政策,因此不被美國和國際社會所接受。

2017年11月,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在《外交》雜誌中的一篇文章中首次提到「銳實力」,把孔子學院當作中共銳實力的例子,指出中共不一定要「贏得另一國的心靈和思想」(這是軟實力的目標),不過一定會扭曲其那一國所接觸到的資訊,來操控其目標受眾。

自此,「銳實力」一詞被學界、政界、媒體廣泛採用。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11月29日,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和美國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聯合發布了一份名為「中國影響與美國利益:提高建設性警惕」的報告,例舉了一系列中共針對美國企業、媒體、智庫及學生所採取的遊說行為,警告美國人應該認識到中共在美的「滲透和影響」正產生越來越大的威脅。尤有意味的是,報告作者,是美國一批長期以來積極倡導美國增強與北京接觸的中國問題專家。

「銳實力」是認知中共滲透的一種思想武器,對當時的川普政府產生了一定的影響,例如美國司法部(DOJ)加強了《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ARA)的執行。2017年,中國《新民晚報》在美國所設機構「新民國際」進行了外國代理人登記。2018年9月,美國司法部下令新華社和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註冊為「外國代理人」,CGTN在2019年執行了這項要求,中國官媒新華社2021年才開始執行。2020年,早在1983年就已進行了外國代理人登記的中共官方英文報紙《中國日報》(China Daily)的發行公司,對從2017年到2020年的情況向美國司法部遞交了補充登記聲明。

2020年,美中還進行了一場媒體戰。2月18日,基於美國新聞自由的價值觀,美國國務院將新華社、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中國國際廣播電台(China Radio International)、China Daily Distribution Corp(中國日報發行公司)、發行《人民日報》海外版的美國海天發展公司等五家機構認定為「外國使團」,視為中共政府的一部分;6月,「外國使團」名單上又增添了四家:中央電視台(CCTV)、中國新聞社(中新社)、《人民日報》和《環球時報》。6月22日,鳳凰衛視旗下一家電台被要求停止在美國播報。時任助理國務卿史達偉(David Stillwell)對記者表示,此舉是清理門戶,「我們正在打掃之前沒怎麼注意的碎玻璃」。

中共進行報復,驅逐了《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及《華盛頓郵報》的11名美籍駐華記者。美國則要求中共官方媒體駐美機構削減60名中國籍雇員,並限制中國籍記者簽證;史達偉(David Stillwell)對此的解釋是,美方舉措是自我防衛,中共政府為隱瞞負面新聞一意孤行,只是利用美國政策作為藉口。

的確,中共在國內嚴格限制外國新聞,但自己卻利用外國的開放性,積極宣傳它的政治理念,形成嚴重的不對等。以新華社為例, 2016年租用在紐約時代廣場一個巨大的螢幕,每天播放一則3分鐘的宣傳影片120次,內容不斷強調南海爭議地區的主權。

同時,中共對美國的滲透達到了驚人的程度。2020年4月,白宮史無前例地批評美國之音為中共政府做宣傳,美國之音卻是美國國會撥款的新聞機構。

不過,川普政府對中共「銳實力」的反擊,被國內政治紛爭嚴重掣肘。最突出的例子是,川普總統提名保守派電影製片人麥可·派克(Michael Pack)為美國國際媒體署(USAGM)執行長,被參議院擱置了2年多,2020年6月才上任。派克坦言,為了應對「來自外國的虛假信息」,「弘揚美國理念」,當下需要觀點更加鮮明堅定的新聞報導,「尤其是針對中國(中共)」。派克就職前一天對下屬機構領導層做「大清洗」,國際媒體署所轄「自由歐洲電台」等五個機構的「一把手」均遭解僱。可惜,派克大刀闊斧的改革,受到強烈抵制,並因拜登政府上台嘎然而止。

因此,川普政府時期的反擊中共銳實力之戰,總體來講,只算是場遭遇戰,而沒有成為一個方面戰場(可參見筆者去年2月的「阻擊中共大外宣——中美新戰場?」一文)。

不過,川普總統畢竟喚醒了美國。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首席共和黨成員、眾院中國工作組(China Task Force)主席麥考爾(Michael McCaul),挺身而出,認為美國有必要重啟冷戰時期對抗蘇聯的「積極措施工作組」(Active Measures Working Group),並制定長期戰略去瓦解中共的宣傳攻勢。

2020年8月4日,麥考爾推出兩份議案,以對抗中共在全球的邪惡影響和宣傳攻勢,進一步加強美國與中共的戰略競爭。一份是7937號「對抗中共邪惡影響力法案」(Countering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Malign Influence Act),授權2020到2024每個財政年度向「對抗中國影響基金」(Countering Chinese Influence Fund)撥款3億美元,對抗中共在全球範圍內的邪惡活動,並責成國務卿任命一位高級官員對資金的使用進行管理。另一份動議是7938號「美國海外信息戰略競爭法案」(U.S. Information Abroad (USIA) for Strategic Competition Act),重振美國對抗競爭對手的馬克思主義的意識形態的傳統,通過公共外交努力對抗中共的宣傳。

今年1月20日,政府更迭,拜登就任美國總統,全面審查對華政策。拜登政府如何反制中共的銳實力,反擊中共的假新聞和信息戰,各界都在關注。

這次《星島日報》之被認定為外國代理人,是單一事件,還是拜登政府將出重拳的信號?一時難以判斷,尚需觀察。不過,8月23日,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提交給國會的一份報告中,指中國官媒機構在美國從事「間諜和宣傳」活動,敦促國會要求相關記者和工作人員登記為「外國代理人」。這表明仍對中共保持高度警惕。

如果前述麥考爾先生兩份議案的措施、精神,能得到美國朝野的重視,那麼,中共銳實力的任何詭計就很難施展了。今年2月4日英國通訊管理局(Ofcom)吊銷中共大外宣機構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在英國的廣播執照,是可資美國借鑑的。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張錦華: 警惕中共的銳實力——紅色大外宣
花錢大外宣 《中國日報》撒錢給哪些美媒
《星島日報》在美註冊為外國代理人
楊威:《星島日報》外還有多少中共代理人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抗議嚇壞中南海?清華稱政策要變
【全球新聞】上海逮捕抗議者 民眾大喊「放人」
【新聞大家談】上海現坦克人 抗議潮席捲中國
【環球直擊】清華大學抗議清零 蔡英文辭黨主席
【菁英論壇】利用病毒恐懼控制 習清零騎虎難下
【新聞看點】十多城爆白紙運動 百校學子抗爭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