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布魯爾:阿富汗的英雄救援行動

人氣 1244

【大紀元2021年09月08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秋生翻譯)「塔利班正在瘋狂追捕他。他們定位了他,他們已經黑進了他的手機。」布魯爾說。

隨著逃離阿富汗變得越來越危險,一些前特種部隊成員開始加入戰鬥,從喀布爾的街道上營救美國人以及他們的阿富汗盟友,並將他們空運到安全地帶。這些行動的領導成員之一是邁克爾‧布魯爾(Michael Brewer),他是美國陸軍特種作戰老兵,在反恐情報方面經驗豐富。

布魯爾表示:「我想我們現在正在追蹤超過3000人,我們已經幫助很多人走向並通過(機場)大門。」

楊傑凱: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今天請布魯爾談將美國人、阿富汗人空運出阿富汗的英雄救援工作。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ept.ms/3fgTKSv
————————————————

楊傑凱:邁克爾‧布魯爾,歡迎你做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布魯爾:謝謝你的邀請,我很榮幸。

美國平民領導的阿富汗救援行動

楊傑凱:邁克爾,你正在組織由平民領導的在阿富汗的行動,空運出一些剩下的人,包括美國人和阿富汗人。在你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之前,請先告訴我你是誰,你是怎麼參與進來的?

布魯爾:我是在1999年參軍的時候就參與進來的。我加入了美國陸軍特種作戰部隊,在那裡服役到2008年。然後我辭去了那份工作,去了華盛頓特區進入情報部門,成為反恐行動的轟炸目標定位專家,所以我對這一領域,是既熟悉又衷心熱愛。

我是打擊基地組織的轟炸目標定位專家,當然這意味著針對基地組織背後的支持網絡,這讓我直接接觸我們現在正在打交道的人。我很幸運地參與了針對本‧拉登的突襲行動,及其後續行動,並清除了該行動中發現的網絡。

我很快發現,當我越來越多地參與接觸那些我知道可以影響地面局勢的人時,很多其他人也開始出現,這產生了非常好的效果。我想,當我們看到撤軍的情形的時候,很多老兵都有同樣的驚訝,宣布時間表,然後居然倒序執行。

通常情況下,你先把資產撤出,然後撤出一些武器和設備,然後把所有東西都收回來,直到最後把人撤出來。可是我們現在基本上是倒著做的,我們讓所有人回家,把所有裝備留下。所以我們很多人預測情況會很糟糕,於是開始接觸人們,建立一個非正式的網絡——那麽,聽著,如果情況真的很糟糕,那我們該怎麼辦?

所以我聯繫了一些政策制定者。我知道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和眾議員皮特‧塞申斯(Pete Sessions)在這方面一直表現出異常強大的領導能力。所以我們與他們的辦公室進行了一些合作,讓事情運轉起來,它真的自己長了腿。有趣的是,因為我一直被提到是這方面的組織者,但是我們都是根據結果來組織的。我們看到了誰在做事情,然後很自然地融入了一個團隊。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組織的。我是奔著這個組織去的。

驚心動魄 被塔利班瘋狂追捕的美國公民

楊傑凱:今天我們錄製這段視頻的時候,我們知道至少有12名美國軍人(在喀布爾機場的襲擊中)犧牲。你和你的團隊「大天使計劃」(Project Archangel),都做了些什麼?

布魯爾:我們已經做了很多工作,來幫助人們離開。我們在協調人員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因為我們都曾在那裡工作過,我們都曾被部署到阿富汗,並與當地軍隊一起工作過,有一個相當廣泛的關係網,他們可以親自為一些仍然留在那裡的人做擔保。

國防承包商「安靜的專業人士」(Quiet Professionals)的安迪·威爾遜(Andy Wilson)開發了一個很棒的平台,可以跟蹤其中一些人,輸入他們的信息,並實時查看他們,這樣我們就可以跟蹤那些我們可以親自擔保的人。有一些已經被審查過了,如果他們被留下,就會面臨很高的風險。

我們現在正在追蹤超過3000人。我們已經幫助了很多人,走向並通過機場大門,雖然遇到了一些阻力,所以我們幫助了一些人通過那裡,我想範圍在100人以內。

楊傑凱:你在追蹤3000人,已經設法救出了100人。這些人是美國人,還是與美國人密切合作的阿富汗人?

布魯爾:肯定兩方面都有,既有在當地有家庭的美國人,也有美國公民。舉個例子,我可以告訴你有一個出生在阿富汗的美國公民,他自願回去為特種部隊做翻譯。他被困在那裡,想把家人救出來。

所以我們不得不費了很大的勁把他弄出來。在我們設法讓他逃跑的時候,塔利班正在瘋狂地追捕他。他們定位了他,他們已經黑進了他的手機。我們試了四次才把他救出來,這真可謂是危機四伏啊。他帶著一個小孩,當然還有他的妻子。他們幾次險些中槍,被塔利班追趕。那情景就跟間諜電影一樣。

楊傑凱:你說試了四次,那是什麼樣的情況?是在喀布爾,離機場很遠的地方,你想把他們從那兒送到機場,是這種情況嗎?

布魯爾:我是他的聯絡人,我看著地圖,試圖找出他在哪裡,以及檢查站在哪裡。他是一個已知的個體。他們(塔利班)有他的臉和照片,還有他家人的信息。

他們甚至給其家人打電話。塔利班直接打電話給其在美國的家人,假裝是美國國務院,試圖讓他們確認他在哪裡,以及他是否逃了出來。所以在那一刻,我們在前方干擾那些打電話來的人。

我們把他帶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在那裡他可以嘗試進入一個(機場)大門。當他走近大門時,他被發現了。在另一次試圖通過一個大門時,他被門衛趕走了,門衛在他頭頂上方鳴槍示警,儘管他抱著一個孩子,還拿著一本美國護照。

那裡太混亂了,即使一切都安排得很穩妥,即使你已經拿到了你需要的文件,這仍然是一場賭博。他的最後一次嘗試,當我們終於把他弄出來的時候,他正在駛向機場,他的車在塔利班檢查站拋錨了……

 

需謹防恐怖分子趁機潛入美國

楊傑凱:從你所聽到的來看,這場導致至少12名美國軍人喪生的自殺式炸彈襲擊是否會以某種方式改變局勢?

布魯爾:這可能會使我們預期看到的事情提前發生。我不知道,我們沒料到它能這麼快發生,但是我認為,任何在那裡進行軍事行動的人都能預料到這種情況遲早會發生。我的理解是,實際上發生了三次襲擊,而不是一次。

今天一大早,我們就收到了很多人的報告。我們中沒有多少人睡得很好。我們早上醒來的時候通常會收到上百條信息,發信人正在奮力逃離,通常發出的是非常絕望的懇求信息,如「救救我們」等諸如此類的話語。

今天是我第一次在醒來後看到死者的照片,也是我第一次醒來後看到轟炸的視頻。對我來說,這是不太可能的,對任何人來說都是意外,在這種時候面對不幸的事實:現在擠在機場的每個人都可能是簽證持有者,可能是重要人物,也可能是高風險人物。

這(襲擊)裡面有伺機而動的成分。我想對此進行更深入的研究。但是不,這個策略並不出乎意外,只是時機出其不意。

楊傑凱:邁克爾,人們擔心的一個問題是,一些邪惡之徒可能會在不經意間潛入美國。你在想這個問題嗎?這是如何審查的?

布魯爾:當然在想。我們有幾家公司正在嘗試利用生物技術、生物力學和生物識別公司,這些公司可以利用他們的技術並將其部署到位。我們擁有從志願者到承包商的一切,都試圖為人們提供服務。

我們擁有關係網,我們正在積極追蹤,我們幾乎都是擁有第一手知識或者在該領域工作過的人。我們確實在努力同步審查這些人,做得非常好。我們正在提交他們的文件,讓他們通過國務院的實際程序辦理簽證。沒有人插隊,我們只是想加快速度,儘快辦理。

楊傑凱:但是一般的威脅呢?問題在於,美國在阿富汗20年了。在阿富汗有很多人幫助美國人努力使他們的國家變得更好。其中一些人會想要過來,他們會得到很多支持。與此同時,也會有塔利班和其它恐怖組織伺機派人進入美國,這是很有可能的。那麼如何管理這種風險呢?我知道這是個大問題,但顯然,這是你思考過的問題。

布魯爾:這個事情我們在戰術層面上考慮了很多。答案包括使用現有的流程,使用現有的設備和技術。在這一點上,許多生物識別和掃描技術確實令人印象深刻。我們有幾家與之合作的公司,他們基本上有生物識別登機牌,可以與恐怖分子觀察名單、禁飛名單,以及所有這些可以非常迅速地進行處理的東西聯繫起來,將成為這一領域的一筆巨大資產。

從更大的角度來看,這和我們在談論保衛邊境安全時的論點是一樣的。這絕對是恐怖主義的載體。20年來,我一直在積極追捕恐怖分子。我可以告訴你,任何時候出現難民危機,任何時候邊境鬆動,都成為人們利用和偷渡的機會。

我不知道是否有百分之百的解決方案,但是我們可以做一些非常常識性的事情,包括找一些在這個問題上很聰明的人,以及在現場使用設備的人,來準確快速地處理這些人。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ept.ms/3fgTKSv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巴斯:中共如何操縱自由社會
【思想領袖】如何挑戰大科技公司審查制度
【思想領袖】利特瓊:抵制冬奧 不為中共站台
【思想領袖】羅斯曼:在華被關黑監受酷刑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歐金中揮刃輿論沸騰 胡錫進心驚?
【新聞看點】黨報詭異捧習父子 反習勢力蠢動?
【秦鵬直播】大陸房市雪上加霜 房地產稅或出爐
【財商天下】第一網紅papi醬關閉 傳媒風聲鶴唳
【拍案驚奇】中共是台獨鼻祖 升級三空軍基地
【舞蹈三劍客】肯塔基州路易維爾神韻演出幕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