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起底數字人民幣挑戰美元的布局(2)

人氣 9475

【大紀元2022年01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龍騰雲報導)2021年的博鰲亞洲論壇上,央行副行長李波曾表示人民幣無意取代美元。不過,2021年來美國探親的周安妮(Annie Zhou)說,「沒想到人民幣居然打入了美國。」

上接前文

2021年12月25日,美國西雅圖一家首飾店門外,黏貼著微信支付支付寶的標識。(爾尼/大紀元)

「我居然可以在美國使用微信支付支付寶,而且是直接支付人民幣。」在西雅圖一家首飾店中挑選飾品的周安妮告訴記者,「我很好奇支付寶會不會在美國接入數字人民幣。那時候人民幣豈不是在搶美元的地盤?」

在IT行業工作的周安妮,之前在中國抽到過200元的數字人民幣(俗稱「e-CNY」)紅包,後者是中共向中國民眾推廣e-CNY的一種方式。

阿里巴巴旗下螞蟻集團的支付寶,以及騰訊公司的微信支付(財付通),是中國民眾最常用的移動支付方式。支付寶在中國已向部分用戶開放了e-CNY錢包。

記者已向螞蟻集團和騰訊詢問支付寶、微信支付會否在美國接通數字人民幣,暫未收到回覆。

中共對數字人民幣的態度 泄人民幣取代美元的野心

根據陸媒公開報導,數字人民幣被部分人民幣國際化支持者宣傳為破局關鍵或重要推手,但這種說法從未被官方正式承認過。

2021年11月9日,中共央行行長易綱在芬蘭央行活動上的演講中說,數字人民幣主要是滿足國內零售支付需求。

手機支付寶應用中的數字人民幣錢包。(大紀元)

易綱的表態與央行當年7月發布的數字人民幣《白皮書》保持了一致。

然而,記者對當局的相關政策,以及被視為e-CNY主要對手的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展開調查後發現,中共利用數字人民幣挑戰美元地位的路線圖,十分清晰。

例如央行《白皮書》雖然宣稱數字人民幣是為滿足國內零售支付中的現金需求,但也表示,「積極響應國際社會倡議,探索改善跨境支付」。

實際上,根據中共國務院直屬黨報《經濟日報》題為「數字人民幣已完全具備跨境交易條件」的報導(報導鏈接),央行研究局局長王信曾在2021年4月1日的國務院新聞會上說,數字人民幣可以進行跨境交易。

而央行《2021年人民幣國際化報告》則在「趨勢展望」中,透露出中共對貨幣霸權的更大野心。該報告稱,「經常項目人民幣跨境使用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基礎」,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能「拓展人民幣在貿易投資活動中的使用空間」。

詭異的是,央行這份《人民幣國際化報告》,對同年當局大力推動的數字人民幣隻字未提。

與此同時,數字人民幣的發起者、前央行行長周小川,曾經在2021年的博鰲論壇上稱,目前不要將e-CNY「過多和人民幣國際化聯繫」。

儘管中共當局似乎竭力撇清數字人民幣與人民幣國際化之間的關係,但周小川承認,一旦數字人民幣在零售領域取得進展,對於跨境小額支付和人民幣國際化都有好處。

中共當局對數字人民幣的含混不清的表態,與其力推e-CNY、尤其是冬奧應用數字人民幣的架勢,似乎相矛盾。美國政府的一位專家可能道破了箇中玄機。

據數字貨幣網媒「Coindesk」2020年12月8日報導(報導鏈接),加州西部法學院(California Western School of Law)教授詹姆斯·庫珀(James Cooper)曾經評論說,中共央行率先開展數字人民幣項目,是因為時任央行行長周小川認為人民幣在國際上可以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從而「取代美元成為唯一的全球儲備貨幣」。

庫珀教授是美國政府駐世界知識產權組織代表團成員和美國國務院新興技術諮詢顧問。

數字人民幣挑戰美元路線圖之一:附體微信/支付寶

在數字人民幣被推進試點之前,人民幣的國際地位處於十分尷尬的境地。

1)人民幣與中國經濟的國際地位不相配

所謂貨幣國際化,是指一國貨幣被國際社會所接受和使用的程度,主要是看在計價結算、金融交易和國際儲備中的應用。

表格:中國、美國 貨幣和經濟國際地位對比

美國 中國
國際地位 對比現目 份額占比 國際排名 份額占比 國際排名
貨幣地位 貿易融資 87.1% 1 1.3% 4
外匯儲備(2020年4季度) 55.2% 1 2.1% 5
外匯交易(2019年) 44.2% 1 2.2% 8
全球支付(2021年2月) 38.4% 1 2.2% 6
經濟地位 GDP(2020年) 24.8% 1 17.0% 2
貨物貿易進出口(2020年) 10.8% 2 13.1% 1
貨物貿易進口(2020年) 13.5% 1 11.5% 2
貨物貿易出口(2020年) 8.1% 2 14.7% 1

(大紀元製表;數據來源:IMF/BIS/WTO)

對比中美貨幣和經濟地位可見,人民幣的國際化程度與中國的經濟地位的確不匹配。

不過,按照中共央行《白皮書》的說法,貨幣國際化程度是市場選擇的結果。具體而言,就是中共的專制惡行,使得人民幣難獲國際信任。

為此,周小川給數字人民幣設定的起點,就是零售領域。因為他認為,零售是e-CNY批發、跨境支付等其它所有業務的基礎。

2)零售支付成為數字人民幣的突破口

中共央行雖在《白皮書》中提及「中國電子支付尤其是移動支付快速發展」,但未詳解為何選擇零售支付作為數字人民幣的起點。

記者梳理了央行數字人民幣的系列政策和研究報告後發現,規模龐大且應用廣泛的移動支付市場,似乎是中共選擇零售支付作為突破口的關鍵。

根據2020年螞蟻集團招股書文件,截至2020年6月30日前12個月,支付寶年度活躍用戶數量超10億。支付寶國內總支付交易規模高達118萬億元人民幣,折合17.1萬億美元,相當於中國2020全年GDP的一倍多,美國GDP的八成以上。

另據騰訊2021年三季財報,微信及WeChat合併月活躍帳戶數量逾12億。

艾瑞等調查公司數據顯示,阿里的支付寶和騰訊的微信支付(財付通)幾乎壟斷了中國移動支付市場,兩者所占份額逾九成,其中支付寶份額比微信支付略高。

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壟斷了中國人的電子支付,滲透進中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幾乎掌控了整個中國社會的大數據。

這種壟斷性優勢,一方面讓支付寶和微信被中共選為數字人民幣的「錢包」和突破口,同時也令其母公司近年來成為中共當局整肅的重點目標。

而阿里等中國互聯網巨頭屈從於中共的標誌之一,就是國資超低價入股。

例如中共央企「中國信達」於2021年12月24日披露,投資人民幣60億元(合9.417億美元)入股阿里螞蟻,獲得後者20%股權。

2020年11月中共突然叫停了螞蟻支付寶首次公開募股(IPO),依據螞蟻IPO承銷商瑞信當時的估值(3800億-4610億美元),螞蟻20%股權的價值原本介於760億至920億美元。

3)數字人民幣與微信/支付寶的關係:競爭還是「附體」

中共對阿里、騰訊的打壓,結合同時期的加速推進數字人民幣,令不少中國學術界和商界人士質疑,央行迫不及待地推動e-CNY,原因之一是與支付寶和微信爭奪電子支付市場。

中共甚至為此專門進行了「闢謠」。

2020年10月25日,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在第二屆外灘金融峰會上發表《微信、支付寶與數字人民幣不存在競爭關係》的演講,表示數字人民幣主要定位於M0,也就是流通中的現鈔和硬幣。

穆長春在演講中說,微信和支付寶是錢包,數字人民幣是錢包裡面裝的錢,「微信和支付寶和數字人民幣不是一個維度上的」。

不過,中共於2021年10月13日對支付掃碼實施新的監管措施,包括2022年3月1日起個人收款碼不得用於商業經營,客觀上將抑制微信支付/支付寶在消費領域的應用,並推動數字人民幣的普及。

中共在推進數字人民幣的同時,對阿里騰訊並非一味地打壓。

例如在數字人民幣(央行定義的另外一種叫法:Digital Currency/Electronic Payment,簡稱DCEP)的雙層運營體制中,第二層的指定運營機構原本為工行、農行、中行、建行、交行、郵儲銀行六大國有銀行。後來不但加入了招商銀行,而且在阿里騰訊被整治後,阿里旗下的網商銀行和騰訊的微眾銀行也先後被吸收為DCEP指定運營機構。

值得一提的是,數字人民幣已於2021年5月對部分用戶激活了網商銀行(支付寶),微眾銀行(微信支付)尚未激活。這意味著,何時、何地、何人,能在微信/支付寶中開通數字人民幣,完全由中共說了算。

中共央行目前的表態,是對數字人民幣不設時間表。依據央行《白皮書》及其相關研究的解釋,簡而言之,這不但是因為e-CNY的處理系統仍需技術測試,更重要是e-CNY對經濟和金融系統、包括對國際貨幣格局的影響,也需檢驗並可控。

另據《白皮書》及央行高層的說法,2月份的冬奧會不僅是中共向國際社會宣傳數字人民幣的重要窗口,亦可能打響國內加速鋪開e-CNY的信號槍。

而根據中共現行法規和監管政策,e-CNY可以隨時「附體」微信和支付寶,切入中國甚至海外的零售支付市場。

微信支付和支付寶滲透美國

對於海外尤其是美國,數字美元或數字人民幣似乎都是很遙遠的事情。但在現實中,微信支付(WeChat Pay)和支付寶(Alipay)在美國市場的拓展,意味著e-CNY正在逼近。

1)微信、支付寶境外業務和收入或快速增長

中國移動支付巨頭們原本可能在美國獲得更大的進展,如果沒有這場疫情以及美國政府對中共的警惕和反制。

根據螞蟻集團2020年招股書,支付寶12個月內的國際總支付交易規模達6220億元人民幣,尚不足其國內支付交易規模的百分之一。但支付寶境外支付業務盈利能力強勁,境外收入有望快速增長。

根據螞蟻IPO文件,2019年7月-2020年6月,支付寶境內支付收入549億元,變現效率(境內支付收入/交易規模)為0.047%;而境外收入69億元,變現效率達到1.105%,是國內支付業務的23.5倍。

支付寶境外業務的高變現效率,預示著境外業務和收入有望快速增長。截至2020年6月末,支持通過支付寶進行線上支付的境外國家和地區數量超過200個,境外客戶備付金存款達到179億元人民幣。

微信並未披露境外營收詳情,但被業界視為與支付寶相近。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葉梓明◇

相關新聞
人民幣降為全球第六支付貨幣 國際化進程不順
人民幣難真正國際化 美元穩坐全球主導地位
陸緊縮外匯管制 台央行:拖慢人民幣國際化腳步
【十字路口】數字人民幣急飆 香江經濟墜落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習近平強調「鬥爭」軍方兩大詭異
【秦鵬直播】普京吞烏東 北京詭異做出這舉動
【探索時分】收復伊久姆 烏克蘭如何反擊俄軍?
【財商天下】美元強勢「任他強」 人民幣能挺得住?
【橫河觀點】習密集露面造勢 普京批准四州入俄
【方菲訪談】韓秀:走進藝術巨匠的人生(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