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疫情封控 新疆女述治病艱辛

人氣 1280

【大紀元2022年11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夏松、顧曉華採訪報導)一位新疆女大學生眼患重疾,因處於發病期,醫生要求她8月複查。但新疆封控,她一直不能離疆。10月中旬起,她已睜不開眼。絕望之下,她發視頻上網求助,當地政府才讓她一家三口離開新疆。她們還要在濟南隔離7天,才能前往北京。

重病患者歷經波折離開新疆

小莉(化名)身患重病,急需複診,卻因疫情封控一直不能離開新疆。絕望之下,她11月22日在網上發了求助視頻,得到很多關注。終於,政府讓這一家三口離開新疆。

24日,她們坐上了給農民工安排的專列——烏魯木齊到山東濟南的火車,並於27日到達濟南。火車上人滿為患,在一個容納6個人的車廂裡有8個人,大家輪流睡覺。因為疫情管控,還不能通風。

因經濟原因,她們在火車上用家裡帶的肉、泡麵和麵包充飢。她說,「我父親是出租車司機,疫情這四個月沒有收入。媽媽有工資,但這些年都是照顧我,在ICU就花了40多萬。」

她26日告訴大紀元記者,「我們打算從濟南中轉到北京,如果不進濟南,直接在濟南站中轉去省外不需要隔離。我們在網上沒有(買到)28號從濟南去北京的票。」

不過,截止大紀元記者發稿,小莉一家需要在濟南酒店隔離7天。

小莉全身70%的皮膚不正常,與燒傷沒有區別,表皮沒有汗毛,很難散熱,也很癢。眼睛的淚腺出了問題,哭得時候流不出多少眼淚,睫毛被很多分泌液粘住,睜不開眼。角膜上也有炎症,怕光,怕風。

10月份之前,她還能偶爾睜眼眨一下,有時候能看到手機上的字,但也只有幾分鐘。10月中旬開始,她的眼睛突然刺痛,就沒再睜開過。

患重病 核酸陰性 卻因發燒被延誤治療險喪命

去年11月,小莉在武漢上大學時,患上抑鬱症。11月底出院後,她休學回新疆調養。12月5日,她出現嚴重皮疹,高燒39~40度,去當地醫院就診,卻被安置在發熱門診觀察了一晚。

第二天,醫生說她有生命危險,但因為她發燒,院方要求他們自己聯繫市裡的醫院。

當晚半夜,她住進了伊犁州友誼醫院,並被關到發熱門診。她說,「當時我已經走不動路了,身上開始輕微地出現水泡,之前是紅點,然後就有點睜不開眼睛。」

7日凌晨,她去了中醫院,又接受了6個小時的觀察,才被送到急診科。在急診科待了半天,一直打吊針,但沒退燒,也沒有醫生來詢問她的病情。當晚,她被住院部接受。

她說,「我咳嗽、嘔吐,上吐下瀉。我在發燒,就被安排到住院部走廊最裡面的一個房間。我沒有確診,核酸是陰性,因為發熱就被那麼對待,7號晚上被鎖在那個房間裡,雖然給我打吊針,但沒有人關注我的病情。經過一個晚上,我身上開始起水泡。」

8日早上,醫生詢問病情後說,她有生命危險,外面的水泡可能也長在內臟上。

由於醫院一直沒進行治療,小莉媽媽要求轉院。8日,他們通過親友聯繫上了救護車,轉往烏魯木齊。9日晚上抵達烏魯木齊的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到了之後,還得接受6個小時觀察。

她說,「在那6個小時期間,我終於休克了。」但是,醫院依然等過了6小時觀察期後,才開始搶救。她昏迷了七天七夜,全身70%皮膚潰爛,幾乎喪命。

她說,「因為這些政策,我的病情都延誤了,如果沒有耽誤的話,可能現在我後遺症不會這麼嚴重。」

再患眼疾 疫情封控離疆難上加難

今年2月9日,小莉出院。4月,她回到伊犁小鎮的家裡。5月,她發現眼睛不太對勁,就去了廣州中山大學眼科中心。醫生說,眼睛在發病期,會主動惡化,並要求三個月定期複查一次。

8月就應該復查了,但新疆出現疫情。她說,「我們想著疫情應該很快就會結束,就想著再等一個月。我們9月開始報備去北京(複查),他們(社區)回覆說,新疆的交通已經封了,出不去了。還說,10月二十大召開,不能直接去北京。」

她們就繼續等,中轉站選了南京,也報備了,然後還是等通知。

11月,社區說可以自駕出行。但開車太遙遠了,她們不打算開車去。她說,「我們又等了10天,還是沒有解封,沒有交通恢復的消息。我們就準備自駕去天津。」

11月14日,她們開始自我隔離,19日早上8點準備出發。當她們開車前往星星峽時,「他們(社區)說,我們家車是營運車輛。我爸是出租車司機,出租車屬於營運車,不讓出疆,我們就取消了行程。」她說。

當時,社區承諾會儘快幫她們聯繫最近的包機或者專列,讓她們繼續等兩天消息。

19日晚上,社區說,有一趟去安徽合肥的專機,她們就報備了。報備之後,社區又說,考慮到她們家的經濟狀況,先不報了,讓她們繼續等。

20日晚上,社區說,有去石家莊的,她們就報備了。報備之後,還是繼續等通知。

21日,小莉媽媽在平台上搜索出疆專列、包機消息,還真搜到了。當天有3架飛機從伊梨起飛,飛往石家莊。

但是,20日報備的石家莊,社區沒有給她聯繫上。她說,「我就很氣、很激動,從19日開始,我的雙向情感障礙復發了。本來之前還好,到好不容易能自駕出疆,他們告訴我不能出疆,我就特別難過,一直在哭。」

「這幾天我也一直在打電話問他們,結果他們一直沒有消息。之前幾個月,我們也一直給12345熱線打電話,但一直都沒有回應,我就很絕望。」

22日,小莉在絕望之中,發視頻在網上求救,得到很多關注後,中共新疆自治區才打電話聯繫她們。最後,她們一家三口才搭乘上農民工離疆專列,到達濟南,並期待能買到去北京的車票,做已經拖延了3~4個月的眼睛複查。◇

責任編輯:李穹#

相關新聞
北京群眾上街悼念新疆火災死者 車輛鳴笛支持
新疆大火點燃抗議潮 上海人:火災死了40幾人
抗議中共封控 溫哥華千人集會悼新疆逝者
暴風雪中下車徒步返回 新疆7名工人遇難
最熱視頻
【中國禁聞】習最新講話洩密:中共科技陷絕境
【晚間新聞】中國多少胡鑫宇?十餘青少年近日失蹤
【秦鵬觀察】中共氣球炸響美國 川普等籲打下來
【全球新聞】美上空驚現疑似中共偵查氣球
【十字路口】擺平大案 中共精緻維穩反露馬腳
【財商天下】中國新年消費復甦 最糟時刻過去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