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寬:「中共式防疫」背後藏三大驚人真相

人氣 14141

【大紀元2022年04月02日訊】武漢肺炎(中共病毒)從爆發至今已經兩年有餘,絲毫沒有停歇的意思,反而一次次發生變異,掀起一波波新疫情。西方國家在嘗試過封控、推廣疫苗等措施之後,終於選擇了全面開放,與致死率並不高的病毒「共存」。

而中共在「冬奧」與「兩會」這兩大政治秀之後,立馬將捂了幾個月的蓋子掀開來,使得病毒從「隱匿」傳播開始堂而皇之走向「公開」傳播,於是,曾經在武漢與西安上演過的「極端防疫」再次粉墨登場。
聽新聞: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誠然,不少聽信了中共宣傳的朋友可能會認為,「極端防疫」體現出的是中共政府的「負責任」,體現出「制度優越」,但是這樣的朋友很可能沒有真正嘗到「社會主義鐵拳」的滋味,也未深究一下中共「極端防疫」措施背後都有哪些不為人知的算計。

一、「極端防疫」是為防病毒還是為控制人?

兩年來,中共利用疫情在全國多個大城市實施「封城」,從當初的武漢市到整個湖北省,從西安到天津,從長春到整個吉林省,甚至深圳、上海這樣的牽動中共經濟大動脈的一線大城市也封了。人們看到的是,疫情沒有被防住,而民眾卻都被控制住了。

封城之下,所有人都在中共的掌控之下,一個健康碼便可以決定一個人的自由甚至生死存亡。中共為何要控制民眾呢?從本質上來講,「控」是中共的九大基因之一,從中共篡政以來就一直要「控」,而手段便是暴力和謊言。(詳見《九評》)。從目前的現實形勢來看,「控」是中共垂死掙扎、維持生命的迫切需要。

去年6月,復旦大學血案事發後,網絡幾乎是一邊倒地支持殺人者——青年教師,而死者並未獲得多少同情——主要是因其「黨委書記」的身分,這足以可以看出中共民心盡失、公信力無存。

2022壬寅虎年新年之際,江蘇徐州「鐵鏈女」事件曝光,並迅速引爆輿論,相關話題在網絡吸引了數十乃億至上百億的點擊量,關注度碾壓同期的中共冬奧的「盛世豪宴」,並且長時間熱度不減。李瑩的悲慘遭遇、以及中共當局在醜聞曝光後掩蓋並封殺真相的惡行,激怒了海量良知尚存的中國人,「沉默的大多數」再也憋不住了,各階層民眾陸續發聲,譴責作惡者、要求追究惡人責任的呼聲此起彼伏。

人們對「鐵鏈女」聲援的過程,其實也是自救的過程,而這種覺醒的強大力量、以及過程中體現出的人性、良知和道德,是中共真正恐懼的。正如《九評》所言:「當人們都能認識到共產黨的流氓本性,並不為其假象所蒙蔽的時候,也就是終結中共及其流氓本性的時候。」

因此,中共為了苟延殘喘,勢必要打壓覺醒的民眾,想盡辦法摧毀民眾的人性、良知和道德。如何才能做到呢?中共在歷史上積累了大量邪惡的經驗和手段,其最拿手的就是製造「死亡」的恐懼,迫使民眾在保命的過程中放棄良知和善念,變得自私、甚至凶惡、互相傷害。當年的土改、三反、五反、鎮反、反右、文化大革命等政治運動,無一不是如此。

如今,中共在「冬奧」與「兩會」後迫不及待地推出「極端防疫」,與其說是防疫,不如說是為了展示鐵腕,製造恐懼,摧毀人性道德。

當中共當局毫無預警的「封城」令突襲時,人為的「糧食短缺」就被製造出來了,我們看到超市里大批民眾為了活命而瘋狂搶購高價菜;當人民被迫畫地為牢、被封控在家時,我們看到的是公司、單位、街道、小區等被分化,民眾的「整體力量」被拆散;當居民樓的管理人員為執行中共的命令而將小區居民擋在寒冷的大門外時,當醫院的保安「恪盡職守」將緊急求救的病人拒之醫院門外時,我們看到民眾間的矛盾在升級;當小區內有人因健康碼突然變紅而被拉走隔離時,當人民在挨餓、挨凍、求醫問藥艱難,為了生存而自保時,我們看到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在被消弱,越來越多的人已經無暇、無力去關注「鐵鏈女」、「鐵籠女」……

這變異、無人性的種種規則背後,卻打著一個冠冕堂皇「為人民」的口號,怎麼看都像極了一個現實版的「魷魚遊戲」——那華麗的建築與鮮豔的服飾背後,卻藏著謊言和殺機。

二、「極端防疫」是救人還是(殺)害人?

對歷史稍有了解的朋友應該都知道,中共對生命的蔑視程度遠超一般人所能想像,死多少人在中共的眼裡只是一個數字。我們不妨看看中共「極端防疫」措施下的次生災害之一角。

兩年前因湖北封城被餓死在家的17歲少年,今年元旦期間西安那被拒之門外而胎死腹中的孕婦,以及那位因等待核酸6小時而失去生命的61歲的父親……相信這些扎心的畫面仍在很多朋友的腦海中留有深刻的印象。可是悲劇並沒有停止。僅僅在今年3月份,全國多地新一輪的封城造成了很多民眾不幸喪生。

3月11日,吉林長春一個四歲女童因急性喉炎,因沒有實時的核酸證明而被長春農安縣醫院拒診,遭到多個門診和部門「踢皮球」,最終不幸身亡。

3月23日晚間,上海市東方醫院護士周女士突發哮喘,本能地就近前往自己單位東方醫院南院急診救助,她本「以為是本院職工可以進去」,但還是被中共的「極端防疫」擋在門外,最終因延誤治療而死亡,年僅四十九歲。

3月24日,自由亞洲報導,據社交媒體23日傳出的短片,深圳市南頭街道城中村被封23天,村內關口四橫巷17號有人餓死,被發現時屍體已經發臭。

3月27日,浦東市民王先生告訴大紀元,浦東康橋鎮有一位14歲的小姑娘跳樓了,「今天剛剛發出來,我剛剛看見視頻,浦東康橋那裡,昨天有一個14歲小姑娘跳樓吧,確診了以後,她就跳下去了,她媽媽哭死了。」

3月30日,一位上海網民在微博上曝光了他的父親退伍軍人(沈瑞根)經歷55小時從就醫到死亡的過程。他控訴說,想不到他的父親沒死於病毒,卻死在中共封城的當下……

以上案例還只是曝出來的一小部分,更多的案例並沒有報導出來。上海、深圳這樣的一線大城尚且如此,那全國其它地區呢?真實的現狀究竟有多慘烈?正所謂——苛政猛於毒病。

三、「全民核檢」背後的巨大驅動力

從百年歷史以及此次中共「極端防疫」的殘暴足以看出,中共根本不顧百姓的死活。那為何中共卻仍然要堅持「清零」,並推動一輪又一輪的大規模「全民核酸檢測」呢?其實,這背後有巨大的利益驅動力。

大約兩個月前,網上洩露出「哈佛大學燕京學社」研究員黃萬盛的一個錄音,隨後便廣為流傳。

黃萬盛透露,中共搞「清零」防疫背後涉及中共高官白手套和家屬斂財黑幕,某集團僅靠核酸檢測一項就賺了6,700億人民幣,中共其實沒有真正有效的防疫對策,只是以疫謀私。

黃萬盛說:「這些領導的(白)手套和家屬們,染指核酸的試劑,導致只要有一個兩個病例,就會把整個區域,全民(拉)去做核酸檢測。它要的是核酸的採購量,有採購量才有利潤。」

黃萬盛還說,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在用中共這種方式防疫,這種防疫實際上是給利益集團輸送利益。包括現在這個疫苗,強行打疫苗,三針四針都要去打,都是跟後面的中共權貴家族有關係。

前美國陸軍研究所病毒學研究員林曉旭博士表示,誰都知道現在搞核酸檢測,可以騙來財政撥款的支持,給地方政府帶來收入,給他們官員回扣,絕對有利益驅動。

林曉旭說,大陸很多地方要建所謂的臨時方艙醫院,或者是租用旅館、公寓等等,這些地方有沒有符合隔離標準,中共根本就不考慮,這會帶來更多交叉感染。嚴格地說,這是在違反科學。

林曉旭還說:「中共這種極端的做法啊,實際上是一種動物防疫的模式,把人當作動物一樣。所以在中國一些城市出現個別案例,把幾萬人困在遊樂場,或者是廣交會會場做檢測等等,這種極端的措施,實際上是沒有把人當人看。」

結語

中共「極端防疫」的背後隱藏著的是謊言、邪惡與殘暴,打著「為人民」的口號控制民眾,殘害民眾,為中共權貴集團收割「韭菜」。不僅如此,中共在欺騙與摧殘百姓的同時,還要藉機顯示它那所謂的「制度優勢」,塑造「大國」形象,進一步欺騙大陸乃至世界的民眾。

不難預見,隨著中共二十大的迫臨,中共黨內各派系間的爭鬥也會你死我活。為了達到對民眾的絕對控制,中共會更加肆無忌憚地利用「極端防疫」殘害百姓。

2004年,《九評》橫空出世,揭露出共產黨「假、惡、斗」的邪教本質,並首次直接點明了中共背後的共產邪靈,這個邪靈在和平時期害死了超過八千萬的中國人。

自發表以來,《九評》在中國大陸以及海外的華人圈子裡掀起了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三退」大潮。截止今天,已經有超過三億九千三百萬的中國人都選擇了「三退」。

2020年3月,大紀元發表特稿指出,中共病毒就是針對中共而來。看清真相,遠離中共,是遠離災厄的關鍵;「三退」可趨吉避凶,得到上天的佑護。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圖解】中共極端防疫措施盤點
傳哈佛學者曝中共防疫大斂財 專家析根由
中共「清零」民眾難忍 中國各地抗議不斷
【新聞看點】上海清零亂象 市民被隔離進殯儀館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打倒共產黨」 全民接力
【秦鵬直播】張姍姍真相 中共海外一大陣地失守
【環球直擊】廣州女大學生墜樓亡 母親要真相被打
【晚間新聞】抗議潮席捲中國 民喊「共產黨下台
【全球新聞】大陸抗議蔓延 海外華人聲援 多國關注
【探索時分】俄羅斯為何如此恐懼海馬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