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動態清零」背後的內鬥

人氣 7611

【大紀元2022年04月22日訊】以上海封城製造的次生災難遠大於疫情本身為標誌性事件,習當局的「動態清零」政策面臨空前挑戰。挑戰背後,是複雜的中共內鬥

其一, 「動態清零」是正確還是錯誤,關係到習的三連任

習近平要「二十大」上三連任,將打破鄧時代以來的慣例,有充足的理由嗎?這時政績是一個重要籌碼。而習「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疫情防治及其總結出的「動態清零」總方針,就成了中共內鬥的一大標靶。

疫情防治本質上是個醫學問題,根據疫情變化調整政策是自然之事;但是,習當局之前把「動態清零」上綱上線,捧到了與西方相對比的「政治優勢」「體制優勢」高度上,調整空間很小。面對政敵的攻擊,在三連任的壓力下,強硬堅持,甚至不怕一錯到底。但是,「動態清零」政策帶來的種種問題,恰好為反習勢力源源不斷地提供彈藥。

目前習當局的被動,有習自身僵化的因素,但習不是醫學家,他是被那些支持「動態清零」的專家誤導了。如果沒有人在他面前拍胸脯,習還會這麼堅持嗎?!因此,中共體制的根本性弊端,是「政治掛帥」、沒有學術自由、言論自由,解決不了決策的民主化、科學化問題。

當前,習當局對「動態清零」的堅持,不是一個醫學問題、科學問題(學術界並無定論,但當局會利用權力壓制反對者或不同聲音),而是政治鬥爭問題,政治鬥爭將隨著疫情的變化而變化。大概只有「二十大」結束後,才會迎來政策調整的契機。

其二,「動態清零」蘊含著巨大的利益爭奪

跟「動態清零」直接相關的是全民核酸檢測、打疫苗。而核酸檢測、疫苗都是要花錢做的,這就牽扯巨大的經濟利益的分配問題。哪些人來做這個生意?各做多少,各做哪些區域?中共政治局常委一級都牽扯進去了,爭奪之激烈是外界難以想像的。

例如,2月網路上流出一段疑似哈佛學者黃萬盛在私人聚會上的談話錄音,其中講到:中國某集團公司,僅靠核酸檢測一項就賺了6,700億元;按北京大學教授李玲給出的2020年中國抗疫產生的約67萬億元的經濟收益數字,這個集團公司難以想像的收益數字才只占總抗疫收益的1%。

這就是利益集團對國家防疫政策的綁架,其中的內鬥也是凶猛的。最近,北京市衛健委主任於魯明落馬,中國疫苗巨頭科興公司的政府事務中心高級經理曹曉斌突然「病逝」,普遍認為與此有關。而2020年以來,習當局也一直在加大醫療衛生領域的反腐力度,恐怕不是巧合。

且看個案子。1月12日,與鍾南山關係密切的中國第三方醫學檢驗龍頭企業「金域醫學」,其全資子公司(「鄭州金域」)區域負責人被河南省許昌市公安局宣布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罪名是涉嫌傳播病毒,非常離奇。這背後的水太深了。因為金域醫學大股東之一是「國開博裕」,而博裕資本的實際控制人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雖然有此打擊,「金域醫學」的實力還是強悍的。4月12日,中國政府採購網公布了廣東醫科大學附屬醫院外送檢驗服務項目招標中標結果,金域醫學獨家中標超2,500萬大單!

疫情防治中,還有個中醫系和疫苗系的博弈問題。突出的例子是,去年8月6日,《人民日報》客戶端四川頻道發文《中醫藥在兩次抗疫中的卓越表現》,披露了兩派相鬥的一些內情,隨即遭刪除,但又被一些官媒轉發。而社會上對中國疫苗質量的詬病,對蓮花清瘟膠囊「世紀謊言」的起底,都體現了兩派的互鬥。

其三,「動態清零」激化中央和地方矛盾

中央和地方矛盾是中共的「老大難」,毛澤東都解決不了。習近平上台後,不斷推進中央集權,自己當了「核心」,但中央地方矛盾也解決乏力,各級政府責權利的制度規範還沒有建立健全,主要是靠「講政治」強行壓制。地方的反彈也是強烈的,突出表現的是躺平。例如,去年下半年,中央強調「減碳」、搞考核,許多地區就「搞運動」,「一刀切」拉閘限電,不顧民生,放大矛盾,弄的習當局也是傷腦筋。

「動態清零」比「減碳」更刺激中央和地方矛盾。以上海為例。上海過去兩年,先後發生12起疫情,每起疫情最多發生病例數都沒有超過25例,就控制住了,實現了清零,根本就沒有採取封城措施。而這一波疫情,出現了新的特點,傳染力強重症低死亡率低,在許多國家被視為「大號流感」,上海當局根本不想搞大動作,也想「與病毒共存」。

上海還有一個特殊性,它是江派的老巢,李強雖是市委書記其實根基不牢。上海本地官員很抵制中央強壓下來的「動態清零」,也是躺平,上海市政管理水平原是大陸最高的,現在急劇下降,放大和製造了民生災難,目的是讓老百姓的矛頭指向習當局。

結語

「動態清零」政策,其實質含義是講「政治第一、維穩第二、科學第三」,中共內部的派系鬥爭、經濟利益爭奪、央地矛盾,都潛藏其中。估計到「二十大」定盤之前,習當局都會要求實實在在執行下去,內鬥不會停息,而且會根據疫情的變化而變化。

而中國疫情的真實情況,被中共嚴密封鎖,可能非常嚴峻。吳尊友,這位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習當局「動態清零」政策的鼓吹者之一,4月19日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說:未來新冠病毒變異及疫情發展方向非常複雜,既有可能向傳染性增強、致病性減弱方向發展,也有可能向傳染性和致病性都增強的方向發展;要準備迎戰可能發生的規模化疫情。

這樣講用意頗深。一方面,是對控制疫情沒把握,事先打招呼;另一方面,是替習當局把未來可能防疫失敗的責任甩出去,推給上天。這是為自己和習當局預留後路。

可悲的是,中共「動態清零」及其背後的內鬥,從來就沒有真正考慮過廣大的中國老百姓。真正承受災難的是老百姓。世人啊,中共不給你們一個說法,你們就去給中共一個說法吧!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郝平:上海硬清零李強軟著陸 江派餘黨面臨出清?
中共專家吳尊友挺動態清零 引熱議
【新聞看點】外鬆內緊仍封控 上海人舌戰村書記
中共強硬清零誤春耕 中國恐現糧荒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中共沒錢了!習王朝三大恐懼
【新聞看點】金正恩憂被中共黑吃黑 蓬佩奧揭祕
【秦鵬觀察】《流浪地球2》被批流浪得太遠
【財商天下】上海港航運取消率極高 中國經濟恢復艱難
【全球新聞】腹瀉、白肺、腦炎 第二波疫情已上路?
【探索時分】專訪雄三總工程師張誠博士(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