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中共突然示好澳洲 力拓案是前車之鑑

人氣 2984

【大紀元2022年05月21日訊】5月13日,中共駐澳洲大使肖千,會見了力拓集團的首席執行官帕克,不但高度評價了力拓和中共的合作關係,還表示,願以中澳建交50周年為契機,推動兩國關係重回「正確」發展軌道。

我們看到,在中澳關係不斷惡化之時,中共的這一舉動,顯然是在討好澳洲,而且它通過會見力拓來表明這個態度,應該也不是偶然的。力拓集團,自1973年開始就向中國出口鐵礦石,目前是中國最大的鐵礦石供應商,可以說,確實是見證了中澳建交50年的歷程。然而,不管是力拓和中共的關係,還是澳洲和中共的關係,在過去十幾年中都是不平坦的,這其中,發生過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甚至影響了兩國間的生意往來。今天我們就來回顧一樁十幾年前,在中澳政商界引起軒然大波的「力拓間諜案」,聊一聊藏在它背後的故事。

2009年中國爆出「力拓間諜案

2009年7月9日,上海市國家安全局證實,力拓上海辦事處的4名員工,因為涉嫌竊取中國國家機密,已經被拘捕,其中包括辦事處的總經理、力拓鐵礦石部門中國業務負責人胡士泰。

中共外交部的新聞發言人秦剛還表示,有關部門掌握了大量確鑿證據,證明胡士泰等人為境外刺探竊取中國國家機密,並對中國鋼鐵企業的內部人員行賄,這就是所謂的力拓間諜案。

這樁案件當時可是鬧得沸沸揚揚,因為涉及到了中國幾十家鋼企,時任中共總理溫家寶和澳洲總理陸克文,都曾經過問過此案。後來,在國際輿論和澳洲施壓之下,胡士泰等人的罪名,從涉嫌「竊取國家機密」降格為了「侵犯商業祕密」。

在2010年3月,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宣判,力拓公司的胡士泰等4名員工,以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侵犯商業祕密罪,判處7到14年不等的刑期。法院還在宣判時提到,商業機密的洩漏,讓中國企業在鐵礦石談判中處於不利地位,導致2009年有超過20家中國鋼鐵企業,為鐵礦石進口多支付了10.2億元人民幣。

另外,首鋼國際的總經理助理譚以新,也被判刑3年半,罰款30萬元人民幣;山東萊鋼旗下的國際貿易公司國際海運部的經理王洪九,也被判刑4年,罰款40萬。兩人都被認定,向力拓員工胡士泰等人提供了商業機密,比如鋼鐵生產成本、鐵礦石庫存等,可能使力拓在和中國客戶的鐵礦石合約談判中獲利。

除了北京首鋼、山東萊鋼之外,涉及行賄的,還包括山東日照鋼鐵、天津榮程鋼鐵、唐山國豐鋼鐵、中化集團旗下貿易公司等等。

國際社會如何看待力拓案?

雖然中共一直在宣稱,這是一樁力拓「間諜案」,但是,在國際社會看來,所謂的「間諜案」完全是一個藉口,實際上,中共是因為一樁失敗的收購案,在對力拓集團進行報復。

什麼收購案呢?

據多家外媒報導,事情起因於2008年,在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由中共政府控股的中國鋁業公司(Chinalco),希望從瀕臨崩潰邊緣的力拓集團(Rio Tinto)手中,買下全球最有價值的西澳洲皮爾巴拉(Pilbara)鐵礦石的控制權。

如果中國鋁業收購成功的話,那麼它在力拓集團的控股分額,將會從9.3%增加到18.5%,並且,能夠一舉控制澳洲的鐵礦石產業,繼而掌握全球鐵礦石定價權

但是,這一協議遭到了力拓股東和澳洲政治家們的反對。最終,力拓和中共達成的協議,被另外一家澳洲礦業巨頭必和必拓(BHP)「截胡」了。必和必拓提出,把兩家公司在皮爾巴拉的業務合併,導致了中鋁出局。

2009年6月5日,中鋁、力拓宣布撤銷195億美元的注資交易,力拓支付中鋁1.95億美元的分手費。原以為,一樁失敗的收購案就此劃上了句號。然而,幾個星期後,中國就爆出了力拓經濟間諜案,力拓在上海的整個營銷團隊,都被以行賄的罪名抓捕。

力拓案背後還有什麼故事?

其實,不管中共是因為收購案報復力拓,或者是因為所謂的侵犯商業祕密而逮捕力拓的上海僱員,最根本的原因,是因為阻礙了中共想要達成的一個目標,就是獲得鐵礦石的定價權。從上海寶鋼1985年建成投產後採用巴西礦石開始,中國一直都在為鐵礦石的定價權苦苦爭奪,但是直到現在也沒有如願拿到。

在二戰之後,全球鐵礦石的主要供應商,分別是澳洲的力拓(RioTinto)、必和必拓(BHP)以及巴西的淡水河谷(Vale),這三家公司被合稱為「三大礦山」,控制著將近70%的全球鐵礦石貿易量。

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國際鐵礦石的價格,都是由日本和「三大礦山」主導,最早的定價模式開始於上世紀60年代末,被稱為是「長協機制」。當時,日本鋼鐵企業通過貿易財團,和澳洲、巴西等國家的鐵礦石廠商,簽訂10~15年的長期合同。這些合同約定了每年的供應量,但是,並不約定價格。每年,買賣雙方會再通過談判,達成一個普遍認同的鐵礦石基準協議價格。

在中國鋼鐵行業迅速發展後,2004年,中國首次加入了「長協」談判。但是,通過數據可以看到,在中國加入談判前的1991年到2003年,鐵礦石的價格累計下跌了將近20%。而在中國加入談判後的2003年到2010年,國際鐵礦石的價格,累計上漲了337.5%。

而2009年的力拓案,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發生的。中共將鐵礦石上漲的原因,歸咎於是因為胡士泰等人刺探情報,幫助澳方在談判中抬高價格,才導致中國鋼企的成本劇增,損失巨大。大陸媒體也在報導中稱,自2003年起的6年間,中方,因為澳方抬價而損失了大約7千億元人民幣。

但是,真實情況到底如何呢?一位業內人士,跟我們分享了他所了解的力拓案背後的故事。

這位朋友提到,從90年代末開始,中國房地產業的興起和中國城鎮化的加速發展,帶動鋼鐵、建材的需求量大增,伴隨而來的,就是對鐵礦石的需求大量增加。數據顯示,中國的鐵礦石海運進口量,在全球中的分額,1998年時是12%,到2003年後,由於鐵礦石供不應求,全中國的鋼廠都在搶,導致鐵礦石價格持續上漲,嚴重時甚至每個星期都在漲,到了2017年,中國的全球分額已經達到72%。

正是因為需求量越來越大,中國就更加想獲得鐵礦石的定價權了。到2008年時,美國發生的次貸危機影響全球,礦業巨頭的日子也不好過。於是,中鋼協,就是「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看到了機會,自告奮勇地將中國十幾家主要鋼廠組織在一起,希望通過聯手對外談判、競價,來達到壓低價格的目的。

但是沒想到,澳洲判斷得非常精確,認為次貸危機對中國的經濟沒有多大影響,中國還是會大力發展基建、房地產等,所以,中鋼協想要大幅壓價的願望沒有實現。但是之前,它已經在國務院和溫家寶面前誇下了海口,說這次價格談判一定要有所突破,然而現在沒法交代了,所以就惱羞成怒了,為了推卸責任,中鋼協就把談判失敗的原因,歸咎於力拓和中鋼協的內鬼,於是,胡士泰、譚以新這些人就成了「替罪羊」。

所以,所謂的刺探機密,不過是個藉口,因為事實上,每個鋼廠的一些經濟數據,別人是可以通過公開信息計算出來的,特別是一些上市公司,它的數據都是公開的。比如,從一家鋼廠的產鐵量,就能推算出它需要多少鐵礦石,因為產出1噸鐵,需要大約1.6噸鐵礦石。所以,一家鋼廠需要多少鐵礦、周轉量是多少、港口的貨物量等等,這些數據在行業內來講,並不是什麼祕密。

而且,更可怕的是,中共最開始還給這些「替罪羊」安上了竊取國家機密的罪名,這可是夠判死刑的,也就是,中鋼協不但要構陷罪名,還非常狠地想把人往死裡整。

那麼,在「力拓案」之後發生了什麼事呢?

那就是,世界上前三大鐵礦石生產商,淡水河谷、力拓和必和必拓,全部撤出了中國,搬到了新加坡。撤出中國的,還包括其它外國企業和中國企業。

2010年3月,淡水河谷首先宣布,將改變原有的銷售政策,執行更為靈活的鐵礦石定價模式,原有年度基準定價機制改變為季度定價。隨後,力拓也表示,青睞「季度定價」模式,必和必拓(BHP Billiton)也宣布,將在更為短期的價格基礎上達成協議,取代以往的年度價格合同。

鐵礦石的長協機制也就此終止,普氏價格指數成了新的鐵礦石定價依據。從此,鐵礦石價格不再是一年一定,而是每季、每月甚至每天都在頻繁變動。而中共,在搞了這麼一齣「間諜案」後,得到什麼了呢?那就是,被完全踢出了談判桌,徹底失去了對鐵礦石的定價權。

到頭來,中共等於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還讓國際社會看清了它的無底線。對外資企業來說,絕對是個警示,因為和中共一個商業談判沒成功,就可能有被中共安上個罪名抓去坐牢的風險,這樣,誰還敢和中共談生意呢?當然是遠離禍端了。所以,直到現在,中共仍然沒有獲得鐵礦石的定價權,在談判中更加處於劣勢。

力拓案是前車之鑑 中共本性不會變

在力拓案之後,因為經貿發展,中澳關係也逐漸變得密切。2015年的時候,中澳兩國簽署了《中澳自貿協定》,給予對方最惠國待遇。但是,自從2020年疫情爆發後,澳洲因為支持調查疫情是否來源於中國,又限制了華為的5G建設,讓中共惱羞成怒,又開始對澳洲展開報復,對澳洲進口商品採取了多個限制措施,不過,即便如此,中共還是沒敢限制鐵礦石。

原因是,澳洲是中國鐵礦石的第一供應國,占到中國總進口量的60%,而鐵礦石,又是中國發展基建和房地產不可或缺的原材料,只要價格稍有波動,都會給中國相關行業帶來巨大影響,再加上澳洲出產的鐵礦石質量高,而且和中國之間的貿易實現了人民幣計價。所以,鐵礦石,也就成了澳洲對中國的殺手鐧。

正因如此,中共的貿易制裁也沒有成功,因為2020年,澳洲的對華出口損失,比預期要小很多,主要就是受益於鐵礦石價格的暴漲。根據《澳洲人報》的數據,2020年,澳洲對中國的出口價值,是1,480億澳元,雖然和2019年相比,下降了60億元,但是降幅微小,只有4%。

如今,很多澳洲人也在慶幸,多虧當年及時阻止了中鋁收購力拓案,否則的話,澳洲現在在和中共的貿易戰中,可能就要束手無策了。

但是,力拓的前僱員、澳洲公民胡士泰,就沒有這麼幸運了。這位畢業於北大歷史系的高材生,原本是一表人才、前程似錦,但是,卻無端遭遇了一場飛來橫禍,成了中鋼協報復澳洲的犧牲品,在46歲時被中共判刑10年,最終在2018年的時候才被釋放。

雖然,力拓案已經過去十多年了,但這十幾年中,案件的陰影始終盤桓不散,可以看到,在中國開展業務的風險始終存在,因為中共的本性就是這樣邪惡,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隨時拋棄原則,隨時翻臉。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松筠
顧問:李庭千
編輯: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監製:李松筠
訂閱財商天下https://bit.ly/2XuEbjP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高層權力結構有變 李克強收拾危局?
【財商天下】核檢日賺一億 錢進了誰的口袋?
【財商天下】大陸消費和信貸塌方 失業率創新高
【財商天下】東航墜機是蓄意 環時闢謠反洩密
最熱視頻
【微視頻】上海國安資料庫10億條數據大泄露
【未解之謎】通行靈界的科學家之五:外星球上的居民
【財商天下】傳上海公安局遭駭 10億人資料外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