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習近平保二十大「三連任」的五舉措

人氣 27503

【大紀元2022年05月24日訊】中共二十大臨近,反習勢力向習發起一波又一波輿論攻勢,大有不把習拉下馬不罷休之勢。鑒於此,習近期採取了五項措施,確保他在中共二十大上能夠「三連任」。

第一,給「政治老人」帶上「緊篐咒」。

「老人干政」是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退休後當「太上皇」十年的突出特徵。習上台的前五年,對江澤民干政問題採取了強硬應對措施,使「老人干政」現象有了很大改變。

5月15日,新華社發表中央辦公廳《關於加強新時代離退休幹部黨的建設工作的意見》。該意見要求離退休幹部「不得妄議黨中央大政方針,不得傳播政治性的負面言論,不得參與非法社會組織活動,不得利用原職權或職務影響為自己和他人謀取利益」。

這個意見等於給離退休的中共最高層「政治老人」又上了一道「緊篐咒」,即不得在涉及二十大的重大問題上「干政」。

習上台十年,以「反腐打虎」名義,查辦了565名副省軍級以上高官,及其他中管幹部。其中大多數是江澤民、曾慶紅提拔重用的。江、曾也因此成為中共反習勢力的總代表。

由於習「反腐打虎」僅打到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為止,在離退休的副國級以上高官中,仍有不少江、曾提拔重用的人,如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吳官正,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前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等。

這些人肯定都不希望習在中共二十大上「三連任」,但他們有一個共同弱點,即這些家族個個都是腐敗家族,都有把柄在習手上。

這些人的極端自私性,決定了他們首先考慮的,不是國家利益,不是人民利益,甚至不是黨的利益,而是他們家族的私利。

上述中辦的意見,實際上是習對以江、曾為首的江派「政治老人」的嚴重警告。

第二,強化對「槍桿子」(軍權)的控制。

習上台十年,通過反腐、軍改、提拔軍中將領,已將中央軍委、五大軍種、五大戰區、北京衛戍區、中央警衛局的關健職位,控制在「習家軍」手上。

5月22日,《解放軍報》頭版頭條發布消息:經中央軍委批准,中央軍委辦公廳印發《關於軍隊推動黨史學習教育常態化長效化的意見》。同日,《人民日報》也在顯著位置轉發此文。

從去年2月中共開始黨史教育以來,中共黨史上最常被提及的兩個人,一是張國燾,二是王明。

張國燾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鄂豫皖蘇區中央分局書記兼軍委主席、中共紅四方面軍的最高領導人。中共認定的張國燾的問題是,「挾兵自重、另立中央,公然走上分裂黨和紅軍的道路」。

王明曾任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回國前受到蘇共中央總書記斯大林和共產國際執委會總書記季米特洛夫的接見。中共認定的王明的問題是:「在黨內拉幫結派、我行我素,不聽黨中央指揮」。

上述意見的發布,也是在警告中共軍隊內部出張國燾、王明之類的人物。

5月14日,《人民日報》報道:全軍青年工作座談會在北京召開,中央軍委副主席張又俠出席並講話。張又俠說,軍隊要「始終在黨的絕對領導下行動和戰鬥」,「尤其要緊扣迎接宣傳貫徹黨的二十大這條主線,把『兩個確立』固牢扎深」。

所謂「在黨的絕對領導下」,就是「在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的絕對領導下」。所謂「兩個確立」,是指中共十八大以來,確立了習近平在「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確立了習近平思想在全黨的「指導地位」。

張又俠這一表態,意味著習依然保持著對軍隊的控制權。

習上台十年,查辦的中共將軍達160多個,超過了中共建軍95年來在內戰、外戰、文革中倒下的將軍的總和。

中共軍隊將領中恨習的大有人在。為什麼沒有人敢公開站出來反習呢?關鍵原因是腐敗。在江澤民當中央軍委主席期間,以及江的親信——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架空中央軍委主席胡錦濤、實際掌控中央軍委的十年間,很多將軍都是花錢買的官,屁股都不乾淨。在國家利益、人民利益、軍隊利益和個人私利之間,他們首先選擇的是,保護自己的私利。

第三,為掌控「刀把子」繼續政法大清洗

1999年至2022年,四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干、周永康、孟建柱、郭聲琨,都是江、曾提拔重用的。周永康、孟建柱、郭聲琨都曾當過公安部長。江、曾在政法系統的親信成為習的心頭大患。

習上台十年來,對政法系統進行了多輪清洗。自從2020年4月拿下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之後,新一波清洗力度最大。

去年11月習的親信王小洪接任公安部黨委書記後,實際成為公安部掌門人。1月24日,王小洪主持召開了公安機關肅清「孫力軍政治團伙」流毒影響專題會議,宣布:公安部黨委已成立肅清「孫力軍政治團伙」流毒影響專項工作領導小組。清洗「孫力軍政治團伙」,確保政治安全,成為中共二十大前公安部的頭等大事。

最近,又有一批政法高官落馬,如原最高法院副院長沈德詠,原國家安全部紀委書記劉彥平,原遼寧省副省長、公安廳長王大偉,原河南省公安廳副廳長高萬象,原江蘇省公安廳黨委副書記左鎖粉,原黑龍江省政法委副書記沃嶺生,原大連市副市長、公安局長楊耀威等。

大陸前記者高瑜5月2日發推文稱,近期,北京市公安局也在開展清洗流毒行動,50多名局處級官員被清除出公安系統,其中包括北京警察學院黨委書記高岩、北京治安總隊總隊長王毅、北京經偵總隊總隊長石占平、海淀分局副局長王身宇、通州分局副局長郭平、大興分局副局長曹國棟等。

公安系統在深度清洗的同時,湖北省公安廳副廳長余平輝、山東公安廳常務副廳長丁冠勇、河南省公安廳副廳長范玉龍、內蒙古公安廳副廳長毛寶鋒,蘇州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江海,太原市公安局長葛波蔚等,相繼被調離長期任職的公安系統,轉崗其他機構。其中,孫力軍任公安部一局局長時,毛寶鋒任副局長。

第四,繼續打擊與習的政敵勾連的權貴資本。

5月15日,中共中央機關刊物《求是》發表習近平去年底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的講話。習警告說:「各類資本都不能橫衝直撞。要防止有些資本野蠻生長。要反壟斷、反暴利、反天價、反惡意炒作、反不正當競爭」。

「新五反」的關鍵,是反掉與習的政敵勾連、對習的權力構成威脅的資本巨頭。

去年以來,習繼續整肅肖建華的明天集團、葉簡明的華信集團、賴小民的華融集團等的同時,對阿里巴巴集團、螞蟻集團、滴滴出行、趙薇夫婦的公司、董卿丈夫密春雷的公司、海航、恆大、上海電氣、國家開發銀行等,進行整肅。

曾慶紅侄女曾寶寶執掌的花樣年公司,也是整肅的重點之一。去年一整年,花樣年持續受到打擊。曾寶寶曾發推文稱,花樣年已進入「至暗時刻。

5月19日晚,花樣年宣布出售中交花創51%的股權。自去年9月以來,為應對債務危機,花樣年系轉讓資產額度已超過45.6億元人民幣。

第五,加強對「筆桿子」的控制。

2002年至2022年,三任中共宣傳機器總管、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長春、劉雲山、王滬寧,都是江派人馬。

習上台十年來,掌管中共宣傳機器的江派人馬,不斷以「低級紅」、「高級黑」,把習抬上天、摔下地,輪番「捧殺」,同時,利用中共黨媒,在習近平與王岐山之間,習近平與李克強之間,大搞「離間計」。

其中,總部設在北京、主要針對海外讀者的中共大外宣多維網,充當了替江、曾站台,明裡暗裡反習的重要角色。

多維網隸屬「南海控股集團」。該集團董事會主席是于品海。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于品海在大陸投資失利,導致「多維新聞」和APP於北京時間2022年4月26日下午4時起全部停運。

報導說,南海控股董事會已向香港聯交所披露,單在2021年,虧損達到30億至34億港元,而在2020年亦已虧損25.3億港元,兩年總虧損額達到50餘億港元。

多維網是江、曾反習的一個重要陣地,多維網突然關門,是習與反習勢力惡鬥的一個標誌性事件。

結語

內鬥是中共特色。百年中共就是這麼一路斗過來的。只要中共存在一天,中共將繼續內鬥下去。

在中共內鬥中,起關鍵作用的是「槍桿子」(軍權)。誰掌握了「槍桿子」,誰就掌握了內鬥的絕殺器。

當前,以江、曾為首的反習勢力鬧騰得很厲害,但是,江、曾一沒有掌握軍權,二都有嚴重腐敗把柄在習手上。

最近,在一波接一波反習浪潮中傳出的消息,越來越危言聳聽。有人爆料習得到致命的「腦動脈瘤」,還有人說習患了「胰腺癌」,甚至有人說習「一個星期臥病不起」等。這些恨不得習得重病馬上完蛋的傳言,或許會迫使習下狠手。

此前,我曾講過,反習勢力嚴相逼,今夏或又「響驚雷」。不排除今年夏天,有副國級甚至正國級高官落馬。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王友群:韓正與上海「小紅樓」、孫力軍及其他
王友群:江澤民侄子在上海犯下的深重罪行
王友群:江澤民中意的接班人陳良宇倒台之回顧
王友群:江澤民親信黃菊給上海留下巨大禍患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王小洪上位 兩大破例 兩大怪象
【遠見快評】繼續清零5年?蔡奇漏嘴洩密
【微視頻】權力的遊戲:網絡存款暴雷甚於P2P
【時事人物】掙脫鎖鏈 清華學子黃奎歷險記
【秦鵬直播】李克強穩經濟?V型復甦很難
【拍案驚奇】河南熱過火焰山 郝蕾北京見淒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