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菲訪談】韓美聯盟 對抗中朝

人氣 963

【大紀元2022年05月28日訊】您好,歡迎收看《方菲訪談》。

5月10日,韓國新總統尹錫悅宣誓就職。他表示將加強與美國合作,對抗獨裁暴政;他還呼籲朝鮮真正走向去核化。韓國、朝鮮、中共和美國之間的關係動向會怎樣改變呢?俄烏戰爭對朝鮮半島會有什麼影響呢?

方菲:今天我們邀請到韓國保守政治行動會議(CPAC)理事李賢勝先生,他要跟我們談談他對這些問題的看法。李賢勝一家人於2014年脫北,離開了朝鮮。您好,賢勝,很高興又見到您。

李賢勝:嗨,方菲。很高興再次見到您,謝謝您又邀請我來。

朝鮮疫情與核武能力

方菲:謝謝賢勝。您對朝鮮情況瞭如指掌,所以我想先問您有關朝鮮的新冠疫情。朝鮮在上星期宣布了它首次的新冠疫情爆發;到目前為止,報告有超過170萬的發燒病例,卻表示已經有超過100萬人康復。您認為那裡真實情況是怎樣的呢?

李賢勝:朝鮮新冠疫情持續兩年了,但朝鮮沒有公布其疫情。現在他們突然公布了,因為他們想加強關閉邊境,他們想營造一種狀況,讓國際社會人士給朝鮮捐贈測試盒、檢測試劑盒和新冠用藥。但我不確定該政權是否會接受韓國疫苗,或來自韓國和美國政府的美國疫苗。他們較喜歡國際社會的援助,勝過韓國和美國的援助。

方菲:有意思。大家都說朝鮮的醫療條件很差。那麼你認為那裡情況會變得更糟嗎?

李賢勝:我想那裡情況這兩年已經更糟糕了,他們近期官方宣布了並且承認了,有幾個原因,我之前解釋過。金正恩試圖透露朝鮮情況,這樣一來,他可以得到國際社會更多援助。

就像我所提到的,大家都知道的,朝鮮醫療狀況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糟糕。因此他試圖從國際社會釣到更多援助。但他不會接受韓國和美國的援助,因為若是韓國和美國供給朝鮮足夠的醫療援助,那會在朝鮮民眾中造成不良影響,因為美國和韓國是朝鮮人民的敵人。

方菲:所以現在拜登即將訪問該地區,美國和韓國情報部門都表示,朝鮮打算進行遠程飛彈測試甚至核試爆。但您認為這事會發生在拜登訪問該地區的時侯嗎?

李賢勝:我個人認為朝鮮政權不會在峰會期間進行軍事測試,但他們會在峰會之後進行測試。因為他們想觀察峰會的聲明,然後,若是有強勢或強硬聲明,或者金正恩政權不滿峰會結果,那麼他們可能會做出大動作的測試。

但核試爆不太可能發生。據我所知,朝鮮已經做到其彈頭最大化的目標,所以他們可能會做微型化測試,將彈頭最小化,可能是那樣測試。除此之外,他們將繼續測試洲際彈道飛彈。

方菲:您對於當今朝鮮的核武能力、性能有什麼評估呢?

李賢勝:我認為他們達到了一定的水平,他們有能力對美國發射核彈頭。無疑的,這對美國、韓國和日本的威脅非常大。此外,它有可能對中共也構成威脅,因為他們已經在中程飛彈技術方面取得了成功。所以,若是金正恩心有不滿,哪天他或許瘋了,他就可能對北京發射飛彈。

方菲:所以你不認為朝鮮的新冠疫情會影響朝鮮進行軍事測試。

李賢勝:許多專家認為,由於新冠疫情的爆發,朝鮮不會進行任何軍事測試。但我在朝鮮長大,在那兒生活了約30年,我知道朝鮮從來沒有因為國內事務而改變過軍事計劃。計劃已經定好了,發展飛彈是金正恩政權的頭號任務;所以無論有沒有新冠疫情,我認為金正恩政權都會進行軍事測試。

方菲:嗯,好。那麼現在韓國有了新總統,給我們講講:這位新總統和前任總統有什麼不同,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或者帶給韓國什麼樣的改變,還有他會怎樣處理朝鮮情況。

朝鮮無意去核化 終極目標:統治朝鮮半島

李賢勝:是的。新總統和前任完全不同。前任總統是非常左派的人士,傾向於中共和朝鮮,而他所有的助理和他身邊的人都親中共、親朝鮮;所以他們的政策是試圖疏遠美國和西方國家,而靠攏那些共產國家。但是新總統的就職演說強調自由,有35次提到自由;那對我們是個非常積極的信號,他看重自由勝過其它任何東西。所以新總統將產生不同的影響,對中共和朝鮮採用不同的戰略。

方菲:那麼,您認為新總統會怎樣處理朝鮮核威脅呢?

李賢勝:老實說,除非我們改變朝鮮政權跟當權者行為,否則處理朝鮮核威脅不會有明確的解決方案。因為前韓國政府嘗試過「陽光政策」,嘗試給予大量的援助和資金,並嘗試把他們拉到談判桌上,卻都崩潰挫敗,因為朝鮮無意去核化。

因此,朝鮮會繼續發展核武器,不論他們是否得到援助、是否取消制裁,或者韓國是否承認與他們合作統一。

李賢勝:但我想說的重點是,朝鮮政權七十年來沒有改變政策,他們終極目標是讓金正恩政權統治朝鮮半島。所以他們從來沒有改變過,他們會繼續做他們想要做的事,因此對任何一位韓國總統來説,處理朝鮮核威脅都不是容易的事。

但新總統可以加強與美國聯盟,加強對中共和朝鮮制裁,讓朝鮮政權無法獲得更多經費發展核武器,而逐漸減少其發展能力。

我們必須提供民眾和精英更多信息,讓大家曉得核武器對社會構成的威脅。核武器不是加強朝鮮防禦工事,它實際上是對社會的威脅。因為若是發生核戰爭,朝鮮就無法倖存;所以他們最好沒有核武器,這樣對所有朝鮮人都有好處,除了一人,一個追求核武器的人——金正恩政權。

俄烏戰給朝鮮更多動力發展核武器

方菲:是的。我認為你談到了核心問題,而且非常難以解決。除此之外,我認為俄烏戰爭實際上也許給了朝鮮更多動力繼續發展核武器。你這樣認為嗎?

李賢勝:是的,在內部,我跟一些朋友談過,他們內部討論過:由於烏克蘭放棄了核武器,看起來很弱,然後俄國就入侵了烏克蘭。但朝鮮官方不能批評俄國,他們支持俄國的戰爭,稱其為一場正義之戰,但朝鮮內部認為烏克蘭遭難是因為他們放棄了核武器。所以在內部他們試圖讓人相信我們應該成為一個擁有核武器的國家。

方菲:我看到有人說,朝鮮半島是最熱門的地緣政治緊張地區,僅次於俄烏地區。您怎麼看呢?另外,您認為俄烏戰爭對朝鮮半島有什麼影響呢?

李賢勝:直接影響並不那麼嚴重,但它們會牽連到很多其它事情。俄烏戰爭並沒有直接影響到政治和局勢,但是朝鮮半島的情況跟俄烏類似;朝鮮人可能會將朝鮮視為烏克蘭,將美國視為俄國。因此他們認為,「我們不能棄武繳械。一旦我們放棄我們的核武器,美國就能夠入侵朝鮮。」

但我在想的是,朝鮮不會對韓國採取愚蠢行動,因為烏克蘭情況完全不同,烏克蘭沒有美軍基地,但韓國有美軍基地。所以一旦朝鮮對韓國發動核戰爭,就意味著他們對美國發動戰爭;所以情況完全不同。但他們可能會認為,如果中共對台灣動武,他們會考慮發動戰爭,因為他們認為美國無法同時應付兩、三場戰爭。

中共侵台是機會 朝鮮有三日和七日的入侵韓國計劃

方菲:這實際上是另一個非常熱門話題。我先問你,上次你提到朝鮮有個三日和七日的入侵韓國計劃,對吧?你剛才講過,朝鮮終極目標是讓金正恩政權稱霸朝鮮半島。你能告訴我們更多關於這個三日和七日計劃的細節嗎?

李賢勝:我不是軍事專家,但我在朝鮮軍隊服過役,某些朝鮮將軍吐露了這個計劃,我朋友跟我父親朋友之間提到過此事。我不知道他們怎樣計算三天或者七天,但他們的計劃本身基本保持不變。自從他們提升了他們的網絡能力,他們的計劃稍稍做了些更改。

在開戰前,他們想要對韓國發動網絡攻擊,他們想通過網絡攻擊來打擊所有的基礎設施,然後他們想中斷交通運輸,他們想要中斷銀行系統、電力系統、社交媒體……整個社會設施;在韓國製造大混亂。

然後他們想要發動假資訊假情報,讓老百姓對所有信息感到混淆困惑。再後來,他們想在首爾附近發動砲兵襲擊,他們可能要用核彈威脅韓國政府;因此,如果你想避免一場核戰爭,那麼你就必須投降。這就是三日入侵計劃。他們想通過讓韓國投降而快速結束戰爭,若是韓國政府投降了,那就成了三日計劃。

如果不投降,他們可能會考慮把實際占領韓國的時間增加四天。總之他們認為七天之內,朝鮮軍隊可以占領整個朝鮮半島。

方菲:明白。您剛才說,如果中共對台灣動武,朝鮮會認為這是向韓國動武的機會。

李賢勝:是的。我這麼說的理由是,如果中共打台灣,美國軍隊可能會介入。美國在日本和韓國有駐軍,朝鮮希望看到韓國的駐軍被部署介入台灣問題,這樣朝鮮就可能再次進攻韓國,而且中共和朝鮮勞動黨可能會就此進行協作。

韓國親美抗共 認為朝鮮政權必須下台

方菲:我們知道,韓國新總統公開表示,韓國與美國的外交關係是韓國外交政策的核心。之後,中共派副主席王岐山出席新總統就職典禮。我認為中共對於韓國調整外交政策重心開始感到擔憂。那麼您認為韓國、朝鮮和中共之間的政治角力會有什麼變化?您認為,中共會不會為了贏得韓國的好感,而減少對朝鮮的支援?

李賢勝:我認為中共派王岐山率領代表團出席韓國新總統就職典禮,有幾層意義。第一是警告韓國,不要與中共做對。這安排還有一層意思是,中共認為尹錫悅或許可以成為盟友,所以他們派王岐山(方菲:去試探)。對的。

我與這屆新政府的一些人士交流過,他們制定了強硬的外交政策。他們私下裡認為,除非朝鮮更換政權,否則去核化不可能發生。他們認為朝鮮政權必須下台,只有這樣朝鮮社會才會發生改變。

但是他們不會向公眾散布錯誤資訊,所以他們不會宣布任何統一政策,因為他們不想誤導公眾。

他們想大力宣傳對中共的政策。他們在觀望美國和中共的關係。他們認為,美國要負責控制並抑制中共的挑釁。這屆韓國政府會堅定的與美國站在相同立場,這與之前的文在寅政府不同。新政府對中共不會再言聽計從。

方菲:所以在很大程度上,韓國新政府想看一看美國接下來採取什麼做法,然後再與美國保持一致。這就説到這次拜登的亞洲行。您認為拜登這次出訪會取得什麼成績,會產生什麼影響?

李賢勝:我認為拜登的出訪對韓國民眾非常重要。因為過去五年來,韓國民眾認為他們失去了自由,與美國之間失去了信任。所以韓國認為可以藉助這股勢頭,重新恢復民主自由以及韓美同盟。因此我認為這次出訪很好,可以重新鞏固美韓之間鐵打的聯盟。

韓國想加入「四方對話」不與共產國家做朋友

方菲:韓國總統表明,韓國想要加入「四方安全對話」,即美國、印度、日本、澳洲之間的戰略聯盟。您認為為什麼?您覺得這有可能發生嗎?

李賢勝:他們認為,最終是無法與中共做朋友的,無法與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做朋友,因為韓國的自韓黨和保守派都知道,共產主義在戰前和戰爭期間摧毀了這個國家。所以他們認為,朝鮮半島不能選擇共產主義、極權主義或獨裁主義。

他們希望與自由社會和自由世界站在一起,而不是與獨裁主義和共產主義做朋友。雖然新政府沒有公開與中共做對,但是他們的政策很清晰,那就是不與中共走得太近,並且與美國和西方世界建立緊密關係。

方菲:但是您認為能實現嗎?您認為韓國能加入「四邊安全對話」嗎?「四邊安全對話」會擴大嗎?

李賢勝:我認為他們能做到。這可以給中共施壓。如果韓國和美國成為緊密盟友並採取大膽行動,中共會反過來安撫韓國政府。但是如果韓國與中共走得很近,中共就會迫使韓國服從它,因為韓國仍是個自由民主體制。

中共會想讓韓國變得跟它一樣,即一黨體制,使他們都成為極權國家。但是最終沒有成功,因為韓國民眾選擇了現在這個新政府,作為對於一黨體制的抵抗。

方菲:是的,這沒錯。選舉的結果體現了民眾的選擇。但是同時,新總統僅以低於1%的選票優勢贏得選舉。這是不是說明韓國民眾的看法有分歧?

李賢勝:政治氛圍很緊張,民眾意見有分歧。但是民眾對於中共的抵觸情緒很強烈。如你所知,韓國做過幾次調查,調查表明超過70%的韓國民眾不喜歡中國(共)和中國(共)對韓國的所作所為。這種態度是和韓國國內政治不同的地方。

美中關係愈發惡化 韓國應該選邊站

方菲:是的。如果是這種情況,您認為新總統應該如何平衡與中國和與美國的關係?因為中國畢竟是韓國最大的貿易夥伴。如果韓國的新總統過於偏向美國,比如如果他們部署一套新的薩德反導彈系統,這會不會激怒中共?如果中共給韓國政府施壓會怎麼樣?

李賢勝:中共可能會對他們施壓。但是中共這麼做也有害處,因為韓國對中國的抵制情緒已經很強烈了。如果中共繼續對韓國政府施壓,韓國人就完全不信任中國。據我所知,新政府計劃從經濟層面減少對中共的依賴。他們敦促韓國企業減少在中國的業務。所以我認為他們想讓韓國的經濟更加多元化。我認為這是韓國政府可以減少中共威脅的方法。

方菲:我們知道,美國和中國的關係愈發惡化,我認為很多人覺得拜登這次出訪亞洲也是拜登政府針對中共的印太戰略的一部分。您認為韓國在拜登政府的印太戰略裡會不會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李賢勝:我並不期待韓國從一開始就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但是將來會發揮重要作用。

方菲:但是如果將來美中關係愈發僵持,您認為韓國會不會一定要選邊站?

李賢勝:我覺得韓國應該選邊站,因為之前的文在寅政府沒有選邊站,他們甚至表示韓國不應該被迫選邊站,因為韓國與大家都是好的合作夥伴。但是這說法毫無道理。韓國與美國是長期的盟友。讓韓國強大的不是只有經濟途徑。國家安全和政治立場才是非常重要的。此外,自由對韓國民眾也非常重要。我們都知道,中共不給予自由。如果沒有自由,就沒有共同利益可言。

金正恩和習近平關係很差 韓國最主要威脅:極權和獨裁

方菲:是的。您認為中共是否仍然在朝鮮背後給它提供經濟或軍事支援?

李賢勝:和以前不太一樣,現在朝鮮和中共的關係並不很好。因為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和中共領導人習近平關係很差,這並不是祕密,在朝鮮國內也都知道。習近平雖然討厭金正恩,卻從他那裡學到了不少東西。他封鎖了上海2,500萬人;習也封鎖了北京。我們知道金正恩封鎖了邊境兩年。我覺得習是學金的做法。

但是我想說的是,問題的關鍵不在於習近平,而是中共。中共從朝鮮戰爭之前就開始支持朝鮮政權,已經七十多年。一直到今天,他們仍然在從經濟、政治和文化上給朝鮮提供支援。他們對於走私行為視而不見,並默許私營公司與朝鮮的國營企業私下進行貿易,給朝鮮政權源源不斷注入資金。而中共也仍然允許朝鮮的勞工在中國工作,這群人的數量並不小,超過了五萬人,他們每年可以賺數百萬美元。

方菲:那麼賢勝,您是KPAC的理事。您認為,韓國和朝鮮半島面臨的最大威脅是什麼,這些威脅來自哪裡?

李賢勝:我個人認為,威脅並不來自於意識形態。我認為威脅來自於人。比如金正恩想要占領朝鮮半島,並長久的統治下去。而至於來自中共的威脅,那就是習近平了,他也是想長期統治下去。另外還有俄國總統普京,他想維繫數十年的統治。

因此我認為關鍵在於極權和獨裁,這些人想要長時間維繫絕對權力。這是對韓國最大的威脅,因為這三個國家是韓國的鄰國。當然我們也談到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那些可以是其次的威脅,而主要威脅是這些獨裁者企圖控制民眾、控制半島。

方菲:您認為韓國民眾是否意識得到這點?還是說要提升韓國民眾對這些威脅的意識?

李賢勝:可惜韓國人民對於這方面的政治瞭解不夠,但是越來越多人開始意識到,中共、金正恩和普京對韓國構成威脅。這些坐擁大權的人,以及對自由的剝奪,這是對韓國最主要的威脅。

方菲:您從事的部分工作也是為了抵制這種威脅是嗎?請談一談你們的工作以及你其他的朋友在這方面的努力?

向國際社會提供真實信息 抵制共產主義滲透

李賢勝:是的,韓國保守派政治行動會議(KPAC)和其它保守團體有一個媒體頻道,即「One Korea Network」。我們在做的事情是向國際社會提供準確和真實的信息,使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和獨裁意識形態難以滲透自由社會。而他們的那些宣傳內容是經過精心設計的,所以很容易滲透自由社會的民眾,因為自由社會的人以前沒有接觸過這些東西。

而像我這樣對於共產主義有切身體驗,在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環境生活過,我們想把我們的故事分享給大家,分享更多信息,讓人們明白,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不是可選的選擇。每天我們都在向人們傳遞訊息,舉辦活動,教育民眾。而且在美國,有很多共產主義者,在影響著美國的政客們,並試圖用立法實現朝鮮半島的所謂和平。但是那並不是真正的和平。因為他們只是想與金家政權和中共達成妥協,所以他們推動停止軍事演習,取消對中國的旅行限制,給朝鮮很多錢等。一切都是為了安撫中共和朝鮮,所以這不是真正的和平。

我還想引述新總統就職典禮時說的話。他明確表示,只有自由民主才能創造持久的和平,而和平才可以確保我們的自由。一個尊重自由和人權的國際社會聯合起來才能確保和平。他也強調,和平不是簡單的避免戰爭。真正的和平是要有自由,才能促成繁榮與昌盛。

方菲:是的。所以要通過實力才能實現和平,而不是通過投降實現和平。

李賢勝:是的,不錯。

方菲:好的。那麼賢勝,非常感謝您與我們分享這些觀點。我認為您在做的工作非常重要。我們應該做更多這樣的工作。因此請再接再厲。非常感謝您今天接受我們的採訪。

李賢勝:這是我的榮幸。感謝您再次邀請我。

方菲:謝謝大家收看《方菲訪談》,我們下次再見。◇

《方菲訪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方菲訪談】專訪熊焱:中共為何阻止我參選
【方菲訪談】法內爾:警惕中俄聯手威脅世界
【方菲訪談】朗頓:挽救我們的公立學校
【方菲訪談】任松林:從清零運動看中共本質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20大人事名單外洩?最大意外是他
【有冇搞錯】人民幣大跌 中共神話破滅
【秦鵬直播】北溪洩漏誰之過 人民幣狂跌不休
【馬克時空】俄新兵見烏軍秒投降 假公投能讓普京圓夢嗎?
【未解之謎】神祕深海 外星人的另一個基地?
【百年真相】沉重打擊劉少奇的一張大字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