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載希望的海鷗:一個20年打造的奇跡(2)

《希望之聲》成立20年系列報導

史誠

人氣 2283

【大紀元2023年12月01日訊】談起對華短波廣播,很多人想起來的就是美國之音、自由亞洲電台,BBC和法廣這樣的國家級電台,確實沒有錯,要做對華廣播這樣巨大的工程,又能夠擊破中共強大的信號干擾,除了國家級的電台,還有誰有可能呢?

但是您也許不知道的是,今天,針對中國大陸最大規模和最強大的短波廣播,並不是政府電台,完全是由民間打造的,這就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歷時20年打造的、由100支電台組成、規模超過所有國家級電台、可以說是不可思議的「海鷗廣播網」。

希望之聲對華廣播 鮮為人知的故事

時間來到20年前的2004年的1月,剛剛在硅谷創立希望之聲的一群華人工程師,給自己定下了一個使命:把真實的信息送入中國大陸。

這些來自中國大陸的留學生,最熟悉的就是美國之音這樣的短波廣播了。確實,1946年成立的美國之音,從1956年開始了她的對華中文廣播,在幾十年內在中國大陸培養了巨大的聽眾群,從文革時代躲在被窩裡收聽敵台,到80年代收聽美國之音「英語900句」,到89六四之後整個中國通過美國之音了解北京發生了什麼,短波,在當時30歲以上的中國人,特別是知識分子那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其實不僅在中國,在上個世紀所有的共產黨國家,收聽短波廣播幾乎都是人民追求自由的標誌,在美國之音之後,針對東歐的自由歐洲電台(Radio Free Europe)和針對蘇聯的自由電台(Radio Liberty)相繼在1949年和1951年成立,通過在西德慕尼黑和西班牙里斯本建立的大型短波廣播站,向歐洲共產鐵幕後的人民傳播自由的聲音。

1980年6月波蘭團結工會在格但斯克的列寧造船廠發動了爭取自由的罷工,在歷時500天的時間內,罷工的消息通過美國之音和上述兩家短波電台傳遍了東歐和蘇聯各地,30%的波蘭人,也就是1000萬人,加入了團結工會,使之成為催動10年後鐵幕崩垮的最重要的組織。來自波蘭的羅馬教宗保祿二世和美國總統里根,也不斷地通過短波電台向當時的蘇聯和東歐民眾傳遞他們的聲音,給處於共產專制統治下的人民送去支持和希望。1991年8月,蘇聯共產黨強硬派發動了軍事政變,持續不斷的西方的短波廣播,帶給蘇聯人民及時的資訊,促成了蘇聯人民走向街頭阻擋軍車,導致政變軍隊的譁變,讓政變五天之內流產,和隨之蘇共的終結。

1989年,團結工會主席瓦文薩訪問美國,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講,瓦文薩向美國人民講述了美國之音和其它短波電台給波蘭人民帶來的啟蒙和希望,他說:「美國之音對於波蘭的作用,好比太陽對於地球那樣。」

希望之聲的創始人們深刻地了解這樣的歷史,這也是「希望之聲」這個電台名字的來由:給中國人民帶來希望!但是,以民間的力量從事對中國大陸的短波廣播談何容易。

當時,所有有實力做對華廣播的單位都是國家級電台,他們大多數不開放電台租賃,即使有,草根起家的希望之聲也沒有這樣的資金,即使租得到,中共強大的信號干擾也能把這樣來之不易的廣播頻率全部淹沒,讓聽眾只聽見一片嘈雜聲。

「當時的感覺是無路可走,事不可為,因為短波廣播的功率都是動輒幾十萬瓦,一支電台光電費一個月就幾萬美元,我們怎麼可能付得起?怎麼辦呢?我們一開始唯一能做的,就是從台灣的中央廣播電台租下了一個小時的時段,走一步看一步再說。」

這個走一步看一步,帶來了一個驚喜,在2004年11月底,希望之聲通過台灣的「中央廣播電台」(簡稱央廣)租下來的時段播出了《大紀元時報》發表的「九評共產黨」,這是一篇由前言和9篇不同專題的文章匯整成的特別社論,從歷史、文化、道德的多種角度立體解剖共產黨的本質,和它對中國帶來的危害。社論深刻有力,撼動人心,希望之聲趕製了十期廣播節目,分在20天內播出,在當年12月和次年1月在中國大陸激起了巨大反響,在北京的民眾搶購短波收音機來收聽這檔節目,一時造成北京的短波收音機賣到脫銷。

「這個消息讓我們非常振奮,沒想到短波廣播有這麼巨大的作用,這也給了我們繼續走下去的信心。」希望之聲的總裁曾勇說。

但是,繼續走下去談何容易,「九評」廣播的成功驚醒了中共當局,他們發現了這支新電台,於是調集了大型干擾電台,專門干擾希望之聲的廣播。

這時,有一位有實力的人士在了解到希望之聲的這個需要之後,挺身而出,願意出錢增加廣播時段,因此,希望之聲通過台灣的「中央廣播電台」租下的時段不斷增加,在4年之內增加到每天25個小時(frequency-hour),所花的租金也讓希望之聲成為「央廣」的第一大客戶,和一家有中等規模的對華廣播電台。

但是,又一輪困難襲來,中共嫉恨於希望之聲廣播規模的不斷擴大,直接通過外交和民間等多個管道施壓當時馬英九執政的中華民國政府,要求他們斷掉給希望之聲的租約,從地面上切斷希望之聲的廣播。

回憶起當時的艱難,希望之聲總裁曾勇說,「為了阻止斷約,我在幾年之內飛了9次台灣,只能說節節抵抗,因為權不在我,我甚至因為此事,專門飛到歐盟議會所在地斯特拉斯堡,和美國首都華盛頓,向歐盟議會和美國國會尋求幫助,請他們出手阻止『央廣』斷約,但最終無濟於事。」

在2012年1月,央廣在沒有清晰和合理理由的情況下,單方面中斷了希望之聲所有25小時的租約,延續了八年、一時生機勃勃的希望之聲對華廣播回到一片寂靜。

回憶起當初的情況,曾勇說:「碰到這種挫折,我們都很難受,我們怎麼辦呢?放棄嗎?」

最終,希望之聲決定還是不放棄,繼續向前探索可走的路。

所幸的是,在向央廣不斷爭取的同時,希望之聲的研發人員已經開始做一些嘗試:「為什麼我們必須租那些大電台?小電台廣播是不是一個辦法?小電台能不能聽得見?」

高科技背景的希望之聲技術員開始著手自己來打造一種新的短波電台,如何用集成電路來產生、傳輸和發射短波信號,嘗試什麼樣的天線可以有效傳遞信號,什麼樣的地理位置是必要的……在解決了這樣的一個個技術難題後,第一支小電台誕生了,功率只有100瓦,也就是國家級電台千分之一的功率,但是,這支電台開始對中國大陸發射30分鐘之後,我們得到了令人興奮的消息:可以聽得見!

好消息之後就是壞消息:中共的大型干擾台發現了這支新電台後,把干擾信號調過來,對著這支電台干擾,很快,聽眾就只能聽見雜訊了。

但是,這個嘗試已經給了希望之聲重大的發現:1. 收聽短波廣播完全不需要傳統的大電台,那些人們已經習慣的10萬、30萬,甚至50萬瓦的大型短波電台,是為了戰勝干擾信號而不斷加大功率而形成的,是五十多年來天空中「軍備競賽」的結果,一支輕靈的小電台完全可以聽得見;2. 大型干擾台雖然能夠蓋住一個小電台,但是要完整「滅掉」它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總有殘存的信號透過蓋台,如果我們不斷增加小電台數量的話,每一個小電台的存活空間連接起來,就是整個中國可以收聽的空間。就好比透過干擾信號的屏障而成功落地的「雨水」不斷增多,最終成為遍地甘霖落地的局面。而作為聽眾,他只要轉動短波收音機的頻率,找到一支存活下來的小電台,他就可以收聽希望之聲了,這樣不就擊破了中共成功維持了幾十年、貌似無法打敗的短波干擾嗎?

海鷗電台在亞洲各地誕生

希望之聲開發出來的這支小鳥一樣的電台,還有一個很有特點的天線,下部是一根直杆,在上面分杈,好像一個海鷗展開翅膀,這樣的電台應該叫什麼名字呢?大家說,就叫她海鷗吧!

於是,海鷗電台就此誕生,在之後的15年內,希望之聲在亞洲各地的義工員工,就開始了不辭辛勞地鋪設海鷗廣播網的工程。

但是,這樣的工程遇到了從未想像的困難……

最先的海鷗發射塔之一,建在台灣東南部屏東的大山裡。

建電台,當然首先要有地,因為海鷗的特性,還得是一大塊地,有海拔高度的地,常常是在山頂或靠近山頂,所以第一件事就是有人捐款可以租下這樣一塊地。

最後的發射地是在高山上人跡罕至的地方,沒有車道,所以,建設的義工需要把所有的材料,一點點地用人力搬運上去,於是,這些義工用鐵桶提著水泥,用肩膀背著裝滿鐵件的背包,蹚過有毒蛇出沒的荒草,攀爬到山頂,非常不容易,就這樣日復一日地要勞作幾十天,才終於搭建起了發射塔和發射機房。

調試信號也遇到了很多困難,因為沒有先例,從頭開始,完全靠自己摸索,一個個難關闖過去,最後終於開播了。大概是天道酬勤吧,在屏東所建立的海鷗電台的信號,一旦發射之後,不僅能跨過台灣海峽,到達對岸的中國大陸,甚至一直延伸到遙遠的新疆,讓建設電台的義工們非常興奮。

之後,在台灣的海鷗台,一個一個地建立,逐漸地形成了對中國大陸的廣播規模,但是每一個台背後都是一個故事:找地、租金、基礎建設、安裝、調試、維護等等,而維持這樣的發射群正常運作所需的費用,沒有一分錢來自任何政府,都是希望之聲的義工們,從他們自己的工資或積蓄中擠出來的。

參加這份工作的當地台灣人謝先生說:大陸是我的故鄉,我父親是從那裡來台灣的,我希望能儘自己一份力,讓故鄉變得更好,讓人民不再被中共的洗腦所欺騙,希望有一天我能回到得到自由的故鄉看一看。

而相比氣候溫暖、生活宜人的台灣,在中國的西北部地區建電台,則是另外一種故事,像這樣的電台,常常是建立在荒野之中,人跡罕至的地方。因為氣候惡劣,電台需要更多的維護,零件需要頻繁的更換,所以必須有人駐紮,來「看護著這些海鷗」。但是那樣的地方怎麼駐紮?沒水,沒電,沒住房,都得一個一個的解決,除了需要有人捐款之外,人也是問題,有誰會常年累月地住在這樣鳥不生蛋的地方,僅僅看護這些電台的發射?

有這麼一對夫妻,就選擇做這樣的看台人,或「海鷗守護者」,他們放棄了自己的工作,遠走他鄉,搬到海鷗電台的發射地,全職做這樣的守護者。

他們的生活則充滿了最原始的挑戰:怎麼解決吃飯?在地上挖一個坑,放進柴火,上面支幾根鐵棍,掛一個鐵鍋,這就是廚房;睡覺呢,在帳篷裡聽到儘是呼嘯的北風,和周邊的狼嚎,生命安全都面臨危險;而平時觸眼所見的是終年不化的積雪,看不見花和樹,唯有黃沙的戈壁,這裡沒有社交生活,只有物資的匱乏,這一對夫妻,就在這樣的環境中生存下來,而且在荒野中還生下和養大了一個孩子。

因為看著這樣的堅持太苦了,所以希望之聲總部建議他們撤掉電台、回家去,但是他們說不,為什麼呢?他們說:「這是我們的使命。」

這裡僅僅是兩個例子,其實所有的海鷗台的建設,背後都是一段感人的故事,難以盡言。

隨著這些故事不斷地發展,一個個的海鷗電台建立起來,從一水之隔的台灣到青藏高原,從曠遠的草原到潮濕的熱帶雨林,希望之聲建立了一百多個不同波段的發射塔。

希望之聲對華廣播信號的覆蓋率和清晰度,超過了絕大多數政府資助的國家電台。也讓真相清晰、完整、延綿不斷地傳到鐵幕後面的中國。

但是這時,希望之聲的海鷗義工們又遇到了一種新的、非常難以克服的挑戰。

當中共在無法在空中阻擋這些短波電台後,他們就換了打法,通過外交關係施壓海鷗電台所在的國家,逼迫他們用政府的權力從地面上拆除這些電台。

在越南北部的山區,兩位年輕人,在2009年4月架設了12支海鷗電台,向華南地區播送每天18個小時的廣播節目,他們還開發出了一種非常先進的技術,能瞬間感知中共覆蓋過來的干擾台,然後自動地「飄移」到鄰近的一個頻率繼續廣播,當干擾信號跟過來後·,馬上又飄開,完全由電腦自動控制,讓這樣的電台也成為「空中永遠也抓不住的海鷗」。

2010年,中共壓迫越南政府,突襲了這個海鷗電台的基地,拆毀了所有12支電台,並且抓捕了這兩位電台的建立者——武德忠和黎文誠,並且在2011年給他們分別判刑三年。

武德忠被判刑前,已經是自己開辦的科技公司的老闆,手下已經有一百多員工和不菲的收入,但是因為這次被抓,他不僅失去了自由,而且失去了他的公司、財富,家庭也因此而破碎。

在若干年後,武德忠刑滿出獄,在美國政府政治避難的幫助下來到美國,記者問了武德忠一個問題:如果再來一遍,你還會做嗎?他說,還會做。記者追問為什麼,他說:「因為這是正確的事情。」

2018年,來自台灣的駐泰企業高管蔣先生,在泰國清邁協助希望之聲設立了一支海鷗電台,但是在當年11月,泰國當局迫於中共壓力,逮捕了蔣先生,一年後泰國當局給他判刑,他最終回到台灣之後,被公司降職,生活都遭遇了困難,但是他也是一樣,從來沒有後悔自己為希望之聲的海鷗網做過的事。

是什麼讓希望之聲的志願者們不懼迫害,甘願失去舒適的生活、收入甚至自由?那是因為他們深深了解,每個高牆內的人都渴望自由、嚮往光明;而給中國人民最好的東西,就是能源源不斷地送給他們真相。

即使在台灣,也再次面臨來自中共的干擾。中共沒有辦法直接指揮台灣政府,在馬英九政府時代,就動員他們在台灣的人馬以所謂「無證廣播」的方式向政府舉報。海鷗網的義工謝先生,是一家餐館的老闆,他在餐館的灶台邊炒菜的時候,被上門突襲的警察抓走,而他和其他義工辛辛苦苦搭建起來的電台設備,就這樣被搶走。事情發生後,台灣的義工和正義人士八方奔走,向台灣政府決策層講述對華廣播的必要性和積極性,從昔日蔣經國總統建立的天馬短波電台,講到今日的希望之聲海鷗台,講到大陸正在發生著對信仰團體的迫害,和在這樣的背景下,台灣對華廣播存在的重要性、道義與使命。

這些努力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在那之後,台灣的兩黨立法委員開始積極努力,共同推進民用發射塔的合法性,維護民營電台發射塔的權利,聯署了一項議案,並獲得了立法院跨黨派議員的支持。

幾乎每一個國家的希望之聲的義工們,都面臨著這種來自中共的干擾,只是程度不同而已,他們除了打贏空中的短波戰,還得打贏地面的公關戰、法律戰,裡面花費的精力、財力可以說是不計其數。

那麼,花了這麼大的心血所建立的海鷗網,起到了什麼效果呢?

接:承載希望的海鷗:一個20年打造的奇跡 (1)

捐助希望之聲對華廣播,每20美元可以幫助希望之聲播出5分鐘的真相。

捐款鏈接:
《大紀元時報》(Epochtimes):https://freechinanow.org?f=et
新唐人電視台(NTDTV):https://freechinanow.org?f=ntd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希望之聲支持者集會 籲泰國政府釋放蔣永新
首屆希望之星歌唱大賽 希望之聲硅谷舉辦
王赫:中共「違反政治紀律人員」何其多!
王友群:軍隊持續清洗 曝中共最大隱憂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旅行健身都可派上 WONHOX 亞馬遜5折優惠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