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寬:「嬰兒器官移植」掀中共驚天黑幕

人氣 6898

【大紀元2023年03月07日訊】2023年2月27日,中共上海市委旗下的《新民晚報》報導了一條新聞,引起了外界關注,並引發輿論譁然。該報導高調炫耀「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仁濟醫院與上海兒童醫學中心的聯合研究成果登上權威雜誌」,而民眾細看這項研究的內容,竟是摘取幼小嬰兒的腎臟,並將其移植給成年人。

《新民晚報》極力標榜這項中共「技術」,稱嬰兒器官移植如何困難,並吹噓仁濟醫院已經「成功實施了」22例新生兒腎移植。然而,這家中共黨媒對於器官的來源卻含糊其辭。

令人細思極恐的「嬰兒器官移植

由上海交大附屬仁濟醫院醫生主導的「嬰兒器官移植」,於今年年初發表在了《美國移植雜誌》(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lantation)上,文章的題目是「供腎者最低體重和年齡:體重小於1.2公斤的早產新生兒腎整塊移植給成年受者」(The minimum weight and age of kidney donors: en bloc kidney transplantation from preterm neonatal donors weighing less than 1.2 kg to adult recipients)。

這篇論文報告了兩個移植案例,都是使用新生嬰兒的腎臟移植給晚期腎衰病人。

第一例是早產女嬰,出生時胎齡29週,體重1.07公斤,她那只有鵪鶉蛋大小的雙腎,被移植給了一名身患尿毒症、體重75公斤的34歲女性。

該移植手術歷時近10個小時,由仁濟醫院泌尿科副主任、腎移植亞專業負責人張明主任醫師主刀,而張明也是這篇論文的主要通訊作者,器官移植發生在2021年8月。

第二例也是一名早產女嬰,出生時胎齡29週零5天,體重1.17公斤,雙腎總重量只有27克,被移植到了一名患有終末期腎病、體重46公斤的25歲女性。該手術也是由仁濟醫院的移植團隊主導完成,器官移植時間為2022年1月。

值得注意的是,這篇論文宣稱,第一例和第二例移植案例中的女嬰,其父母分別在她們出生後的第2天、第3天便同意捐獻腎臟。然而,一個基本的醫學常識是,腎臟在體外保留最長時間為24至48小時。

這也就意味著,張明的團隊必須在嬰兒出生後的3—5天之內,完成移植配型以及腎臟移植手術。而黨國這個反常的「超高效率」背後卻藏著令人不寒而慄的信息。

嬰兒器官早在娘胎裡就被覬覦?

據大紀元記者江楓報導,2023年3月4日,美國亞利桑那大學外科、醫學影像學、生理科學和生物醫學工程副教授哈爾佩(Zain Khalpey)告訴大紀元,器官移植通常需要1週到14週的時間來交叉匹配患者。

哈爾佩教授說:「你必須進行一系列的測試,以確定供體和受體是否匹配。這些測試包括血液和組織分型,以及交叉配型,以確保兼容性,尤其是與腎臟的兼容性。」

哈爾佩教授還表示:「完成(移植前配型)步驟所需的時間長短取決於多種因素,包括器官的可用性,測試的複雜性和緊迫性。所以一般來說,新生兒腎臟移植配型的過程可能需要幾週到幾個月的時間。」

此外,美國巴恩斯猶太醫院網站以及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健康網站顯示,對器官捐贈者的評估,包括供體配型,可能需要1到6個月,甚至更長時間才能完成。

而且,尚未出生的嬰兒不可能在中共官方所謂的「器官捐獻系統」中登記註冊。

然而,張明團隊卻在兩名新生兒出生1天和3天後就摘取了她們的腎臟,並成功移植到了兩個成年人身上。

哈爾佩教授推測,早在嬰兒還在娘胎裡時,醫生就已經瞄上了她們,並通過抽取羊水完成了配型。

而對於仁濟醫院移植團隊已經摘取了22例新生兒的腎臟,並「成功移植」,哈爾佩教授感到擔心,「令人懷疑他們在將新生兒作為用於生產器官的機器」。

哈爾佩教授說,「如果嬰兒或新生兒的腎臟被移植,它會(在受體內)持續很多年。這就是(中國醫生)使用新生兒器官的吸引力所在,因為在他們的腎臟上導致排斥反應的抗體數量不多。」

《美國移植雜誌》的計算分析凸顯出「中共活摘器官」

2022年4月,《美國移植雜誌》對1980年至2015年間在中國學術期刊上發表的2,838篇移植論文進行大規模計算文本分析,發現中共移植外科醫生違反了國際公認的「死亡供體」規則,很多「捐獻者」在被宣布為「腦死亡」之前,中共醫生就摘取了他們包括心臟和肺在內的器官。

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3月,《廣州日報》的記者報導了對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的採訪,黃說:「我2012年做的肝移植手術有500多例,11月到廣州做的那台肝移植手術,是按照中國標準公民自願捐獻的首例肝移植手術。」

有民眾聽到後不由得感到毛骨悚然,這說明,2012年11月之前,黃潔夫主刀的所有肝移植手術,供體肝都不是自願捐獻的。

而2013年5月,黃潔夫對美國廣播公司(ABC)記者麥克唐納(Stephen McDonell)說,他已有兩年沒有從死刑犯身上移植任何器官了。

也就是說,從2011年5月開始,黃潔夫就沒有使用死刑犯器官。

那麼,2012年,黃潔夫在11月前做的近500例肝移植手術,使用的肝臟,既不是自願捐獻的,也不是死刑犯的,那麼,這些器官究竟都是從哪裡來的呢?

2017年2月6日,《科學》雜誌在其網站發表記者署名文章,報導國際肝病研究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the Liver)的官方期刊——《國際肝雜誌》(Liver International)撤銷了浙大附院鄭樹森的論文,並終身禁止他投稿,原因是擔心「其肝移植安全性數據研究所涉及的器官來自中國死囚」。

《國際肝雜誌》是國際權威學術期刊,覆蓋全球4,400多家機構,該期刊的主編稱:「撤稿原因並非論文數據造假,而是缺少563例肝移植器官來源的倫理證明。」「除非我們得到了詳細的、透徹的、無爭議的證據,證明『所有』器官均來自DCD(腦死亡器官捐贈)志願者。」

相較於《國際肝雜誌》對鄭樹森的論文撤稿,哈爾佩教授對於《美國移植雜誌》接收並發表上海仁濟醫院張明等人的論文感到驚訝。

哈爾佩認為,雜誌編輯應該向論文作者提出幾個問題,包括:嬰兒的父母是否有知情和同意?嬰兒的父母是否是良心犯和弱勢群體?

值得國人警惕的「民間大規模基因篩查」

胡鑫宇離奇失蹤死亡案,讓全國億萬民眾進一步看清了「人礦」是怎麼回事。而事實上,中共不僅僅是盯上了青少年的器官,正如哈爾佩教授所推測的那樣,早在嬰兒還未出生時,中共就瞄準了他/她們的器官了。

事實上,早在10年前,中共已經系統化地給孕婦測定基因,掌握嬰兒的基因圖譜。而這其實與器官移植所需要進行的血型、遺傳病學等諸多配型準備工作有直接關係。

根據中共媒體報導,江西省多個地方,包括胡鑫宇所在的上饒市,就是產前基因篩查的重點地區。

這不免讓人想到,中共很可能早就在全國範圍內開始建立數據庫,以便從中國人還是胎兒/嬰兒起,就早早地了解他/她們的器官配型。

《人民日報》四川分社社長林治波曾在網上寫過這麼一段話:「價格高昂的器官移植生意將興隆起來,原因是絕大多數國人的基因數據被資本掌控了。他們會在海量的基因數據中輕易找到與移植對象配型的人,然後這個人就失蹤了。這是可怕的態勢。」

也就是說,中共很可能已經在很大程度上掌握了國人的基因數據,它清楚在中國巨大的人群中,特定類型的一個個肝臟、一個個心臟、一頁頁肺臟生長在哪一個胎兒、嬰兒、幼兒身上,當需要進行器官移植的受體出現後,就可以像到飼養場裡提貨一樣,直接去收割這個嬰、幼兒的器官。

眾所周知,中共寧願對非洲大撒幣,也不願為中國貧困地區的孩子多花一分錢,更不願對農村人的醫療有所投入,可為何中共卻勞民傷財、對給孕婦大規模測定基因如此起勁?

中共這詭異的操作,不得不讓人警惕其背後的真實動機,而這也同時讓人想到中共在監獄和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體檢」。

監獄和勞教所裡的特殊「體檢」

據明慧網報導,大約在2003年的上半年,上海女子監獄警察突然通知所有的法輪功學員要進行全身體檢。當時看到有四輛大巴停在監區的大門口,裡面都是很先進的各種醫療設備。

每個監區的法輪功學員挨個排隊,一個一個地上車去檢查,要上下四輛車,檢查人體各部位。從頭到腳都要檢查,眼科、身高、驗血、驗尿、婦科、B超、心、肝、腎臟都要檢查。

中共警察還稱,只有法輪功學員有這個「待遇」。

詭異的是,中共在監獄、勞教所、看守所等地方普遍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實施酷刑,甚至剝奪他們的基本生存權,根本都不當人對待。

然而,中共同時又普遍對法輪功學員實行「例行、系統的驗血及器官檢查」,包括超音波、驗尿,而其他犯人卻都沒有。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經過體檢程序的法輪功學員,有些陸續被大巴士運走,從此再無音信。而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早已在國際範圍內被廣泛曝光。

2019年6月17日,「獨立人民法庭」在英國倫敦舉行終審判決,判定中共對以法輪功學員為主的良心犯進行大規模器官摘取,無可置疑地犯有危害人類罪以及酷刑罪。法庭認定,中共是一個犯罪政權。國際二十多家大媒體對此進行了報導。

獨立人民法庭」的判決將適用於世界各國、各地區政府、乃至國際法庭,在追究大陸參與強摘良心犯器官的組織或個人罪行的時候,都可直接採納「獨立人民法庭」的判決,無需再做調查取證。

結語

2006年,當大紀元首次曝光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時,很多人對活摘罪惡感到難以置信,這倒不是他們都很冷漠,而恰恰是很多人的善良局限了他們的想像力,人們無法想像這個世界上會有活摘人體器官的惡魔存在。而中共活摘被自由社會稱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

十六七年過去了,從數以百計的武漢大學生陸續離奇消失,到胡鑫宇們的離奇死亡,人們無奈又痛苦地發現,原來法輪功學員所說的這一切都是真的!中共已經將活摘器官的黑手,從法輪功學員身上延伸到了新疆人身上,延伸到了農民工身上,延伸到了大學生身上,延伸到了中小學生身上,如今又延伸到了剛出生的嬰兒身上……

正如《九評共產黨》所揭示的,中共是一個十惡俱全的邪教,其背後是撒旦邪靈,它對眾生、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這個惡魔。

是追隨中共為其陪葬,還是遠離中共、遠離災殃,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時候了。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橫河:為什麼抵賴活摘要靠境外勢力
粟沂州:中共喉舌的抵賴與涉案疑犯的自供
川人:中國共產黨定將亡於「活摘」暴行
【翻牆必看】中共兩會登場 即現幾大尷尬
最熱視頻
【時事金掃描】北京房市崩塌 藏習近平大計?
【中國禁聞】江蘇現恐嚇標語:一家燒火 全家坐牢
【拍案驚奇】FBI抓捕兩名打壓法輪功的華人
【財商天下】美銀行存款大逃亡 資金湧入投資新寵
【晚間新聞】俄夜襲烏克蘭 導彈、無人機多被擊落
【環球直擊】美商務部長會王文濤 科技議題無讓步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