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春愁翩然情海翻波浪 往事依稀已化蝶——胡蝶(下)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14日訊】(續)几經周折,潘有聲同几個朋友一起開辦了一家公司,從事茶葉和木材生意。他們只想盡快賺些錢,為全家尋個像樣的住處。然而,沒過几天,潘有聲突然失蹤了。詢問公司的人方才知道,不知是誰在潘有聲的公司藏了槍,他被警察抓去了。六神無主的胡蝶哪里想到這只不過是戴笠為博取她的好感而采取的又一次手段,為了救出丈夫,她不得不求助于戴笠,當著胡蝶的面,戴笠馬上叫人放了潘有聲。

隨后戴笠又通過手段使胡蝶一家入住他的曾家岩公館。見面的方便使得戴笠几乎每日都來問候,他知道胡蝶愛吃水果,而戰時重慶又沒有什么好吃的,就不惜代价派人從新疆空運來哈密瓜;看到胡蝶身體不好,就請來名醫,細心調理,并舉止得體的陪她出去散心。他的這些舉動令胡蝶和潘有聲都非常感動,夫婦二人對戴笠的戒備之心慢慢地放松了。胡蝶入住曾家岩公館后,戴笠總算可以天天看到自己心儀的佳人了,可是佳人卻心有所屬,另有怀抱。

1944年春天,潘有聲接到了商人們夢寐以求的專員委任狀和滇緬公路的特別通行證。此時,看著家里兩個年幼的孩子和胡蝶白發蒼蒼的母親,他只得含淚告別胡蝶,咬著牙外出奔波。潘有聲一走,胡蝶完全成了一只籠中小鳥。

為了討得胡蝶的歡心,戴笠把一切置之度外。胡蝶想吃南國的水果,他立即派出飛机從印度空運;胡蝶說拖鞋不受用,他一個電話就讓人弄來各式各樣的鞋子;胡蝶嫌楊家山公館的窗戶狹小,光線不充沛,又嫌樓前的景物不別致,他急忙命人在公館前方,專門為她重新修建一幢花園洋房。在神仙洞周圍,他計划建筑一棟規格、設施、造价遠遠超過其他公館的豪華別墅,准備作為他和胡蝶將來的秘密居所。他認為神仙洞除了地名吉利外,還環境清靜,風景优美,便于隱居。為顯示他的真心,博胡蝶一笑,修這所房子時,他要求汽車可以直達門口而不爬坡。為此,他親自測好地形,凡車路經過的地方,居民們都得搬走,房子一律拆遷。除此之外,他還親自設計如何在斜坡上用石塊鑲成“喜”和“壽”兩個大字,如何在空隙處栽上各种奇花异草。為了保密同時也為了防止胡蝶和外界接触,戴笠特地在別墅外圍修建了電网、水渠及隔离外界的圍牆,外面還設置了崗亭。

在同居期間,為了討胡蝶的歡心,戴笠又為胡蝶修建了好几處住所,如羅家灣19號、重慶南岸汪山、嘉陵新村、浮圖關李家花園等等。另外在楊家山公館前面還特地修建一處很考究的花園,花費了近一万銀元的代价購買了各种名貴奇花异卉。他和胡蝶住在這里時,每天早晚總要陪胡蝶去花園散步。胡蝶雖生活在這樣优越的環境里,但不能与自己的家人在一起,也不能与自己喜愛的電影和影迷在一起,她仍天天悶悶不樂,戴笠對她越好,她越覺得自己的人生是一個悲劇。再也找不回原來那個純洁、坦率的胡蝶,一個愿跟普通、老實的商人過日子的妻子,一個准備著為電影貢獻一生的影人。

1946年胡蝶隨戴笠回到了她思念了八年之久的上海,令她沒有想到的是戴笠向她提出了結婚的要求,要明媒正娶她為妻。似乎對胡蝶對了真情的戴笠說:“我今生最大的心愿,是与你正式結為夫妻,你是我的惟一,其他什么事都不能改變我對你的愛。我是真心愛你的,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不要。我現在最大的心愿就是与你正式結婚。”為了達到和胡蝶結婚的目的,戴笠再次安排潛伏特務拘押了潘有聲,并暗中讓人誘勸他解除与胡蝶的夫妻關系,以便他与胡蝶正式結婚。期待著与家人團聚的胡蝶含著眼淚對丈夫說:“有聲,雖然我們辦了离婚手續,但是我的心是永遠屬于你的,姓戴的只能霸占我的身體,卻霸占不了我的心。”就在戴笠一心准備在1946年3月下旬与胡蝶正式舉行婚禮時,他卻因飛机失事燒死在南京西郊的戴山上。戴笠的突然死亡,使胡蝶重獲自由,她又回到了丈夫和孩子的身邊。可是當一家人終于團聚在上海准備開始新的生活時,她又猶豫了。經過抗日烽火洗禮的上海,活躍著的是新一代更加年輕有為的女影星,上海電影的未來已經不再是屬于她的了;生活上,好友阮玲玉悲憤自殺一事使她對“人言可畏”更增添了一份恐懼。經過一番慎重的討論,胡蝶和潘有聲決定攜一雙儿女去香港發展。

到香港后,潘有聲創辦了以生產“蝴蝶牌”系列熱水瓶為主的興華洋行。胡蝶傾注了全力,輔佐潘有聲從事經營。這种苦盡甘來,朝夕相處的生活只持續了六年,潘有聲就病逝了。她這一生只有兩個最愛,一個是潘有聲,一個是電影。丈夫的先她而去,使她始終無法擺脫孤獨和悲哀,對電影的思念一日濃似一日。

1959年,在親友的鼓勵下,已年過半百的胡蝶加盟邵氏公司,回到了闊別十年的電影界重鑄輝煌。她先后為邵氏公司了主演《街童》、《苦儿流浪記》、《兩代女性》、《后門》等片,其中《后門》一片獲第七屆亞洲電影節最佳影片金禾獎,而她獲得了最佳女主角獎,同年該片又捧走了日本文部大臣頒贈的特別最佳電影獎。1967年拍完《塔里的女人》一片后息影。

1975年,胡蝶移居加拿大的溫哥華,并改名為潘寶娟。寶娟是她父母為她起的乳名,以潘為姓則表達了她對亡夫潘有聲的怀念之情。每當她心潮澎湃,思緒激蕩時,她就恨不得身上長上雙翅,立刻飛回到那塊生她養她造就她事業的熱土,淚水在眼里打轉時,她就會情不自禁地開口背誦國民党元老于右任老先生的詩: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陸;大陸不可見兮,只有痛哭!葬我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鄉;故鄉不可見兮,永不能忘!

1989年4月25日,翩舞人間近百年的胡蝶在溫哥華因病与世長辭,應她的要求骨灰安葬在她深愛了一生的親人旁邊。這位中國第一位影后留給世人的最后一句話是:“胡蝶要飛走了!中國,衷心祝愿你繁榮昌盛!”

這位上世紀30年代上海灘上最負盛名的女演員,“電影皇后”在半個世紀的從影生涯中,先后主演了百余部影片。她的電影生涯及其藝術成就构成了中國電影歷史重要而獨特的篇章,她也是五邑文化史上最為杰出的女性。胡蝶橫跨默片和有聲片兩個時代,成為三、四十年代我國最优秀的演員之一。胡蝶飛去﹐音容宛在﹐一代佳人﹐亂世悠悠情。@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5-08-14 5: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