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春愁翩然情海翻波浪 往事依稀已化蝶——胡蝶(下)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14日讯】(续)几经周折,潘有声同几个朋友一起开办了一家公司,从事茶叶和木材生意。他们只想尽快赚些钱,为全家寻个像样的住处。然而,没过几天,潘有声突然失踪了。询问公司的人方才知道,不知是谁在潘有声的公司藏了枪,他被警察抓去了。六神无主的胡蝶哪里想到这只不过是戴笠为博取她的好感而采取的又一次手段,为了救出丈夫,她不得不求助于戴笠,当着胡蝶的面,戴笠马上叫人放了潘有声。

随后戴笠又通过手段使胡蝶一家入住他的曾家岩公馆。见面的方便使得戴笠几乎每日都来问候,他知道胡蝶爱吃水果,而战时重庆又没有什么好吃的,就不惜代价派人从新疆空运来哈密瓜;看到胡蝶身体不好,就请来名医,细心调理,并举止得体的陪她出去散心。他的这些举动令胡蝶和潘有声都非常感动,夫妇二人对戴笠的戒备之心慢慢地放松了。胡蝶入住曾家岩公馆后,戴笠总算可以天天看到自己心仪的佳人了,可是佳人却心有所属,另有怀抱。

1944年春天,潘有声接到了商人们梦寐以求的专员委任状和滇缅公路的特别通行证。此时,看着家里两个年幼的孩子和胡蝶白发苍苍的母亲,他只得含泪告别胡蝶,咬着牙外出奔波。潘有声一走,胡蝶完全成了一只笼中小鸟。

为了讨得胡蝶的欢心,戴笠把一切置之度外。胡蝶想吃南国的水果,他立即派出飞机从印度空运;胡蝶说拖鞋不受用,他一个电话就让人弄来各式各样的鞋子;胡蝶嫌杨家山公馆的窗户狭小,光线不充沛,又嫌楼前的景物不别致,他急忙命人在公馆前方,专门为她重新修建一幢花园洋房。在神仙洞周围,他计划建筑一栋规格、设施、造价远远超过其他公馆的豪华别墅,准备作为他和胡蝶将来的秘密居所。他认为神仙洞除了地名吉利外,还环境清静,风景优美,便于隐居。为显示他的真心,博胡蝶一笑,修这所房子时,他要求汽车可以直达门口而不爬坡。为此,他亲自测好地形,凡车路经过的地方,居民们都得搬走,房子一律拆迁。除此之外,他还亲自设计如何在斜坡上用石块镶成“喜”和“寿”两个大字,如何在空隙处栽上各种奇花异草。为了保密同时也为了防止胡蝶和外界接触,戴笠特地在别墅外围修建了电网、水渠及隔离外界的围墙,外面还设置了岗亭。

在同居期间,为了讨胡蝶的欢心,戴笠又为胡蝶修建了好几处住所,如罗家湾19号、重庆南岸汪山、嘉陵新村、浮图关李家花园等等。另外在杨家山公馆前面还特地修建一处很考究的花园,花费了近一万银元的代价购买了各种名贵奇花异卉。他和胡蝶住在这里时,每天早晚总要陪胡蝶去花园散步。胡蝶虽生活在这样优越的环境里,但不能与自己的家人在一起,也不能与自己喜爱的电影和影迷在一起,她仍天天闷闷不乐,戴笠对她越好,她越觉得自己的人生是一个悲剧。再也找不回原来那个纯洁、坦率的胡蝶,一个愿跟普通、老实的商人过日子的妻子,一个准备着为电影贡献一生的影人。

1946年胡蝶随戴笠回到了她思念了八年之久的上海,令她没有想到的是戴笠向她提出了结婚的要求,要明媒正娶她为妻。似乎对胡蝶对了真情的戴笠说:“我今生最大的心愿,是与你正式结为夫妻,你是我的惟一,其他什么事都不能改变我对你的爱。我是真心爱你的,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不要。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与你正式结婚。”为了达到和胡蝶结婚的目的,戴笠再次安排潜伏特务拘押了潘有声,并暗中让人诱劝他解除与胡蝶的夫妻关系,以便他与胡蝶正式结婚。期待着与家人团聚的胡蝶含着眼泪对丈夫说:“有声,虽然我们办了离婚手续,但是我的心是永远属于你的,姓戴的只能霸占我的身体,却霸占不了我的心。”就在戴笠一心准备在1946年3月下旬与胡蝶正式举行婚礼时,他却因飞机失事烧死在南京西郊的戴山上。戴笠的突然死亡,使胡蝶重获自由,她又回到了丈夫和孩子的身边。可是当一家人终于团聚在上海准备开始新的生活时,她又犹豫了。经过抗日烽火洗礼的上海,活跃着的是新一代更加年轻有为的女影星,上海电影的未来已经不再是属于她的了;生活上,好友阮玲玉悲愤自杀一事使她对“人言可畏”更增添了一份恐惧。经过一番慎重的讨论,胡蝶和潘有声决定携一双儿女去香港发展。

到香港后,潘有声创办了以生产“蝴蝶牌”系列热水瓶为主的兴华洋行。胡蝶倾注了全力,辅佐潘有声从事经营。这种苦尽甘来,朝夕相处的生活只持续了六年,潘有声就病逝了。她这一生只有两个最爱,一个是潘有声,一个是电影。丈夫的先她而去,使她始终无法摆脱孤独和悲哀,对电影的思念一日浓似一日。

1959年,在亲友的鼓励下,已年过半百的胡蝶加盟邵氏公司,回到了阔别十年的电影界重铸辉煌。她先后为邵氏公司了主演《街童》、《苦儿流浪记》、《两代女性》、《后门》等片,其中《后门》一片获第七届亚洲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禾奖,而她获得了最佳女主角奖,同年该片又捧走了日本文部大臣颁赠的特别最佳电影奖。1967年拍完《塔里的女人》一片后息影。

1975年,胡蝶移居加拿大的温哥华,并改名为潘宝娟。宝娟是她父母为她起的乳名,以潘为姓则表达了她对亡夫潘有声的怀念之情。每当她心潮澎湃,思绪激荡时,她就恨不得身上长上双翅,立刻飞回到那块生她养她造就她事业的热土,泪水在眼里打转时,她就会情不自禁地开口背诵国民党元老于右任老先生的诗: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葬我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

1989年4月25日,翩舞人间近百年的胡蝶在温哥华因病与世长辞,应她的要求骨灰安葬在她深爱了一生的亲人旁边。这位中国第一位影后留给世人的最后一句话是:“胡蝶要飞走了!中国,衷心祝愿你繁荣昌盛!”

这位上世纪30年代上海滩上最负盛名的女演员,“电影皇后”在半个世纪的从影生涯中,先后主演了百余部影片。她的电影生涯及其艺术成就构成了中国电影历史重要而独特的篇章,她也是五邑文化史上最为杰出的女性。胡蝶横跨默片和有声片两个时代,成为三、四十年代我国最优秀的演员之一。胡蝶飞去﹐音容宛在﹐一代佳人﹐乱世悠悠情。@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08-14 5: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