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人:中共讓我們成為了賤民

——評中共特權者們的經濟政策

川人

人氣 2
標籤:

【大紀元3月10日訊】中共實行「改革開放」的政策已將近30年,這期間中國的GDP每年平均以10%的速度遞增,但普通民眾的生活水平和生活舒適度並未隨著GDP的逐年遞增而有所改善,中國民眾目前處於不堪重負和崩潰的邊緣。而一衣帶水的東鄰日本和韓國,經濟高速增長時間不超過20年,每年經濟增長速度也未及中國的10%,但他們卻進入了發達國家之列,民眾生活水平極大提高。中國百姓生活水平同其相比望塵莫及,造成這種現象的根本原因就是「改革開放」成果背後的黑手——中共的特權者們實行的掠奪式經濟政策。

06年中共政府工作報告顯示: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20.94萬億元,比上年增長10.7%;全國財政收入3.93萬億元,占 GDP的1/5。在近4萬億元的稅收裡,中央用於「三農」問題支出3397億元,占全國財政收入的8.5%;中央用於科技、教育、衛生和文化事業的支出分別為774億元、536億元、138億元和123億元,累計共1571億元,占全國財政收入的3.92%;據初步估算中共用於民眾的投資,不到全年財政收入的40%,而其餘的60%均被中共自身所消耗,故中共自有「吃飯財政」之歎。

在中共07年的兩會期間,「行政成本過高」的問題再次被中共黨內某些人提出來。他們認為:中共的行政成本不但遠高於歐美發達國家,而且高出世界平均水平25%。居高不下的行政成本,不僅加大了財政負擔,影響了經濟發展環境,而且擠佔了教科文衛、社會保障等公共服務資金,嚴重損害了民眾的切身利益。目前全國行政開支占全國財政收入的32%,這還不包括共產黨黨內的開支。黨政開支過大是造成吃飯財政的主要原因。當今中共山寨國黨政機關機構臃腫,人浮於事,而且車輛過多,公車私用的現象十分普遍,外加「吃喝嫖賭」全報銷是政策,使得財政收入變成了中共自己的收入,失去了財政收入的根本目的。

中共不僅把絕大多數的財政收入用於自身花銷,而且還利用手中的權力和制定經濟政策的優勢,拚命的收斂社會財富供其揮霍。這可以個現象可以通過尋租經濟學來分析。根據塔洛克的定義,「尋租」指的是利用資源通過政治過程獲得特權,從而構成對他人利益的損害大於租金獲得者收益的行為。中共的特權者們利用手中的權力,肆無忌憚的創造租金,以獲取最大利益。

初期他們主要通過制定商品價格、利率和匯率雙軌制等手法獲取租金;後來發展為利用其職權,創造和維護某些利益集團的既得利益,既得利益集團通過非法報酬誘使中共政府制定對其有利的管制政策,從而形成了租金;最後發展為政府赤裸裸的主動創租,主要指政府部門預期到尋租行為為其帶來的收益,從而通過行政干預主動創造租金,增加本部門、本地區企業的收益,這些企業向該政府部門提供部份租金報酬作為回報。

中共國目前有著世界上最龐大的幹部官員群體,由於幹部終身制的政治體制和重疊煩瑣的官僚體制,目前中共政府機構人員龐大臃腫,官多為患,再加上龐大的離退休的老幹部群體,所需要的財政經費開支十分巨大。整個國民經濟產出在很大程度上要被用來養官,特別是在一些不發達地區,整個市場經濟活動實際上就是圍繞著「養官」運轉。這導致了中共政府不僅通過稅收吸收社會資源,還通過尋租手段聚集社會資源。

2006年第11期的中共《權衡》雜誌報導:早在90年代,經濟學者胡和立等人就計算出,1988年的價差、匯差、利差以及其他租金高達4569億元,占當年GNP(11738億元)的40%。最近,國家信息中心高輝清等人又計算出,2004年,我國全社會的尋租的租金為4.6萬億元,占當年國內生產總值的29%,相當於當年國家財政收入的1.5 倍,相當於當年國家工資收入的2.3倍。

這租金包括了:商品差價帶來的租金、利率差、外貿許可證帶來的租金、地價差、農民工勞動力價格差、社保欠帳、壟斷行業的壟斷租金、國有資產流失、國有企業應交而未交的稅金、教育租金等。由此可見,中共稅收之外的尋租收刮走了本來應該屬於市場的利潤,這部份資金幾乎比稅收拿走的還要多。

目前山寨國的經濟嚴重依賴於中共的行為,而中共的權力一直深深地捲入在市場之中,這為中共掠奪社會財富創造了條件。中共「改革開放」20多年來,每年有將近1/3的GNP被尋租拿走,1/3的GNP被稅收拿走,曲指算一下,企業和勞動者還能剩下多少?誰還願意在市場上流汗拚命?這就是為甚麼中共山寨國「改革開放」近30年了,大多數的普通百姓的生活狀況沒有多大變化,許多的人甚至生活在貧困線上的根本原因,高額的經濟增長成果被中共所吞噬,我們已成為中共山寨國名副其實的賤民!

近3年來,中共對外貿易平均以超過30%以上的速度增長,2004年進出口總額達到11500億美元,成為世界第三大貿易國,2005年達到14221億美元,出口在世界總份額中占6.5%,2006年外貿進出口17600億美元,比上年增長23.8%,截至2006年12月末,中共國家外匯儲備餘額為10663億美元。

縱觀中共山寨國的出口產品,大多是消耗資源和能源的產品,並且價格極其廉價。例如,2004年,中共出口電風扇4.5億台,平均每台3.8美元;打火機52億個,平均每隻0.063美元;手錶9.6 億塊,平均單價1美元(其中浙江省出口600萬塊,平均單價為0.3美元);出口鞋59億雙,平均單價僅2.5美元,不及意大利的1/3,一些省的出口單價僅有1美元;出口DVD1.3億台,平均單價45.6美元,不及日本的1/3;出口傳統照相機5600萬台,平均單價5.9美元,不及日本的1/20。這種大進大出的粗放型出口模式,對資源和能源的依賴十分嚴重,對生態環境的破壞極其巨大。

兩年間中共外匯儲備增加出5000億美元。通過進出口貿易和外匯儲備的大幅度增長,我們明顯地看出這樣一種現象:一方面是實物貨物的大量出口,一方面是紙面貨幣外匯的大量進入。這種現象對中國普通百姓意味著甚麼?意味著我們犧牲了眾多的物質利益和福利,為中共創造了高額的外匯儲備。不僅如此,中國的實物資源和金融資源都在大量外流,中共的這種做法無疑是在補貼世界。

更重要的是,一旦美元和其他外匯貶值,中國這些年裡辛辛苦苦積攢的紙面財富頓時縮水。當中國通過消耗本國寶貴的實物資源換來大量的外貿順差後,這些以紙面貨幣標誌的財富很可能通過匯率的變化而化為烏有。所以中共的外貿政策就是犧牲了國內眾多百姓的待遇和福利,利用窮國僅有的資源在補貼富國。

不僅如此,中共國有四大銀行的呆帳、壞帳率高的驚人,股市極不規範,黑幕重重,貪官攜款外逃成風,造成了資本外逃,根據間接測量法估算,1998~2002年的5年中,中共國資本外逃數額累計達783.84億美元,平均每年外逃156.77億美元,「資本外逃」數額已經排世界第4位。這也是為甚麼我們收入水平並未隨著GDP高增長而增加。

當今中國國內民眾生活疾苦的根本原因就是中共特權者們所制定的有利於自己利益集團的經濟政策,他們利用手中的權力制定各種限制政策打壓異己,巧立名目聚斂財物,使得普通民眾處於水深火熱的邊緣,我們無疑已成為中共山寨國的賤民!

所以眾多賤民需要生活水平有所改善,光靠勤勞是不夠的,中共的一個經濟政策就可以奪取我們的勞動成果,所以我們需要站出來,告別中共,訴苦求安!尤其在天滅中共之際,作為中共山寨國賤民的你我更沒理由為中共陪葬!(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紐時﹕中國維權者走在拉緊的繩索上
專家給胡溫上一堂經濟課
鄧秘錄:人民日報社論反使學運全面化
陳破空:中國經濟崛起帶來的迷惑
最熱視頻
【秦鵬觀察】胡鑫宇案新進展 母親透露更多疑點
【全球新聞】中共頂級核武機構使用美國芯片
【菁英論壇】中共官推特效藥 或激發病毒突變
【財商天下】刺激內需盯上民眾存款 專家又出餿主意
【中國禁聞】知名人權活動家:李大師揭真相救人
【神韻早期節目】金剛僧(2015年製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