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先聲97

郭泉:民主中國,就是人民當家作主的中國,就是人民的中國

郭泉

標籤: ,

【大紀元1月10日訊】前段時間,我參加了「德中同行」活動的開幕式和隨後的一系列活動。

為紀念德中建交35週年,旨在全方位介紹德國各方面情況的「德中同行」活動準備了很長的時間。「德中同行」活動是在國家主席胡錦濤和德國總統霍斯特‧克勒的共同支持下舉行的。德國總理默克爾來到南京,親自為「德中同行」揭幕。這是歷史上第一次德國女首腦訪問南京。

「德中同行」第一站是南京,其後是2008年春在廣州,2008年秋在成都,2009年這一活動將在北方城市延續,一直持續到2010年上海舉行世博會之時。

南京人民對德國是有感情的。二戰期間,德國西門子南京分公司的經理拉貝先生(1882年-1950)和十幾位外國傳教士、教授、醫生、商人等共同建立了「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拉貝被推為安全區的主席,他說:「由我出任主席,我不應再有絲毫的猶豫。我一生中最美好的青年時代都在這個國家愉快渡過,我的兒孫都出生在這裡,我的事業在這裡獲得了成功,我始終得到了中國人的厚待。」在南京淪陷後,拉貝以其特殊的身份目擊了日本軍隊製造的南京大屠殺,並將其記錄為著名的《拉貝日記》。

「安全區」為大約25萬中國難民提供了暫時棲身避難的場所,而在此期間,安全區之外的30萬人則慘死在日軍的屠刀之下,他同時在自家的花園裡保護了600名南京人。

1938年2月,拉貝應西門子總部要求,返回德國。他把躲在他家養傷的中國飛行員王光漢,扮作他的傭人安全地帶到了上海,又護送到香港。拉貝回到德國後,他在柏林馬不停蹄作了五場報告,義憤填膺地揭露日軍在南京的暴行。他播放了南京紅十字會主席約翰‧馬吉牧師拍攝的日軍暴行影片。他還給希特勒本人寄了一份暴行報告,期望德國趕快出面阻止盟友日本仍在繼續的非人道暴行。為此,他受到蓋世太保的迫害。二次大戰結束後,拉貝因為他的納粹身份又受到不公正待遇。在他最消沉的日子裡,在他一家瀕臨餓斃的絕境中,中華民國的南京人民郵寄出了大量食品包裹。

1950年,拉貝在柏林患中風去世。南京人對於拉貝先生有著特殊的感情,拉貝先生被稱為「南京的辛德勒」。在拉貝的墓碑上,刻畫了一個具有中國傳統文化內涵的八卦圖。

可是,這次的「德中同行」活動中,我有兩件事情心裏不快。

一是看到了德國巴斯夫公司在中國的合資公司。這個合資公司叫揚子石化—巴斯夫有限責任公司。這個公司是由中國石化和德國巴斯夫以50:50的股比共同出資設立的大型石油化工企業,總投資約29億美元,2001年9月開始工程建設,於2005年6月投入商業運營。主要生產聚合級乙烯、聚合級丙烯、苯、甲苯、混合二甲苯。這些東西在生產過程中的廢氣對南京的空氣影響很大,其所在地南京大廠鎮已成環保重災區。

二是瞭解到德國技術磁懸浮鐵路商業運行線的全世界第一條線是在中國上海。本來,任何人都是喜歡第一的,中國人也不例外。但是面對這個第一我卻開心不起來。我用很蹩腳的德語問工作人員「德國的技術,為什麼德國不是第一?」得到的回答卻是「中國人有錢!」

其實,我一直知道中國的磁懸浮鐵路只是世界上第一條商業運行線而已,而德國的試驗線從1984年就開始投入運營了。德國磁懸浮列車試驗段由德國蒂森—克虜伯公司和西門子公司投資建造的,但是一直沒有進行商業運營。

於是我又問:「德國為什麼不建設商業線呢?」工作人員的大意是說:「雖然德國認為磁懸浮理論完美無缺,技術也已成熟,但運行費用昂貴,德國人民和德國政府爭論不休,德國人民不同意。」

於是我立即聯想到中國的情況。2001年3月1日開工建設上海磁懸浮列車示範線。2002年3月工程竣工。西起上海地鐵2號線龍陽路車站南側,東到浦東國際機場一期航站樓東側,線路總長31.17公里,設計時速和運行時速分別為505公里和430公里,總投資89億元。另外,即將施工的滬杭磁懸浮線全長約175公里,工程總概算約350億元。

這兩條鐵路的總投資是450億,而且維持養護的費用更是大的驚人。有人計算,這個項目需要500年才能收回成本。

那麼,德國政府都不能通過的項目,中國政府怎麼能通過的呢?難道真的如「德中同行」的工作人員說的「中國人有錢」嗎?

不!不是中國人有錢,君不見政府門口長年累月的訪民不斷,君不見城市街頭日曬夜露的老少乞丐?這能叫中國人有錢嗎?

但是為什麼德國人都建不起的磁懸浮鐵路商業運行線中國卻可以建了呢?

我們來看看德國人為什麼建設不起來?

是沒有錢嗎?不是的!那麼,有錢的德國,為什麼建不起磁懸浮鐵路商業運行線呢?

好,我們來看看德國政府怕什麼?德國政府最怕德國人民的反對。

公共設施的建設都是使用的人民的納稅錢,而德國人民不願意看到自己的納稅錢投入到一個運行費用昂貴而又無法預測成本回收年限的項目裡去。

德國人民反對的事情,德國政府去做,那就等於自動下台了。因為,決定政府去留的選票在人民的手裡,而不是在政府手裡。

於是德國人民反對德國的化工企業,結果德國政府把化工企業搬到了中國。

於是德國人民反對德國的磁懸浮,結果德國政府試驗了23年,卻始終沒有商業運作。

而中國呢?

是誰同意政府建設這樣一個只有100多公里的鐵路就花掉了450個億呢?是誰投票的?

中國人民的納稅錢,到底應該讓誰決定?是政府嗎?政府能作人民的主嗎?

對這條鐵路我沒有意見,我的意見是,建設這條鐵路是人民的意願嗎?

只要中國人民一天不能行使作為一個納稅人的選票,這個國家就是權貴專制的國度。

中國人民需要的中國不是一個權貴專制的中國,中國人民需要的中國,是一個「全民福利條件下的多黨競選」的中國。這個中國叫「民主中國」。

民主中國,就是人民當家作主的中國,是人民的中國。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中國過渡政府籌委會祝賀中國新民黨成立
郭泉公開聲明退團退隊
郭泉:退黨、退團、退隊
民盟盟員郭泉因呼籲實施多黨制而遭開除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川普快拳擊中共 多國首腦扎堆換人?
【新聞大家談】德州查科技巨頭 中共吹防疫遭批
【橫河直播】三起訴訟不簡單 美國文革由來
【秦鵬直播】中朝爭秀肌肉 蓬佩奧連番打擊中共
【財商天下】投資中企角力激烈 川普斬吸金觸角
【珍言真語】遭44小時審訊 劉凱文:政權虛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