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接受德國 STERN 雜誌訪談

標籤: ,

【大紀元8月27日訊】
STERN:艾先生,中國這次在奧運會上大有收穫,48塊金牌,比美國多得多。以集權統治中國的共產黨是否也把自己看成贏家呢?

艾:中國浪費了一個很好的機會,展示我們的社會有可能成為一個現代、自由、開放的社會。表面上設置了公眾可以進行抗議活動的公園,但是卻不允許異議,這成為全世界的笑談。運動場有時一半兒都空著,只有歡呼的忠實擁護者才受到歡迎,政府懼怕人民,嚴加控制是防止遊戲偏離到掌控之外。

那麼全球幾十億從電視上觀看比賽的觀眾呢?他們所看到的是一個強大而優越的中國。

優越得有點嚇人。奧運會對我們國家的產生的影響則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中國人像看電視肥皂劇一樣看奧運會,對贏得金牌他們會高興一時,但很快就甚麼都忘了。

STERN:為甚麼這樣呢?

艾:我們就是這麼一種另類,比方說,五月份在四川發生嚴重地震,由於地方官員的腐敗導致校舍建設質量不合格,致使成千上萬名學生在地震中死亡,過了幾天後,就沒人再談起這件事了。在中國,對過去發生的事情有疑義的人會被認為是是瘋子,對我們來說只能是向前,一味的向前。

如果民眾易於遺忘且不能從過去中吸取教訓,對政府來說就好辦了。長遠看來,奧運會對民眾是否有影響呢?奧運會至少迫使政府把門窗開得稍大一些,比如說,對外國媒體的控制法令就鬆動了一些。

奧運會可能看上去對中國沒有多少直接的影響,但在較長範圍內會有影響。政府開始在意外面世界對自己的關注,也知道不能總是對自己的民眾說謊。無論如何,沒有人相信官方的宣傳,有網絡的存在,在網上大家經常可以看到和官方媒體報導不同的信息。

STERN:中國是不是有很少的知識階層通過外國媒體瞭解中國的情況?

艾:隨著時間的變化,這個範圍變的更大,而沒有人可以阻擋。即使沒有網絡傳播,大家也能覺察出問題,發現官方宣傳和事實情況是兩碼事。北京奧運會的口號是「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但對許多人來說是噩夢,普通人從北京遠郊到城裡要接受多次安檢,荷槍實彈的警察站在你面前,上一次看到如此盛況,應該是半個世紀前日偽佔領時期。

STERN:現在回過頭看,讓中國主辦奧運會是個錯誤嗎?

艾:當然不是,試圖孤立一個擁有13億人口的國家是沒有道理的。為了共同發展,我們需要和西方世界交流和對話。但是西方國家別自認為,讓中國主辦奧運會是送了中國一份大禮似的。

STERN:那您作為其中的一分子是否有自責的感覺呢?至少您幫忙設計了奧運標誌物鳥巢。

艾:這個問題常有誤解。我從來不是中方,而是瑞士的設計師赫爾佐格&德梅隆邀請我參加設計,我是在競標中加入,最終中標。這個體育場對城市來說有很強的意義,這是參與的理由。而奧運會、買賣、政府這些與我無關。中國像買寶馬車一樣從赫爾佐格&德梅隆那兒買了個體育場,沒有別的。

STERN:您怎樣解釋您和(中國)當局的關係?

艾:至今政府沒有人約束我。或許我真正應該擔心的是與你們的訪談,也可能我對自己的處境判斷有誤。當局應該是很清楚「反華」的這撥人.知道我的聲音在西方可以被聽到,我在中國沒啥影響,這就應該不是件事兒。我的博客只有幾千個讀者,按中國標準很少。

STERN:十年二十年後中國共產黨還會存在嗎?

艾:原則上我不介意。但是應該是在一個前提下,給每個人平等的權利,不應該背叛自己的人民。當局希望領導社會走入現代化生活,在政治上仍然保持不變,這是行不通的。這個系統從上至下沒有一個人真正信仰共產主義,每個人只想謀利益,為了保持權力而不惜一切。當局不希望奧運會成為國家現狀的轉折點。

STERN:您是享譽全球的成功藝術家。在紐約生活了十幾年。中國有那麼多問題,您為甚麼還把家安在這兒?

艾:我的生命有意義。我是中國人,希望有一天這個國家會發生變化。矛盾讓生命富有含義,這是我為甚麼在這兒。

08.08.23 (艾未未博客)(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張軼東:結束一黨專政是最根本國家利益
張泰山禁賽一年 無緣明年經典賽
北京奧運中華代表團獲四銅 蔡辰威:選手已盡最大努力
朱木炎:北京奧運 中華隊選手都盡力了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中共喉舌不同調 誰跟習唱對台戲?
【菁英論壇】人民幣會跌多深?中國經濟陷困境
【微視頻】王毅聯合國行 討好「絕大多數國家」
【橫河觀點】梅洛尼當選意新總理 創多個首次
【秦鵬直播】被教宗拋棄 陳日君香港受審拒認罪
【未解之謎】擁擠的身體 人能擁有多個靈魂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