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謝衛國: 寫在國殤日,獻給我無法盡孝的母親

謝衛國博士(被中共剝奪護照權利五年半的旅英學者)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2日訊】多少次,夢中遇見母親,您慈祥的面容深深刻在孩兒的腦海中,往日您對孩兒的教誨仍牢記心中;可是,孩兒難以接受的是在您痛苦的最後日子裡孩兒未能盡孝,而如今,在人間再也無法見到您。在此國殤日,孩兒獻上此文寄托我的思念。

慈母管教下三個孩子都成才

父親從小就是孤兒,十四歲時隨舅爹從湖北去新疆支援邊疆,成為一名技術工人。您也是獨生女,我的外公和外婆去世也很早。由於失去親人早,您們將您們的愛全部付諸在我們三個孩子身上。

由於家庭生活條件比較困難,您付出的就更多,使孩兒很早就知道我們所吃所穿都來之不易。勤儉節約是您給孩兒留下的精神財富;做事為他人考慮,將心比心,是您教給孩兒的美德;勤奮工作,不畏艱難,是您給孩兒起的表率作用;還有很多很多……。

孩兒少小時,當我考試取得好成績時,看到您和父親很高興,我於是發現了能為您們做一點什麼了!我更加努力的學習,希望您們總是笑口常開。您們由於時代和家庭原因,沒能上幾年的學,我能體會到您們望子成龍之心。我們三個孩子成了您們最大的驕傲,我們也的確沒有辜負您們的付出和期望。姐姐從小學習就很好,她為我和弟弟帶了好頭。我學習成績一路領先,班級中其他同學已習慣於僅談論爭奪第二名的意義。我所得到各類獎狀都能摞很高了,在高考前,由於我是新疆自治區重點中學的高才生,我獲得清華大學的推薦表。上大學後,我所獲得的獎學金成為我生活費的重要組成部份。當我獲得清華大學特等獎學金和清華大學研究生學術新秀時,您們真的為我高興和驕傲。

姐姐比我大三歲,當年為了能支付未來我上大學的費用,在您們相勸下,放棄衝刺大學的機會。那時,姐姐在超過三百人的招工考試中獲得第一名,提前工作。我能想見姐姐當年的心情,那是由於家庭條件必須作出的選擇。姐姐工作五年後,通過高自考,得到大專文憑。

我上大學後,有機會就勤工儉學,尤其在取得校級因材施教資格後,我跟隨高春滿教授進行科研開發和技術轉讓,加上各類獎學金,我能為您們分擔生活壓力了。我幫助支付了弟弟上大學的學費和生活費。弟弟工作後,邊工邊讀,也努力拿下北京人民大學的工商管理碩士。

修煉法輪功的神奇

在我一生中最快樂的事是您們能夠修煉法輪功,獲得身心健康。您多年來身體多病,加上工作辛苦,身體狀況不是很好。在我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回家過年,我就急忙向您們推薦法輪功。在我回家之前那段時間,您正是頭疼而且晚上睡不著覺時。您第一天煉功,而且將師父的《中國法輪功》書放於枕頭下睡覺,那一夜,您醒來後說:「很久沒有睡過這麼好的一覺!」這顯現出法輪大法的神奇,我為能使您快樂而高興。緊接著,弟弟也開始修煉法輪功。您修煉法輪功身體變好了,人也更樂觀了,加上我和弟弟都能用大法弟子的標準要求自己,我們全家人感到很幸福。

一九九八年十月,原本不想出國並獲得留校工作機會的我,在與清華法輪功輔導站站長王久春教授交流之後,決定出國為弘揚法輪功出一份力。一九九九年二月我獲得英國曼徹斯特理工大學化工博士獎學金,開始辦理出國手續。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幾萬名法輪功學員去中南海上訪,和平請願希望總理朱鎔基解決天津警察非法抓捕天津法輪功學員的事件。當天,正好也是清華大學的校慶日,原本朱鎔基要參加清華大學的校慶活動,不得已必須回頭處理中南海的這件大事。我們去上訪的清華人也都是推掉了當天要參加的校慶活動。當晚九點,總理朱鎔基妥善處理了天津警察非法抓捕學員的事件,法輪功學員的和平上訪和總理的理性處理獲得了世界各大媒體的讚譽。但是,挑起事端的羅幹、何祚庥,迎合了妒嫉心強的時任中共黨魁的江澤民,醞釀更大的事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不顧其他六位常委的反對,一手挑起鎮壓法輪功,江澤民利用軍、警、特務、媒體對法輪功瘋狂鎮壓。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也是當時六一零辦公室主任)親自坐鎮清華大學,對清華近千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一年間,法輪功學員就有四十幾位被非法判刑(最長十三年)和勞教,許多學生被學校開除。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和二十一日,我連續兩次去政府上訪,兩次被抓,警察和軍人對待我們已經相當的粗魯,年輕的軍人告訴我們:他們在之前已經連續三天看污蔑法輪功的錄像並強制接受反面教育。難以想像,國家專制機器就這樣被利用來鎮壓手無寸鐵的善良民眾。 當時,李嵐清直接督陣清華大學,把那裏作為鎮壓學術界的典型,我被列入要抓起來轉化的學生典型。慶幸的是學校的領導和老師都勸我趕快出國,他們不希望鎮壓迫害他們的好學生,我在拿到學生簽證後只好沒做什麼準備就匆匆出國。我是帶著失望踏上飛機的,我內心多麼希望中國能停止鎮壓法輪功,還人民以真善忍,還人民平和的煉功環境。

為兒擔憂 慈母離世

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二日我踏上飛機,心中明確預感到此次離開中國將是一段長久的歲月,不知何時再踏上這片我熱愛的土地?不知何時再與您們相聚?

那時,我那難以抹去的心痛仍然籠罩著我:那幾週我們法輪大法尊敬的師父開始被邪惡肆意攻擊,我的心就痛如刀絞。師父將真善忍大法傳於世人,教導我們行善積德,以德化功。億萬人身心受益,為國家節省大量醫療費,社會趨向穩定,可江澤民卻不知恩圖報,反而操縱政府掀起邪惡的鎮壓,使中華民族賴以生存的道德基石被邪惡勢力無情地摧毀著。

自那以後,您失去了煉功環境,您成了受害者。弟弟去天安門表達心聲被抓,在絕食三天後,他被遣送回烏魯木齊。來自警察的壓力,尤其二十四小時全天的監控,對您們的影響很大。您身體狀況開始變壞,對於孩兒的思念使您負擔更重。

二零零三年二月,我在幾天都沒聯繫上您們後,我終於接通了弟弟的手機,他將您辭世的消息告訴我。他是在您下葬之後才告訴我的,那是父親怕我知道消息後立即回國,而我又是被國內警察重點關注的對象,父親怕我回國出事。父親說:「你媽是想你們想死的!」我聽後非常難過:您是帶著對孩兒深深的思念與世長辭。

全村的人都來送行

幾天後的一個晚上,我夢到我進入您的靈堂,看到您的像,您從旁邊帶著慈祥的笑容向我走來,我伸手握住您的手,您很高興。後來,您要走了,我用力拽住您的手,可是,我意識到一切都晚了,您還是離我而去了。我立即醒來,我的心很痛,父母對我中華傳統的教育,對於孝的理解,使我非常內疚。

您是有大德行的人,當時送葬時,湖北老家全村男女老少不請自到,隊伍很長,從未有過的現象。每年您的祭日,雖然我們家人可能不在湖北,但都辦得很隆重。主持人曾對父親說:「桂蘭(您的名字)的德行就是高,她辭世一年內,我們村連個打噴嚏的人(即病人)都沒有。而以前每年都要去世幾個。」

如今,中共已剝奪我護照權利五年半了,給我工作和生活帶來非常大的困難,但我相信您在為孩兒自豪,因為我能堅持自己的信仰,為更多世人著想。更重要的是,在孩兒有知以來,您一直痛恨中共和中共黨員,您以自己是群眾身份自豪,以前孩兒還不能理解,自中共鎮壓法輪功之後我理解了:上億的法輪功學員和其家庭遭受殘酷迫害,製造了當代難以計數的家破人亡的案例。

您在天之靈會自豪:孩兒正參與解體這個您痛恨的中共,如今,六千一百萬中國民眾退出中共黨、團、隊,今日國殤日將是中共末日前最後的狂歡。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10-02 1: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