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谢卫国: 写在国殇日,献给我无法尽孝的母亲

谢卫国博士(被中共剥夺护照权利五年半的旅英学者)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2日讯】多少次,梦中遇见母亲,您慈祥的面容深深刻在孩儿的脑海中,往日您对孩儿的教诲仍牢记心中;可是,孩儿难以接受的是在您痛苦的最后日子里孩儿未能尽孝,而如今,在人间再也无法见到您。在此国殇日,孩儿献上此文寄托我的思念。

慈母管教下三个孩子都成才

父亲从小就是孤儿,十四岁时随舅爹从湖北去新疆支援边疆,成为一名技术工人。您也是独生女,我的外公和外婆去世也很早。由于失去亲人早,您们将您们的爱全部付诸在我们三个孩子身上。

由于家庭生活条件比较困难,您付出的就更多,使孩儿很早就知道我们所吃所穿都来之不易。勤俭节约是您给孩儿留下的精神财富;做事为他人考虑,将心比心,是您教给孩儿的美德;勤奋工作,不畏艰难,是您给孩儿起的表率作用;还有很多很多……。

孩儿少小时,当我考试取得好成绩时,看到您和父亲很高兴,我于是发现了能为您们做一点什么了!我更加努力的学习,希望您们总是笑口常开。您们由于时代和家庭原因,没能上几年的学,我能体会到您们望子成龙之心。我们三个孩子成了您们最大的骄傲,我们也的确没有辜负您们的付出和期望。姐姐从小学习就很好,她为我和弟弟带了好头。我学习成绩一路领先,班级中其他同学已习惯于仅谈论争夺第二名的意义。我所得到各类奖状都能摞很高了,在高考前,由于我是新疆自治区重点中学的高才生,我获得清华大学的推荐表。上大学后,我所获得的奖学金成为我生活费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我获得清华大学特等奖学金和清华大学研究生学术新秀时,您们真的为我高兴和骄傲。

姐姐比我大三岁,当年为了能支付未来我上大学的费用,在您们相劝下,放弃冲刺大学的机会。那时,姐姐在超过三百人的招工考试中获得第一名,提前工作。我能想见姐姐当年的心情,那是由于家庭条件必须作出的选择。姐姐工作五年后,通过高自考,得到大专文凭。

我上大学后,有机会就勤工俭学,尤其在取得校级因材施教资格后,我跟随高春满教授进行科研开发和技术转让,加上各类奖学金,我能为您们分担生活压力了。我帮助支付了弟弟上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弟弟工作后,边工边读,也努力拿下北京人民大学的工商管理硕士。

修炼法轮功的神奇

在我一生中最快乐的事是您们能够修炼法轮功,获得身心健康。您多年来身体多病,加上工作辛苦,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在我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回家过年,我就急忙向您们推荐法轮功。在我回家之前那段时间,您正是头疼而且晚上睡不着觉时。您第一天炼功,而且将师父的《中国法轮功》书放于枕头下睡觉,那一夜,您醒来后说:“很久没有睡过这么好的一觉!”这显现出法轮大法的神奇,我为能使您快乐而高兴。紧接着,弟弟也开始修炼法轮功。您修炼法轮功身体变好了,人也更乐观了,加上我和弟弟都能用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我们全家人感到很幸福。

一九九八年十月,原本不想出国并获得留校工作机会的我,在与清华法轮功辅导站站长王久春教授交流之后,决定出国为弘扬法轮功出一份力。一九九九年二月我获得英国曼彻斯特理工大学化工博士奖学金,开始办理出国手续。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几万名法轮功学员去中南海上访,和平请愿希望总理朱镕基解决天津警察非法抓捕天津法轮功学员的事件。当天,正好也是清华大学的校庆日,原本朱镕基要参加清华大学的校庆活动,不得已必须回头处理中南海的这件大事。我们去上访的清华人也都是推掉了当天要参加的校庆活动。当晚九点,总理朱镕基妥善处理了天津警察非法抓捕学员的事件,法轮功学员的和平上访和总理的理性处理获得了世界各大媒体的赞誉。但是,挑起事端的罗干、何祚庥,迎合了妒嫉心强的时任中共党魁的江泽民,酝酿更大的事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不顾其他六位常委的反对,一手挑起镇压法轮功,江泽民利用军、警、特务、媒体对法轮功疯狂镇压。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也是当时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亲自坐镇清华大学,对清华近千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一年间,法轮功学员就有四十几位被非法判刑(最长十三年)和劳教,许多学生被学校开除。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和二十一日,我连续两次去政府上访,两次被抓,警察和军人对待我们已经相当的粗鲁,年轻的军人告诉我们:他们在之前已经连续三天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并强制接受反面教育。难以想像,国家专制机器就这样被利用来镇压手无寸铁的善良民众。 当时,李岚清直接督阵清华大学,把那里作为镇压学术界的典型,我被列入要抓起来转化的学生典型。庆幸的是学校的领导和老师都劝我赶快出国,他们不希望镇压迫害他们的好学生,我在拿到学生签证后只好没做什么准备就匆匆出国。我是带着失望踏上飞机的,我内心多么希望中国能停止镇压法轮功,还人民以真善忍,还人民平和的炼功环境。

为儿担忧 慈母离世

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二日我踏上飞机,心中明确预感到此次离开中国将是一段长久的岁月,不知何时再踏上这片我热爱的土地?不知何时再与您们相聚?

那时,我那难以抹去的心痛仍然笼罩着我:那几周我们法轮大法尊敬的师父开始被邪恶肆意攻击,我的心就痛如刀绞。师父将真善忍大法传于世人,教导我们行善积德,以德化功。亿万人身心受益,为国家节省大量医疗费,社会趋向稳定,可江泽民却不知恩图报,反而操纵政府掀起邪恶的镇压,使中华民族赖以生存的道德基石被邪恶势力无情地摧毁着。

自那以后,您失去了炼功环境,您成了受害者。弟弟去天安门表达心声被抓,在绝食三天后,他被遣送回乌鲁木齐。来自警察的压力,尤其二十四小时全天的监控,对您们的影响很大。您身体状况开始变坏,对于孩儿的思念使您负担更重。

二零零三年二月,我在几天都没联系上您们后,我终于接通了弟弟的手机,他将您辞世的消息告诉我。他是在您下葬之后才告诉我的,那是父亲怕我知道消息后立即回国,而我又是被国内警察重点关注的对象,父亲怕我回国出事。父亲说:“你妈是想你们想死的!”我听后非常难过:您是带着对孩儿深深的思念与世长辞。

全村的人都来送行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梦到我进入您的灵堂,看到您的像,您从旁边带着慈祥的笑容向我走来,我伸手握住您的手,您很高兴。后来,您要走了,我用力拽住您的手,可是,我意识到一切都晚了,您还是离我而去了。我立即醒来,我的心很痛,父母对我中华传统的教育,对于孝的理解,使我非常内疚。

您是有大德行的人,当时送葬时,湖北老家全村男女老少不请自到,队伍很长,从未有过的现象。每年您的祭日,虽然我们家人可能不在湖北,但都办得很隆重。主持人曾对父亲说:“桂兰(您的名字)的德行就是高,她辞世一年内,我们村连个打喷嚏的人(即病人)都没有。而以前每年都要去世几个。”

如今,中共已剥夺我护照权利五年半了,给我工作和生活带来非常大的困难,但我相信您在为孩儿自豪,因为我能坚持自己的信仰,为更多世人着想。更重要的是,在孩儿有知以来,您一直痛恨中共和中共党员,您以自己是群众身份自豪,以前孩儿还不能理解,自中共镇压法轮功之后我理解了:上亿的法轮功学员和其家庭遭受残酷迫害,制造了当代难以计数的家破人亡的案例。

您在天之灵会自豪:孩儿正参与解体这个您痛恨的中共,如今,六千一百万中国民众退出中共党、团、队,今日国殇日将是中共末日前最后的狂欢。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10-02 1: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