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維洛:川震是否與紫坪鋪水庫有關?

王維洛

人氣: 60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4月3日訊】美國《科學》雜志2009年1月份發表了《四川大地震的人為誘因》的文章,指出「距汶川地震震中很近的紫坪鋪水庫可能從某種程度上引發了這次特大級地震」,引起世界的極大關注。

對此,中國媒體也做出反應。《中國日報》採訪了中國工程院院士陳厚群。

陳厚群說︰「從水文地質條件判斷,紫坪鋪水庫距映秀鎮的最近距離雖僅4.5公里,但是,汶川地震時的紫坪鋪水庫位826米接近死水位817米,且遠遠低於該處河道天然水位877米和其洪水位884米。除此,紫坪鋪所處地質構造相對穩定,所以,紫坪鋪水庫蓄水後,北川-映秀斷裂帶的原有水文地質條件不會受到影響。」

他還說,從四川省地震局水庫地震研究所統計的紫坪鋪庫區多年地震活動性可以看到,在紫坪鋪水庫蓄水後並沒有監測到發生水庫地震的現象。

《中國日報》的這個採訪報導在中國大陸廣為傳播。

錯誤百出

其實,陳厚群在採訪中所陳述的汶川地震與紫坪鋪水庫無關的理由,既無事實依據,而且錯誤百出。這些錯誤是常識性的錯誤,就是《中國日報》的記者,編輯乃至主編都沒有發現這些錯誤,也許是迷信中國工程院院士的頭餃吧。

陳厚群說,汶川地震時的紫坪鋪水庫水位海拔826米,遠遠低於該處河道天然水位海拔877米和其洪水位海拔884米。

顯然,陳厚群想通過這些數據來反駁中國和外國一些科學家提出的理論︰紫坪鋪水庫抬高水位100多米,可能誘發了汶川地震。

汶川地震時,紫坪鋪水庫水位海拔826米,是指紫坪鋪大壩壩址處的水庫水位。陳厚群說︰該處河道的天然水位是海拔877米。

水位變化

水庫水位低於該處河道天然水位,這可能嗎?水庫是通過大壩擋水而形成的,水庫任何一處的水位均高於河道天然水位。如果水庫和河道天然水位一樣,那麼就是在水庫尾部,也就是水庫中止的地方。世界上或者中國哪一個水庫的水位低於河道天然水位?

希望陳厚群能舉出幾個實例出來。

2004年12月1日紫坪鋪水庫開始蓄水,水位從海拔757米左右開始上漲。紫坪鋪大壩處的天然水位應該在海拔757米左右,而絕不可能是海拔877米。

同樣,紫坪鋪大壩處的天然洪水位也不可能是海拔884米,因為天然洪水位只比天然水位高7米,這不符合岷江河道在此處表現的山區河流的特徵。

緊急放水

陳厚群在採訪中透露了一個十分重要信息︰汶川地震時,紫坪鋪水庫水位海拔826米,處於極低水位,只比死水位高出9米。為什麼這個信息如此重要?

建設紫坪鋪水庫大壩工程的最主要目標是供水,其次是發電。紫坪鋪水庫於2006年12月就達到正常蓄水位877米。

此後,按照蓄清排渾的模式運行。四川地質大隊總工程師範曉指出,在汶川地震之前,紫坪鋪水庫採取緊急放水措施。

陳厚群說,水位僅高於死水位高出9米。紫坪鋪水庫降低水位措施,使水在震前處於的低水位,這既不符合紫坪鋪水庫運行目標,也不符合紫坪鋪水庫經營者的經濟利益,因為緊急放水就是讓潛在的經濟利益白白流失。

沒有發生什麼特別重大事件,或者擔心發生什麼特別重大事件,紫坪鋪水庫決不應該在五月初將水庫水位降至這麼低。

這個特殊事件是什麼?是不是中國政府、國家地震局、國家水利部、四川省政府、四川省地震局、四川省水利廳都已經接到地震預測而採取了緊急降低水位的措施?

放水引發地震

過去多以為大型水庫大壩工程的超過百米的蓄水是誘發地震的一個重要原因。以陳厚群在採訪中強調地震時紫坪鋪水庫水位只有海拔826米,而且還低於河道天然水位,沒有增加額外的壓力。

但是陳厚群可能不知道,水庫水位的快速變化、甚至水庫水位的下降,也可能誘發地震。

關於紫坪鋪水庫處地質構造穩定性,在紫坪鋪工程上馬之前,四川省地震局的高級工程師李有才和四川地礦局物探大隊曹樹恆高級工程師就提出反對意見,指出該地區的地殼結構應屬基本不穩定地區,壩區及其附近地區未來具有發生7.5級大地震的深部構造背景。李有才和曹樹恆稱紫坪鋪水庫大壩工程將是個潛在的「危險工程」。

5.12地震前,已有四川省地震局專家公開發表的紫坪鋪庫區台網監測結果,數據時段為2004年8月16日至2005年9月30日,水位低於840米,共記錄到-0.9─3.6級地震735次。

另外,紫坪鋪地震監測網起碼在2007年2月12日測得一次3.2級、震源深度8公里地震。

要掩蓋什麼?

綜上所述,陳厚群在採訪中提供的大多是錯誤信息,如紫坪鋪水庫蓄水後,沒有監測到發生水庫地震的現象,又如紫坪鋪水庫處地質構造穩定,還有就是地震時紫坪鋪水庫水位低於河道天然水位等。為什麼要提供誤導讀者的信息?顯然想要掩蓋什麼。

回想到512地震發生的當晚,國家水利部副部長矯勇和總工程師劉寧等專家就已經趕到紫坪鋪水庫,似乎他們對發生的事情已經做了一些準備。

同樣,地震發生之前,阿壩州傳播要發生地震災害的消息。後經四川省地震局在網上「闢謠」,說是領導在報告中說的只是「地質災害」,而傳達人將「地質災害」聽成「地震災害」,形成謠言。

其實將「地震災害」修改為「地質災害」,並非闢謠,而是重復同一事件,只是用了一個定義更廣的概念。地質災害包括地震、火山爆發,滑坡、泥石流、岩崩等,地震災害是地質災害的一種,而且常和滑坡、泥石流、岩崩等一起出現。這表面,一些人在玩弄概念,欺騙民眾。

玩弄概念

同樣玩弄概念、欺騙民眾的是,在地震之前,中國政府、國家地震局沒有接到關於5.12地震預報的報導。這裡涉及兩個概念︰一是地震預測,一是地震預報。在日常用語中,這兩個詞幾乎沒有區別。但是在中國行政管理體系中,這兩個詞有根本區別。

科學工作者的任務是進行地震預測,把預測結果報告中國政府有關部門。然後由政治家做出決策,是否向社會發布地震預報。

應該說,5.12地震之前,科學工作已經將地震預測結果報告中國政府有關部門。但政治家出於某種考慮,沒有向社會發布地震預報。

但是地震預測的結果在一定範圍內進行傳達。紫坪鋪水庫在汶川地震之前採取緊急放水措施,水位降至僅高於死水位九米處,就證明了地震預測已經到達中國政府有關部門手中。

但是,政府發言人和媒體報導報導的,中國政府、國家地震局在地震之前,沒有接到關於5.12地震預報,也沒有錯,因為科學工作者上報的是地震預測,而不是地震預報。

《中國日報》對陳厚群的採訪,非但沒有證明紫坪鋪水庫與汶川地震無關,反而更加增加人們對於紫坪鋪水庫誘發5.12大地震的懷疑。

--轉自《BBC》(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4-03 12: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