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

從「菜刀禁賣」看中共執政60年 (1)

2009年9月16日晚,在華盛頓市郊的馬里蘭州洛克維爾市蒙哥馬利郡議會大樓聽證室舉辦了中共竊國60年系列研討會。(奚明/大紀元)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9月29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熱線直播節目。

FLV下載收看
WMV下載收看

十一馬上就要到了,中共官方媒體都高調的宣傳60週年大慶還有閱兵活動,另外一方面,在天安門廣場,到處可以看到警犬、警察,還有荷槍實彈的武警在巡邏。那麼官方也規定了,天安門廣場不可以放鴿子,不可以放風箏,長安街兩旁不可以攝影、攝像,甚至不可以開窗戶。而最讓人摸不著頭腦的是,菜刀竟然在市場上也被禁賣。

那麼中共建政60年來,到底是不是給中國人帶來了幸福,60年後的今天,中國的老百姓是不是也非常熱愛共產黨?今天我們是熱線直播的節目,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發表您的意見,熱線電話是646-519-2879 您也可以通過Skype和我們連繫,Skype地址是RDHD2008。

首先跟各位介紹今天現場的兩位嘉賓,這一位是哥倫比亞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先生,李博士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好,各位觀眾朋友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新唐人電視台的時事評論員杰森博士,杰森您好。

杰森:安娜好,觀眾好。

主持人:我們剛才在開場白中講到了,中共一方面很高調的宣傳,說人民怎麼盼望看這個大閱兵啊,怎麼心裡想看這個60年「大慶」,另外一方面,好像又有一點草木皆兵,尤其是最近被報導出來在北京發生了兩起殺人案件。另外今天我們看到,在北京新街口的新疆餐廳被炸,而且都炸坍塌了,這讓人覺得非常矛盾,摸不著頭腦,到底現在北京形勢是怎麼樣了呢?

杰森:當然是草木皆兵,你剛才說主要是天安門在巡邏,其實不光是天安門。北京很多人跟我聊起來,說二環、三環以外,幾步一崗的,都是民兵,就是那種軍裝統一裝束的,還不是小腳偵輯老太太,他旁邊放著包包,不知包裡有什麼武器。

主持人:您說是民兵不是警察?

杰森:不是警察,是民兵性質的,在二環、三環以外,我們知道原來的小腳偵輯隊現在都統一發了制服。整個來說,這一次確確實實是讓人莫明其妙,它這次的工程叫做護城河工程,周圍的六個省市,統一納屬到這個護城河工程,任何進入北京的車輛,所有人都要實名登記,都要隨機接受檢查,讓人感覺好像進入戰爭年代,而且大家也不知道它到底在防什麼?在美國確確實實有恐怖主義,譬如蓋達組織(Al-Qaeda),但中國也沒有什麼具體的恐怖主義組織在針對中國。那麼一個問題是,中共到底在防什麼?其實它防的肯定是一個它看不見的最大敵人,那就是「人民」。


中共要防的是一個它看不見的最大敵人—人民,每一個進入北京城的人它都要查。圖為天安門廣場的警察正在搜查民眾的包(AFP PHOTO/Mark RALSTON)


主持人:您為什麼說人民會成為中共最大的敵人呢?

杰森:因為它防的對象,每一個進入北京城的人它都要查,然後針對走到天安門的任何一個人它要查包,它的敵人是潛在的,沒有對象的。所以,唯一的解釋就是它針對人民在做這個事情。

主持人:李博士,您覺得呢?

李天笑:我覺得這是中共集60年的一大秀,從各方面來說,它現在是遇到了重大的危機。從黨員的退黨到各地民眾的抗暴,從訪民的上訪、工人罷工、農民因拆遷而被逼到各種各樣非常窮困的境地。所以這幾年來,出現了一系列像鄧玉嬌事件、石首事件,還有原來的甕安事件等等。

在這種情況下,它急欲打造一種好像中共現在的局面還很穩的印象,那麼它就動用大量的警力來作這一場最大的秀。在這場秀中,它想通過閱兵,通過30萬群眾的遊行,其中包括1萬多個軍人,42個軍事的方隊,還有重型設備車達400輛等等,來營造共產黨的江山好像還很穩固。

實際上就像剛才杰森講的,它對付民眾的這種狀態,這種心態,這種圍城的戒備森嚴、風聲鶴唳,說明了它這個「國慶」本來就是共產黨自己要搞的「國慶」,跟人民沒有任何關係,這是它的「國慶」,不是人民的「國慶」。所以它現在所做的這些保安措施,以及它想宣傳的也都是它共產黨的東西,跟人民的生活、人民現在想怎麼樣保障自己的權利都沒有任何關係。

主持人:在美國,每年7月4日的時候都有這種國慶的慶祝,我看他們都是攜家帶口,老少都跑出來看熱鬧。我們知道在英國國慶的時候,比如有什麼儀仗隊,大家也是看一種文化,看一種歷史。那很多地方像在法國國慶的時候,小孩子就很好奇,他爬到坦克車上去,也都沒有發生過任何問題。

那麼這一次中共60年大慶,它說有什麼閱兵儀式,甚至現在全部的軍隊都進入一級戰備狀態,還不是戒備狀態。所謂的「一級狀態」,我問了一個朋友,他說多少年前,當時他們的一級狀態是什麼狀況?就是每個士兵睡覺的時候都要抱著槍,然後所有的子彈都要上膛,隨時準備要去戰鬥,就像您說的,好像要戰爭的那種感覺。中共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人民呢?您覺得有這個必要嗎?

杰森:事實上問題在哪?我們先釐清一個概念,美國國慶和中國現在搞的這個東西是兩個概念。中共把它叫「國慶」,其實它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國慶。

美國人慶祝這個國家是因為啥呢?是因為200多年前,美國人大家坐在一起寫了一個憲法,然後依照這個憲法成立了一個國家,這個國家是大家共同擁有的。那麼你知道嗎?美國的總統宣誓是根據憲法宣誓的,美國的軍隊,美國很多人就職的時候,他都是根據憲法宣誓的。

其實在美國政黨不重要,領導不重要,一切都不重要,就是這個憲法最重要。憲法是整個美利堅全部的人聚在一起唯一的紐帶,依照這個法律就是「法律至上」。如果國慶到了,那是他們自己慶祝他們擁有這個國土,擁有這樣的權利,擁有這樣一個社會,他們是發自內心去慶祝,是來自於民間自發的,所以為什麼美國國慶各地都在舉辦,都有遊行,其實就是全民同樂的概念。

但是像中國這個「國慶」,它不是,中國存在5千年了,中華民族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民族,而中共所謂的60年,開玩笑,中國都差不多6千年了,怎麼是60年國慶呢?其實準確的說是慶祝中共執政60年,它慶祝的是自己的權力。那麼它慶祝自己權力的同時,它展現的是自己的成績,而所謂的成績就是說,我統治中國60年,你看我現在還在統治著。

那麼這個過程中,它其實並不是與民同樂,因為這個國不屬於老百姓,它不是老百姓選的,它這個中國的統治是凌駕於一切之上的,凌駕於法律之上,凌駕於基本人權之上,凌駕於整個社會方方面面的倫理道德之上。所以它對於中國是絕對的擁有,那這個時候它說我搞一個慶祝,實際上是它對權力的一種炫耀,向全世界炫耀它的權力,向老百姓炫耀它的權力。

當然它也知道,這兩年它幹了好多好多壞事,欺負了很多很多中國老百姓,沒有被中共欺負過的中國家庭,很少很少,所以誰對它都是一肚子氣。它也知道它在背後做了十幾億人的敵人,那這時候它就要「全民皆兵」的來慶祝,炫耀自己的威力,炫耀自己的權力。

李天笑:還有一點,如果一個國家真正強大的話,它沒有必要通過閱兵的形式來炫耀自己的武力。美國從70年代開始就沒有閱兵了,只有在西點軍校或者個別地方有閱兵,而且它的閱兵是娛樂性的,比如玩步槍操或是什麼的,而且是正步走,不像中國現在這個閱兵都是學蘇聯和北韓那種踢正步。

主持人:您說到這個,有人最近給我發了一封e-mail,我應該把那些照片給大家發出來,但是很抱歉,今天可能看不到那些照片。它就展示那個北韓閱兵,那真的是很整齊,而且看上去比中國軍人走的還整齊,還統一,還有力。

李天笑:對,專制國家要顯示的就是無產階那種鐵拳的力量,叫做「鐵流滾滾」。你看原來蘇聯閱兵,那個頭都是往上斜著,然後溫家寶去看的時候,說怎麼對溫家寶不尊敬,不是,他就是這樣斜著的,然後那個腳踢起來,那真是不容易。而北韓比蘇聯更有發展,這麼小的國家,它很弱,比南韓還要弱很多,但是它為了顯示自己的力量,它就窮兵黷武,把所有的錢都花在這上面。

實際上這些共產國家它有一個共性,就是通過這種方式,一方面說明共產黨強大,老百姓你不要反抗,你反抗,我們有無產階級的專政鐵拳可對付你。再有就是向世界上的國家顯示我有很強大的國力,不管我怎麼專制,但是我把國家政權牢牢掌握在我手裡。

西方國家的閱兵完全不是這樣的,它是與民同慶,老百姓坐在那邊看煙火,每年自己去看,你願意看遊行的話,也沒有人擋你。在法國,小孩跑到坦克上去看都沒關係,至於英國的話,根本不展現任何新進武器。而現在中國展現什麼?新型的坦克,新型的導彈,都是這個東西。那英國不展示,都展示什麼呢,穿著紅顏色像蝦米一樣的服裝,騎著高頭大馬,然後戴著黑黑的熊帽;法國的話,請印度的儀仗隊來,而且還請外籍軍團,外國人都來了,那要叫共產黨來看,你民族主義哪去了?愛國主義哪去了?

不是的,它不在這個,它慶祝自己國家的國慶,老百姓凝聚在一起成立這個國家,我們有一定的價值,我們現在取得了一定的地位,大家高興高興,這跟中共有政治目的的宣傳是完全不一樣的。

主持人:那您這樣說,可能有的中國人會覺得說,過去我們是一窮二白,受人家欺負多少年,西方列強不斷的侵略我們、欺負我們,那現在我們經濟慢慢發展了,我們要成為一個崛起的大國,我們就是要給那些洋人看一看,給那些欺負我們的看一看,我們有多麼強大,我們的武力也好,我們的國防、國力也好,都要給他們看一看,這是一個展示的機會,這有什麼不對呢?

杰森:有的時候我不想說得很難聽,但是確確實實的,當一個暴發戶想用一種方式來展示他的財富的時候,得到的反而是一種嘲笑。你知道嗎?美國對中國這邊的概念不是很清楚,但是對蘇聯的印象非常深,美國很多時候嘲諷蘇聯,就嘲諷蘇聯各次閱兵用整齊一致的步伐來展現。當然,蘇聯這麼做是為了展現它的強大,但是美國在電視上或者在歷史片上播放的時候,往往都是展現蘇聯對於蘇聯人的強權統治。

事實上展現一個國家真正的強大,它是來自內發的那種自信,你不用把家當都搬出來讓人看,說你看我多麼強大,事實上那時候說明你並沒有強大,要藏而不露才是真正的……

主持人:您說的這個讓我想起一個例子,我不知道是不是恰當,比如說我們現在的人,包括我自己,文革時我沒有跳過忠字舞,因為我那時候還很小,但我知道有一些比我大的,比如像李博士這一代的人,或者是我父母這一代的人,他們就跳過忠字舞。那我在看歷史紀錄片的時候,就覺得他們很亢奮,穿同樣的紅衛兵衣服,戴著紅五星帽子,然後拿一本毛主席選輯,跳的那種姿勢真的很可笑。那您覺得在西方人眼中,像北韓、蘇聯、中國這種閱兵儀式,它們這種走路姿勢是不是就有點跟這種感覺差不多?

杰森:事實上人家會說「這就是專制國家」,就把一個商標給你掛在那裡,而你展現的就是人家希望你展現的東西。因為真正的文明國家,它看重的是這個國家的老百姓有沒有真正的發聲權,比如當時我印象很深的是台灣的議員打起來了,大陸那邊就說台灣政局多亂啊,打起來了,等等。結果美國這邊有個政府官員卻說,他們看來是真民主,居然打起來了,說明人家真的有民主。

所以說自由社會和中國本身在強權社會下,看東西的很多角度是不一樣的。中國覺得讓一萬個軍人在我面前整齊的「跨跨跨」走過去,多威風,而西方人看了就說,噢,原來它還在搞蘇聯那一套,原來它一點都沒變。

李天笑:問題是這樣,如果閱兵真的能夠體現這一點的話,那美國只要花一點精力,它遠遠可以搞過蘇聯和中國,但它沒有搞,它從70年代開始就不搞,只在戰後日本投降時候,出動了22艘航空母艦,中國現在一艘也沒有。

如果它要搞的話,它遠遠可以搞得很好,但它沒有必要搞,因為你強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沒有必要再去顯示強大了,而往往在你還不夠強大的時候,你會有顯示的心態。所以在這點上中共應該想到什麼呢?如果它真要顯示自己強大或怎麼樣,不如藏富於民,你花這麼多錢去搞這些秀,不如把錢拿來擴大內需,是吧?怎麼去改善制度以及資源的分配和最後的財富分配,讓民眾有錢,這樣的話,你才能真正的強大。

主持人:好,我們有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接一下明尼蘇達州劉先生的電話,劉先生您好。

劉先生:安娜、李天笑、杰森好,我是《喚醒國人》的作者劉蔚,聽得見嗎?

主持人:聽得見,您說吧。

劉先生:安娜,你今天很漂亮。說到中共禁止賣菜刀,為了它的60週年慶,最近我們與兵器針對方面的人員研究,發現中國普通百姓可以製造使用燃燒瓶,燃燒瓶過去有些人認為不安全,因為他們想把……

主持人:對不起,劉先生,這個觀點您已經說了多次了,希望您能夠根據我們今天的話題來說您的看法。那我們現在再接一下中國大陸江蘇趙先生的電話,趙先生您好。

趙先生:主持人你好。我們曉得中共瘋狂的搞這個大慶,勞民傷財啊,這就像伊索寓言講的,說宙斯要立一個鳥兒為王,因為寒鴉不美麗、很醜陋,它就把其它鳥兒的羽毛剪來貼在自己身上,然後宙斯幾乎就要立它為王了,這時眾鳥很氣憤的在寒鴉的身上發現了自己的羽毛,所以寒鴉最後又變得醜陋無比了。

中共的發展也是這樣子,它是一個空想的暴政理論,通過從俄國領經費,通過鼓吹民主騙取愛國心來參與,最後採取強盜的方式,剝奪地主及全體中國人民的財產,它竊國竊政,然後它一系列的「偉光正」光環都是建立在剝奪人民的權利和財產這個基礎上而建立起來的。

然後它在建政以後,採取反覆運動、反覆殺人的暴政統治,特別是鎮壓六四愛國市民和學生,大量的屠殺胎兒和迫害法輪功,以及盜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盜取一些其他的在押人員和弱智人員的器官販賣,它這種法西斯罪行,對人民的迫害已經是滔天大罪了,然後它又鎮壓新疆、鎮壓西藏,這種矛盾已經激化了。

在這種情況下,它又還採取各種壓力試圖掩蓋自己的罪行,不認錯,掩蓋罪行,搞什麼所謂大慶,那這樣,它忽悠人民的財產越多,人民的反抗越激烈。另外,它對人民是像法西斯式的統治,據說北京連公交車都裝竊聽器了,到處是竊聽器頭,到處是截訪和監視人的人。

這在哪個歷史上的政府也沒有這樣,周厲王也沒有嚴重到這個地步,它這是古今中外之最了,這是集陰謀詭計控制人民之大全。它在這個瘋狂過程中是極左的政治和政治式的宣傳,老百姓只要是一件小事、一句話就會被打成反革命,成了政治問題要進行迫害。事實上已經有個北京大學生找不到出租車,因為出租車司機亂開車,所以他在天安門附近走到學校,後來他在網上發了一個帖子,結果就被抓起來了,說是政治問題,家長都不給見了。

主持人:好,謝謝趙先生。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從「菜刀禁賣」看中共執政60年(上)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從「菜刀禁賣」看中共執政60年(下)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9-30 1: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