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政变10年 戈巴契夫叶尔辛私怨解苏联

人气: 539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8月20日讯】十年前的八月十九日,莫斯科市民一大早被坦克的隆隆声惊醒,原来是苏联军方及情治系统的强硬份子发动政变,政变在七十二小时内宣告失败,不过却引发了一连串事件,导致苏联这个与纳粹德国并称二十世纪两大“邪恶帝国”的极权国家在四个月后分崩离析,而戈巴契夫及叶尔辛在这个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

  中时电子报报导, 戈巴契夫当时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总统,叶尔辛则是俄罗斯联邦共和国总统,两人都追求开放改革,后来却成为政敌。历史学者说,苏联帝国的崩解有长期而复杂的因素,如经济凋敝及政治斗争等等,不能归功或归咎于戈巴契夫与叶尔辛。但如说他们在苏联瓦解的过程中扮演推手,应不为过。

  在西方人眼中,戈巴契夫的形象优于叶尔辛,他们认为戈巴契夫有远见,为苏联带来自由与开放;相形之下,叶尔辛在他们眼中是个夸夸其谈的莽夫,夸口要为俄罗斯带来市场经济与民主,结果却带来贪污与小圈圈政治。

  这样的形象落差如今更为悬殊。戈巴契夫下台后致力于人道志业,经常飞往世界各地倡导裁减武器及环保;而叶尔辛当俄罗斯总统的表现毁多于誉,且疾病缠身,不得已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卅一日提前辞职。

  不过两人的形象差别与历史学者逐渐形成的共识颇有出入,他们以为戈、叶都是失败的领导人,但戈巴契夫死抱着一个垂死制度,表现更糟糕,而叶尔辛起码主导一个新体制的诞生。

  戈巴契夫与叶尔辛有许多共同点,两人都生在一九三一年冬天,先后只差一个月;在史达林的恐怖统治期间,他们都有家人遭到迫害,也都在二次大战及整肃之后的“解冻”期间成年,属于一个比较有希望的世代。两人在共党体系内的攀爬过程也都是从首都之外的省分发迹,然后以改革者姿态被提拔到莫斯科。

  戈巴契夫实施改革初期,叶尔辛是最敢冲的支持者。可是在一九八七年,叶尔辛在一个不公开的党部会议批评戈巴契夫,指他太听信妻子蕾莎的话。戈巴契夫怀恨在心,把叶尔辛逐出苏共的权力核心-中委会政治局。

  到了一九九一年,曾是盟友的戈、叶两人已经水火不容;戈巴契夫力图维持苏维埃联邦的完整,叶尔辛则努力要分裂苏联。

  与叶尔辛的恩怨不论,戈巴契夫的失败其实是自食其果。他在一九八五年当上苏联国家主席,发现经济凋敝的情况比他所想的还要恶劣,因此发动了以“重建”为名的经济改革。但在军方贪得无厌之下,重建只是使衰败加速,从而导致苏联瓦解势在难免。

  戈巴契夫在末期也担心苏联会四分五裂。为了避免流血,他在一九八九年波兰选出东欧第一个非共党政府时放手不管,到了年底东欧所有苏联傀儡政权都已垮台,柏林围墙也被愤怒的东德人拆毁。许多历史学者认为这是戈巴契夫一生最光辉的时刻。

  但是戈巴契夫始终不容苏联本身份崩离析。当波罗的海、高加索及中亚各共和国逐渐有分离倾向时,他听取国家安全委员会(KGB)及强硬份子的意见,派兵去镇压各地抗议的民众,导致几十个人丧生。

  不过戈巴契夫不是嗜血的屠夫,多位历史学者说,戈巴契夫的伟大之处在于他在苏联濒临瓦解时并未诉诸武力。牛津大学历史学者戴为斯曾撰文指出,戈巴契夫不是东欧自由解放的设计师,他是闸门看守人,看到堤防即将被冲毁,决定打开闸门放水,堤防终究毁了,但毕竟没有造成大难。

  叶尔辛则是等不及要使苏联分裂。他在一九九一年当选俄罗斯总统,是俄国一千多年来首位民选元首。凭着民心支持及民选的正当性,叶尔辛的声势逐渐凌驾戈巴契夫之上,一九九一年夏天,他联合其他苏联加盟共和国逼使戈巴契夫赋予各共和国更多权力,并草拟一项让共和国享有更大自治权(包括可自行征税及制定预算)的联邦条约。这项条约原定在八月廿日签署。

  而政变就在前一天的十九日上演,主角包括副总统雅纳耶夫、总理帕夫洛夫、国安会主席库鲁契科夫、国防部长雅佐夫及内政部长普戈,他们都是戈巴契夫当权后任命的高层官僚,并非失意政客。

  政变发动后,戈巴契夫被叛军软禁在黑海滨的别墅。政变领导人随即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并查禁立场超然的媒体,但未采取关闭边境等极强硬措施,只是把坦克开进莫斯科。但叶尔辛很快证明这场政变只是闹剧。他爬上国会大厦外的一辆坦克,谴责政变非法、主使政变的阴谋者则是罪犯。

  叶尔辛把国会大厦当成防卫堡垒,成千上万的莫斯科人赶来支持,有六辆坦克临阵倒戈。叛军始终未攻击,双方形成对峙,这证明到了这个时候连国安会都不愿为了维持苏联完整而流血。政变主使者在七十二小时内退缩,普戈自杀。戈巴契夫事后仍为苏联总统,但其政治及道德权威都已化为乌有。

  叶尔辛在政变中成为扭转局势的英雄,并掌握时机让苏联在四个月后分裂成十五个国家。但若以为叶尔辛的动机纯粹是为了让祖国俄罗斯获得民主与繁荣,那就错了,他有可能是要报复戈巴契夫,而摧毁苏联就是摧毁戈巴契夫的一种方法。不论他们个人有何恩怨,苏联这个廿世纪最血腥独裁的政权毕竟是在他们手中断送,而他们的历史功过也还有待评断。(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文章
    

  • 俄罗斯人纪念前苏联垮台10周年 (8/20/2001)    
  • 【神秘现象】神秘的火海 (8/19/2001)    
  • 寒山: 炮击金门与制造国内和国际紧张 (8/19/2001)    
  • 戈尔巴乔夫:意外的革命 (8/19/2001)    
  • 中共高层斗争白热化 左派批江泽民为叛徒 (8/18/2001)    
  • 戈尔巴乔夫软禁始末 (二) (8/17/2001)    
  • 戈巴契夫软禁始末(一) (8/16/2001)    
  • 戈尔巴乔夫软禁始末(一) (8/16/2001)    
  • 洛杉矶时报:江泽民被指为戈尔巴乔夫 (8/16/2001)    
  • 专家称飞弹防御或会促使中共像苏联一样崩溃 (8/15/2001)    
  • 陈奎德 :上海“神圣同盟”:重温“东风”旧梦?── 《共产主义的兴衰》78. (8/15/2001)    
  • 一个满族人眼中的清王朝 (8/14/2001)    
  • 华尔街日报:中国审问官之残酷甚于欧洲中世纪宗教法庭 (8/13/2001)    
  • 台湾参谋总长驳“办奥运不侵台” (8/10/2001)    
  • 谁把中国变为“猪国”、把人民变为“猪民” ? (8/5/2001)    
  • 俄国投机政客 犹太后裔 (8/3/2001)    
  • 远古野牛头骨化石上神秘的子弹孔 (8/2/2001)    
  • 当德间谍学校校长的苏联传奇特工 (7/30/2001)    
  • 【纪元特稿】 李少民:台湾经验与大陆的变革(八) (7/30/2001)    
  • 美政府存续“绝对机密”传已外泄 (7/29/2001)
  • 评论
    2001-08-20 8: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