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

就业率挂钩中国高校反映什么?(1)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1年12月01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

MP4下载收看
近日,中国的教育部发出了一个通知,在通知里面提到,今后高校专业设置要和毕业生的就业挂钩,如果某个专业连续2年就业率不到60%的话,这个专业招生将会减少,或者甚至取消这个专业。这个问题因为引发了一系列的后续问题,关于中国的教育体制,关于中国的就业市场、关于中国的人才培养,以及更多人谈到的是,出国留学潮的问题,因此引起国内外的广泛关注。

那么在下面1个小时的时间里,我们想要邀请观众朋友和我们现场嘉宾,一起来讨论这个问题,希望大家拨打我们的热线直拨电话:646-519-2879,同时您也可以透过Skype :RDHD2008和我们连线一起讨论。中国大陆观众也可以拨打我们的免费热线电话,可以通过爱博电视直接收看,不需要突破网路封锁的软件。下面我们先看一段录像。

(影片播放)

中国政府正打算解决近期显示的一个人口问题:一代找不到工作的毕业生。不过,中国政府的解决办法让国内一些人感到困惑。

据中共官方媒体报导,中国教育部本周宣布﹐计划逐步取消那些“就业难”的专业。政府将很快开始根据就业率状况评估高校的专业,缩小或取消那些连续2年就业率低于60%的专业。此举意在解决中国大学生数量激增带来的就业问题。

据中国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2010年每10万人中具有大学文化程度的已猛增到8,930人,是2000年的1.5倍,导致了劳动力供过于求的局面。大学生所掌握的技能与出口导向型且以制造业为基础的中国经济的需求并不相符。

对教育的严格限制被认为是中国人创造力被扼杀以及众多中国人选择留学海外的原因。很多中国人质疑,一个总是试图压制那些脱颖而出的学生的教育体制到底能不能培养出苹果(Apple)创始人乔布斯(Steve Jobs)这样的人才?

很多有足够资金的中国学生已经去美国上大学了。美国高校培养出大批人才,其中一些人成了全球顶尖的革新者。根据美国国际教育学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2010年的报告,去年共有12.8万名中国学生赴美留学,使中国成为在美国高校读书的海外学生人数最多的国家。

(影片结束)

主持人:好,欢迎大家回到直播现场,我现在给大家介绍今天我们现场两位嘉宾,一位是纽约城市大学的陈志飞教授,陈教授您好。

陈志飞:各位大家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重庆工商大学的讲师汪北稷先生,汪先生您好。

汪北稷: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陈教授,我们刚才看到一段录像,您能不能跟我们大家介绍一下,就业市场的挂钩这件事情和目前中国大学毕业生的就业市场的情况有什么关系?

陈志飞:情况基本是这样,大家都知道现在中国社会一个比较大的社会问题,就是大学生就业难,这在我们上大学的时候可能不存在,当时我们一个萝卜一个坑,只是工作的好坏区别,绝对没有找不到工作之虞,但现在却是普遍青年学子碰到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其实使社会矛盾更加激化。尤其在社会上出现所谓的“蚁族”或“啃老族”,大学毕业以后无家可归,群居在一起像蚂蚁一样生活;有的人没有办法只好搬回去跟家人一起住,要父母的养老金来养活他们,就是所谓的“啃老族”。

在大学生身上出现这个问题,的确是很可悲的,因为大学生应该是一个社会的支柱,也是一个社会的希望,但是我们在现在这些中国大学生身上根本看不到这一点,相反他成为很多人的负担。最近这几年,由于这些情况的发生,甚至出现了大学高考人数锐减的现象,中国大学生的前途现在遇阻,而且很多人对此抱有疑问。

那么国家教育部出台这个文件也是在这种大背景下,试图想解决这个问题,因为虽然官面数据上说好像有百分之七十多的大学毕业生都找不到工作……

主持人:72%。

陈志飞:72%,但实际上我也是从事教育行业,而且我的家人大部分都在国内高校任职,我跟他们经常在这方面进行切磋,他们说那都是用很多的办法来虚弄这个数据,这个数据是不真实的,学校有很多办法可以来操纵这个数据。所以说这些大学生的毕业人口就业率其实是非常低的。

现在教育部好像采取中共一贯的这种“与天斗、与地斗”的非常科学的办法,它采取这种直接把大学生的专业设置跟就业率完全挂钩的这种迹象。就像您刚才讲的,如果连续2年就业率低于60%,那么这种专业就会面临被砍的危险。而且《华尔街日报》最近的报导,因为外界这个事件也很关心嘛,就报导沈阳市的师范大学,东北那几个学校好像俄语专业都是比较强的,它沈阳市师范大学的俄语本来是算不错的,原来是招50%现在砍到25%。

实际上我调查了一下,有好多观众朋友来信,它这种事情虽然在西方社会引起很大的反响,但是跟西方的思维完全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在中国人们公认的其实最难找到工作的是法律专业,法律专业可能是一般在各种专业都是垫底的,那么你要不要把法律给砍掉,如果你要把法律专业砍掉的话,现在中国的法治会如何建立呢?这个也是很有意思的问题。

主持人:谢谢陈教授。汪先生,我想请问一下,这个事情是根据我们刚才看到的一段录像,这是在过去10年当中,大学毕业生的数量达到了150%,就是增加了这么多。那么过去10年当中,中国高校招生的膨胀情况是怎么发生的?您能不能跟我们介绍一下,因为你最近才从大陆出来。

汪北稷:过去10年出现的大学盲目的扩大建设,各个地方的大学城的建设,就造成了地方的领导把大学的扩招做成一个政绩。在中共的社会控制来讲,它有矛盾性,一方面它希望所有的人民包括大学生都是愚民,都不要清醒,都不要有独立的思考;一方面它又要去宣传它的社会进步,它的政绩,它要来大学扩招。大学扩招对领导人是一个政绩,对教育当局或学校来讲是一个业绩,他们扩招了以后,他们的收入也要扩招,所以造成大学生的……

主持人:收入扩大是因为学费,中国大学生的学费基本上是自己支付的?

汪北稷:基本上是自己付的,而且还挺高,也有一些补助政策,但这个是很小的一部分。那么在这种矛盾的体制下面,中共从最高的政治层面来讲是非常警惕大学生这个群体的。大家知道从87年的学潮,到89年的学生运动之后,中共对大学学校的控制是非常的严格,从每一个角落都控制。

那么现在由于冲业绩,冲政绩,大学生的数量上去了,但是培养的素质没有相应的跟上去,和社会的吻合度也出现了一些问题,那么中共就担心了。如果说工人的失业罢工或谈判它有一套对付的方法,但是对中共来讲的话,最担心的就是大学生。因为它们在窃取这个政权以前,也做过所谓的学生运动,它们在76年、87年、89年也遇到学生的觉悟,现在中共的脑子里很清晰,学生受到的压迫,所受到的迫害他反抗起来是非常厉害的。

反过来讲,中国大学教育最大的问题不是专业的设置,不是国家怎么去评定这个专业的设置,最大的问题是有独立的大学的问题,大学不要官僚化的问题。那么中国存在一个千千万万个官僚化的大学,最近出现一个非官僚化的南方什么大学在深圳的是很困难的,生存不下去。绝大多数的大学校长有他的行政级别,每个地方有什么处级、级别他都是官僚化的。

主持人:所以它的大学更像一个行政机构,而不像一个教育机构。

汪北稷:对,不像一个教育机构。所以这种情况造成它的教育质量肯定不是很佳的,加上社会上来讲,中共更希望更多的人来学理科。你看现在中央政治局的常委来讲,理科的人的前途总是比较好,文科的人总是打压很少让他有发展。

主持人:那说到文科的问题,就是现在要取消的课程设置,我想在国内有很多的争议,争议很大的其中有一个说法,就是说你不能够以大学教育……它毕竟不是职业教育,不像那种职业教育,我为你工厂直接输送人才,相对来说他有基础性教育。现在争议比较大的,一个是基础科学教育的问题,另一个是文科教育的问题。对于中国的就业市场来说,和这两个领域的差别在什么地方?中国的就业市场整体是缺人还是人太多,还是整个教育和他不匹配,以至于教育部要用这种方式来让大学教育和就业市场结合起来?

陈志飞:我觉得这两个问题都有,先从第一个谈起。我觉得大家忽视了时代的政治背景,最近我觉得中共内部一些左倾分子上台,或者有抢班夺权的趋势,在明年十八大可以看到,在文化系统它已经出台了什么政策呢?出现了要限制娱乐节目,而且跟这个基本政策出台的同时,它出台另外一个政策,规定不许在电视剧播放过程当中插播广告。因为你知道中国大陆很多观众主要是看韩剧,比较流行的电视剧,在电视剧中插播广告实际上是非常赚钱的。

主要它觉得这种民营地方台普遍这样做是把中央电视台这种具有深厚政治背景、党的喉舌声音给掩盖了,所以说它现在要出台这种政策,也就是要出台这种大的限制娱乐政策。我们知道比较热门的专业,像外贸、计算机这些,他一般来说一方面发展快,一方面社会需求也比较多。您刚才提到了,它现在砍的最主要目标实际上是人文专业和基础专业。

先说人文专业,人文专业事实上对国家的生存是非常重要的,对一个国家的民意和道德水准,和下一代人的思考能力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在美国他是属于基础教育部分。像哈佛大学他是一个大学,他不是文理学院,这我们很了解了,每个人首先要接受文理教育。中国大学生他选择一生的职业是在一个月内完成,而且是很紧迫的情况下完成的,是在大学一考和高考之前短短的那么几十天,三十天不到的时间内你要完成你一生最大的选择,而且完成了以后你基本上就没有再改的机会。

美国大学不是这样。美国大学全部招进来,招进来前两年是接受普遍教育,要读亚里斯多德(Aristotle),要学一些基本数学、物理,然后三年级再宣布你的主修,再看你的需求情况、分数情况,再考虑把你往哪输送。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是这样做,美国顶尖学校是这样做。别的像美国有很多理工科学校是中国大陆都知道的,在美国实际上都不算一流大学。

除此之外,美国还有一些文理性的大学,实际上才是很多精英荟萃的地方。中国人因为是受中国共产党洗脑的宣传,他不太相信这种文科的价值,也情有可原,因为在中国学文科的死记硬背,学党史,因为它的政策,一切的思维都给你规定住了。还有就是法律,在西方很赚钱,在中国我刚才说了,是最难找到工作的职业,为了禁锢人的思维,它不想让人跳出这个固有的框框来想问题,他就对人文学科进行进一步禁锢。我觉得这是一个左派反扑的迹象。实际上中国本来就很少有能思索的人,现在全部都变成工程师,都变成一个靠市场运作,靠中共党棍指挥的机器的一个外沿,这是它的一个方向。

基础科学这个文章登出来以后,我看了一些美国各界的反应,美国有个学者说这太好了,中国不要基础学科,以后保证我们在研发领域上永远领先,你们在技术上领先,那你永远跟我们打工好了,这是一个自毁长城,是很愚蠢的一个现象。基础学科很难在短时间发生效应,长期才会铸造人才,但就像你刚才讲的,中共把大学的专业设置,尤其大学最基本的像文理,还有基础学科,这些都不要,直接跟市场挂钩,按所需求,看农民企业家按市场需要来订,国家这个做法简直是闻所未闻的,这的确是滑天下之大稽!

主持人:这个跟历来的政策急功近利,其实是一脉相承的。

陈志飞:对,跟50年代的院系调整也有关系。

主持人:刚才我们谈到中国现在总体和理工科,特别是基础学科和文科,刚才陈教授讲关于文史方面,就是文科方面的专业,它实际上是限制的,一方面从上游教育部分开始限制,但是另外一方面,究竟有没有这个就业市场,就是和美国相比的话。因为美国学文史的人很多,但是他的就业市场范围很大,因为是自由职业,而且他在舆论方面或者是在写作方面、出版方面他没有什么限制,所以在这方面他有很多民间的企业可以去运作。那么在中国大陆是不是这个市场本身就很小,就业市场本身就很小?

汪北稷:中共把文科方面的科学分成两块,一块是它所谓党文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它党校的、党文化的培训这一块;一块就是社会所需求的,新闻啊、文学啊,文化的这块,那么对于社会文化的需求的所有岗位中共都有限制,而且最新出来的所谓打开文化发展的所谓“纲要”,实际是一个控制的纲要。

所以社会上对文化专业的需求,它都有很多的限制,但是党文化这块就是升官的一个途径。所以中共所谓的解决就业率和专业设置的问题,表面上看是在解决就业率,实际上不是解决就业率,就像我刚才说的,它是解决一个社会的矛盾,它担心这几百万的学生当中有很高的比例得不到公平的就业之后,会产生一些社会的动乱;而反过来讲,社会就业率的问题,中共怎么不去公平的解决这个问题。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就业率挂钩中国高校反映什么?(上)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就业率挂钩中国高校反映什么?(下)

评论
2011-12-01 11: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