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真实的江泽民》第十一章(下)

贪战中的“中国模式”

(大纪元制图)

人气: 18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7月10日讯】第四节 中国模式–现代奴役制度

奴隶制,是指奴隶主拥有奴隶的制度。古代最典型的奴隶制是罗马帝国,此外,古希腊、古埃及、古巴比伦,南北战争以前的美国南方,以及以前一些英国、法国、西班牙、俄国的殖民地都属于奴隶制。奴隶主与奴隶之间是占有和附属的关系,奴隶被剥夺一切权利,在暴力控制下从事最紧张、最繁重的劳动。奴隶主阶级占有和支配奴隶的劳动成果;奴隶只能获得极少的生活资料以维持生命。

1834年5月1日,奴隶制在英国领土范围内被废除。1861年,美国为改变黑奴的命运爆发了一场异常残酷的南北战争。1862年,美国总统林肯发表《解放黑奴宣言》(The Emancipation Proclamation),宣布黑人奴隶获得自由,从而结束了美国奴隶制的历史。1865年1月,美国国会通过了《宪法第13条修正案》,规定奴隶制或强迫奴役制,不得在合众国境内和管辖范围内存在。

当代中国发生的奴役制和古代的奴隶制有了不同。首先被奴役的中国大众是中共口头上永远的“国家主人”,但是没有任何主人的权利。在中共为了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全球经济争夺中,常常把“国家主人”的利益作为中共的资本出让,甚至出卖。

当代中国“血汗工厂”

奴隶制作为一种社会制度已被人类文明所摒弃,而奴役现象依然活跃于世界各地。“血汗工厂”(sweatshop)便是这种奴役现象的反映。“血汗工厂”一词最早于1867年出现于美国,后来指由包工头自行找人干活的包工制。当成千上万的跨国公司涌入中国的时候,现代“包身工”就开始出现在微软、苹果、耐克、迪士尼等大资本集团在中国的工厂里了。

美国人权组织“中国劳工观察”2009年11月25日发表报告称:由于零售业巨头沃尔玛公司以低价从中国供应商进货,导致一些中国供货厂家用工条件恶劣,一些中国工人因此处于“血汗工厂”的“包身工”相似境地。【41】血汗工厂的报导在中国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这些血汗工厂不仅包括在业界具有知名度的大企业或者是大企业老板,而且还包括那些不知名的企业。只是“血汗工厂”一词包含着沉甸甸的良心道德意义有耻于人类文明,有悖于历史走过的历程,血汗工厂一旦曝光之后,这些老板们都否认这样事实的存在。

富士康事件以其著名的“十四连跳”震动了中国和世界,也激起了人们对中国“血汗工厂”的关注和了解。而在中共为了维护其执政合法性所极力炫耀的经济“成果”背后,恰恰是无数被刻意忽视了的“血汗工厂”的辛酸。

●富士康事件

富士康血汗工厂事件由来已久,但是真正进入人们的视野是在2010年。富士康是拥有五十多万员工的全球第一大电子商品制造商。很多人就是通过富士康事件才知道了“血汗工厂”这个历史词语的当代中国现实意义。

2006年,苹果中国在富士康深圳基地的代工厂里,生产线上的女工每天要连续站12个小时,不许说话,经常有工人因为疲劳过度或者睡眠不足而倒下。【42】美国非营利机构公平劳工协会(FLA)发布报告称,在富士康的这三家中国工厂中(富士康旗下的深圳观澜、深圳龙华和成都工厂),有60%以上的员工称其工资无法满足基本生活需求。在这三家工厂中,工人的平均月薪为人民币2,257元(约合358美元)到人民币2,872元(约合455美元)。【43】

●V-Tech

VTech总部在香港,厂房设在广东省东莞。VTech是德国电讯和澳洲Telstra的独家供应商。VTech电话在美国的沃尔马,塔吉特,史泰博,西尔斯和其它商场均有销售。

根据全球劳工与人权研究所的一份报告,工人们透露,“公司把工人当奴隶使唤,”“安保经常殴打工人。”有工人抱怨,“有时我想死。我每天玩命的干活就为了这毫无意义的生活。我想找个理由活着。既然活着这么累,去死未必是坏事。”每天规定的工作12-15小时,从早上7点半到晚上7点半或十点半,每周工作六天。工人每周74至77小时在厂里,工作长达68-71小时,包括28-31小时加班时间。【44】

工人被强迫整天站着劳动。工人挣的工资低于能养活自己的起码费用,每小时只有$1.09(美元)!八个工人一间猪狗式的宿舍,睡在窄小的睡板上。工人报告说,“很肮脏,像住在猪圈里一样。”【45】

●戴尔电脑

2006年11月至2008年8月,香港的七所高校大学生联合成立调查小组,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SACOM),前往东莞,在对戴尔等多家电脑生产厂商调查后,发布了一份名为《戴尔:零库存策略背后的血汗工场》的调查报告,对戴尔涉及的低工资,严酷的管理及用童工的现象进行了披露。报告指出,被指为血汗工厂的三家公司均为戴尔供货商,分别为东莞长安光宝电子有限公司、旭基电子有限公司、东莞石碣泰瑞塑料电子厂。

戴尔的直销模式将品牌商的风险转嫁到供货厂商身上,最后直接导致了工人被严重剥削。调查显示,正班工资每天只有17元人民币,平均时薪为2.1元人民币,加班工资只有3.5元,远低于法定工资标准,而且没有向员工提供产假,也没有提供法定的有薪假期,工人在劳动节放假没有工资,工人只有十五分钟的时间吃饭。光宝及旭基两家工厂很多岗位都要求工人站立上班,一天站立时间高达十二小时,由于产量定的很高,导致大部分人都不能在上班时间完成产量。

●古驰事件

近日,网络上发表了一封《集体辞职的古驰员工致古驰最高管理层的一封公开信》,控诉古驰公司100多项行为规定中限制员工:喝水要申请,上厕所要报告,孕妇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等,甚至怀孕7个月员工仍要上夜班,最终致使孕妇流产。例如长期长时间站立导致脊椎病、骨骼变形、静脉曲张、不孕等疾病.与此形成对比的是,没听说过该品牌在中国以外的工厂出现过类似的侵权现象。辞职员工在公开信里希望公司赔偿加班费,而国外古驰店在加班费问题上从未有过拖欠情况,且福利丰厚。【46】

●微软东莞的“血汗工厂”

美国劳工委员会(NLC)曾发布报告称,微软东莞代工厂、全球第二大鼠标生产厂家东莞昆盈电脑制品有限公司是“血汗工厂”。美国劳工委员会列数了东莞昆盈工厂劳动时间过长、工资过低、工作环境恶劣等八大侵害劳动者权益的行为。未成年工人每天在厂里必须工作15个小时,但每小时工资仅为约50美分,并且在工作期间禁止谈话、上厕所,每间宿舍住十四个人。该厂没有和员工签劳动合同,强制他们延长工作时间,员工每月劳动时间长达280个小时,远高于法定工作时间。【47】

●可口可乐严重违反劳动法

2008年,九名大学生的一份调研报告指责可口可乐严重违反劳动法,长期、大量雇用派遣工和其他非正式工,随意开除工人;旺季每月超时工作150小时,远高于法定的36小时;部分派遣工收入被克扣11%,所得甚至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这些工人处于可口可乐公司最底层,干着最危险、最苦、最累的工作,工作时间最长,工资却最低。【48】

供货商不断削减工人的社会福利

德国媒体报导,国际发展政策机构“南风研究所”在德国斯哥堡(Siegburg)的分部指责说,阿尔迪广东一家供应商的工人由于工资太低,所得收入难以维持生活,只得拚命加班,甚至每月加班时间超过130个小时。南风研究所德国分部的维克女士说:“跨国公司对其外国供货厂家的工人的恶劣劳动条件应该负主要责任。供货厂家是处于被动地位的。”维克表示,“在全球化的今天,跨国公司可以引起供货商之间的相互竞争,而供货商为提高自己产品的竞争力,减少劳动成本,只能继续削减工人的社会福利,使他们的劳动条件越来越差。”据南风研究所公布的消息,阿迪达斯公司在中国福建省的两家制鞋工厂工人每月加班最多达92个小时。【49】

●普华永道员工“过劳致死”事件

普华永道(Priucewaterhouse Coopers)25岁女员工潘洁由于连续数月高强度工作诱发急性病症,不幸离世,被媒体解读为“过劳致死”。普华永道25岁员工潘洁在去世前,多次在微博上抱怨“睡眠不足、老是加班”。普华永道资深员工对媒体透露,加班是家常便饭,而且大部分加班时间并不会统计入工作时间,不会有加班工资。普华永道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会计事务所.【50】

●女工彭水银之死

2011年5月14日,女工彭水银在东莞塘厦镇的星浩手袋厂宿舍五楼跳下,身上只揣著四张1元人民币、一部欠费的山寨手机、一把每月170元房租的小屋钥匙。这家工厂的业务之一是为Coach、Diesel等国际奢侈品牌代工。彭水银的工作,是日复一日地为这样的名牌包上光擦油。但她和大多数中国女工一样,并不知道一个皮包的价格,可能早已超过她一年的工资。奢侈品牌在中国加工,早已是公开秘密。2010年,经济观察报等媒体报导,Prada、ColeHaan、Camper等上流社会流传的品牌,均由难以计数的中国工厂为其代工生产。然而,由于耻于提及产品的“中国身份”,它们不会被贴上“Made In China”的标签。一些厂商甚至拒绝承认曾在中国代工。【51】

●GE公司厦门涉嫌违法用工

2008年,美国非营利性调查机构公布Policy Matters Ohio关于GE公司厦门涉嫌违法用工的调查报告。在这篇题为《好灯泡,坏工作:萤光灯背后的工人和工作环境》的报告中,GE与厦门通士达的合资公司通士达照明涉嫌的违规操作,包括,工人每周工作超过64小时,而得不到足够的加班工资;工人在含汞的环境中工作而缺乏必要的防护培训;公司仅雇佣32岁以下的女工;不提供工资单,造成工人无法得知自己的薪水是否合理等。报告总结说:该厂的工人常处于极度疲惫的状态,公司做法违反了中国的劳动法。【52】

人类文明到了二十一世纪,西方世界以战争为代价抛弃了奴隶制和奴役制及与之相关的殖民主义,为什么奴役性质的“血汗工厂”会进入中国并“发展壮大”,而且是诸多世界知名企业到中国后纷纷搞出来的“血汗工厂”?

中共为奴役制提供了滋生的条件

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曾经写下这样的人类文明原则:“我们认为以下真理不言而喻: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类才在他们中间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当权力,来自被治理者的同意。”

当然,杰斐逊总统所说的政府不包括中共,因为中共的权力,并不来自“被治理者的同意。”不仅如此,中共的执政道德完全烂透之后,近二十多年来经济政策的实施中把政府的行为也经济化和集团利益化了。党国政府按照自身利益定义自己的趋向和目标,安排自己的活动,片面追求党的集团利益最大化,忽视或有意篡改政府所应承担的政治责任和社会功能。

政府行为利益化所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政府官员的腐败,而且是得到制度性保障和提倡的腐败。在现实的运作中,党的政府实际上已经经济集团化或个人垄断化。这种利益的集团一方是不断地寻求利益最大化,另一方用手中的无度权力为利益最大化的实现提供了制度保障,并从中不断瓜分其中的“成果”。由于制度完全被权力的无控制所腐蚀,全然不必顾忌任何道德的约束,血汗工厂的产生就是必然的。说穿了,就是中共的制度产生出了当今的血汗工厂。

中外官商联手造成了“低人权”局面

这一切是从中共向国际垄断资本集团出让中国人民的利益开始的,贪得无厌的跨国企业借机拚命低价采购导致“血汗工厂”产生。

全球化在很大程度上是资本的全球化,在全球范围内,资本走出国界,寻求最有利可图的投资场所。跨国公司成为一股超越国家界限,影响甚至左右全球政治的强大经济势力。他们要求被投资国的政府签订保护外资的条约,放松对外国企业的管理,埋怨工会阻碍经济发展。同时,他们凭借比国内劳动力价格低得多、却比发展中国家高得多的劳动报酬优势,保持买方垄断的地位,在就业机会、劳动时间、劳动保护、福利保险方面主导“低人权”的状况,置工人的基本权利于不顾,再现奴役制的国际大迁移。

在现有的社会环境下,中共为了片面保证其认为执政合法性的表现工程–GDP增长,不惜牺牲中国人民的基本生存利益,健康保障,甚至生命保障,让跨国公司代工厂普遍的将成本转移到工人身上,从而获取更大的利润空间。像沃尔玛这样的全球最大的连锁超市,一直以低廉的价格吸引人,低廉的价格建立在低廉的采购上,而低廉的采购和中共的政策一拍即合,直接使生产商血汗工厂的事件层出不穷。

震惊全球的“富士康悲剧”到底因为什么?香港中文大学教授郎咸平分析道:

“苹果在尽一切可能挤压富士康的利润。为了压缩成本,赚取更多的利润,富士康只能靠加大员工的劳动强度以提高工作效率,所以必须进行半军事化管理才能满足苹果的要求….富士康只是它的工具而已。”“但是对富士康来说,如果不按照客户要求做的话,他就拿不到订单,就这么简单!

“我们就以iPod为例吧。iPod在2006年上半年的销售量是850万台,同比增长61%,收入超过了100亿美金。苹果赚了这么多钱,那富士康能赚多少呢?我告诉你,4美金,就是说每一个iPod富士康只能拿到4美金,占利润的1%还不到,因为这里面还没有剔除电费、设备费用、材料费用等等这些生产成本,其他99%的钱都是被苹果赚走的。”苹果规定的人工成本是根据工厂所在地的最低工资乘以每件产品的最高工时得出来的。零配件的成本,则是苹果直接向富士康以外的各个零配件供货商下单的,而被采购的零配件会按照苹果规定的时间准时送到富士康进行组装。【53】

河北省一家为德国供应纺织产品的私人工厂老板陈先生表示,工人加班加点并不仅仅是为了多挣钱,而常常是因为外方限制苛刻的交货期所造成的。“有很多外商,包括德国的,到工厂来的时候就告诉你必须何时交货。他也会明确地对你说,你可以让工人昼夜加班,把货赶制出来。”【54】

国际上的一些学者把跨国公司的这些行为称为“企业的精神分裂症”。跨国公司跨越了国度,有各种办法逃避主权国家的各种监管,因此,企业的违规行为和行贿行为变得更加有恃无恐。对内,企业要求员工尽显人性善的一面,为企业勤勉工作;对外,企业就只是一个赚钱机器,不仅不尽责任,往往比小企业更能做各种违法违规的事情。微软和古驰这些企业在本土市场上规规矩矩,到了中国却陷入“血汗工厂”的丑闻,是因为美国的劳动监管较为完善,企业很难钻空子,与其因违法受到严厉惩处,还不如老老实实遵纪守法。更是因为在中共的不道德环境中,外商陷入贪战的道德误区,放任自私的恶魔,不惜重演奴役制的奴隶主身份。

由此可见,现代奴役制度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以所谓的“中国模式”大肆泛滥。这是中共政府与西方跨国公司,以及某些西方政府合作的结果。2005年7月30日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说:中国模式(主要是指经济模式)的成功,主要得益于“中国的政治稳定”,“中国的政治制度给了中国政府足够的控制力来为外来投资者服务”,以及“跨国公司与北京政府伙伴般的密切合作”。也就是说中共的独裁政府和西方跨国公司“可以从他们的合作中获得最大的利润”。【55】因此,作为受惠方,所谓“中国模式”的说法起源于西方世界,并受到这些人的热捧也在资本家奴役制的“情理”之中。
第五节 “重庆模式”的破产 -—“中国模式”的未来先兆

道德下滑造成的社会不公,环境污染,贫富分化,民生困苦,不可持续发展等等一系列问题,成为了所谓“中国模式”挥之不去的梦魇。

2008年薄熙来到直辖市重庆任市委书记。薄熙来是中共元老薄一波的儿子,薄一波曾帮助江泽民坐稳权位。薄熙来到任之后,提出了建设“五个重庆”的规划,就是“宜居重庆、畅通重庆、森林重庆、平安重庆、健康重庆”。薄在重庆三年多,花样名堂不断,“打黑”、“唱红”、“民生十条”、“共富十二条”、“三进三同”、“大下访”等等热词频出。短短时间之内,“重庆模式”浮出了水面。

“重庆模式是社会主义中国的唯一生机”,“重庆模式是中国的希望”,“重庆模式”——科学发展观的全面实践”,“重庆模式是中国必然的选择”,“重庆模式从‘GDP旧政’走向‘民生新政’”……一时间,“重庆模式”可谓风生水起,成为了“中国模式”的未来版。

“重庆模式”作为“中国模式”未来走向的缩影,随着薄熙来的垮台,人们看清了这个迷惑无数人的“重庆模式”后面的诸多黑幕。如果说人们对中共还有一点幻想的话,也终于被这个“重庆模式”给破灭了。

唱红打黑

对于“重庆模式”,外界知道的最多的大概就是“唱红打黑”,这也是薄熙来最用心的地方。

“唱红歌、读经典、讲故事、传箴言”,简称“唱红运动”或“唱红歌”,官方简称“唱、读、讲、传”,是“唱红打黑”运动的第一部分,用“唱红”来进行道德教育。至2012年2月,红歌演唱活动共进行25.16万场,共1.82亿人次参与。【56】2011年6月29日,为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在奥体中心举行的(重庆)中华红歌会,来自全国的108个合唱团参与表演,全场演员及观众共计10万人,俗称“万人红歌会”,连到访重庆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也前来“红歌会”捧场,不知基辛格懂不懂那天在会上唱的“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打黑”是“唱红打黑”运动的第二部分,是指“重庆打黑除恶专项行动”。截止2010年5月1日,打黑行动已抓获涉黑涉恶人员4781人,14个涉黑涉恶团伙受到致命打击。在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的率领下,原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原市高级法院副院长张弢、原市公安局副局长彭长健、原经侦总队总队长赵利明、原市交管局局长陈洪刚、市煤监局副局长王西平等一批政府官员相继落网。《时代杂志》将此次行动形容为“中国的21世纪大审判”。【57】

唱红:如文革复辟

看起来是很迷人的“重庆模式”,从一开始,就富有争议。

运动式的“唱红打黑”让人想起文革的荒唐往事。有观点认为,“唱红”活动极度左倾,有复辟文革之嫌。大量红色短信也让民众不堪其扰。有报导称重庆“唱红”活动花费巨大,达2,700亿元之多,【58】实属劳民伤财。同时也浪费了大量时间,尤其是在校学生停课唱红歌影响甚大。有媒体报导称,癌症病人唱红歌即可缓解疼痛,【59】监狱囚犯唱红歌积极可以获得减刑,【60】有评论认为此类事件滑稽可笑,唱红歌活动已接近癫狂。

依靠说教运动来提升道德,是中共一贯的做法。明知没有用,可总是反复如此的做戏,这是中共走不出的怪圈。重庆的唱红,不但成本高昂,而且其中所蕴含的颂扬暴力斗争、领袖崇拜以及漠视个人权利与尊严等内容,与传统道德、普世价值观可谓南辕北辙。

打黑:实乃黑打

“打黑”扩大化,运动化,使得黑打成灾。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在“致重庆法律界的一封公开信”中说:“在整个‘打黑’行动中,我们看到了运动式执法和司法在轰轰烈烈地开展。在短短八个月的时间里,当局发动社会密告(所谓‘群众来信和检举’),抓获‘涉黑’人员近五千人。随之而来的是数百个‘专案组’突击工作,以‘重庆速度’批量化地逮捕、起诉和审判。文强案二审之前出现在最高人民法院官方网站上的王立新法官的日记清楚地表明,公安、检察和法院之间是如何不分彼此、联合办案的。不仅如此,所谓‘大三长会议’几乎是公开地登堂入室。对于一些重大案件,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公安局局长开会协调,导致案件还没有开审,判决结果就提前决定了。最后的审理过程就是走过场。制度设计中所追求的三机关相互制约机制也就完全失灵了。各位同仁,你们不觉得这种做法完全违反了我国宪法和刑事诉讼法所明确规定的检察权和审判权独立的准则么?”【61】

自打黑运动化以来,不仅曝出了李庄案,方洪案,还出现了震惊世界的李俊案,特别是流亡海外的李俊,以铁的证据撕开了“唱红打黑”的幕后隐情。

维持社会秩序和安全靠践踏法治,这种不受限制、不讲法律、执法犯法的公权力,实际上比黑社会还要黑,比黑社会的危害还要大。

高增长背后的高负债

截至2011年底,“五个重庆”累计投资9,600亿元,完成计划投资的73%,其中财政投入超过2,300亿元。差额的钱从哪里来?只能借钱。“重庆模式”是靠借钱堆出来的。号称全面实践“科学发展观”的“重庆模式”其实与江泽民时代的GDP崇拜一样,并不“科学”,一样是面子工程,是薄熙来争取上位的政绩工程,是不可持续的。

《华尔街日报》在一篇题为“重庆:高增长背后的高负债”文章中引用中国评级公司分析报告指出,重庆市积累了超过3,460亿元人民币的负债。这比薄熙来2007年当上重庆市委书记时候的总负债1,620亿元人民币翻了一番,增长速度惊人。文章还引述美国西北大学中国地方债务问题专家史宗瀚(Victor Shih)的话说,重庆地方政府、国有企业和国有开发商在2011年年底的负债一共有1万亿元。这个数字是史宗瀚根据他自己对重庆融资平台记录的研究估算出来的。【62】

如何借钱?重庆政府有个“八大投”,是指重庆水务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重庆城市建设投资公司、重庆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重庆市地产集团、重庆市开发投资有限公司、重庆市水利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重庆市交通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渝富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

“八大投”作为融资平台,具体做法就是政府先注资、再融资,类似于资金钓鱼。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在“数据透视下的重庆模式”中,举了一个简单的数学例子来说明这个融资模式,“旧模式中1亿元的财政开支或许只能支撑1亿元的投资;相反,如果这1亿元投资作为资本金,撬动区政府以未来土地增值4亿元,合计5亿元作为资本金,在65%负债率水平上可以承受9亿元信贷,如此,总投资可以放大到14亿元。新旧模式下投资规模相差可高达十数倍。同时,在新模式之下,可暂时不考虑还本付息方面压力,依靠资产增值足以说服银行提供源源不断的后续支持。这样,地方政府债务平台模式绕开了中央关于地方政府不得举债的规定,经营城市的思路由关心经营损益转变为资产负债表管理,代价则是负债额持续攀升。”【63】

住房难是中国民生问题之最,重庆的公租房政策赢得了很多人的赞誉,有学者认为找到了解决中国住房问题的出路,认为“重庆公租房成住房制度改革的样本”。

2010年重庆市计划十年建设4,000万平方米公租房。到了2010年6月,这一计划增至前三年在主城区建设3,000万平方米公租房(薄熙来把一个2020年的计划提前到中共十八大召开的2012年,政治上的动机,值得玩味)。重庆公租房建设总共需约1,000亿元的投资。挥不去的问题仍然是钱从何来?70%仍然要去贷钱和融资。这样的模式,是没有可能在全国大面积推广的。

广东广晟财富投资管理中心投资总监刘海影在《谁来约束地方政府?——重庆模式的经济批判》一文中指出,“重庆模式是财政软约束下的以土地、金融杠杆化为特点的政府拉动型经济。”“这种模式在短时间来看效果是很好,长期来看则未必美妙,因为‘借钱是要还钱的’。”

独立撰稿人应学俊在“重庆归来话重庆”的系列文章中说,细瞅“重庆蛋糕”内囊,认为重庆的所谓“共同富裕”——即“一边借钱一边做蛋糕、蛋糕还没做好就分蛋糕,等待土地收益来还债”的模式,用“危如累卵”和“冒险”来形容大概是可以的,而与“科学发展”大概不沾边。【64】

“三进三同”:新时代的“上山下乡”

所谓“三进三同”,就是让官员们“进基层、进村子、进农户,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根据重庆市的官方说法,这个政策出台的背景是,“当前,部分干部宗旨意识淡薄,缺乏群众感情,存在脱离群众,脱离基层,脱离实际的倾向”。

基辛格去听薄熙来的“红歌会”,无独有偶,基辛格咨询公司常务董事乔舒亚•雷默,也就是“北京共识”的发明者,也在这一年造访了重庆。据雷默在芝加哥大学的同学,清华大学教授崔之元介绍,重庆令雷默最感兴趣的是政府干部的“三进三同”,雷默多次对崔之元表示,下次再来重庆时,一定也要参加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的活动。【65】对“三进三同”颇感兴趣的雷默,有没有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共的官员会脱离群众呢?

道理很简单,因为中共的官员不是选出来的,只对上级负责。

相对而言,在西方民主国家,因为选票的缘故,候选人就会主动与选民接触,倾听选民意见,套用一句中共的话说,就是西方官员由于民主政治制度的作用,就会自主自愿地、勤勤恳恳地“密切联系群众”,根本就不用“三进三同”。

中共不是从政治制度上来保障官员自动“密切联系群众”,而是继续搞起被历史证明根本不起什么作用的运动来装点门面。这种运动式的东西,总是弊端丛生,最后得不偿失。运动中搞的弄虚作假,也会进一步败坏社会风气,结果呢,适得其反。走过场还算客气的,最后走到瞎折腾,害人害己。报导称,重庆南岸区组织万名干部下乡种地,纳入年终考核,每年要累计一个月的种地时间。有人不以为然,因为种地是个技术活,让坐办公室的人去随便忽悠忽悠,到底是去种地还是添乱?【66】

“重庆模式”的破产:“中国模式”的未来先兆

“重庆模式”随着薄熙来的下台急转直下。

“重庆模式”是作为所谓的“中国模式”的未来走向而被炒作的,幻想能在关注民生,共同富裕,提升道德等方面有所作为。到头来不过是薄熙来在政治上的一场赌博。

我们不是要在一般意义上否定对民生问题的关注,恰恰相反,我们要指出的是,中共作为一个利益集团,在权力不受约束的情况下,已经丧失了真正从根本上解决民生问题、提升社会道德的能力。无论是“中国模式”或者“重庆模式”,其实都是一个套路,急功近利、寅吃卯粮、不惜工本,流于面子和政绩工程,践踏法律,漠视人命,不尊重人权,动不动就搞运动,虽然表面看起来轰轰烈烈,似乎有所成就,但是造成的问题,特别是长远来看,都是灾难性的。
第六节 中国模式的内在缺乏

对中国模式的计算,没有列出各国垄断资本家为中国经济多年大输血的世界成本。

对中国模式的计算,没有包括中国人民为之贡献的力量和承受的巨大负担。黄卧云发表的“中国模式的风险”介绍,90年代中期以来,政府税收每年都保持在20%-30%的速度增长,两三倍于城乡居民收入的增长,而纳税人则承受着世界上最繁重的税负,银行则用隐蔽的方式蚕食著居民的财富,国有垄断性银行人为压低存款利率,使中国的实际存款利率长期处在很低的水平上,甚至出现严重的实际负利率。【67】

对中国模式的计算,没有考量发展的本质和质量。中共完全无法和当年的日•韩相提并论,没有任何可“真正”中国制造的本土技术和产品行销世界市场。

对中国模式的计算,没有包括各种代价的统计,尤其是中共强迫中国人民付出或透支的一代和多代人的损失,不仅仅是环境污染,而是生命的缩短,生存条件的极度恶化,生命质量的彻底毁坏。

对中国模式的计算,没有公布社会财富如何以假的公平,快速加大社会不公,让劫富的人更有机会掠夺共有的财富,让贫穷的大众不仅没有任何福利可言,更有可能失去仅存的活命条件。据黄卧云的文章介绍,国家财政收入相当大一部分用在政府自身的奢侈性消费上,极不透明的“三公消费”(公款消费、公车消费、公款旅游)据人们估算已达万亿元人民币,但另外一方面,2010年全国的公共卫生医疗支出却不到区区1500亿元人民币,这个数字仅相当于英国的八分之一,而中国人口是英国的20倍。【68】

最重要的是,中国模式的计算没有办法得出道德代价沉重付出的总额,无法估出几千年的文明被污染后,贪婪对世界正义和人类精神吞噬的恶果。这样的大倒退比其他的损害更具杀伤力,毁灭力,直接颠覆人类有史以来秉承的道德价值标准。沦落入这种道德和精神丧失陷阱的各国还有可能获得什么样的未来?

当大家把上述的一切都计算进去,中共模式中还有什么东西能留下来吗?

参考文献:

【1】张维为,“中国模式是‘最不坏’的模式”,人民网,2010年4月12日 http://theory.people.com.cn/GB/9687131.html
【2】江泽民,《江泽民文选》第二卷,第13页,人民出版社,2006年8月
【3】赵可金,“和平发展道路:模式的突破”,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来源:《学习时报》,2009年11月11日 http://theory.people.com.cn/GB/10355796.html
【4】庄俊举, 张西立,“近期有关‘中国模式’研究观点综述”,人民网,2009年1月23日 http://theory.people.com.cn/GB/49150/49152/8717141.html
【5】同上
【6】郑永年,“中国模式的核心是什么?”2010年5月12日,中评网
http://gb.chinareviewnews.com/doc/1013/1/8/4/101318425.html?coluid=7&kindid=0&docid=101318425&mdate=0511112515
【7】丁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简析”,人民网,2008年10月16日
http://theory.people.com.cn/GB/49150/49152/8181399.html
【8】俞可平,“‘中国模式’与思想解放”,人民网,2008年11月19日
http://theory.people.com.cn/GB/49150/49152/8365627.html
【9】叶蕴,“‘中国模式’的未来—专访黄靖教授”,南风窗,2009年10月1日
http://www.nfcmag.com/articles/1690
【10】同【4】
【11】吴强,“中国经济模式是走向成功的模式 — 访北京大学潘维教授”.《红旗文稿》 2010年4月26日
【12】同【8】
【13】中国评论新闻网,“中国掌握中美关系主动权仍需时日”,2010年4月1日
http://gb.chinareviewnews.com/crn- webapp/search/allDetail.jsp?id= 101276517& sw=%E5%BC%A0%E4%B8%9A%E9%81%82%E9%80%92%E4%BA%A4% E5%9B%BD%E4%B9%A6%E6%97%B6
【14】阎学通,“中美是‘敌大于友’的关系”,新华网,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2010年3月22日
http://news.xinhuanet.com/herald/2010-03/22/content_13221096.htm
【15】“精英主义和举国体制, 中国的未来优势会更强”,2009年12月13日 http://gb.chinareviewnews.com/crn- webapp/search/allDetail.jsp?id =101154957&sw=%E7%B2%BE%E8%8B%B1%E4%B8%BB%E4%B9%89%E5%92%8C%E4%B8%BE%E5%9B%BD%E4%BD%93%E5%88%B6
【16】同【14】
【17】中国评论新闻网,“美国对华挑衅何以虎头蛇尾?”2010年4月2日 http://gb.chinareviewnews.com/crn-webapp/search/allDetail.jsp?id= 101277682&sw=%E5%BC%A0%E4%B8%9A%E9%81%82%E9%80%92%E4%BA%A4%E5%9B%BD%E4%B9%A6%E6%97%B6
【18】邓小平,《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225页, 人民出版社, 1993年10月
【19】“文化软实力要出‘硬效应’”,新华网,2009年7月22日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09-07/22/content_11752906.htm
【20】“不战而屈人之”,《学习时报网》, 2009年11月23日
http://www.studytimes.com.cn/WebPage/ny1.aspx?act=1&id=3081&nid=11188&bid=7&page=1
【21】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肩负人民军队的光荣使命 –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0周年”,2007年7月31日 http://www.cpcnews.cn/GB/64093/64099/6049509.html
【22】《求是》,“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2009年10月16日 http://www.qstheory.cn/gf/jdsxlljs/200910/t20091013_13166.htm
【23】同【21】
【24】《环球》,“美国三重‘军事三角’套牢亚欧大陆”,新华网,2010年1月15日 http://news.xinhuanet.com/globe/2010-01/15/content_12815885.htm
【25】同【21】
【26】同【22】
【27】《求是》,“坚持把保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作为军队党建根本任务”,2010年1月26日 http://www.qstheory.cn/gf/jdsxlljs/201001/t20100126_19738.htm
【28】同【22】
【29】25.俞可平,黄平等,“中国模式与‘北京共识’”,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年11月
【30】吴波,“中国模式的社会属性与内涵“,2010年11月9日http://www.qstheory.cn/zz/zgtsshzyll/201011/t20101109_56134.htm
【31】刘涛,“中国世纪 — 中国模式三中国新民主模式的合法性来源”,2010年2月26日 http://www.tieku001.com/256246/34.html
【32】沈雁昕,张星昭,“怎样理解马恩的‘利用资本主义?’”,新华网,2008年12月31日http://news.xinhuanet.com/theory/2008-12/31/content_10583941.htm
【33】以下原文均引自李振城的“有效利用资本主义最终战胜资本主义”,马克思主义研究网,http://mkszy.cass.cn/file/2000040911550.html
【34】《列宁全集》,第43卷,第83页
【35】《列宁全集》,第41卷,第350页
【36】《列宁全集》,第42卷,第249
【37】《列宁全集》,第43卷,第92~93页
【38】《列宁全集》,第42卷,第251页
【39】《列宁全集》,第34卷,第520页
【40】关于纳粹德国的情况和分析,摘抄自下列文章
1. 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011/135/02/67/7_1。html
2. http://hi。baidu。com/amun_ra227/blog/item/19da24fcd340328ab801a03a。html
3. http://bbs。wenxuecity。com/maozedong/467905。html
4.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f=w&ctid=73877&boardid=3&id=8407121&page=1&1=1#8407121
5. http://cul。china。com。cn/lishi/2012-01/19/content_4770875。htm。摘自《21世纪中国最佳文史精品(2000—2011)》。耿立编著,贵州人民出版社
6. http://news。ifeng。com/history/special/faguodageming/200907/0713_7277_1247491。shtml
7. 希特勒的一生http://www。picturechina。com。cn/bbs/thread-8790-1-1。html
8. http://www。03964。com/read/aa2fa276d202815a377bcd4a。html
9.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wlooksummary/1/291。shtml
1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7b441f0100ox2h。html
11. http://www。zongyangxian。com/bbs/thread-3017-1-1。html
12. http://www.china001.com/show_hdrphp?xname=PPDDMV0&dname=CULED41&xpos=23
【41】冷清,“血汗工厂存在原因探询”. 2009年1月28日. http://club.ebusinessreview.cn/blogArticle-15078.html
林其玲,“富士康被指违法侵犯劳工权益 苹果被指‘奴役劳工’”,新京报 ,2012年03月31日http://finance.ifeng.com/usstock/Special/20120331/5853511.shtml
【42】孙立平,《断裂 – 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中国社会》.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3年,第148页
【43】同【41】
【44】VTech Sweatshop in China: AT&T, Motorola, Wal-Mart and others endorse the China model (2012). Institute for Global Labour and Human Rights. http://www.globallabourrights.org/reports?id=0649
【45】网易科技报导 “戴尔‘血汗工厂’调查报告全文”,2007年11月29日 http://tech.163.com/07/1129/01/3UE90NBE000915BD.html
【46】夏艳、何原滋、张美珍、曾赛犁、韦金,“辞职员工致古驰最高管理层一封公开信”,新浪财经,2011年10月13日http://finance.sina.com.cn/chanjing/gsnews/20111013/104710614724.shtml
【47】法制晚报, “古驰中国爆出虐工丑闻洋公司屡屡侵犯劳工权益”,劳动争议仲裁网 http://www.chinalabor.cc/guandian/laoziguancha/7817.html
【48】同上
【49】同上
【50】PriucewaterhouseCoopers普华永道国际会计公司 http://www.edu.cn/20010101/11562.shtml
【51】范承刚,“奢侈品代工厂的自杀女工”,南方周末,2011年7月12日 http://www.infzm.com/content/59640
【52】张驿南,“每天工作13小时 GE被曝血汗工厂”,每日经济新闻http://finance.sina.com.cn/chanjing/b/20080408/07584718025.shtml
【53】郎咸平,《我们的日子为什么这么难》. 东方出版社. Chapter 11 http://data.book.163.com/book/section/000BAVbK/000BAVbK25.html
【54】同【47】
【55】Daniel Altman,“With Interest: ‘China model’ is tough to copy”,2005年7月29日 http://www.nytimes.com/2005/07/29/business/worldbusiness/29iht-wbmarket30.html
【56】重庆市政府公众信息网,“‘唱读讲传’红遍重庆”,2012年1月23日
http://www.cq.gov.cn/today/news/376959.htm
【57】Elegant, Simon, China’s Underworld on Trial in Chongqing,Time,  21 October 2009, http://www.time.com/time/world/article/0,8599,1931342,00.html
【58】姜维平: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大纪元, 2012年2月2日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2/2/n3501049.htm
【59】加拿大温哥华中文新闻网,“重庆癌患:一唱红歌就忘痛”, 2011年6月23日 ,http://news.singtao.ca/vancouver/2011-06-23/china1308819310d3262373.html
【60】重庆日报,“用红色文化教育改造在押人员 不断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2011 年5月13日
http://cqrbepaper.cqnews.net/cqrb/html/2011-05/13/content_1362546.htm
【61】贺卫方,“为了法治,为了我们心中的那一份理想——致重庆法律界的一封公开信”, 2011年4月12日
【62】华尔街日报,“重庆:高增长背后的高负债”, 2012年 4月 23日http://cn.wsj.com/gb/20120423/bch110058.asp
【63】刘海影,“数据透视下的重庆模式”,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2012年4月11日,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44036
【64】应学俊,细瞅“重庆蛋糕”内囊—— 重庆归来话重庆(四),中国改革论坛 2012年4月1日
http://www.chinareform.org.cn/area/west/Practice/201204/t20120417_139576.htm
【65】崔之元,“北京共识作者的重庆行”,财经网,2011年6月29日,http://blog.caijing.com.cn/expert_article-151279-21881.shtml
【66】重庆晨报,“重庆南岸区组织万名干部下乡种地,纳入年终考核”,2011年5月05日
【67】黄卧云,“中国模式的风险”,2011年12月29日http://www.21ccom.net/articles/zgyj/gqmq/2011/1229/51094.html
【68】同上

评论
2012-07-10 3: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