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邢天行】:比对日侵“吃大米有罪”看中国现代时政

邢天行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7月26日讯】“吃大米有罪”是啥时候的事儿?估计现在多数中国人都不知道。我小时候听东北老一辈人谈过。在伪满洲国时期,也就是日本在中国东北的傀儡–清朝最后一个皇帝溥仪统治东北的时期,日本人规定的:不允许中国人吃大米白面。一旦被发现食用,就会被当成经济犯抓起来治罪。

我曾经听到的故事是,有一个孩子身体不好,他的母亲偷偷做了一点米饭给孩子吃。孩子吃完出门,在门外碰见一皇军,皇军问话,孩子张嘴被发现了牙齿间的米粒残留,于是孩子被暴打,孩子的父亲被抓劳改–给日本人做苦力。后来没有回来。

吃米竟然会有罪?!这事让小时候的我太震惊和不安。我不由得联想起一句电影皇军台词:你的良心大大地坏了!我想,皇军对吃米的孩子及其父母一定是大骂这句话吧。原来被人奴役的下等民族是这样的悲惨,连最起码的权利都被剥夺。

最近,我常想起吃米有罪的事儿,刺激我想起这件事的,是中共做的几件事。其中一件是中共政法委内部密令传达,不允许中国民众参加全世界中国舞大赛在香港的初赛并要抵制新唐人舞蹈大赛。

想参加世界中国舞大赛,一展身手或者观摩学习,这是喜欢跳中国舞的中国人一种本能的反应。风靡全球的神韵舞蹈演出,将中国舞推上国际舞台,全球华人为之自豪。中国舞能像芭蕾舞一样被世界关注和接受,这将给中国舞蹈演员的发展提供绝佳的机会和天地。全球华人中国舞大赛,是中国国内舞蹈师生和演员走向世界艺术顶峰的媒介。很多人想报名参加比赛,享受艺术盛宴。而政法委密令之下,人应有的权利,忽然就变成了“吃米有罪”。

中共政法委的行径,跟日本对中国东北的殖民统治性质一样,方式接近。

日本开拓团霸占东北计划

自20世纪初日俄战争之后的1905年,日本开始有组织、有计划的向中国东北试点移民。九.一八事变以后,东北沦为日本独占的殖民地,日本开始了“国防(武装)移民”阶段。1932年8月,日本第63届临时议会通过了第一次向“满洲”移民500名的方案。招收对像均为在乡军人,按军队形式编组,并配发武器。1936年,日本内阁正式将“二十年移民百万户(500万人)计划”列为日本政府的七大“国策”之一;随后,又“要求”伪满政府将其列为三大“国策”之一。为掩人耳目,改称“开拓团”和“开拓事业”。随后,还出台“开拓三法”作为实施的法规依据。

日本向东北移民,主要是想借此造成日本人在东北的人口优势,反客为主,霸占东北。

日本开拓团是主要由日本退伍兵和民兵组成的准军事化组织,往往携带家眷,以家庭为单位在当地驻扎,与地方老百姓分开居住。虽然主要从事农业生产,但平时会配合关东军进行站岗放哨,作为军事辅助组织围剿抗日军民。他们在日本“以战养战”和“工业日本, 原料满洲”的侵略政策中扮演重要角色。

粮食配给制与吃米有罪

日本开拓团移民,在黑龙江等地被分配大量的土地居住生产,而不需要交纳农业税费,并按月领取口粮。中国东北农民除需负担日本、朝鲜移民(朝鲜族是日本籍的半岛人)的口粮外,伪满洲国根据关东军的要求,每年要向日本提供 1000万吨以上的粮食。每年8月中旬开始征粮工作,11月底结束。

为了加强对粮食的收敛和绝对控制,日本把用武力在农村强征的出荷粮(公粮)中的大米、白面、大豆定为甲类,把高粱、玉米、小米等杂粮,定为乙类。1943年3月,伪满制定《饭用米谷配给要纲》,法律上明确规定,甲类粮(细粮),只供给优秀的大和民族,乙类(粗粮)供给劣等的中国人,在全国实行粮食配给制度。给日本人发红皮的粮本(通帐),规定红粮证每人每月供应大米、面粉30斤,黄豆10斤。给中国人发绿皮粮本,规定每人每月供给高粱米或玉米面24斤和部分杂豆。

事实上,保证日本人以及日本在中国的傀儡统治者是首要的,随着收敛的加剧,中国民众的粮食供应不断恶化。中国人只能食用由玉米、小米、甚至榆树籽和锯末混合磨成的“协和面”,或是像动物饲料的“复合面”(以橡子面为主)食品。还得半夜三更就去排队。

日本把从中国农村强征的大米、面粉,除了大批运往日本本土外,就是供应东北的关东军及其移民。大米白面等细粮,成为日本人的专用,严禁中国人食用,发现中国人食大米、白面,就是经济犯,就抓进监狱或出劳工。

粮食配给制无疑是稳定殖民统治的最有效政策之一。民以食为天,掌握了粮食就等于掌握了人命。人民在依赖配给的粮食中,似乎得感谢日本以及傀儡政府养活了自己。伪满洲国大可以找到宣传这所谓“日本新经济政策”的证据,每个人都有饭吃,经济“共荣”这张牌,日军在侵略中打得最响。而吃米都有罪,更不必说非议皇军的殖民政策了。

中共的配给权与其殖民式治国

配给制既令日本获得最大经济掠夺的资源,又能最大程度地迫使中国人在被奴役中做顺民。不料,这一制度被毛泽东共产党发扬光大在全中国。

旷古未有的极致配给制,是中共在1958年开始实行的“大跃进”中的共产主义“大锅饭”。很多证据显示,毛一心想与苏美争霸,造原子弹扬威世界,并想成为第三世界的领袖,为此,老百姓饿死是小事。“大食堂”配给,将农民生产的粮食收刮殆尽。中共在明知饿死人无数的情况下,继续收刮政策,照常出口粮食。仅1960年统计,如果不出口419万吨粮食,而是用于救济饥民,当年一个人都不会饿死。三年共产大配给制,使近4000万人被饿死。

对比日本侵略中国时期的配给制,日殖民地时的东北人民的生活就不算悲惨,至少没有多少人被饿死。而共产党配给制,害死人的惨烈竟比日本侵略中国致死人命的总和都高得多多。其洗脑邪术,竟使中国人把杀人魔共产党当成救国救民的恩人。

在共产党折腾63年的今天,回头看一看,共产党的所谓国有计划经济,实际上是变型的全面配给制。配给大权,包括能源、资料与产品的分配权,始终由中共一党牢牢把持。因此,它能最大程度地为所欲为奴役人民,发展到今天,就是体制腐败无以复加。中共党独们,不顾人民死活攫取利益的属性,不仅与异族殖民式统治相似,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有必要分清的是,中共的独裁专制,绝不是其自我开脱的所谓几千年封建专制的遗毒。一方面,反神的共产专制文化与敬天地神的传统文化相对立,另一方面,王朝时期是以农民及城市手工业者的自由经济为主,私有土地财产受到保护。历史任何时期,饥馑灾年除政府开仓放粮外,大户富裕人家常常施粥救民。唯独共产独裁治国,人为制造饥荒,不仅不开仓,反而限制饥民逃荒求生。难道有比共产党更凶恶的把人民当牲畜的暴政吗?

现在时中国“吃大米有罪”及走向

追求幸福生活,是人类的普世价值观。幸福包括吃住行等方面的物质需求,更包含思想信仰等心灵方面的自由与高尚追求。“吃大米有罪”是强盗逻辑的任意定罪,是殖民奴役绝对霸权的展现。这种定罪和殖民式御民,至今仍然不断被中共上演,俯拾皆是。

中共不喜欢看到有损政绩的真话,因真言获罪者无计其数。任何天灾人祸中传播真相者,都成为其打击对象。对外国人管不了的,像美大使骆家辉背包上任,公布自己监测的空气数据,那都是罪过要大批判骂死他。

中共不允许民众自己安装卫星电视接收器自由收看电视节目,不允许大陆香港等地电视剧销售商出售电视剧等生活节目给新唐人,不允许大陆中国舞蹈演员参加全世界中国舞大赛,等等以绝对霸权剥夺人民应有的基本自由的行径,不过是吃米有罪的变化形式。台湾法轮功学员钟鼎邦在大陆被抓捕,实质也是因为他涉嫌了“吃大米”就有罪。

尽管中共仍然没有停止对中华民族的“吃大米有罪”式殖民统治,但是因为正义抗争的力量不断增长,中共气焰日益消减。这次政法委不敢明面出台规定,而是密令通知,把人看牢盯紧,阻挠签证 。其主要是恐吓手段,如果参赛者有勇气突破禁制,亮相赛场,在世界瞩目之下,中共反而不敢加害,毕竟只是一个舞蹈比赛,中国政法黑佬想造一个罪名加害,也不是那么容易。它现在已经是摇摇欲坠,再多造一点反对力量,自己死得就更快。

舞蹈演员的艺术生命能否灿烂辉煌,根本上是取决与其灵魂是否美好高贵。一个富有正气的舞蹈演员,敢于追求正义和自由,敢于破除“吃大米有罪”的魔咒,才可能从中共的艺术桎梏中跳出来,为自己的生命和艺术开创光明的前景。

而中共暴政必然在天谴与全民反抗中覆灭,就像入侵者最终败退一样,其种种践踏人权自由的吃大米之罪,也将成为其死亡的注脚。

评论
2012-07-26 12: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