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旒生:从南明之败灭看今天传“九评”、促“三退”的几个破共效应

林旒生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7月09日讯】 现在有的人以明崇祯皇帝自尽后,江南还保持着比满洲并不弱的军事实力,而最后却被满洲彻底攻略,借此来贬损大明时代的文化与制度,其实这个分析方向并不正确。

因为当时的南明虽然还保持着南京的政治体系,而整个王朝最高、最有组织力的北京政府却因崇祯的自杀殉国而瓦解了,造成南明已没有镇定全局的最高权威。地域虽广、经济富庶,却因失去最高的权威的统制与调遣,转化不成迎击满洲的有效战力,加上明军的另一支主力以吴三桂为主的关宁铁骑投降满洲,整个南明组织不起强大的野战军,南明各派的军队虽多,但战力不强,一触即溃,满洲军兵员不多,但战力甚强,特别是能发挥集团作战的优势,所以攻一路陷一路,攻一城失一城,以至南明彻底覆灭。

设想一下,如果当时的崇祯皇帝,能学晋宋南渡之故事,自然南明有了一个最高的权威,大明的法统、治统就还在,先与满洲议和,吴三桂的野战兵团绝不可能叛变,北方相对稳定后再号召天下效忠,稳定江南半壁,国家大事仍有所为。如宋高宗的当年的中兴,而崇祯皇帝的条件似更强于宋高宗,一是本就主神器之合法帝王,有完整的文臣武将体系,二是敌方建制混乱、不过是一群急功见利鼠目寸光的草寇,只要能一击而破之,他们的攻势自然破碎,自然一败再败,而宋高宗却没有这些,只是一个落魄的王孙。

但南明最后还是彻底的覆灭了,或许有这样或那样的原因,而根本的主体原因就是因为失去了以北京崇祯皇帝为中心的最高道德与统治理论的护持,使残存的王朝没有聚合力,形不成军队进行大破袭、大决战的坚强的决战能力,文臣虽多但不足以定一谋,兵将虽多但不堪决一战,在满洲军队坚锐的攻势面前只是一块大的豆腐,自然兵败纷纷以至国灭。

从南明之败灭,看当今传“九评”促“三退”对解体中共邪教体系而论:

第一,是解体了中共所迷信的几十年来能够劫持着中国的最高势的邪灵思想控制,使中共当局能够继续统治下去的信心发生根本性破产,这是第一个效应。

第二,是在中共最高权威所依附的邪灵思想控制解体后,中共统治结构的坍塌,没有中共体系稳定的重心了,所以中共政权从上到下有一种降级化的表现——中央政府的权力被地方诸侯的权力架空,而地方诸侯的权力被更次一级的地方诸侯的权力架空,反过来说从下到上形成了一种反中共中央权威的“下克上”的逆向运动,而最后是否定中共的根本,这个效应一般人没能看出来——以为中共还能在实现垂直的金字塔形态的控制,而中共社会在事实上已非如此,中共中央的威信对地方当局而论早就弱化了,这是第二个效应,而第二效应是在第一个效应发生后才出现的。

第三,是整个中共出现纵深性的分裂,中共固然一直存在着分裂与内斗,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乱。“薄、王”事件的出现并非偶然,而是中共在以上之第一、第二效应后所出现的一个必然,现在的中共只有利益,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信仰上的因素来主导其行为,而其分裂之势已遍布其一切,就军事论,中共之所以不敢在南海与菲律宾、越南决战,因为无法去预料在敌国成建制的真正攻击面前——中共会现出原形,加剧中共的内外危机之际,说不定就一下如地震中的危房彻底地崩溃了,这是第三个效应,而这个效应也是在第一个效应发生之后,但与第二个效应是同时发生的。

第四,是在中共体系内因它已不可救的层层的分裂之势出现一个分野——血债派与非血债派,这样就把中共,作为一个反人类、反文明的邪教组织的具体作恶者与一般中共成员在具体作恶的这一线轴上分裂出来,弱化了中共的行恶能力,曝光了中共具体行恶的整个中枢系统,该效应是继第二、第三效应发生之后发生的。

第五,是削去了中共进行自我加持的欺骗能力和伪装能力,让中共的作为大多是以它反人类、反文明、反宇宙的邪灵去行事,我们可以看到近几年来中共的作为越来越只剩下了暴力与谎言,而它所用官吏的智商的严重退化,已经没有正常的人的人伦、常识——所以种种“惊世之举”屡出,让世人更认清了中共的邪教、邪灵本质,所以现在的中共政府在绝大多数人心中的信用为负数,这连中共自己的官员都作如是观 ,也就是绝对不信任,要不然哪有这么多的裸官与天文数字的外逃资金?——这是第五个效应。

因此我常对朋友说,传“九评”、促“三退”的作用就是让中共失去了最高势的加持恶党的邪灵思想控制,于是就有了让它从根本上解体的众多的效应链,而我所观察到的,只是其中几个比较明显的效应而已。

评论
2012-07-09 7: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