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江苏灌云县动用黑社会迫害人民

被当地政府驻京办雇佣黑社会人员打伤的任华。(当事人提供)

被当地政府驻京办雇佣黑社会人员打伤的任华。(当事人提供)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8月03日讯】我叫任华,女,今年50岁,江苏灌云人,住灌云县侍庄乡瓦房村三组。联系方式:15366681302。

2012年7月26日,我因“屁大点事儿”遭到县、乡、村各级各部门的无限期、无理由的拖延、推诿而到北京去上访,却遭到了我县驻京办工作人员张副局长(县信访局副局长)、丁占波(手机号码为:15010776599)等人指使的黑社会的无理殴打,打得我浑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的,请求领导关注。

一、我家的那点事儿

谈起我家的那点事儿,简直就不值一提! 2003年开始,我村支部书记徐发勇、孙正勇先后以修复村中道路为名,把几十年的老路路界移位,诬陷我家侵占集体沟路位置(大约1×20平方米)建房,因此孙正勇多次唆使其舅舅们与我家西边邻居及他家亲戚(因路移位而得到利益的村民)以修路名义侵害我家的合法权益。

我因此上访,但就是这种屁大的的事情,我县各级官老爷们就是存心拖着、推著,不给你办,导致我不断上访,因此,我得罪了相关干部并无缘无故遭到了多次的打击报复。但是,为了洗清我家遭受的不白之冤,我忍辱负重,继续上访,期间得到了乡政府多次书面答复,但这种白纸黑字、盖着乡政府鲜红印章的答复就是无人兑现、无人落实,拖得我筋疲力尽、身心憔悴;甚至,就连灌云县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也没有得到执行;更有甚者,今年春节前,我县县长陆永军为了我家的这点事情曾亲自到我家来了解情况并表示要解决问题。

抱着无限美好的憧憬和期待,我以为我的问题离解决就是一步之遥了,然而,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县、乡、村干部就在我的无限期待中将我家的这点屁大点问题死拖活拖,拖得我心力憔悴、无限绝望!!万般无奈之下,我只有赴京喊冤。

二、“天子脚下”无缘无故遭毒打

2012年7月26日,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和我县的另外两个人赴京上访,到北京刚下车,就被“密探”盯上了,“密探”先是以拉客住宿为名和我们攀谈,以便套取我们的身份证进行登记,我们不知就里,如实告知她我们来自哪里。这个密探套取我们的基本信息后,立即和我县的驻京办联系,时间不长,我县驻京办的工作人员张局长(县信访局副局长)、丁占波带领其他六个人开着三辆车就来了,不容分说,将我们三个人强行押上车,然后将我们强拉到位于北京市东城区永外彭庄甲58号(南二环陶然桥西南侧)的“金泰绿洲大酒店”并强迫我们住了进去,同时派不明身份的三个人(两男一女)整夜值班看着我们。我们追问他们是哪个单位的,他们拒绝回答。在我们再三追问下,他们说是他们的领导人叫他们这样做的。再追问他们的领导人是谁,他们拒绝答复。我们不死心,就拚命追问他们究竟是哪里人,他们就说他们分别来自江西、山东、佳木斯,他们的口音确实与我们不同。这几个人控制我们以后,连饭都不给我们吃。

第二天早上,我们还没有睡醒,就被吵醒了,来了三个陌生人,他们先说他们是驻京办的,来向我们了解情况的。我们不相信他,他们又说他们是公安局的,要求我们拿出上访材料,我们仍然不相信他们。最后,他们又自称是国家信访局的。我们见他们如此翻来覆去地变换自己的身份,就坚持要求他们拿出他们的相关证件,然而,他们根本不理我们,无奈之下,我们就找机会偷偷地打了110报警,时间不长,警察就来了,那些控制我们的人见状,立即拔腿就遛,他们跑得比兔子还要快。但其中一个没跑掉被抓住了,警察就将我们及对方的那个人一起带到了丰台区分局南苑派出所,我们强烈请求警察将对方的那个人的身份搞清楚,但派出所的人却说这是个人隐私,不便公开……

驻京办主任丁占波最后被迫来到了派出所,他对警察说:“他们上访影响了社会稳定,给我们国家丢脸。”我们和他据理力争:“你自从见到我们后你听过我们的诉求吗?你们和我们见面后不容分说就将我们强行拉到旅馆并叫陌生人看着我们,究竟是谁影响了社会稳定、丢了国家的脸?”丁占波无言以对……我们从派出所出来前,警察要求丁占波一定要保证我们的安全,丁占波大拍胸口保证:我绝对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

我们出来后,我们看到派出所外有很多人正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我们不寒而栗,预感到大事不妙,丁占波对那帮人说:不要你们去了,就我和陆小龙陪着他们就行了。然后我们就上了一辆车,走到半路,我们中的一个人就下车有事去了。我们两个人就被他们拖到了金泰绿洲大酒店,丁占波下了车,并对我们说:“我下去两分钟”。他刚下去,就上来一大帮膀大腰圆、五大三粗的男人,二话不说,就对我劈头盖脸地猛打,打得我拚命喊叫,但我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他们打到最后直到打累了才停下来。

我找机会报了警(该警察手机号码为:13910662886),然而,我至今没有得到任何答复,也没有处理任何凶手,无可奈何的弱势群体只有请求国际社会给予关注。

被当地政府驻京办雇佣黑社会人员打伤的任华。(当事人提供)
被当地政府驻京办雇佣黑社会人员打伤的任华。(当事人提供)

江苏省灌云县侍庄乡瓦房村三组
任华
二〇一二年八月二日

2012-08-03 3: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