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老虎”和石油泪(中)

人气 3405

【大纪元2015年08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综合报导)截至8月13日,大陆超过14.6万人控告前中共党魁江泽民。中国大陆控告江泽民的人数每周以逾万的数量增加。一份份凝聚着血与泪的控告书诉说着十六年来他们的亲身经历和遭遇,其中很多控告者来自曾庆红和周永康把持的石油系统。

十六年前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镇压运动,命令法外专职机构“610”办公室系统性的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是通过一个集团来进行的,这就是江泽民集团。江泽民集团除了江泽民这个首恶元凶之外,还有罗干、刘京、周永康等三大元凶。

“大老虎”和石油泪(上)
(接上文)

本文内容:
一、周永康以迫害法轮功起家 被江泽民选中
二、曾庆红和周永康在石油系统推动迫害、实行毁灭人性的国家恐怖主义
三、石油系统成法轮功受迫害重灾区
四、石油系统迫害实例
五、周永康被判无期
六、中华民族觉醒 石油系统控告江泽民呼声震动天地
七、全球政要、团体、公众响应告江大潮
八、逾三十家世界主流媒体报导控告江泽民大潮
九、控告江泽民大潮 让历史回归正道

⋯⋯

实例九:胜利油田女工程师被迫害至肾功能衰竭

石宁,女,三十多岁,中国石油大学计算机专业学士,胜利油田计算中心计算机工程师。

1999年5月,江泽民所谓视察胜利油田。 石宁欲向其讲法轮功真相,被不明真相者告发。石宁后被非法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还没过完年,石宁被非法劳教,在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

她曾被两个男警察用高压电棍电击,两人坐在床上,一边一个顶住她后背的两肋处电击。

后来一群人(警察)围着她打了整整三天三夜。三天后,石宁被警察双手背在后面绑在铁床的腿上,脸肿的像面盆,全是紫黑色的。接下来,他们是对石宁无休无止的高密度的围攻、谩骂,剥夺她睡眠、洗漱、大小便的基本权利。

酷刑演示:毒打(明慧网)
酷刑演示:毒打(明慧网)

有一次,她被警察吊在两个高低床中间不知几天了,这期间连睡觉、吃饭都不放下来。

酷刑演示:吊拷在两个高低床中间(明慧网)
酷刑演示:吊拷在两个高低床中间(明慧网)

石宁绝食抗议迫害共计九个月之久,体重由一百二十斤降至不足六十斤,因肾功能衰竭于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从医院被单位接回家。据说,当时是被她父亲双手抱出去的。

实例十:东辛采油厂优秀职工王明云遭七年冤狱迫害致死

王明云女士,一九六一年出生,原是胜利油田东辛采油厂监测大队优秀职工。
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她原来患有的头痛、腰痛、背沉等久医不愈的疾病全都好了,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焕然一新。学炼法轮功后,王女士工作勤勤恳恳,与同事和睦相处,乐于帮助别人,多次被评为单位、采油厂、管理局先进个人;在家庭中悉心照顾老人、教育子女,是单位同事、亲朋好友公认的好人。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三日,王女士和丈夫张爱泉被桓台、滨海公安局不法警察偷偷摸摸翻墙闯入家中绑架。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八日,王女士被非法判刑七年六个月,其丈夫同时被冤判八年。

十一月十日,王明云被劫持到山东女子监狱迫害。 在那里,王女士被强迫做高强度奴工,罚站、连续四十多天熬夜不让睡觉、人格侮辱、打骂、不让购买日常用品、恐吓欺骗、不让家人探视等虐待,致使原本身体健康的王明云女士牙齿松动、血压经常高达200以上,原本一头乌黑的头发变的花白,身体大面积起疙瘩非常痛苦。医院下病危通知,监狱一直拒绝保外就医。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九日王女士冤狱期满回家,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一日含冤离世。

实例九:52岁胜利油田中学教师韩庆坤被劳教迫害致死

山东省胜利油田中学教师韩庆坤,于二零零六年底在北京被警察绑架、非法劳教,被河南许昌劳教所迫害致奄奄一息。劳动教养院怕担责任,于农历二零零六年腊月二十八通知家人去接。

当家人见到韩庆坤时,其面目已经无法辨认,头发胡子灰白,腹部高高隆起,臀部有一个洞往外流脓血,衣衫破烂,人高烧不省人事。韩庆坤在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二岁。

韩庆坤于二零零六年底在北京住旅馆炼功时,被不明真相者举报,遭北京宣武区警察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然后被非法关押在河南许昌劳动教养所。

在非法关押的两个多月中,韩庆坤受到非人折磨。一个原本身体健康的人,被折磨的肝硬化腹水,劳教所不通知家人,不许保外就医。生命垂危的韩庆坤于二零零六年大年三十,即二零零 七年二月十七日回到家中,仅一个多月就含冤离世。

实例十二:胜利油田庄琦在王村劳教所遭受铁钳掰肉、老虎凳等酷刑

庄琦,男,胜利石油管理局运输八大队二十九中队博兴前线北大院特车队职工。

二零零二年,庄琦被绑架到山东省第二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庄琦遭到警察靖绪盛、孙凤俊和“犹大”邪悟者宋伟忠、刘红东、宋昌荣等人的残酷折磨与迫害,其中包括:“铁钳掰肉”、电棍电、把烧红的香烟插入他的鼻腔内、长期的反铐双手、上老虎凳、拳击双肋、不让睡觉、把茶缸放在胸脯上再用掌击打、用板凳猛击前胸、后背其景惨不忍睹。

警察先是用电棍电,未能奏效,又用拳脚重击其头部,警察为了掩饰罪恶和自己的恐惧心理,用胶带封住他的嘴,不准出声。

酷刑演示:电击(明慧网)
酷刑演示:电击(明慧网)

他们用“铁钳掰肉”的酷刑迫害庄琦(注:“铁钳掰肉”是用扒车带用的铁钳,夹住法轮功学员腿上的肌肉,然后用螺丝紧固后,使劲用力掰,使肉与骨头分离,学员当场晕死过去。)而且不让睡觉。

就这样折磨了两个多月,严重时庄琦被折磨至昏死过去两个多小时,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

由于长期的非人迫害,庄琦肺部和腿部都受到了严重损害,留下了长期流鼻涕和腿疼的后遗症,一直没有复原,直到离开劳教所,仍然一瘸一拐的不能正常行走。

实例十三:卜庆金在孤东采油厂被铐铁椅子、野蛮灌食、关铁笼子、上老虎凳、吊铐折磨;在王村劳教所被毒打、“吊挂”、双手分开吊铐、熬鹰等,至少九种酷刑折磨

酷刑演示:死人床(明慧网)
酷刑演示:死人床(明慧网)
酷刑演示:老虎凳.老虎凳就是一种长时间限制身体姿势的一种椅子,由铁制,两边有搭扣将手扣住,脚也上锁,扣的高度使人无法伸直只能半弓着。(明慧网)
酷刑演示:老虎凳.老虎凳就是一种长时间限制身体姿势的一种椅子,由铁制,两边有搭扣将手扣住,脚也上锁,扣的高度使人无法伸直只能半弓着。(明慧网)

卜庆金,男,东营市河口区孤东采油厂作业二大队职工。

二零零二年正月十六,孤东采油厂党委书记惠成龙指使将在井场上干活的卜庆金强行绑架到孤东采油厂的私设监狱,铐进铁椅子里,脚锁进底部的铁环,腰部用角铁做的横梁压住,在铁椅子后背上端绑了一根铁棍,两只胳膊拉直用手铐铐在铁棍的两端,似五马分尸形。

寒冬腊月,卜庆金铐在铁椅子中长达十几天,其中之剧烈的疼痛伴随着周身刀割似的冰冷,是常人无法承受的。

当时,卜庆金绝食抗议,当局用铁铲子撬开卜庆金的嘴野蛮的强制灌食,硬把牙齿都撬松动了,口中鲜血直流。在一次又一次的威胁与逼迫面前,卜庆金以大善的胸怀面对着一切,不断地把法轮功真相讲给世人。

在这次迫害中,卜庆金还被关进孤东治安办的铁笼子里,卜庆金抗议绝食,被强行灌食,逼迫写“三书(保证不再修炼法轮功)”坐老虎凳,用铐子吊起来。负责人付玉新、盖金春等,看他仍不屈服,就送去王村非法劳教三年。

在王村劳教所这个魔窟里,卜庆金二零零二年刚进去时就被打得面目皆非,整个头肿大起来,连五官都分不清了。后来他遭受过“吊挂”、双手分开吊铐等酷刑折磨。(注:吊挂:就是把法轮功学员上衣扒光,双手吊起只让脚尖着地。)然后由两个邪恶之徒撬学员的肋骨。这种酷刑看不出外伤、又检查不出内伤,就是叫人受不了。双手分开吊铐:对坚信法轮大法的学员,恶警把他们双手分开吊铐在窗棂或床头上,脚尖着地,期间还有恶警或恶人打耳光,以手或器物捅肋骨等,使学员非常痛苦。

酷刑演示:背拷吊挂(明慧网)
酷刑演示:背拷吊挂(明慧网)

卜庆金经常被吊起来,脚不着地,一吊二十四小时,并且遭受毒打,一个多月不让睡觉。卜庆金后来骨瘦如柴,被迫害得不能说话。

实例十四:八分场胜利医院精神病科高压电击太阳穴,强迫服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

据明慧网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日《控告胜利石油管理局集输公司长期迫害大法弟子》的控告书中报导:“姜海松,男,三十岁,集输公司职工,身体健康,精神正常。二零零二年二月无故被集输公司长期关押,家中(法轮)大法书籍也被保卫科抄走。姜海松绝食抗议无理关押,索要书籍,绝食第八天,集输公司保卫科以检查身体为名把姜海松骗到油田八分场精神病院。

“在那里,姜海松被捆住手脚,绑到病床上,每天被强迫服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姜海松抵制用药,被多次过电,五名护士按住姜海松手脚,护士长王把电流开到最大强度,两个电极对准姜海松的两个太阳穴,连续放电,嘴里还喊着:敢不吃药,我让你接受教训。强大的电流冲击他的大脑,犹如雷劈般的痛苦,导致(姜海松)浑身剧烈的抽搐和嘶叫。

“经过六十七天的折磨,姜海松被摧残得神情呆滞、面无人色、精神恍惚。他们还组织民警前去观看,告诉说:‘这是法轮功的痴迷者练疯了’,以此来毒害更多的世人。姜海松的父母多次找公司要人,但都置之不理,母亲因受不了而精神完全崩溃,父亲也因这飞来横祸忧心如焚,引发心脏病。”

实例十五:辽河油田王开明夫妻被迫害致死

王开明(明慧网)
王开明(明慧网)

王开明(王开铭)曾担任辽河油田高升采油厂附企金属公司经理,后当主任。

1996年修炼法轮大法后,王开明担任高采炼功点义务辅导员。王开明严格按“真、善、忍”修心性,无病一身轻,在工作上兢兢业业,是人们公认的好干部、好职工、好丈夫。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夫妻俩多次遭受迫害。

王开明2008年4月被绑架时,身体非常健康;被监禁两年时间就被迫害成植物人。

2010年4月14日,王开明被辽宁盘锦监狱四监区狱警迫害昏迷不醒,才通知家人人在盘锦第二人民医院一楼重症监护室抢救。

医院检查王开明脑内已出血,有生命危险。王开明脚、手都被戴着铐,躺在病床上,大剂量注射药物,人不能说话,只准女儿陪护。当时他妻子姚桂兰,已于2009年9月被迫害致死;大女儿生孩子满月不长时间,二女儿上大学。女儿多次要求给父亲办保外就医,但盘锦监狱借口高采派出所不接受,拒不给办理。结果只在二院住了十一天,当局就又把王开明拉到盘锦监狱医院,打不明药物继续迫害。

半年后,即2011年1月份,王开明再次被迫害成第二次脑出血,成了植物人。
盘锦监狱怕王死在监狱,怕担责任,才给王开明办了保外就医,转到辽河油田中心医院。

在辽河油田医院住院期间,当有其它他法轮功学员去看望他时,发现他流泪了,但是他不能说话(不知在监狱里被用了什么药物),直到离世。

王开明妻子姚桂兰(明慧网)
王开明妻子姚桂兰(明慧网)

二零零零年十月,王开明妻子姚桂兰上北京为法轮功鸣冤,遭北京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盘锦劳教所非法劳教,狱中遭体罚、铁棒殴打等折磨。二零零九年三月份,姚桂 兰在发放法轮功真相小册子时被振兴派出所警察绑架,在看守所遭严重迫害,再次被非法劳教时,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她回家后还遭监控、骚扰,伤病日益严重,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份含冤离世。

实例十六:曾遭警察枪击 辽河油田郑群朋含冤离世

郑群朋(明慧网)
郑群朋(明慧网)

郑群朋,男,辽河油田物探公司机动设备公司司机,终年四十二岁。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四日早五点二十分左右,郑群朋在上班途中受到辽河油田公安局泰山派出所警察赵庆哲等开枪追击,并遭到绑架关押五个多小时。

当时多名警察及保安猛击郑群朋的脑袋、腰、眼睛、胸、背、腿。左眼被打的乌青,右太阳穴肿大2厘米高,腰疼得站不直、胸部喘气都疼。郑群朋身心受到伤害。

郑群朋直到去世前一直受到监视,家中不时受到骚扰;身体没有恢复,单位领导就让其上班,在单位上班时也一直受到监视;长期的精神压抑、肉体上的创伤加上疾病,在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于辽宁沈阳某医院含冤去世。

实例十七:辽河油田区七旬老人遭迫害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辽宁省盘锦市辽河油田研究院的退休工程师、七十八岁的谢兆琦老人,在过去十几年里,长期被当地派出所、610组织、国保大队迫害,六月二十二日中午在自己家中含冤离世。

当地派出所、610组织、国保大队长期监控跟踪骚扰她。振兴派出所的一个警察曾说:“对于她(指谢兆琦),我们就是要抓了放,放了抓。”

实例十八:七次被绑架 华北石油年近七十岁退休职工被迫害致死

河北省霸州市华北石油采油二厂年近七十岁的退休职工李润会,坚持修炼使他身心受益的法轮功,七次被绑架迫害,被非法判七年。

在监狱,李润会被迫害的多次犯心脏病、肺积液水肿,心脏房颤无缓解,身体达到了生死极限致使生命垂危,监狱怕担责任不得已才保外就医回到了家中。

但司法局610组织等逼迫他写思想汇报、敲诈,特意给他配了一部手机,便于随时监控他。回到家不到八个月,于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含冤离世。

实例十九:华北油田总医院退休职工白晓英含冤去世

华北油田总医院退休职工白晓英分别于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一年和二零零七年先后三次将她绑架进拘留所、洗脑班进行迫害。使其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尤其二零零七年白晓英在廊坊洗脑班被强行洗脑回 来后,一直消瘦,吃不下饭、咳嗽、气喘、精神萎靡,最后全身浮肿。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六日下午六时二十分含冤离世。造成白小英去世的根本原因,华北油田610、冀中公安局、廊坊洗脑班韩志光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实例二十:读高中时即被劳教 郑宝华屡遭迫害离世

河北省任丘市华北石油综合七处法轮功女学员郑宝华,在早年还是一名高中在校学生时就被中共劳教迫害,历年来被非法关押、劳教迫害的时间加在一起长达七、八年,期间屡遭酷刑折磨,被唐山开平劳教所折磨至肺结核晚期,生命垂危,不能进食,于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日离世。

据明慧网二零零零年报导:“郑宝华,任丘市华北油田教育学院高三学生,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七日被劫持到石家庄市劳教所,第一天就被打了二十多个嘴巴,后因不穿劳教服被两次‘上绳’,多次被打胶棍,或拳打脚踢,这个孩子现在手腕处的骨头还是一动就疼。”

酷刑演示:上绳。(明慧网)
酷刑演示:上绳。(明慧网)

二零零八年七月六日,郑宝华在唐山遵化讲(法轮功)真相,被绑架到遵化洗脑班迫害,遭毒打,十多天后再次被非法劳教迫害。在开平劳教所期间,郑宝华遭到警察多次多种酷刑:如被殴打、罚站、不许上厕所、长期不让睡觉、野蛮灌食等。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六日,郑宝华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铐在椅子上九天九夜,还敞着窗户。第十天才让她们回班组,警察把床板卸下来,把刘晓君等法轮功学员分别铐在床架上,这是最残酷的,被铐的人站不起蹲不下,对身体的损伤非常厉害。七天后,刘晓君的身体很虚弱,警察怕出事,才让她们睡了一宿。

酷刑演示:背铐(明慧网)
酷刑演示:背铐(明慧网)

更残忍的是每天灌食却不许上厕所,一连九天,郑宝华的肚子鼓起来了,坐不下,站不直,只能双臂向身后半依在床上。五月份,郑宝华身体出现发烧、咳的厉害,医院检查为肺结核。后来吐的越来越厉害,而且有时出现高烧。

十一月十五日,郑宝华吐得更厉害了,而且高烧昏迷不醒。送医院经检查:肺结核晚期,医院想抽血化验,可是医生怎么也抽不出血来了。劳教所怕承担罪责,急忙打电话通知她的家人,她的父母才把生命垂危的郑宝华接回了家。郑宝华数月后即去世。

实例二十一:西南石油大学修炼法轮功的师生情况

根据明慧网2008年12月17日统计,中共迫害中国大陆高等院校法轮大法弟子人数最多的大学,西南石油学院排全国第12位,迫害了23名法轮大法弟子,和四川大学迫害人数一样多,位居四川高校第一。

截至2012年,石油大学师生先后有4人被非法判刑、4人被非法劳教、7人被无理开除或学籍、20多人被非法关押。

法轮功学员杨秀忠2003年含冤去世,鲍维鸣承受不住高压与迫害自尽身亡(在中共残酷的酷刑折磨下,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时刻面临着死的威胁,但是,法轮大法教导人珍惜生命,在任何情况下,自残、自杀都是不符合大法法理的),段秋者高压下背叛大法后胃癌复发身亡,这几条生命的逝去都是西南石油大学校方及参与迫害者必须面对与偿还的。

实例二十二:江汉油田法轮功学员王桂环失踪十二年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消息,湖北省天门市江汉油田法轮功学员王桂环,遭天门市610和家人的迫害,精神失常,于二零零三年失踪,至今杳无音信,生死未卜。

二零零二年春,三机厂保卫科科长蒋琳执行江泽民镇压政策,把这位心地善良的婆婆送进了天门市第一看守所关押。

王桂环在看守所跟警察讲真相说:“放我回去,我炼法轮功没有错,法轮功好,教人向善做好人。是江泽民错了,要关(关押)该关江泽民。”

警察群起而上,堵她的嘴、打她、给她捆死人床、戴铁链、灌食、打不明药物针、不让大小便、不让睡觉、不让吃饭、不让说话等。

王桂环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恶警怕王桂环死在看守所担责任,在王桂环身体极坏的情况下,看守所才通知她的家人把她接回。

回去后,三机厂保卫科长蒋琳还不肯放过,继续给王桂环的家人施压,联合王桂环的老伴、孩子用假善的方式天天逼王桂环到医院打针。特别是二零零二年下半年,厂保卫科还指使厂医务人员多次强行给她注射精神病药物,说是为了让她安静。几针打下去后,使她全身无力,瘫在床上一个多月起不来,大小便失禁,目光呆滞,生活不能自理。

不久王桂环离家出走,十二年至今音信全无。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周永康落马全过程跟踪
周永康“国师”被抛 江泽民“国师”被起底
周永康一生仕途及入狱都因江泽民
宣判后 周永康被谈话1小时20分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男人可进女厕 拜登恢复极左议程
【新闻大家谈】神秘泰山会解散 德州奇兵赢一局
【重播】美国务卿布林肯首次媒体发布会
【秦鹏直播】德州受够了?议员提独立公投法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