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仲维光:九评跨国界 涉及人类更广泛的命运

旅居德国的著名学者、自由作家仲维光先生从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上访”事件开始了解、研究法轮功。(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254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11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大纪元系列文章《九评共产党》发表十二周年之际,旅居德国的著名学者仲维光教授接受大纪元专访,对《九评》予人类社会所起的作用高度评价,他认为九评历史意义深远,跨越国界,涉及人类更广泛的命运。

九评》对一党专制进行最彻底的分析

2004年11月19日,《大纪元》开始连续九天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深刻剖析了共产党的实质,给一个多世纪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尤其是中共盖棺论定,引起社会极大反响和震动,很多学者予以高度评价,九评是“九颗精神原子弹”、“九面照妖镜”。

当代极权主义研究学者仲维光教授认为,九评对中国社会的意义和影响,“最根本的地方是他对于一百年前进入中国、逐渐形成的一党专制进行最彻底的分析。在近半个世纪以来,尤其是最近三四十年的中国,在异议人士、异议团体中还没有这种专门针对过去历史、在中国一百年来出现的现象进行分析。”

他说,“《九评》是建立在思想、文化传统上、信仰上对中共专制、中国近百年以来的这个历史现象进行了分析,这就使得《九评》有了更深刻的意义。”

大家在看九评时反思、在进一步认识九评的时候,还应该看到他提出来的一党专制现象,不只是中国的现象,而是这一百年来国际社会、全世界出现的问题,因此九评这个基于信仰、基于对东方传统价值的重新认识、对于这个现代化过程中的这个一党专制的分析,他实际上是涉及了人类更广泛的命运。

“而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九评在基于东方传统信仰基础上提出来的问题,和过去东欧国家那些异议人士、那些反对专制的宗教信仰团体提出的问题殊途同归。”

仲维光教授还表示,前几年就谈到,《九评》提出返归传统、用传统来抵制共产专制、抵制极权,因为共产国家的特点实际上是反对所有人类其它的传统。“所以在这个意义上,九评即代表中国的特殊性又反应所有的人类所固有的传统价值追求,在这两方面九评提出了非常深刻、普遍的问题。”

《九评》意义跨越国界 树立里程碑

迄今,《九评》已被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在许多国家出版。在全球举行了五千多场“九评”研讨会,推动全球去共化,反响巨大。

仲维光教授表示,《九评》分析了中共一党专制是怎么形成的,“首先它绝对不是中国历史、中国文化的产物;第二,这个一党专制一定会形成一个黑帮集团;第三,这个一党专制它里边一定会形成自己的那种机制。那种机制从文化上、思想上、乃至组织结构上都是一个黑社会。而所有这一切构成这个一党专制的核心是反人类的。这也就是《九评》后,中国出现了对共产党、对江泽民集团反人类罪的声讨和反人类罪的揭露。

“所以整个这一系列,决定了从真善忍这样的传统价值出发,进而做出了一个彻底的、对反人类集团的分析、清洗和鞭打。从这个意义上,我觉得九评他的历史意义非常深远,而且他的意义跨越国界。”

“过去百年以来世界上那种对抗极权专制、对抗这种一党专制、对抗各种最巨大的人类灾难,如两次世界大战、如屠杀犹太人、如以阶级斗争的名义屠杀人民,这样一些灾难事件的所有人类起而抵抗、起而鞭挞和揭露这些罪恶的,九评可以说是树立了一个里程碑。”

《九评》充满对人类前途命运的深切关怀

仲维光表示,“九评很重要的一个结论,就是大家不要对这个一党专制有任何的幻想。不论是解决中国的问题还是解决世界上所面临的问题,都说明这个一党专制是世界上所有罪恶的根源。”

“这个一党专制说得更广阔、更普遍、更具体,就是以一个集团高于其他任何人的利益,以一个族群的利益高于其他任何族群的利益,把自己作为绝对的那种代表,这样一种对其他人、其他族群、其他信仰团体、其它生活方式的排斥,真的是现代社会产生一切罪恶的根源。”

“所以大家才看到,即便是89年柏林围墙崩溃以后,世界上还继续发生了这么多的灾难,所以大家也看到中国在八九年的时候,发生了屠杀市民、学生,89年之后继续屠杀不同的信仰团体、异议人士,到今天在中东地区造成的难民,以某个名义来屠杀其它集团的等。”

仲维光此前也表示:“《九评》这本书,从现在的层面看,是对肆虐全球超过一个半世纪的共产主义运动的思想清算;但从内在的层面看,充满了对人类前途命运的深切关怀。”“这个结晶水平之高,历史影响之大让我惊叹。”“此中一定含有最深的人类的真谛。”

《九评》大大加速了共产党解体的过程

《九评》发表后,引发势如破竹的退党大潮,目前在大纪元退党网站发表三退(退党团队)人数超过二亿五千万。有些人对这个数字有疑问。仲维光表示,“实际上你也不用表示怀疑,因为大家都知道现在厌恶共产党的人,包括共产党内部很多人都如此,只不过这个黑帮集团它利用它的手段和所掌握的权力,以及它的组织结构,还在控制着这些。”

九评中说:“从生命中清除中共灌输的一切邪说,看清中共十恶俱全的本质,复苏我们的人性和良知,是平顺过渡到非共产党社会的必经之路,也是必要的第一步。”

仲维光认为:“《九评》大大加速了人们跟共产党离心离德和共产党解体的过程,而且大大的扩展了整个范围。在这样的意义上,实际上大家都看到,共产党是不可能被挽救的,而且共产党它自身是不可能转好的。”

仲维光引用具有传奇色彩的原东德歌手毕尔曼的思想转变过程来说明这是一个典型。

“毕尔曼曾坚定信仰共产党,所以才重新回到东德。在东德的成长过程中,由于充满批评性成为一个异议人士,76年他被放逐到西德,被吊销护照不能回去。此前毕尔曼还是像中国好多人一样,相信共产党可能会出来一个好人、可能会转变成民主。从那时,他彻底丧失了这种希望,觉得共产党不可能转变为民主的。”

他强调:“九评深刻的揭露了共产党就是个黑帮集团,它是一个从里到外、从成立一开始、一直到最后,都是一个黑帮机器,这个机器不可能自己转化为民主的,不可能自己转化好的。这个机器里面的任何人也不可能是好的,如果他想要好,只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他解释:“什么叫‘放下屠刀’,就是九评后所兴起的退党、退团、退队。在这一点上《九评》揭示了最根本的原则,如果你不‘三退’,还在那里恋守高位,恋守各种职位,在享受这个东西,那么最后也就是毕尔曼的经验,你不可能变好。而所有的这一切,想使这个社会改变只有对抗它。这点也是我非常高度评价九评的原因。”#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11-21 2: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