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大法洪传

纪实文学: 涓涓细流汇成海

人气 26

【大纪元2016年05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颖新西兰奥克兰报导)1994年,小涓在北京工作。当时她身体状况不好,经常失眠。小涓很喜欢读书,睡不着觉时就读书。当时她住的楼下附近有一个小书店,每天下班路过,她就到书店里转。书店老板人很好,说“你天天这么买书多贵呀,书你拿回去读吧,只要第二天早上还回来就行。”就这样,古今中外的,读了很多书。

年底的一天,小涓的女儿发烧,她想给孩子买个西瓜,去去热。去买西瓜的路上,遇到了王处长。“小涓,你干嘛去?”“我给孩子买个西瓜。这么晚了,天都快黑了,你干嘛去啊?”王处长说“我要在这里炼炼功。”小涓很好奇,“炼什么功啊?王姐,我买完西瓜到你那儿去看看。”

小涓很喜欢王处长。王处长长得白白净净的,人很漂亮,透着一种古典美。买了西瓜,小涓就去王处长那儿敲门。“王姐,我看你炼的什么功啊?”王处长就拿出《转法轮》给她看。“小涓,你相信气功嘛?”“相信啊。”“你这么年轻,怎么相信气功?”“我妈练过很多功,我经常帮着她写下来那些东西。我相信气功。”“那这本书你就拿着看看吧。”

小涓就拿着《转法轮》回到家里。等孩子吃完西瓜,睡下了,烧还没有退。小涓不敢睡,就守着孩子坐在沙发上开始看书。从晚上9点多钟一直看到第二天早上凌晨5点。这本书让她很震撼,因为她以前读过的书里有一些很困惑的东西都在这里找到了答案。

转过年,1995年初,小涓自己到小书店买了一本《转法轮》。买回书的那天,小涓拿着书往回走,遇到刘处长,看到她手里的书就说,“你也修法轮功啊?”“没有啊,什么是法轮功啊?”“那你怎么看《转法轮》呢?”“王姐让我看的,这本书挺好的。” 刘处长笑了,没再说什么。

小涓年初搬家后上下班都要路过双秀公园。公园里的环境很好,小涓很喜欢从公园里边走。5月份的一天,在路过牡丹园时,小涓看到刘处长在“抱轮”,穿着蓝T恤。他抱得非常好,很圆,一动不动。当时在一起炼法轮功的有20来个人,围成一圈儿在那儿,那个感觉特别宁静祥和。小涓看呆了,一直在那里看到他们炼完。第二天,小涓就开始到公园和他们一起炼功。从那以后,炼功就再也没有停过。

几周以后,在抱轮的时候,小涓觉得脚底下特别烧得慌。抱完轮把鞋脱下来一看,脚底下焦黄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那时候《转法轮》只看了几遍,并没有完全理解,还不知道那是炼了功在清理身体。

大概一个月后,炼完功,一个阿姨对小涓笑,笑得特别慈祥,说:“闺女,我看你到这儿炼了好长时间了。今天我们家放师父的讲法,是在新加坡的讲法。我家地方小,也不能叫这么多人去。我看着你挺好的,你上我们家去吧。”“那你住哪儿?”“就在公园后头。你来公园门口,我带你过去。”

那时候是6月份,挺热的。晚上吃完饭,小涓带着女儿就到那个阿姨家去看师父讲法录像。阿姨说:“我家每天都学法,你也来吧。”“我女儿小,我得带女儿,不能天天来。”“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就来吧。”于是小涓就一周三天来曹阿姨家学法。大家学完法就经常聊聊天,交流交流。陈阿姨说:“我买东西一跟人家讨价还价就觉得不对。那一次跟人讨价还价买一只鸡,回来以后砍鸡的时候就把手给砍了,我就知道错了,修炼人不能这样,这是执着心,得放下。那以后我买菜再也不挑了,再也不讨价还价,看好了买了就走。” 小涓明白了,修炼人得这样。

在工作上小涓按照《转法轮》里讲的那样,“早来晚走,兢兢业业的干活。《第四讲》”办公室里其他人经常请假,活就都小涓干。每天她都来得最早,先把里里外外的地包括走廊都拖一遍,然后才开始工作,整理文件。别的办公室的人一开门看到锃亮锃亮的地面,都说,小涓这地拖的真干净啊。并没有人让她拖地,她衹是觉的,这干干净净的多好,做事心里也敞亮。

办公室里都是党员,小涓就不想入,家人劝她入,他们觉得提干分房子涨工资都和入党有关系。可小涓连申请书都从来没写过。

单位每年年底评先进,小涓她们处里衹有一个名额。小涓不想和别人争抢,到评奖的时候就请年假提前回老家过年。不过连着5年省先进,2年全国先进都评给她。

4.25”的那一天

1999年4月24晚上,小涓在曹阿姨家听到天津出事了,说天津的法轮功学员被抓了。

后来知道天津警察抓了40多个法轮功学员。因为11号天津教育学院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有一篇文章,胡乱编了一些事儿,指名诬蔑法轮功。

看到了这篇文章,天津的一些法轮功学员觉得有必要向出版社反映反映,就来到杂志社的编辑部,把自己炼法轮功受益的亲身经历讲给编辑部的人听。也有的法轮功学员到天津教育学院的其它相关部门反映实情。这些学员都非常平和,当时编辑部的人很受触动,决定发声明更正,向法轮功道歉。

可是天津市公安局出动了300多防暴警察,打人抓人,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打得流血受伤,45人被抓。天津公安说,公安部介入了,没有北京的授权,不能放人。“你们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

大家就都想去北京上访,一个是要求放被抓的学员,再一个就是要求给合法的炼功环境,让《转法轮》正常出版。

宪法里写着公民有信仰自由(第36条);“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第35条)”“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述,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第41条)”小涓她们当时真的是对政府非常信任,认为只要把真实情况讲清楚了,政府不会不讲理的。

因此听到天津这个事,当时大家一致决定明天一早去信访办上访。

第二天早上5点多,小涓赶到曹阿姨家,一看到了6个人,一问原来曲大夫被丈夫锁在了家里,出不来。小胡也因故不能去了。这时陈阿姨的老伴说:“老陈我们俩去一个吧,万一有事留下一个照顾孙子。”陈阿姨声音不大,但是语气坚定的说:“修炼谁也代替不了谁,你想留,你就留。”就这样,小涓他们一行6人早上7点以前赶到了国务院信访办所在地——府右街。

国务院信访办在中南海西门。当时他们站在离中南海西门500多米远的地方。在这里,小涓看到了很多炼功点上的同修。这时小涓发现身边有许多人坐在地上,头伏在膝盖上在睡觉,便小声嘀咕道:“怎么刚来就睡觉呀!”身边的曹阿姨小声说:“我刚听说这是从河北赶来的功友,他们昨天夜里2点多就到这里了,所以现在很疲倦。” 小涓恍然大悟。这时人越聚越多,坐着的人也都站了起来,整个人行道上站满了上访的学员;有的在读《转法轮》,有的静静的站着,整个人群整齐而有序。

中午突然从前面传来声音:“大家往下传,现在总理已经接见学员,有没有学法律的,赶快去西门。”就这样,学员们一个接一个的传递着信息。

为了保持队伍的整齐,比较年轻的学员都站在了最前排,让外地和年纪大的学员轮流坐在后面休息。曹阿姨夫妇都60多岁了,也一直站在最前面,不去休息。当天摄像车来回不停的摄像。当一辆车缓缓地经过时,小涓看见有人举着摄像机对准了她们,只见曹阿姨拉拉自己的衣服,对小涓说:“别怕,让他拍,他保证什么也拍不上。”当时小涓并不知道发正念,但是曹阿姨当时强大的正念确实是她坚实修炼打下的基础。

大概3点多,人群中传阅着一些红色的传单,大意是:让聚集在中南海的学员赶快离开,政府会处理,否则后果自负。当时大家都没有动心,仍然安静地站着。一会儿,只见从一辆开来的防暴车上,跳下一群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他们大概2米一个,排成一行,和学员们面对面的站着。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这时小涓听到一个声音:“看来我们应该站起来了。”循声望去,只见身后的陈阿姨慢慢的从地上站起,神情异常的坚毅和安详。再看看周围,只见她们学法小组的人都靠在一起,大家用眼神交流着,谁也没说话。只过了一会儿,这些警察好象接到了什么命令似的,莫名其妙的离开了,一切又都归于平静。学员们的从容、祥和,确实象李洪志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一文中所说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

傍晚,为了维持秩序,年轻的学员拉起手,组成了一道人墙,值勤的警察却轻松的抽着烟,有的还跟学员聊天。这时,陈阿姨的女儿找到了她们。一见到爸妈她就哭了起来,说:“你们快回去吧,听说晚上就要清场。”陈阿姨安慰她说:“没有事,你先回去吧,等问题有了结果,我们马上就回家。”

晚上9点多,前面传来了好消息:“往下传,问题已经圆满解决,请大家马上离开。” 小涓她们都会心地笑了。大家整理好东西,然后俩俩相继离开。

回到单位上班,单位的书记找到她说,我们归国务院事务管理局管,抓得很紧,单位三个炼法轮功的,那两个处级干部,已经找他们谈过话了,你每个星期五要到会议室看录像(污蔑法轮功的),你得去,不去那可是个态度问题。

不过,这个所谓的“学习班”一次都没有办成。第一次,小涓磨磨蹭蹭地来到会议室门口,一看单位里司机在里面打麻将聊天,抽着烟,乌烟瘴气的。小涓就走了。书记问她:“你怎么不看?”小涓说:“那他们在那里我怎么看,我不看。”书记说:“那你把书得给我。”小涓说:“不行。这是我自己请的书,我还得用呢。”“你回家坐你家床头上炼,谁也不管你。你不能出去炼。你还拿个垫子。” 小涓天天拿着打坐的垫子到双秀公园炼功。单位看电梯的一看见她拿着垫子就打小报告。

一直到7月中旬,小涓都像往常一样去公园炼功。让她很伤心的是,双秀公园牡丹园里大家原来炼功的地方,地砖都被挖起来了,就是为了不让他们在那儿炼功。大家只好在公园门口外的一小块空地上炼。那时北师大的、二六二医院的都来这儿炼功,有四五十人,挺壮观的。听北京市公安局的人说,很快就要在全国全面取缔法轮功了。

那时,每次炼功时都有人戴个墨镜在天桥上假装看报纸,看这些人炼完功才走。有一次炼完功,小涓去买黄瓜,一个人跟在她后面问,“你是不是每天都参加这种活动?”小涓一看左右没有什么人,旁边只有一棵大松树,就说“我每天都锻炼身体。”说完拎着黄瓜就跑。

小涓的女儿随身带着法轮章,有同学说法轮功不好,女儿就问他“你说,真、善、忍这三个字,哪个字不好?你告诉我。”

425之后,周围的气氛很压抑,心情总是那么沉重。5月13日,小涓领着女儿到马甸花卉批发市场买了几束鲜花,其中有她很喜欢的满天星,回来插在两个可乐瓶里,一左一右摆在师父的法像前,两边的满天星密密的搭在了一起,就象一个拱门一样。

小涓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要出国。我要上纽西兰。”小涓听在外事处工作的同学说“我去过那么多的国家,纽西兰是孩子的天堂,那里没有一块裸露的地皮。”从女儿一出生,小涓就希望孩子可以接受到最好的教育。小涓听过1999年5月8日师父在纽西兰的讲法录音,之前还看过一本《南太平洋的明珠——纽西兰》这本书,对纽西兰很向往。

2000年2月小涓来到了奥克兰。当时出国随身只带了那本《转法轮》,还有一个熨斗,一个被子,几件衣服。

帮着办出国手续的朋友说:“没有钱也没关系,孩子可以住我家。你去摘草莓,摘一个季度,孩子的学费就赚出来了。”

来到纽西兰后小涓很快找到了奥克兰的炼功点,重新得到了自由炼功的环境。如今,小涓每年都参加有各种炼功洪法活动,为国内受迫害的同修争取本该拥有的炼功自由。她就像一条清澈的溪水,永不停歇的流淌。她坚信,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就像千百万涓涓的细流终将汇聚成海!

(注:由于迫害还没有结束,文中所提到的人名为化名。)

责任编辑:易凡

相关新闻
法轮功学员颜海玉残酷迫害下矢志不渝
4.25十七周年 纽法轮功学员中领馆烛光守夜
尉健行前秘书:4.25是江泽民坠入深渊的开始
纽西兰庆法轮大法日 总理致美好祝愿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王岐山处境微妙 34科企恐遭共产?
【唐浩视界】七根芒刺在背 中共犯台恐自灭
【秦鹏直播】阿里再被罚 习求助默克尔失灵?
【新闻看点】习急武统 台军力增 美议员吁除鳄鱼
【有冇搞错】旧军队新装备 中共战力大有疑问
【横河观点】中共承认疫苗效差 美军蔑视辽宁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