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回击中共发动文革 蒋介石曾发起文化复兴

人气: 232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5月19日讯】五十年前,中国大陆爆发了文化大革命,中国五千年来的传统文化遭到毁灭性破坏。然而几乎在同时,对岸的蒋介石统治下的台湾,展开了一场规模浩大的以复兴中华文化为目的的中华文化复兴运动,影响深远直至今日。

1966年,中共时任党魁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海峡彼岸的国民党有识之士,对大陆“文化大革命”破坏中华传统文化痛心疾首。

蒋介石于辛亥革命纪念日发表《告全国同胞书》。1966年11月,孙科、王云五、陈立夫、陈启天、孔德成、张知本等1,500人联名给行政院写信,建议发起“中华文化复兴运动”,要求规定每年11月12日国父孙中山诞辰日为“中华文化复兴节”。这得到了蒋介石的赞许。

1967年7月28日,台湾各界举行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推行委员会(后改名为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总会)发起大会,总统蒋中正任会长,运动即在台湾和海外推行。

此次运动最终目的是以伦理道德为淑世之本。其最具体的行为表征,就是忠、孝、仁、爱、信、义、和、平;其最重要的哲学基础是“仁”字。

在蒋介石督导下,推委会创建众多专门机构和委员会,如学术出版促进委员会负责整理出版古代思想典籍,向年轻一代普及学术精华,前后出版大量中国古籍书目,像《周易今注今译》、《老子今注今译》、《诗经今注今译》、《孟子今注今译》、《白话史记》、《白话资治通鉴》等。

衣食住行

推委会提出,文化是生活的表征,修明伦理,发扬道德应从辅导国民的生活做起,使国民了解立身处世、为人做事、待人接物的道理。应把伦理道德的真义涵咏于国民日常生活行为中。订立相应规范与准则使人与人相处的交互关系有一定的标准尺度和适当的依据,才不致逾越常轨。

推委会还颁布推行《国民生活须知》,订立包括衣、食、住、行、娱乐等方面之九十九条具体规则,作为国民生活准则。国民生活辅导委员会负责伦理道德发扬工作,发起“复兴中华文化青年实践运动”,制定《国民生活须知》,对人们提出衣食住行诸多生活基本要求,以期弘扬礼仪之邦文明。《国民礼仪范例》经过修订,1970年正式颁行,把对青年的培养目标扩展为全社会的生活理想。

教育

蒋介石非常重视国文和历史教育,学校坚持以“民族教育”和“道德教育”并重政策。蒋介石指出:“国文是一国文化的根基,无论学习文科和理科的学生,都要特别注意”,中小学校国文、历史与中国文化相关的课程至少占了一半。各级学校都必须开设《生活与伦理》、《中国文化基本教材》等,重视学生的古文训练和传统文化的熏陶。蒋介石给各个学校共同校训几乎都是“礼义廉耻”,冀使传统文化生根发芽。

蒋介石还督使教育实行经费保证和法律保证。自1969年始,台湾为推动文化覆兴运动,把义务教育从6年延长至9年,不仅提高了全民素质,有助于经济腾飞,也为传统文化在社会生根埋下种子。

在六十年代推行“中华文化复兴运动”的政策下,台湾在当时从小学教育到大学的入学考试,以及政府的公务人员的考试,都大量强化了学习古典中华文化的相关科目。尤其是以孔子为主的儒家学说,受到特别的推崇。

蒋介石为了反抗中共对孔子学说的打压,在台湾成立了以维护孔子学说为使命的“孔孟学会”,也以复兴中华文化为教育的目的,成立了“中国文化大学”,以进行中华文化的发展和研究之任务。

文艺

相对于中共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破坏,台湾设立国家文艺基金会,设立由中央到地方各文化中心机构,联合全国文艺界举行文艺座谈,举办各种文艺活动,如书画展览、戏剧演出、舞蹈表演、音乐演奏,各种文艺创作比赛,改进与弘扬传统艺术。编印中华文艺史,纠正部分中共对中国传统文艺的破坏。

据BBC报导,当时台湾对文革有大量官方版的报道、政府甚至举办展览,组织学校、机关的相关教育活动。例如展览红卫兵批斗中共高级官员、武斗时期死亡的红卫兵浮尸珠江的相片、讲述历史古迹被毁、“附匪学者”不堪批斗而自杀、红卫兵“打、砸、抢”的故事。

报纸、电视还有广播电台都奉命播出谴责文革的节目,蒋介石本人亲自参加台北孔庙的祭孔大典,学校加强了论语、唐诗宋词的教育。

在蒋介石的努力下,中国传统文化在台湾得到了极大保留,也使得台湾的文化底蕴,人文人情至今成为最吸引中国大陆游客的卖点之一。

有年轻妈妈带着孩子到台湾海峡两岸观光旅游协会上海办事处索取台湾观光资料时,轻声对孩子说,“我要带你去看什么是礼貌”。有刚从台湾回到上海的大陆民众谈及在台北问路的经验时表示,“台湾社会相信人…因为他们没有经历那个时期,而且他们有宗教信仰,相信善。”

蒋介石曾在1967年1月11日接受欧洲记者采访时,评论“文革”说:“他(毛泽东)为保持权力,除此以外,别无他途,这是他的最后手段。”1971年元旦,蒋在《告全国军民同胞书》中,评论大陆文革是:“将中国大陆变成了东方的疯人院”。#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