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时代:中国运动员知道自己服用兴奋剂吗

奥运冠军刘春红和她的两名队友8年前参加北京奥运会的药检结果呈阳性。(Clive Brunskill/Getty Images)

奥运冠军刘春红和她的两名队友8年前参加北京奥运会的药检结果呈阳性。(Clive Brunskill/Getty Images)

人气: 354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8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马丽编译报导)《时代》杂志东南亚负责人Hannah Beech在8月23日的报道中, 回忆了她在中国时,曾亲眼目睹教练员让年龄幼小的运动员食用一种“强身健体”的药丸。

四年前, 刘春红已经是中国体育界的传奇人物,作为一名两届举重奥运冠军和69公斤级的世界纪录保持者,刘站在中共国家体育系统的金字塔之巅。

这个庞大的国家机器搅进了成千上万的孩子,他们在政府开办的体育院校里努力操练。那么这个国家体育机器的目的是什么?那就是夺得奥运金牌这种国际荣耀。

中共体育系统把资金投入举重这种其他国家不会大笔投资的项目。他们强迫孩子们其他都不用做,只要刻苦训练就好。

“你想知道为什么中国女子举重这么出色?”一名国家队教练Xu Jingfa在2012年告诉Hannah Beech,“很简单,我们什么都一起做。我们比任何人都工作努力。什么时候醒来、什么时候睡觉、怎么训练、吃什么、想什么,都由领导决定。”

事实上,在刘春红忙于赶到世界各地参加举重比赛的日程中,她只被放过一天假,那是在法国巴黎难忘的几个小时。不过刘春红连爬一爬埃菲尔铁塔的机会都没有,她还是把埃菲尔铁塔照了下来。她说这张照片是她最珍贵的资产之一。

8月24日,国际举重联合会(IWF)发布消息说刘春红和她的两名队友——也是金牌得主的陈燮霞和曹磊,   8年前参加北京奥运会的药检结果呈阳性。

根据报告,陈燮霞与曹磊都被检出GHRP-2 (促生长激素释放肽)成分,刘春红除了GHRP-2,西布曲明(Sibutramine)也呈现阳性反应。中国举重协会说,这个消息令人“震惊”,并表示要配合调查工作。

中国队员并非是唯一被查出使用兴奋剂的,一同被查出的还有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哈萨克斯坦和亚塞拜疆的选手。

在本月早些时候,一名吉尔吉斯斯坦举重运动员被剥夺了奥运金牌。举重也不是唯一一个涉嫌兴奋剂丑闻的项目,这次里约奥运会的自行车、游泳等项目,都传出过兴奋剂丑闻。

尽管如此,那些主动选择使用兴奋剂的运动员,如美国的Lance Armstrong 和 Marion Jones,和那些国家体育系统中、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的运动员,还是有很大区别。

比如东德给女运动员注射类固醇,以至于她们出现男性特征。新近被曝光的俄罗斯田径运动员的兴奋剂丑闻,也可以看到国家资助的作弊事件是多么猖獗。

中国的游泳队在上个世纪90年代辉煌一时,但是随后中国游泳队有11名运动员药检呈阳性,国际体坛广泛关注。

2000年以后,国际体坛普遍应用了针对EPO药物的检验方法,改验尿为验血,在中国国内实行禁药自检的时候,马家军有多名运动员被查出服用兴奋剂,于是曾创造出世界“长跑奇迹”的马家军的“灵丹妙药”失效,她们全都留在了家里,没去参加2000年悉尼奥运会,从此风光不再。

拿过全国冠军,打破过全国纪录和世界纪录、退役后一度在浴池当搓澡工的邹春兰回忆,小时候训练的时候,她在教练的要求下吃了很多不知道是干什么的药。最终她长出了胡子。

她告诉《时代》,国家体委“一切为了金牌”,她身体里有太多男性荷尔蒙,以至于失去了生育能力。

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 中国以51块金牌荣登冠军,但是这次在里约则滑落到第三名。里约的失败,在中国引起了一个民族的自我价值是否应以奥运金牌来衡量的讨论。现在越来越少的父母愿意把孩子送去当运动员,这样的孩子往往荒废了学业,而且得奖牌的人只是极少数。

如果刘春红她们被剥夺了奥运奖牌,那么问题是:她们是自愿选择了服用兴奋剂吗? 刘春红从小就被选进体育队,开始作为柔道运动员培养。四年前由于她的“杰出贡献”,她得到每年将近一万美金的工资。

八年前,Hannah Beech走访了山东省东部一个破旧的体育学校,那是一个小学改造过的健身房,练习举重的孩子们在这里每天洒下汗水。

锻炼之后,孩子们走到一个桌子前,上面排著一些纸杯。他们用长著茧子、沾著粉笔灰的小手拿起纸杯里的几个药丸,就著温水大口大口的吞咽下去。

Hannah Beech问了一个女孩知不知道这是什么药丸。 “这些药丸让我强壮。”女孩说。这时,一个警惕的教练走过来干预,说这些药丸都是“天然草药”,并试图把Beech从房间里推搡出去。

这时Beech问能不能给她一个药丸带回家——她想看看这到底是不是中药药丸。教练拒绝了,理由是这些药丸非常昂贵,不会浪费给一个中共体育制度之外的人。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6-08-25 11: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