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女大学生在太平间醒来 自述濒死中与神邂逅

女大学生格拉谢拉‧H经CPR抢救被判断已死亡。她从濒死体验中获得了深刻的生命体悟。(Shutterstock)

女大学生格拉谢拉‧H经CPR抢救被判断已死亡。她从濒死体验中获得了深刻的生命体悟。(Shutterstock)

人气: 1559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Tara MacIsaac报导,张小清编译)一位计算机编程专业的女大学生在哥斯达黎加做手术时,被判断已死亡,离开世间的她游历了一番死后的世界,又回到了身体中——当时已在太平间……格拉谢拉‧H(Graciela H.)在濒死体验研究基金会(Near Death Experience Research Foundation)网站上分享了她的故事。(大纪元未联系其本人再行核实。)

手术当中

我看到医生给我施救的节奏加快了。他们很不安。他们取了我的VS(生命体征),做了心肺复苏。大家全都慢慢地离开了房间。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样做。

一切都归于平静。我决定起床。只有我的医生原地未动,看着我的身体。我决定走近他,我站在他旁边,我能感觉到他很伤心,他的内心很痛苦。我记得自己摸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后他就离开了。……

我的身体也开始升空,越来越高,可以说是被一种奇怪的力量牵引著。

这感觉很棒,我的身体越来越轻。在穿越手术室的天花板后,我发现我可以想去哪就去哪。

光的世界

我被拉到了一个地方……一个空间,云朵明亮……周围的一切都是光,非常明亮,将我的身体注满能量、胸中注满幸福……

我看了看我的胳膊,形状还和人的一样,但构成的物质不同了。这种物质是一种白色的气团,和身体周围白色、银色、珍珠色的光晕融在一起。

我很美。我没有镜子,看不到脸,但我可以感觉到我的面容很漂亮,我看到我的手臂和双腿拖着长长的白色光芒……我的嗓音介于少年人和小孩之间……

天使。(Shutterstock)
天使。(Shutterstock)

忽然间,一束比我更亮的光靠近了我……他的光亮晃得我什么也看不见……

他以很美的嗓音对我说,“你将不能再往前去。”

我记得自己在思维中和他说着同样的语言,他也通过思维来讲话。

当时我哭了,因为我不想回去。他接住我,拥抱着我……这前后他都很平静,给了我力量。我感受到了爱和能量。这世界上没有一种爱和能量能与之相比……

他说:“你被误送到这里来了,有人犯了个错。你必须回去。……要来这里,你需要完成很多事情……去帮助一些人吧。”

太平间

我睁开眼睛,周围的一切是金属门、金属桌上躺着的人,一个尸体上摞著另一个。我认出了这个地方:我在太平间里。

女大学生格拉谢拉‧H在太平间醒来,她从濒死体验中获得了深刻的生命体悟。(Shutterstock)
格拉谢拉‧H在太平间醒来。(Shutterstock)

我感到了睫毛上的冰,我的身体是冰冷的。我什么也感觉不到,甚至连脖子也动不了,也说不了话。

我感觉昏昏欲睡。两三个小时之后,我听到有人说话,我睁开了眼睛。我看到两个男护士。……我知道我必须得和他们中的一位有眼神接触。我几乎没有气力一次次地眨眼睛,但我做到了。费了很大的劲儿。

一个护士看着我,吓怀了……他告诉搭档:“看,看哪,她的眼睛在动!”他笑了起来,说:“我们走吧,这个地方真瘆人。”

我在心里大叫着:“别,请别走开!”

在护士们带着医生们回来之前,我没有再合眼。我只听到有人说:“这是谁干的?谁把这个患者送到太平间的?”医生们快要疯了。直到确信我远离了那个地方,我才合上眼睛,三四天后才醒过来。

那几天里我常沉睡很长时间。……我没法讲话。到第五天,我开始活动胳膊和腿……

医生们向我解释说,我被错送到太平间里了。……他们给我治疗,使我能重新走路。

我学到的一件事就是,没有时间可浪费来做错事,看在我们自己……的另一边的份上,我们需要行一切善。这就像银行,你存入多少,最后就会得到多少。

责任编辑:茉莉

评论
2016-09-03 10: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