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天津官场为什么被一锅端

人气: 20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22日讯】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9月10日天津市市长黄兴国被查,网上马上就流传黄兴国在狱中仍然可以组建天津第二政府的笑话。因为天津的政府成员从市长、副市长、区长到各个部门,包括商界的领袖人物基本上都已经到监狱里面去了,这样的事情是史无前例的。

我们今天就来听横河先生是怎么分析天津的局势。天津官场的塌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高潮就是市长和代理书记黄兴国的落马,我们今天就从这里开始讨论。横河先生,您觉得黄兴国我们应该把他算做是哪个派系的呢?

横河:这个在网络上有不同意见的。从他起家的过程来看,黄兴国是在1998年的时候主政宁波,在那个期间,他曾经在宁波高速公路的各个出口都竖起江泽民的巨幅画像。这个跟薄熙来在大连的做法是类似的,都是想通过竖江泽民的个人崇拜,能够在江派系统里面往上爬。从这点来看,当初他在宁波主政的时候努力投靠江派“上海帮”,这应该是一个事实。

另外一个,看他的工作期间和哪个派系人的交集。黄兴国在1997年任浙江省省政府秘书长,1998年1月份就当副省长,1998年11月份成为浙江省委常委、宁波市委书记,一直到2003年的11月份,这段时间正好是1998年9月份的时候,张德江到浙江省任省委书记,2002年的时候离开,跟他应该有4年在一起工作的交集。

2003年11月份,黄兴国调到天津市委当副书记、常务副市长,一直到2007年的6月。2007年的时候戴相龙离开,曾庆红正好那年退休,黄兴国就当上天津市长,一直到2014年12月份,那年孙春兰从天津市委书记的职务调到统战部当部长,黄兴国就当了天津市委书记,但这是代理,一直代理到今天倒台,他是兼任党、政二个职务。

这里我们看他是属于哪个派系呢?关键是看他最关键的调动是谁安排的。第一个最关键的调动是从浙江省调到天津市去,这是2003年11月份。现在有一个说法,但是只有这一个人的说法,他说当时是浙江省的主政者力荐,把他推荐到天津去。

其实外界普遍不是这种说法,这个消息是想把黄兴国说成是习近平推荐的,因此是被习近平看重的,因为黄兴国和习近平在浙江省有一年的交集。这个说法其实很没有道理,因为全国的跨省调动是中央的特权,地方主政者没有资格推荐和认可,也不需要他的认可。而当时习近平只是在浙江省的地方大员,他对全国性的调动没有说话的权力。

大部分人认为是经过江泽民和曾庆红的认可,成为江派在天津的代理人,这个说法其实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2003年的时候是江泽民正式从国家主席退下,而在前一年从中共中央总书记的位子上退下来,但是他继续担任军委主席,所以他仍然处于为两年后从军委主席退下来垂帘听政的布局阶段。

因为在2002年年底的十六大,江泽民就完成他退休以后政治局常委的布局,在这以后的两年当中重点就是在省部级,这一段时间正好是黄兴国调到天津去的,这符合江泽民为自己卸任以后布局的这个大局。到2007年他接任天津市长,那个时候是江泽民垂帘听政时期,所以至少江泽民是认可的。

关键就是2014年的时候接替孙春兰担任天津市委书记。当时中央的重点是解决孙春兰的问题,就是把她从有实权的天津市委书记转为相对边缘化的统战部长。你想想令计划就是,从中办主任调到统战部长,其实就是把他边缘化了。那个时候是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解决天津市委书记的合适人选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并没有把他直接转成天津市委书记,而只是代理,所以这明显是一个临时安排。

另外一个是张高丽,张高丽是2007年到2012年任天津市委书记,和黄兴国在天津市当市长的时候是完全交集,百分之百交集,从这点来看的话更像是他通过张德江和张高丽的关系成为江派人马。

主持人:去年天津大爆炸的时候,黄兴国他作为市长并没有得到处分,大家当时就比较惊讶。今年他一下子倒台的时候,很多人都在讨论他的背后水很深啊!那您觉得他倒台最主要的原因有可能是什么事情?

横河:现在大家分析有三种观点,第一种观点就是关于腐败问题,第二个就跟天津大爆炸有关,第三个就是派系。先讲腐败问题,2007年的时候天津有一个金融创新,现在就变成是非法集资的开创者,现在成为全国性灾难的时候,可以看到当年天津金融创新,2007年黄兴国到天津去在天津当市长的时候,就搞了这一套东西,所以很可能是跟他有关系的。

还有一种说法,他从宁波开始搞建筑就有很多腐败,后来他到天津以后,不仅是继续在这方面腐败,而且还把宁波的亲信、家人一部分带到天津去继续跟他一起腐败,包括工程方面,这个我相信也是真的。其实中共官员到了哪个地方去当官,都把自己家乡,或者自己曾经从政过地方的那些腐败的商人一起带过去,因为行贿和受贿、官商勾结,它成套了嘛!很方便。

另外一个就是天津大爆炸。当初天津大爆炸从救灾、协调、报导和信息封锁多方面看的话,当时普遍对黄兴国对天津大爆炸的处理,就有多方面的质疑。但是关键问题我认为还应该在政治上。因为从腐败来看,不一定会导致丢官。中共官员人人腐败,哪个会因为单纯腐败而导致丢官?这种情况实际上还不多见,就在这之前那么多腐败案子,实际上我们都知道有重大的政治案件在后面。

另外一个,重大事件,其实重大事件也不一定导致丢官,不仅不丢官甚至都不会影响升官。像李长春,李长春在河南任省委书记期间,正好发生卖血经济导致爱滋病的重大危机,但是这没有影响李长春最后去任中央政治局常委。

赖昌星事件也没有影响到贾庆林任常委;张德江任广东委书记期间,曾经发生过几个重大事件:太石村的事件、东洲事件、孙志刚事件,最严重的是隐瞒SARS疫情。这么多重大事件,SARS疫情甚至导致连累到香港,当时都在怪他,但是也没有阻止他后来连任政治局委员,并且最终任常委。

从这些常委自己的经历来看,他们在任地方大员期间曾经都有过重大事件。但是这几个事件,我们可以看到是李长春也好、贾庆林也好、张德江也好,实际上当初确实有人想把他们拉下来,但是上面有人力保,谁呢?就是江泽民。江泽民是当时这几个人后来从这些重大事情脱身,继续升任政治局常委的最主要,或者是唯一的因素。

现在黄兴国,肯定的说有人要收拾他,至少中纪委的王岐山是很想收拾他的,而且这次确实收拾了,但是和那些人相比的话,显然是没有人去力保他了。这里没有人力保显然有二个因素,第一个就是江泽民的势力,江泽民本人是不会去力保他的,因为他还隔一层嘛,江泽民的势力没有力量保他了,就像张德江、张高丽,江泽民派系在政治局的主要人员没有去力保他,不管是没有能力也好、还是不想去保他也好。

另外一个,现任的其他的常委也没有人保他,这就是他倒台的因素。在这么多因素当中,我认为最主要的可能还是一个站队的问题。

主持人:从中国现在省市级别来看,全面塌方式的倒台和被清洗的其实不只是天津。我们前面讲说天津这次史无前例,是因为它被清理得确实太彻底了,除了人员被清理得一个不剩以外,天津还有其它的特点吗?

横河:就是讲全面塌方其实还有两个省,一个是山西,山西是被令计划牵连了,令计划搞了一个“山西帮”,你要清令计划,就必须把“山西帮”的人清掉一部分,所以山西有很多官员清掉了;另外就是辽宁,辽宁到现在还在继续地震,清洗的人也很多。我们今天不讲这些,我们讲一下天津。

有人说中国的四个直辖市的主要负责人都出事了,天津是最后一个出事的,现在补齐了,四个直辖市都补齐了。在这四个直辖市的主要负责人倒台当中,天津的黄兴国是唯一一个没有特别象征意义的。

主持人:为什么这么讲?

横河:就先讲这四个直辖市,在四个直辖市当中,天津市本身是最没有特色的。北京是首都,没有什么好说的;上海是整个南方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所以以前人家讲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中国有两个,北京是北方的,南方就是上海。上海唯一一个比不过它的就是不是首都,就是说它是唯一一个能够跟北京对应的城市。

广州不是直辖市,而且它改革开放以后才开始兴旺起来的,从政治、文化,经济上它发展比较快,但是从整体实力和经济文化上都不足以成为南方的中心,况且它还不是直辖市。重庆是非沿海的内陆地区,实际上它代表中国的绝大部分,唯一的一个直辖市,是非沿海内陆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所以相比较,这个天津没有特色。

再讲这四个直辖市的主要官员。第一个倒台的是陈希同,陈希同是北京的,他本人和八九“六四”天安门镇压有直接的关系,有很多人说他是谎报军情,当然大部分人不认为这样。当时江泽民是以反腐的名义要立威,消灭前任的影响,就是邓小平、李鹏的影响,把他给收拾了。那是非常有象征意义的,是第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因为江泽民当时的政策是全面腐败和选择性的反腐败。结果陈希同就变成了他选择性反腐败来打击政治对手或者不听话的人的一个代表作,那是很具有象征意义的。

第二个倒台的是上海的陈良宇,陈良宇算是江泽民老巢的管家,“上海帮”的头嘛。这是整个在胡锦涛执政期间、江泽民垂帘听政,胡锦涛对江泽民的唯一的一次反击,当然执政的最后王立军事件出来以后,那个不算,那实际上是天赐良机。当然不能说没有组织的因素啦,也许那是逼出来的,但至少是在这之前的唯一的一次有效的反击,把陈良宇弄下来。陈良宇严格的说,从腐败角度上来说,其实还不是主要的,主要的在政治上,和当时的胡锦涛政权不合,他是代表江派势力的。

前面两个都是属于政治斗争,对方的干将,黄兴国轮不上说干将,级别太低。薄熙来是重庆的,这几年我们讲他讲很多了,他实际上是代表江派势力窥觊下一代领导人职位的一个代表。把薄熙来拉下来是彻底清除江派势力的开始,标志性事件。而且薄熙来本人是准备要当领导人的,因此这个也具有非常重大的象征性意义。

相比较而言,黄兴国虽然有江派的色彩,但是他远远算不上江派势力的代表,因为他其实已经低了一代了、半代了。他只是说他算是直辖市的一个主要负责人,到十九大布局的时候,就有可能,直辖市的负责人一般都要进政治局委员,有可能成为现存的下一代江派势力进入权力中心的人物,有这个可能性。但到目前为止,这只是一个可能性。这就是天津,其实是以没有特点作为特点的。

主持人:刚才我们前面分析了,黄兴国落马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他站错队了,既然他站错队了,处理他是早晚的事情。其实去年天津大爆炸的时候就是一个处理他非常好的时机,当时顺理成章就可以拿下来了。那为什么当时不处理,而且一直要拖到现在才处理呢?

横河:当时天津大爆炸的时候,差不多也是北戴河会议期间。从全局来看的话,当时打击的对象是集中在更高级别。黄兴国他虽然是天津市的市长又代理书记,但是他却是新当上的中央委员,他是刚刚十八大的时候从后补委员扶正,才两年多,所以从实力来说,他远远没有形成自己的势力,就是说他其实是别人的跟班。大概那个时候还顾不到他,而且还不值得去动他。

而且当时大爆炸的情况是非常不清楚的,中共本身也很少有在重大事故以后,马上就去处理这个事件发生的当地的一把手的事情,那种事是民主国家的事情。其实你仔细看一看,没有这种事情的。那么多重大事件爆发,没有说一把手自己就辞职了,或者当时就处理的,没有的。

我们当时还谈到一个问题,当时有好几个版本的阴谋论,其中之一我觉得很有意思,就是香港的《动向》杂志在去年的7月号,实际上是北戴河会议之前,它就有一篇文章说,不太可能有像以往那样的北戴河会议了,它说一部分高规格保密性极强的会议可能会在天津的滨海新区召开。

这一篇文章是在天津爆炸之前说的,而爆炸正好到了那个地方。因为是爆炸之前说的,你就不能说人家事后诸葛亮,或者是事后猜测的,人家真的是听到了什么。

当时你记得我们做了两个节目,两个节目综合起来对这个阴谋论,当时我们有这么一个说法,就是不管外界怎么看这个阴谋论,中共最高当局对这个可能性他是绝对不敢去轻易否定的,就是他们会把它看得很重,他是不会把它掉以轻心的。就是你外界再否定,没有关系,对他们的决策没有影响。

当时滨海新区究竟有没有安排重要会议,北戴河当时会议可能会引起哪些人不满,甚至铤而走险,爆炸的时间和地点有没有针对性,外面人怎么说都没有用,习近平、王岐山比谁都清楚。如果说他们认为有阴谋的话,可能会让他们去深入调查,而且逼得他们去下决心。现在一年多过去了,有谁知道当局说没有在这方面调查的?没有人会知道。

天津市它作为直辖市,它的作用可能没有办法跟其它直辖市比,但是它是作为北京的门户的话,它肯定比上海和重庆重要得多。所以说我认为拖到现在可能是原来顾不过来,或者原来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让他们痛下决心,现在也许就有了,而且实际上也必须做了,更高层的都清完了,现在就该清到这一层了,这是一种可能性。还一种可能性就是当年大爆炸,或者是其它的事件,当局有了必须动他不可的足够的理由了。

主持人:黄兴国落马2天之后,北京就宣布了他的替补人员,就是李鸿忠。这个名单一宣布,大家大吃一惊,因为李鸿忠从名声、派系等各方面来看,好像跟黄兴国也没有特别的不同。您怎么看待这个人事的安排呢?

横河:这个李鸿忠他最为诟病的就是抢记者录音笔这件事情。但是事实上中共官员都是这样子,就是说如果你从民间的口碑、清廉和民间拥护的程度来看的话,中共的党政官员担任一把手的,大概没有一个是能够在选民投票当中当选的。

中共选拔官员它从来不是看民意,而是看官意。官员只会去看上面的脸色,不会去看民间的脸色,这是一贯的。所以官员不会去考虑民间、也不会去考虑媒体,因为对于中共官员来看的话,媒体就应该就是喉舌,当官的就是大脑,喉舌你怎么能质疑大脑呢?

它这个态度其实很正常的。李鸿忠只是把这个话说出来了。其他的中共官员,我觉得不管他是哪个派系的,大概很难找到跟他不同观点,或者表现不同的人的,只是说有没有当面说出来而已。

从整体来看的话,李鸿忠和黄兴国会有什么区别?从表面上,我们讲江派的核心成员是血债帮,在它的外面就是发财帮,所谓发财帮也包括血债帮,其实更广泛的说就是一个腐败的利益集团。

有很多人其实他不是血债帮的核心成员,我们知道真正血债帮的核心成员是当年发动镇压的中央级的那些成员,比如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刘京,然后李东生才能算上去,就是这一批人才算是真正的核心成员。当然不表示不是核心成员他就没有血债了,但是如果他们不是核心成员,在老的主子失势的情况下,他们是可以很轻松的转去投靠新的主子的,因为反正就是利益嘛。

中共作为一个政治集团来说的话,它本来就没有什么原则,就是利益。那它的官员就更没有原则了。你要说信仰,中共官员哪一个信仰共产主义?连共产主义的书可能一本都没看过!所以他们的区别可能是新主子要他还是不要他。大概这就是李鸿忠和黄兴国的区别了。

当然我们不知道在具体执行当中,黄兴国有没有做这样的事情,但我相信很可能是做了。外界可能不知道具体哪一件事情,但是很可能是“政治不正确”导致他被清洗。

中共官员当中肯定找不到有民意支持的人,所以他挑选,就从上面来看的话,他挑选可能也只能挑那些做事情不是那么过分,就不要给中央或者是给共产党添乱子的。不添乱子就可以了。那黄兴国也许就属于那种添乱的,比如说他有些腐败做的太明显了,把从老家带来的那些东西到了天津胡搞一通。因为天津近嘛,看见的人也多,能去打报告、去挖他墙角的人也多,那么可能就这种情况。

当然了,在中共体制里面本来也就不在乎,所以你不能看说是李鸿忠来接替黄兴国就表明李鸿忠会比黄兴国好到哪里去,或者是从民间来说的话,他会好到哪里去。其实不是这么个概念,应该说中共的官员都这样。

也许有一个就是说相比较而言的话,可能李鸿忠转得更彻底,就是在实际上,不是在表面上。表面上,他们两人其实黄兴国还比他更早提出来核心的事情,可能实际行动上李鸿忠在内部做的比他更彻底,就是抛弃江转向投靠现在的领导层,可能做的更彻底。

主持人:那从黄兴国他的发家历史来看,他从1998年才开始竖江泽民的大画像,就是他那个时候才开始试图去巴结、示好江泽民,试图挤进去那个派系。那我们就知道他其实并不是派系的主要成员,就您刚才分析的,他不是属于周永康和薄熙来那个级别的。同样来说,他不应该是直接对习造成威胁的人。像您刚才讲的,他应该也已经在表面上起码已经都开始表态了要转过来。我觉得这样的官员,现在在中国的官场上应该还是非常多的。您觉得对这种人来说,黄兴国的这个落马会给他们什么样的教训?

横河:这个其实有一条线一般人不会注意到,也想不到这里会有什么关系。天津是一个和迫害法轮功关系最密切的一个城市,最有关的一个城市。当年导致后来镇压的一个启动因素就是4月25日的大上访,上访引发的因素是在天津,就是当时的何祚庥在天津的一个什么教育杂志上发表了一个攻击法轮功的东西导致抗议,天津警察抓了人。当时就是这些天津的警察官员就说你们到北京去。

后来有一个天津市公安局的“610”警察郝凤军跑到澳大利亚去,揭露了中共很多迫害法轮功的内幕和资料。郝凤军就来自天津。所以当时有很多跟天津相关的迫害案例、迫害资料都曝光出来了。现在还有一些事情,“709”被抓的几乎全部律师都关在天津,而这些律师当中有相当多数都为法轮功学员做过无罪辩护。

还有一个案子就是刚刚在天津审理的周向阳案。周向阳是一个法轮功学员,他和他的妻子都分别被关押、被判刑很久。他妻子曾经为了营救他征签,当时是最早、最大规模的在民众当中征签要求释放法轮功学员的。前几天在天津审理的时候,有4位律师发布了辩护词,题目是“为捍卫法律正义和真善忍而辩”。

从最高法院提出“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以后,全国有20多万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天津就有几千人。天津当局,当然还有一些其它地区,我们现在讲天津,对这些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搔挠、绑架、抄家,甚至有判刑的。

这是一个人类社会的大是大非的问题,你如果说是在派系斗争当中做了一些事情的话,那是一回事;但是人类社会的大是大非问题你做了坏事的话,那个是要被惩罚的,你都不知道是被谁惩罚。自己做了,你都不知道是被谁惩罚的,因为很多情况下是神借着人的手来惩罚的。

从表面上看,我们看高层斗争扑朔迷离,你也不知道谁是怎么样。但是其实从王立军事件开始,我们一直讲的非常明确的有一条主线,就是现在被清洗的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及这个集团的核心成员。到现在为止,没有逃出这个范围。大家都腐败,该打谁,那个不会是无缘无故的。为什么会选这个打、不选那个打?从表面上看这两个人几乎差不多,但是可能在本质上,就是说神要先惩罚这个人。

作为执行做这件事情的人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他只觉得现在惩罚这个人非常有理由,但在别人看来就好像不见得就这么有理由,其原因就在于此。这就是说做了坏事,中国古话说的,自作孽不可活,我觉得最终就是这么一个因素。

主持人:我们前面讲的4.25的什么事情是发生在1999年,按理说它也不由黄兴国来负责,因为那是以前的事情。那按刚才您的分析,是不是您觉得说“709”案件的这几个律师,还有最近的周向阳的案件,还有最近对法轮功学员的那些搔挠、绑架,那些事情才是真正导致他这次落马,因为这个被惩罚了,您是这样理解吗?

横河:对,应该是这样子的,但是换句话说,天津市为什么会从一开始的时候就跟迫害法轮功直接就连在一起了?我觉得一个城市其实它是有生命的,所以有一些文学作品可以把城市拟人化嘛,什么城市的脉搏呀、城市醒来了呀,其实是真的。

你看迫害严重的地区,最高的官员一个接一个的倒台,但是接任的官员接着干的话,他也接着要倒台;再接一个任还接着干,还接着倒台。所以你看迫害法轮功严重的地区,换了多少领导了,现在还是它那个地方迫害最严重,就是前扑后继,就跟那个欧洲旅鼠集体自杀一样的。这个就是说你违背了天理,在这个地方就有这么邪恶,但是如果说你跟着它一起邪恶了,也得受惩罚。

迫害法轮功它没有法律依据,律师辩护和法轮功学员自辩都是有理有据的,法官就是不守法;起诉江泽民,从中国任何一个法律来说都是合理合法的,这些地方官员就是要去违法、去干扰,到时候你不能说你被惩罚了你不知道为什么。你说他也贪污,为什么就惩罚我?

识时务者为俊杰,什么是“时务”?你怎么做才是真正对自己的好?你说你要一心往上爬,就听这个都不是法律的所谓政策和红头文件,你还能混到比周永康更高的位置吗?连周永康都保不住自己。所以说一定要在大是大非面前站在正确的一方,这才是真正对自己好。

责任编辑:萧明

评论
2016-09-22 10: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