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评论
对于中南海最高层,如果能将两次大瘟疫、地震等灾祸视为上天对自己的警示,并进而修正自己的错误,解体祸国殃民的中共,则不仅完成了自我的救赎,而且利国利民。反之则踏上...
一位武汉医护人员对家人说,“千万不要相信政府,要靠自己。”与中共这个最疯狂的病毒一刀两断,来个光明磊落,乃上上策。
尽管12月8日,武汉就已经发现冠状病毒感染者。但是中共各级官员都不负责任,以致于疫情不断扩大,现在终于酿成滔天大祸。
武汉肺炎出现以来,中共一直宣称“可防可控”。但是短短几天之内从漫不经心的不作为到突然对武汉市进行封锁并迅速扩展到湖北省十几个城市。一时间民情激愤,谴责之声不绝于耳。笔者在为清醒的民众感到高兴的同时也略有遗憾,因为有的谴责中依稀还有一点“恨铁不成钢”的影子,似乎中共本来可以做得好一些,或者希望中共未来可能做得好一些。对此,笔者想说的是,中共这个邪恶至极的东西有...
中共授意网军即五毛、粉红之类,鼓噪“当下最好,你不好是你自己的问题”,其实是中共黔驴技穷无奈的新欺骗。
孩子们更喜欢哪一种建议呢?进步派的快乐原则还是保守派的现实原则? 毫无疑问,他们更想听听欧比-万•克诺比(Obi-Wan Kenobi)在《星球大战》的战斗中驾驶着他的飞船时对他的门徒所说的话:“卢克,相信你自己的感觉”,而不是旧约圣经箴言中的那句警言:“对上帝的敬畏是智慧的开始。”
中国的城市化过程是一个充满暴力的过程。其中最野蛮的便是暴力拆迁。所谓威权主义,就是可以随意拆除居民的房屋;所谓“效率优先,兼顾公平”,就是把整个城市变成废墟。当少数中国学者站在西方大学的讲坛上推销中国模式的时候,他们可能不知道有多少中国普通居民,因为所谓的中国模式而失去自己的家园;当一些西方政客喋喋不休赞扬中国改革开放成就的时候,他们不知道有多少中国居民忍辱...
一座逾千万人的大都市,“新萨斯”发源地——武汉,封城了。中共最新的封城举措,不但震惊了世界,更将千万名武汉居民推入致命的恐慌中。电影生化危机正在现实中上演,中共封城之举,透射出惊悚杀机。
最近,“武汉肺炎”爆发,武汉市已经封城,进入“战时状态”。继武汉之后,湖北18个县市相继封城。除西藏外,大陆30个省区市,包括香港、澳门在内,全部“沦陷”。武汉肺炎还在向国外扩散。
武汉爆发肺炎事件本是件不幸的事情。1月23日凌晨,武汉市宣布,从当天10时起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此外全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武汉封城,尤其武汉还是超大型省会城市、华中地区最大的交通枢纽,这是中共建政以来的头一遭,由此可见疫情的严重。
张毅是武汉低保户,81岁老母卧病在床,家里的菜也不多了,只有一个口罩。他说:“这个国家完全乱套了,官员们只对上负责,不对下负责,我们都是韭菜。”
近日,笔者同事到泰国旅游,遇到中国大陆游客,同事关心地问起武汉肺炎疫情,没想到这位大陆同胞十分潇洒地说:“没事,政府都控制住了。”认为外界媒体报导的都是谣言。结果不到二个星期疫情再也无法隐瞒,1月20日,习近平突然就武汉疫情公开谈话,要遏制疫情蔓延,尽快查明病毒感染和传播原因…所谓的“谣言”原来是真相。
43斤的贵州女大学生吴花燕,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2020年的1月13日走了,在既无花香也无燕喃的青春岁月走了。她的死,令人同情乃至痛惜,也教人深长思之。
武汉爆发“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疫情消息逐渐与香港抗争的报导一样,成为世界新闻,而1月23日,武汉政府又突然宣布封城,更是举世震惊。
武汉封城后,财新记者采访了香港病毒学研究领域专家、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轶,问他对封城怎么看。
当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聚集在爱荷华州进行第七场辩论时,伊朗问题和美国外交政策可能会成为中心话题。但是对于许多美国人来说,医疗保险问题仍然是最重要的、最有争论的话题。毫无疑问,今晚所有六位候选人都将会使用诸如“医保全面覆盖”(Universal coverage)、公共选项医保(Public option)、“全民医保”(Medicare for All)和单一支...
这几天,中国“武汉肺炎”迅速传播,中共官方一开始说不严重,但随着不断确诊的案例爆出,亚洲各国,甚至是太平洋彼岸的美国相继传出病例,众人才惊觉问题的严重性。武汉封城,中国新年不太平。 不过这几天网络上却冒出一则“美国遭遇40年来最致命流感”的消息,有板有眼,而且迅速上了微博的热搜。该“新闻”指出已有1300万人被感染,并已导致6600人死亡。乍看...
岁末迎新,这几天南加华人最热衷讨论的莫过于台湾“芭乐”登入美国。经过多年努力,台湾成为美国继墨西哥之后第二个开放让新鲜芭乐进口的国家,台湾侨胞们终于可以吃到家乡的芭乐。 其实我并不特别喜欢芭乐,嫌它的籽太多,而且早在台湾芭乐进口前,南加州就可以吃到芭乐,同事家的后院就种了一颗,每年都结实累累,分送亲友,每人好大一袋。 不过看到台湾芭乐在好市多(C...
中共当局面对着无法控制的疫情,不仅继续瞒报,向公众隐瞒,而且选择封城的目的虽然看起来是防止病毒扩散,但其残酷的一面,却是要封在城里的人们靠着自身力量与病毒抗衡,自生自灭。
中共环球时报胡锡进称:“武汉新型肺炎,中国有能力把它控制住。”但23日武汉“封城”,全面进入战时状态,等于变相承认疫情已经全面失控。更具讽刺的是,武汉病毒性肺炎国家医疗专家组专家王广发接受人民日报采访称,该病毒致病性比较弱,病情可控。这位曾经抗击SARS的大将在视察武汉10天后,就被他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致病性比较弱的病毒所击倒,但不知他的病情目前是否可控?
难道中共还没发现,无论是让疫情失控,还是让国民的愤怒失控,都是其自身“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漠视生命、践踏民心的中共,最终都只能让自己踏上绝
这次疫情最早于2019年12月31日由武汉卫生部门通报,但未指出是何种病情,因此错过了控制疫情的初发期。
据报导,李克强1月22日视察青海来到西宁一处社区时表示:决定大规模推进老旧小区改造。这意味楼市今年来到棚改收官之年,当局试图用老旧小区改造来接力盘活经济。
中共在深夜发布此重大消息,明显是要阻止市民离开,被网民斥为“无耻、混蛋”。黄历新年马上来临,此极端政策引发民间恐慌。这说明了什么?
惊闻武汉封城,严重程度甚至超过当年SARS时期的北京。当年SARS发生的时候笔者就在北京工作,2003年四、五月间,举国人心惶惶,北京人去哪都不受欢迎,外地人也不敢来北京,虽然如此,北京内地铁和公交还是照常运行的–虽然乘客寥寥,且还都戴着口罩。然而我们看看武汉于1月22日发布的一号通告:“自2020年1月23日10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
我们生活在一个神奇的时代,这并非是陈词滥调,这绝对是事实。众所周知,美国股市的表现仍然惊人。但是随着市场继续展现其奇妙的、破纪录的价值增长,一些简单但不可避免的事实可能会值得大家去关注。
武汉肺炎爆发后,1月22日,中共武汉市委市政府给市民发出了一封公开信。信中说:自我市发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以来,一场关系到每一位市民生命健康的疫情防控战已经打响。目前,全市防控工作正按照统一部署有序展开。但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防控疫情,人人有责,每个人都可以为防控出力。
近期爆发的“武汉肺炎”来势汹汹,传播迅速,祸患无穷。 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疾病模型专家表示,武汉可能有多达4,000人感染,最坏情况下可能有近万人感染。
而这样的中共官员在疫情防控上只会增加民间的不满情绪,只会对本已民心尽失的习政权造成新的打击。加之无法履行的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难以压制的香港民众,持续高涨的国际反共大势,中南海高层的日子是越来越难过了。
贪官们逃跑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他们逃跑前封锁消息,延误他人躲灾避难的宝贵时机,甚至断绝他人的生路。民众再次看清了,平日里中共领导们鱼肉百姓、骄奢淫逸,大难当头,贪生怕死、卑鄙龌龊。惟今之计,只有抛弃中共,才是中国人实现自我救赎的良方。
共有约 30868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