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华埠下东城社区力挺华裔法官凌德丽连任

担心法官独立性受到影响 数据显示凌请假少、工作量正常

市政厅台阶集会现场。 (钟鸣/大纪元)

人气: 4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钟鸣纽约报导)周二(9月6日),市议员门德兹(Rosie Mendez)与陈倩雯带领下东城和华埠社区,在市政厅前集会,呼吁曼哈顿民主党部主席怀特(Keith Wright)介入,支持凌德丽连任法官

日前,《纽约邮报》在一篇报道中称,华裔法官凌德丽(Doris Ling-Cohan)被曼哈顿民主党党部“独立司法甄选小组(Independent Judicial Screening Panel,简称IJSP)”刷下。党部不支持她连任的消息,引起华埠和下东城社区的哗然。

在参加集会的近百人中,有多位来自纽约各个华人社区的民意代表、社区人士和社区机构,包括法拉盛市议员顾雅明、布碌崙州众议员寇顿(William Colton)、皇后区众议员大卫·魏普林(David Weprin)、华埠州众议员坎瑟(Alice Cancel)、中华公所主席萧贵源、亚美联盟、亚平会等。集会者对凌德丽连任表示支持,高呼“为法官争取正义”(Justice for the Justice)。

凌德丽担任律师35年,当法官也有20年。她于1995年当选民事法庭法官,2002年当选纽约州高级法院法官,2014年被任命为纽约州高级法庭上诉厅(Appellate Term)法官。她是第一位进入纽约州高级法院和上诉庭的亚裔法官。

集会者表示,曼哈顿民主党部不支持凌德丽连任或带来两重担忧:一是亚裔将缺席纽约州上诉庭和高级法庭上诉厅。二是法官的独立性会受到影响。因为在过去二十年当中,曼哈顿民主党部从未做过这样的决定(“不支持在任法官连任”),凌德丽的同事、退休法官古德曼(Emily Jane Goodman)表示,这一决定对法官影响很大,“大家会担心,在断案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工作量正常 “懒”字言重

集会者对《纽约邮报》在报道中称凌德丽“懒”的说法嗤之以鼻,并拿出法庭行政管理办公室(Office of Court Administration,OCA)的数据说,凌德丽是很勤劳的。在过去6年中,她只休了30天假,平均每年5天。 6年内请了16天病假,平均每年两天半。退休法官古德曼担任了30年法官,与凌德丽共事20年。她表示,法官正常的工作量是每年处理500至800个案件。根据法庭行政管理办公室提供的数据,凌德丽从2014年3月起到现在,共处理了1300个案子(平均每年520个),在正常值之内。在谈到对凌德丽的印象时,古德曼表示,她判案时非常独立,不受任何人的影响。

甄选小组成员或有违规操作

门德兹和陈倩雯表示,已经致信怀特并有沟通,正在等待进一步的答复。

在致信怀特时,市议员陈倩雯和门德兹质疑,“独立司法甄选小组(Independent Judicial Screening Panel,简称IJSP)”或存在违规操作:一是根据美国律师协会(ABA)指南​​,小组应该向法庭行政管理办公室调阅凌德丽的审案记录,但是小组没有这样做。陈倩雯表示,小组只是和凌德丽谈了一次,然后就没有下文了,直到《纽约邮报》的报道出现,才知道事情到了这一步。二是“独立司法甄选小组”的成员可能不当透露信息给媒体,在投票结果没有告知当事人的情况下,有成员可能就把信息透露给了《纽约邮报》。而且,还把曼哈顿郡司法委员会共同主席阿努克(Curtis Arluck)和丹克伯格(Louise Dankberg)给民主党官员的信,透露给了媒体,因此,把甄选法官的事情变成了一个公众事件。

门德兹向曼哈顿民主党党部主席怀特提出,她要依据《纽约郡民主党党章》(Rules and Regulations of the Democratic Party of the County of New York)第三条第七款,就上诉两点提出投诉。

陈倩雯和门德兹要求怀特干预此事,如果“独立司法甄选小组”并没有做最后的决定,希望在最后决定中遵守ABA指南,或者重新成立“独立司法甄选小组”。此外,门德兹还和怀特探讨,自己可能有权直接提名凌德丽。根据《纽约郡民主党党章》,候选人如果没有过“独立司法甄选小组”这一关,党部主席或执行委员会是不可以越过小组直接提名的,但是门德兹认为,章程并没有说党部主席或招待委员会以外的人(比如门德兹本人)不可以这样做。门德兹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直接提名她(凌德丽)。”

本报记者致邮件给怀特办公室,截致发稿时,还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责任编辑:艾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