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合同有诈 强制租赁先 玩弄法律 耍流氓在后

信用卡POS机后面的圈套 小企业要警惕专业诈骗

提醒在美的华人小企业主,签署信用卡机文件要小心,警惕骗子设好圈套蒙人。(Fotolia)

提醒在美的华人小企业主,签署信用卡机文件要小心,警惕骗子设好圈套蒙人。(Fotolia)

人气: 8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1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刘菲、李珊综合报导)最近在加州爆出一家利用信用卡POS诈骗的骗子公司,据说这家公司利用合同欺诈小企业主,先强制租赁刷卡POS机,再玩弄法律耍流氓,大多数受害者都在家加州和德州。实际上这家公司在纽约注册、目前已被禁止在纽约运营业务,几年前还因诈骗“前科”在纽约遭大额罚款。本期盘点利用POS机的行骗伎俩,希望小企业主提高警惕,不要上当。

小林泰绘子(Taeko Kobayashi)是洛杉矶尔文戴尔市 (Irwindale)某公司的合伙人。该公司制造和设计汽车的高性能制动系统和部件,是一家B2B模式的小企业。

2016年夏天,她开始接到一个名叫智能卡商户服务 (Smart Card Merchant Service)公司的电话,称可以提供比市场价格更低廉的信用卡处理费用。

“我接到智能卡商户服务的电话说,我们可以节省大约40%到50%的信用卡处理费,并且一定要和我预约、让我和他们的地方销售代表见面。他们说,这只是对当前 (我所付的)价格和他们的价格做简单比较,没有义务签约。”

小企业主如果接到电话,说可以提供比市场价格更低廉的信用卡处理费、帮助省钱时,一定要多留意是否系诈骗。(Fotolia)
小企业主如果接到电话,说可以提供比市场价格更低廉的信用卡处理费、帮助省钱时,一定要多留意是否系诈骗。(Fotolia)

签署文件要小心 骗子设好圈套蒙人

这位销售代表是韩医李迈克(Michael Lee),见面感觉是很有亲和力的男士。他向小林保证,如果对服务不满意的话随时都可以中断取消,无需缴纳罚款。但是他提出,为了得到上述优惠价格,他需要获得总公司的核准,需要小林签署一些文件。

小林回忆说:“当我犹豫是否要提供所有信息时,他再次向我保证:‘这些(文件)只是为了报价和分析,不是合同或协议。不要担心。相信我,我有超过20多年的全职经验,我是为了帮助业主省钱,从来不会占任何顾客的便宜。我从不撒谎。’他还书面保证,服务费率永远不会上涨。”

就这样,小林签署了这份文件。不久,她收到一个棕色包裹,没多想她就签收了,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台信用卡刷卡机。这太奇怪了,小林说:“我立刻与李迈克联系,给他留言说:我在没有收到任何通知、分析或报价、没正式签约的情况下就收到这台机器。我告诉他我们是一家B2B企业,主要是网上交易,不需要刷卡机。他告诉我刷卡机是免费的,是为了满足支付卡行业标准 (PCI)要求的一部分。”

小林也没有多想,但是随后她越发觉得不对劲,在仔细查看当时李迈克让她签署的文件后,她发现那根本不是文件,而是一份为期4年的“不可取消”(Non Cancelable)的租赁协议。协议上写着,她必须每月为这台她并不需要的机器付约105美元租金,付足48个月,共约5,000美元的费用。

小林说:“我从来没有同意过这个协议,我也从来不知道签收了包裹就是接受了合同——直到我打电话给北方租赁(Northern Leasing)公司。”她给李迈克的公司智能卡商户服务和北方租赁打了许多电话,问题至今无法解决。北方租赁还威胁她说,如果不付齐这5,000美元的租赁费,他们将上报信用机构,在她的信用记录上留下不良记录。

“这是一个有计划的骗局,李迈克是一个骗子。”小林气愤地说,因为文件上有她的签名,而律师只认书面合约,他们等于走进了圈套,无法脱身。

当问到既然有这么多可疑之处,为什么当初还和李迈克签约时,小林无可奈何地说,李迈克进公司来,带着印有电话、电子邮件的名片。为了让她放心,李迈克还允许她录下谈话,以避免任何误解,因为他希望一切透明,并保证他的口头承诺都是真的。“他甚至在一张纸上给我签署了手写的承诺,所以我更信任他了。这就是他赢得人们信任的欺骗手法。李迈克是一个天生的诈骗高手(con artist)。”

尽管有这么多保证,小林已经找不到李迈克的踪影。他不再接电话短信也不再回电子邮件,宛如从地球上消失。

一旦用户将机器退回,并拒绝履行合同,骗子公司会伙同律师,用威胁告上法庭,向信用机构举报“不良”记录为要挟,逼用户忍气吞声。(Fotolia)
一旦用户将机器退回,并拒绝履行合同,骗子公司会伙同律师,用威胁告上法庭,向信用机构举报“不良”记录为要挟,逼用户忍气吞声。(Fotolia)

中招者人数众多 多为小企业主

除了小林,记者还采访了南加的另外三名小企业业主,他们都有类似的经历。史蒂夫‧林德曼(Steve Lindemann)是位于洛杉矶圣迪马斯市(San Dimas)的一家相框装裱公司(Linco Custom Pictures Framing, Inc.) 的老板。

他说,在2013年2月,李迈克说服他签署了为期3年、每月91美元租金的“不可取消”合同,却用手掩盖合同上“不可取消”的字样,得到的是一台过时的、没有晶片卡的读卡器,实际价值大概只有200美元的刷卡机。他将该机器退回,并拒绝履行合同,被北方租赁发来律师信,威胁将他告上纽约法庭,还要向信用机构举报他的“不良”记录。

林德曼说:“我的信用记录原来在900分,现在被损害了多少,我没查。我68岁了,1976年创立公司,现在已经买下了公司的建筑,没有贷款,我不在乎我的信用记录。”但是为了原则、为了防止别人再上当,他宁愿到纽约上法庭。

而在洛杉矶艾尔蒙地市(El Monte)家俱公司的CEO陈瑞克(Rick Chan)也是李迈克的客户。他说自己签署了为期4年、共计4,800美元的合同,换来的是一台仅值二、三百美元的机器。但是他自认倒楣,“两件事让我觉得很愚蠢,部分是我的错,我签合同的时候没有仔细检查。如果我能再见到他(李迈克),我真想打他一拳。”

他说李迈克许诺可以给他降低信用卡处理费,比通常3%的费率要低,“对许多小商家来说,他的话听起来不错。可惜他们懂得如何规避法律。这些专业骗子知道如何骗人,我们却束手无策。”

在洛杉矶瓦伦西亚市(Valencia)开设申氏家庭武馆(Shin’s Family Martial Arts Center)教授跆拳道的申南希(Nancy Shin)说,她的武馆有刷卡机,但是李迈克说要得到优惠的信用卡处理费就得租用新的刷卡机。于是她的儿子签了合同,每个月租金175美元,为期3年。

“我从来没看到合同的副本”,她说自己虽然很气但还是付满了3年,“教训就是,千万别让儿子签合同,千万别签缺页的文件。”

与此同时,记者在试图联系李迈克和智能卡商户服务公司的过程中,收到一家名为Eschelon Merchant Services的公司的回复。该公司在12月23日的电子邮件中证实,李迈克是Eschelon的独立承包商,但是如果客户投诉衍生出问题,这种关系可能终止。(注:Smart Card Merchant Service属于位于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Eschelon Financial Group, LLC注册的公司。该公司与北方租赁(Northern Leasing)有业务关系。)

开篇的小林说,她现在发誓将来如果不清楚合同的每一个字,她再也不签署任何东西。她希望别人也汲取她的教训。听完这些受害人的亲身经历,除了我们在签署经济合约时,保持警惕、看清楚合同细节外;大家也不要放弃用正确的渠道、捍卫自己的权益。有道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这类利用刷卡机行骗的骗子主要伎俩是:常用诈骗伎俩:第一,用免费或省钱为行欺诈之名。第二,租赁合同中隐藏着多处猫腻。第三,堂而皇之利用法律“耍流氓”。(Fotolia)
利用刷卡机行骗的常用诈骗伎俩有:第一,用免费或省钱为行欺诈之名。第二,租赁合同中隐藏着多处猫腻。第三,堂而皇之利用法律“耍流氓”。(Fotolia)

北方租赁在纽约有诈骗“前科”

比如这家北方租赁公司注册地点在纽约,在2016年4月就被纽约总检察长施奈德曼(Eric T. Schneiderman)提出起诉,针对北方租赁、与其合作的律师事务所Joseph I. Sussman, P.C.及若干个人提出起诉,控告其使用欺骗性手段在全美范围诈骗小企业。

“让小企业陷入无休止的租赁协议,租用标价过高的信用卡设备,并通过诉讼、滥用司法程序来收取租金。”在4月13日,纽约总检察长施奈德曼发出的一份声明中说:“这些小企业主,很多是移民、老人或退伍军人,他们是经济的基石,应该得到诚实和公正的待遇。”

其实更早在2013年,总检察长施奈德曼已与北方租赁达成了一项数百万美元的和解协议,当时北方租赁就用类似的欺骗性做法,从近11万名历史客户的银行账户中取走360多万美元的未授权费用,而这些客户没有收到任何通知,还有的甚至是11年前的到期客户。

接下来盘点这家北方租赁公司的常用诈骗伎俩:

第一,用免费或省钱为行欺诈之名。

总检察长办公室对北方租赁公司的诉讼,不仅是基于它有欺诈消费者的行为,还因为它长期利用纽约的法院制度来达到骚扰、欺诈和欺骗性的收债行为。“我们不允许利用谎言和伪造来骗取小企业主的赎金。”根据声明。

很多受骗的小企业主都不知道自己被北方租赁告上法庭,直到他们查看自己的信用报告,发现因不及时还款、信用评级下降才知晓自己已被告,并且败诉、有了信用污点。

“诉讼的最终目的是禁止这家声名狼藉的公司以及关联企业或个人再次欺诈,同时解散北方租赁公司,并责令其通知三大国家信用报告机构,撤销错误的信用资讯,恢复消费者的信用。”

总检察长办公室发现,北方租赁虽是纽约的公司,但是它的欺骗手段伸向了全美各地,常见的伎俩是诱使小企业主签署租赁协议,通常是虚假表示租约是“免费的”或可以帮他们省钱,并信誓旦旦地表示消费者可以随时取消租赁。在数百个例子中,他们甚至收取非消费者本人签名的租赁合同,还有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添加恶意条款到租赁合同中。

第二,租赁合同中隐藏着多处猫腻。

细看北方租赁公司的租赁合同,可谓条款繁多、且完全偏袒它自己。比如该公司租给消费者的信用卡机价值只有几百美元(新机器的最高价格),而在北方租赁租赁的过程中,消费者要为此设备支付数千美元。此外,租赁协议中以小小的字体印刷,要求任何诉讼都必须在纽约提起,无论消费者居住地在哪个州,并要求如果诉讼失败,消费者支付北方租赁的律师费(而不是反过来的正常条款)。

那么一旦消费者陷入北方租赁公司的欺诈合同中,北方租赁将拒绝任何情况下取消租赁行为——即使刷卡机从未使用过或者消费者签名是伪造的。此外,合同中的小小字体印刷的条款,大多数消费者从来没有机会看到——从租赁期开始后的数月或数年间,北方租赁可以不断地从消费者的银行账户扣除租赁付款。

在租赁协议中,还要求个人担保。这些担保使个人业主(或任何可能签署租赁的个人)根据租赁协议不得不承担个人责任。

第三,堂而皇之利用法律“耍流氓”。

当消费者停止对其租赁付款时,北方租赁公司通过自己的员工和约瑟夫‧苏斯曼(Joseph I. Sussman)律师事务所,采用骚扰电话和信件轰炸消费者,并威胁要在纽约起诉消费者。随后约瑟夫律师事务所在纽约民事法院开始行动,其实他们知道要对方到纽约来应诉和雇用律师来打这场官司也不现实,因为许多“被告”都生活在德克萨斯州和加利福尼亚州。

在2010年至2015年间,北方租赁及其关联公司在纽约市民事法院提交了超过3万次收款动议,而且自2010年以来,该公司还在纽约民事法院获得了超过1.9万项对单个消费者的缺席判决,很多是因为消费者不知道诉讼或不能出庭辩护还有的是因为他们根本不住在纽约地区。

纽约州已禁止该公司继续营运

根据资料显示,北方租赁是一家从事微型租赁服务的金融设备公司,从1991年成立以来共签署了50万件设备租赁合同。目前,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已下达临时禁止令,要求北方租赁停止“以低于市场正常价销售、分配或转让任何设备融资租赁。”

加州的相框装裱公司老板林德曼质疑,既然北方租赁已经被纽约总检察长起诉,为什么它还能继续在全美各地行骗。他和小林等若干受害人亦同时向加州总检察长递交了投诉信,得到的回复却是:他们的管辖范围局限在消费者就个人和居家消费对商家的投诉,至于商业投诉,还请他们自行聘请律师解决。

对此,洛杉矶律师刘龙珠说,要引起州检察官办公室的关注,需要很多人报案。另外,个人也可以提起集体诉讼。“但是如果受害人觉得这些钱不是很多,心里是生气,值不值得死磕?划不来。但是如果没有一个人去死磕,他就可以逍遥法外。”◇

责任编辑:丽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