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他45英镑卖掉藏画 这幅达·芬奇真迹今拍出4.5亿美元

【大纪元2017年11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小清编译报导)当弗朗西斯·库克(Francis Cook)爵士1958年将家藏的古画售出时,他认为这只是一幅“门生之作”而已——即便是意大利文艺复兴大师达·芬奇的门生,也未以为意。

在11月15日纽约佳士得的专场拍卖会上,库克当年以45英镑(今天约合999英镑、1,320美元)卖出的这幅画——《救世主》(Salvator Mundi),作为达·芬奇真迹拍出4.5亿美元的天价,成为史上最贵艺术品。

两天后,库克爵士的孙子——58岁的理查德·库克(Richard Cook)不得不向媒体回溯家族收藏史。他说,这幅画曾经挂在他家里。

“这幅画挂在餐厅的墙上,一定非常棒。”他向英国《每日邮报》(Daily Mail)记者打趣道。

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救世主》(Salvator Mundi)。(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救世主》(Salvator Mundi),胡桃木板上油画,45.4 cm × 65.6 cm,私人收藏。(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许多人或许会认为库克爵士当初的举动让孙辈错失了发财良机,但理查德·库克的回答既幽默又富於哲理:“我没错失什么啊,那画是达·芬奇的!”

他也很高兴这幅画创下拍卖纪录:“我认为这绝对是个好消息。古代大师们被低估了很长时间。我自己也是艺术史学者,在纽约佳士得工作过。”

这幅画中,耶稣基督一手作出赐福的手势,另一手则托著一只透明的球——代表着世界。

《救世主》的创作年代和家喻户晓的《蒙娜丽莎》(Mona Lisa)差不多,是这位多才多艺的“画圣”如今被公认的20幅真迹之一。

佳士得全球总裁兼首席拍卖师 彭肯南(Jussi Pylkkanen,左)2017年11月15日在拍卖《萨尔瓦多·蒙迪》。 (Eduardo Munoz Alvarez/Getty Images)
佳士得全球总裁兼首席拍卖师彭肯南(Jussi Pylkkanen,左)2017年11月15日在拍卖《萨尔瓦多·蒙迪》。 (Eduardo Munoz Alvarez/Getty Images)

纽约市各美术馆的藏品中均无达·芬奇画作,使得佳士得拍卖行的专场预展人潮涌动。

佳士得副总裁、古典艺术品资深专家温特穆(Alan Wintermute)告诉NBC 新闻:“对我们这些直接参与拍卖的人来说,心情之激动难以言表。用‘杰作’这个词很难传达列奥纳多这幅画之稀有、重要和超凡的美。”

他将这幅画比喻为达·芬奇的“圣杯”,意即大师留下的圣物。

创拍卖纪录

这幅估价1亿美元的精美画作,最终以4.0043亿美元(合120.45亿台币、29.577亿元人民币)落槌,加上拍卖手续费——即佳士得收取的佣金,总价450,312,500美元。它创下了迄今单件艺术品的拍卖纪录,成为史上成交价最高的艺术品。

胜出的买家是委托代理人竞价的,其身份尚不清楚。

之前,当代抽象表现主义画家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的一幅画在2015年以3.04亿美元私下成交。毕加索(Pablo Picasso)的一幅画则在同年5月的拍卖会上以1.794亿美元落槌。

2017年11月15日,佳士得工作人员在纽约举行的达·芬奇《救世主》专场拍卖会上代为竞标。(Timothy A. Clary/AFP/Getty Images)
2017年11月15日,纽约佳士得举行达·芬奇《救世主》专场夜拍,图为工作人员在代为竞价。(Timothy A. Clary/AFP/Getty Images)
2017年10月24日,佳士得的一位工作人员在伦敦预展上手扶达·芬奇画作《救世主》。(Carl Court/Getty Images)
2017年10月24日,佳士得的一位工作人员在伦敦预展上手扶达·芬奇画作《救世主》。(Carl Court/Getty Images)

有趣的收藏史

一些专家怀疑这件作品是否真是达·芬奇所绘,理由是据X光分析,后世人曾经多次重绘;加上史家认为达·芬奇画室收有多位学徒,他常和学生共同完成委托的作品,没人能确定,经清洗修复看到的版本就是大师本人的手笔。

史载达·芬奇1506年受法国国王路易十二之托着手画这幅画,至1513年方才完成。

法王后来将这幅画传给亨丽埃塔·玛丽亚(Princess Henrietta Maria)公主,后者于1625年嫁给了英王查理一世。

1763年,白金汉公爵的儿子拍卖了这幅画,在此之后,它就淡出了公众视野。

1900年,这幅画又现身了。藏家查尔斯·罗宾逊(Charles Robinson)爵士将其卖给了弗朗西斯·库克(Francis Cook)爵士。罗宾逊认为这是达·芬奇门生伯纳迪诺· 卢伊尼(Bernardino Luini)的作品,但据稍后的鉴定,这幅画被认为是另一位门生博塔费奥(Boltraffio)所作。

这幅画在库克家传了四代,直到名字也叫弗朗西斯的后辈1958年将其出手——他以45英镑的价格卖给了苏富比拍卖行。

2004年,罗伯特·西蒙(Robert Simon)集团以1万英镑(今约合14,500英镑、19,160美元)的价格购买了这幅画。他们清洗了画作,并聘请了一个由各国专家组成的小组进行研究鉴定。

在被尘封500多年、经多次重绘之后,这幅画终于恢复了原初面貌,专家们继而宣布,这幅作品是达·芬奇的真迹。

2011年,此画终于在伦敦的英国国家美术馆与公众见面。

2年之后,在苏富比的私人拍卖会上,瑞士艺术品经销商布维耶(Yves Bouvier)代表俄罗斯亿万富翁博洛夫莱夫(Dmitry Rybolovlev)出价,最终以5,300万英镑(合8,000万美元)购得《救世主》 。

不过博洛夫莱夫指控布维耶在代他竞拍时举牌价格不实,从买入的38件作品中诈取了10亿美元。

(VALERY HACHE/AFP/Getty Images)
2015年俄罗斯亿万富翁博洛夫莱夫(Dmitry Rybolovlev)观看足球赛资料照。(VALERY HACHE/AFP/Getty Images)

责任编辑:朱颖

coffee-break-divide-line-600x56-600x56-1-600x56-1

走进列奥纳多‧达‧芬奇的画室

 

达‧芬奇的这幅金属尖笔素描,被认为是《哺乳圣母》的草图。作于约1490年,18×16.8厘米,卢浮宫藏。
达‧芬奇的这幅金属尖笔素描,被认为是《哺乳圣母》的草图。作于约1490年,18×16.8厘米,卢浮宫藏。

【大纪元2015年04月04日讯】列奥纳多‧达‧芬奇(1452–1519),是意大利文艺复兴盛期的一位博学者。除了画坛巨匠,他也是雕刻家、建筑师、音乐家、数学家、工程师、发明家、解剖学家、地质学家、制图师、植物学家和作家,然而,您可知道,他也是一位善与学徒合作的老师?

2013年3月6日,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曾举办一场讲座,题目是“列奥纳多‧达‧芬奇:单数和复数”(Leonardo da Vinci: Singular and Plural),主讲人是该馆策展人卢克‧塞森(Luke Syson)。塞森通过展示图像证明,和同代画家一样,达‧芬奇也将画作委托给尽忠职守的学徒们,以类似于“流水线”的方式与他们合作。

“在达‧芬奇的一生中,他作为画家和哲学家的声誉登峰造极,但他画画也是出了名的慢,被归于他名下的画作很少,独立画完的就更少。”塞森说。

据记载,达‧芬奇在米兰圣母玛利亚感恩修道院创作餐厅壁画 《最后的晚餐》时,常常连续几个小时苦思冥想而不着一笔。这幅旷世巨作,最终将构图技巧、精准性与意像的、心理的力量融为一体。达芬奇花了三年才画完,他向懊恼的米兰大公解释说,天才虽然有时看起来工作的极少,但事实上做的很多。他认为,画家应“细想所见的一切事物,反复推敲”。

达‧芬奇为《最后的晚餐》所作的草图。
达‧芬奇为《最后的晚餐》所作的草图。(公有领域)

师徒传承与合作

虽然达‧芬奇主张画家和雕塑家应该像人文学者一样清静独居,但并不妨碍他成为一位好老师。达‧芬奇并不是把学徒当作工匠看待,仅仅培养他们的素描和临摹技能,而是注重透视法、解剖学、光学等知识教育。他曾说:“青年首先应当学习透视法,然后是事物的比例。接着,他应当师从一位好老师,熟悉优美的肢体……”

由于其赞助人支付酬金并不定期,和同代艺术家一样,达‧芬奇也通过传授技艺来扩大制作规模。塞森介绍说,“我们发现师徒间运用‘剪切粘贴’(cut and paste)的工作方法来传递画面设计,这要用到素描以及绘制一比一草图的技巧。大师在纸面上起草的构图和形体通过一个个针刺的小孔被复制下来。随后,达‧芬奇的两位或更多学生会分工绘制不同的局部,有时以背景和前景划分,在多个人物的画作中则按照人物分工。达‧芬奇会细细的晕涂阴影,完成最后的工序。”

塞森认为,达‧芬奇的画室承继了老师韦罗基奥(Andrea del Verrocchio,1435–1488)的师徒合作模式。在韦罗基奥的作品中,明显会有两种以上的风格并存,表明有多位画家在不同的阶段参与。比如,不同人物身上可以清楚的看到处理阴影和高光、头发及衣褶的不同方法。

安德烈亚‧德尔‧韦罗基奥(与达‧芬奇合作),《基督受洗》,木板油画,177×151厘米,约作于1472–1475年。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藏。
安德烈亚‧德尔‧韦罗基奥(与达‧芬奇合作),《基督受洗》,木板油画,177×151厘米,约作于1472–1475年。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藏。(公有领域)

这种合作模式使得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作品的归属及画家的个体风格都变得难于确定。只有将大师的草图摆在一起观看,并一一分辨学徒们的特质,艺术史学者才能猜度作品的真正作者。

《哺乳圣母》的作者归属

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收藏的《哺乳圣母》(Madonna Litta)被归为达‧芬奇作品。画中谦卑的圣母面部影调柔和,身穿猩红色上衣,蓝色的斗篷与拱形窗外蔚蓝的远景相呼应,加之雕塑般的形体,展现出世俗与神圣的平衡。

不少学者认为,达‧芬奇的学生博塔费奥(Giovanni Antonio Boltraffio)是本画的作者之一,因为画面的背景不像达‧芬奇的风格,形体轮廓也比大师本人的画作更清晰——这往往表明有学徒参与。博塔费奥绘制的圣婴和圣母素描草图都很说明问题——圣母露出更多右臂,表明不是临摹,而是起草构思。另有学者认为此画与另一位学生马尔科‧德奥焦诺(Marco d’Oggiono)的作品构图更接近。

博塔费奥的金属尖笔素描习作。约作于1490-1491年。
博塔费奥的金属尖笔素描习作。约作于1490-1491年。(公有领域)

不过,达‧芬奇本人必定是作者之一,卢浮宫收藏的一幅头像素描稿就与圣母的形象基本一致,而从圣婴的发卷、精微的影调过渡,以及作品含蓄的圣洁感中,也能见出大师的手笔。此外,学界据文献记载猜测,达芬奇1500年时将此画带到了威尼斯,使其成为许多画家仿照的蓝本。

达‧芬奇的这幅金属尖笔素描,被认为是《哺乳圣母》的草图。作于约1490年,18×16.8厘米,卢浮宫藏。
达‧芬奇的这幅金属尖笔素描,被认为是《哺乳圣母》的草图。作于约1490年,18×16.8厘米,卢浮宫藏。(公有领域)

塞森的观点是,由于学徒的参与,这幅画接近于不留姓名的圣像画。“在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神迹题材绘画被认为是天使降临,假人类之手画下神的教诲。这样的画作,脱离了画家和作品之间那种很个人化的关系。”

像他身前身后的画家那样,达‧芬奇在运用个人技巧来创作富于精准之美的作品同时,并不想在画面上突显自己。或许,与学徒们合作,也可视为大师邀请神指导绘画的一种方式。

延伸阅读:

◇ 认识达‧芬奇的画室中人

弗朗西斯‧梅尔齐绘制的达‧芬奇画像。温莎皇家图书馆藏。
弗朗西斯‧梅尔齐绘制的达‧芬奇画像。温莎皇家图书馆藏。(公有领域)

达‧芬奇早年的学生包括:

1. 吉安‧贾科莫‧卡普罗蒂‧达奥伦诺
Gian Giacomo Caprotti da Oreno(1480–1524)

吉安‧贾科莫绰号“萨莱”(Salai),意思是“小恶魔”,他来达‧芬奇的工作室时是个年纪轻轻的小偷,后者在笔记中描述他拿走画室的银色画框,“吃双份的饭,做四人份的恶作剧,因为他打破了酒壶,又洒了酒……”

2. 弗朗西斯科‧梅尔齐
Francesco Melzi(1493–1570)

这幅相当忠实的临摹达‧芬奇《圣母子与圣安妮》的画作,现被归于弗朗西斯‧梅尔齐名下。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藏。(公有领域)

梅尔齐是米兰贵族的儿子,是达‧芬奇的忠实的学生和朋友。达‧芬奇无嗣而逝,梅尔齐继承了大师手稿和藏品,后被其家人卖掉了。

3. 马尔科‧德奥焦诺
Marco d’Oggiono(1470–1549)

马尔科‧德奥焦诺,《三位天使长》,米兰布雷拉画廊藏。
马尔科‧德奥焦诺,《三位天使长》,米兰布雷拉画廊藏。(公有领域)

关于这位艺术家,人们所知甚少。他并未被视为伟大的画家,但他临摹了《最后的晚餐》,现保存在俄罗斯。画风景是他的强项。

4. 乔瓦尼‧安东尼奥‧博塔费奥
Giovanni Antonio Boltraffio(1467–1516)

乔瓦尼‧安东尼奥‧博塔费奥,《有花瓶的圣母子》,板上画,作于1485—1490年,波尔迪‧佩佐利博物馆收藏。
乔瓦尼‧安东尼奥‧博塔费奥,《有花瓶的圣母子》,板上画,作于1485—1490年,波尔迪‧佩佐利博物馆收藏。(公有领域)

他是贵族家庭的私生子,是达‧芬奇最有成就的学生之一。他完全接受了达‧芬奇的晕涂技法(Sfumato),但喜欢施以更强的光影。

◇ 让达‧芬奇光芒盖过老师的《基督受洗》

这幅著名的绘画(Baptism of Christ)是达‧芬奇的老师韦罗基奥受佛罗伦萨附近圣萨尔维修道院的僧侣们委托而完成的,达‧芬奇十三四岁进入了韦罗基奥最负盛名的工作室。

据瓦萨里《大画家传》记述,此画左下角的小天使出自23岁的达‧芬奇手笔,他跪地捧著耶稣的外衣,发卷的画法、明亮的眼眸,还有如梦似幻的甜美表情,都显示了达‧芬奇日后的一贯风格。连天使膝盖旁的一丛小草,也透露了画家对自然界的广博兴趣。

《基督受洗》局部,传为达‧芬奇所绘的小天使。
《基督受洗》局部,传为达‧芬奇所绘的小天使。(公有领域)

这是现存韦罗基奥最晚近的一幅作品,也有波提切利等几位著名的学生参与。据记载,看到达‧芬奇的小天使后,韦罗基奥决定从此放弃画笔——用X光透视打底的草图,会发现韦罗基奥的初稿与小天使最终的形象大相径庭。

达‧芬奇笔下的天使,神情专注,姿态自然,有机地融入场景,而右侧的小天使则显得对洗礼不感兴趣。据说,后者的双手也是达‧芬奇画的。几年之后,他还修改了此画,为基督的脸部和身体重新着色。

韦罗基奥的主要成就还在雕塑,其中也有达‧芬奇的参与。

◇ 艺术家工作室

在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工作室(作坊)一直是艺术品制作的基本单位,也是训练和培养艺术家的重要机构。

艺术品的制作需要大量时间、人力和财力,这时期的艺术家延续中世纪的学徒制,绝大多数的大型建筑、雕塑和湿壁画都是师徒和助手们分工合作完成。

老师一般负责构图和创作底图,也绘制主要的部分如圣母、基督等,而打底准备、次要部分的起草和上色等则委由学徒完成。师傅的监督、指挥与示范,既保证了作品的高水准和一致的风格,也是艺术技法与风格传承的有效途径。

在这方面,米开朗琪罗是个例外。他不仅亲自完成全部雕刻,甚至石料的选择和开采也亲力亲为。在绘制罗马西斯廷礼拜堂的天顶画时,他把所有助手和学徒都关在门外,一个人完成了所有的绘画;在建造教皇朱利乌斯二世墓、绘制壁画 《卡西纳之战》(未完成)时,也都拒绝旁人观看。**

责任编辑:苏明真